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劫后再劫?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458 2020.07.12 20:40

  面前鬼道明显的一愣,接着便狂妄地笑道:“哈哈!原还是个小仙,生得如此可人儿,就让爷先散了你的修为,再好生疼你罢!”言罢,毫不掩饰眸中好色的神情。

  千酒暗道原来是她误会这个鬼道了,不管她是何身份,这鬼道说话都是一样的不要脸,顿时身上杀气渐浓。

  那鬼道有所察觉,仍是轻佻道:“哟,小美人还生气了,别气别气,爷来让你宽宽心。”话音未落,便是一道黑气打来。

  千酒早有防备,这一下又是那鬼道在试探,自是轻松就躲过,却也不敢放松警惕,此时另一个鬼道还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并无动手之意,想来也是小瞧了她,不过这样也好,一个一个的解决方有更多的胜算,若是这两人一同出手倒还不好应付。

  只是现下需得快些从这里脱身,不然时间拖太久还没通知到玄天,自己不是白进来了么,况且另一个鬼道虽此时只在一旁看着,难保不会突然出手,千酒念着,稳了稳身形,抬手便是一道白光往那鬼道飞去,用足了力气。

  那鬼道果然小看了千酒,只以为眼前小仙的修为不足为惧,是以当千酒使足了力气的一击飞来之时,那鬼道也是明显怔了一怔,只可惜虽然此击出乎了他的意料,但还是被他躲了过去。

  那鬼道偏过头看向白光打过的地方,俨然成了一片废墟,顿时脸上多了几丝狠辣阴险。

  “哟,想不到小美人深藏不露呢,倒是爷小瞧了你,不过够脾气,爷更喜欢了~”那鬼道说着,满脸猥琐的笑了起来。

  千酒看那一击未中,暗道不好,刚刚那鬼道小看她,并不知她有多少能耐,是以自己原想打他个措手不及,若是中了,就算他没死也够他喘上好几口的,可如今,看着那片自己法术打过的废墟,千酒心下一沉,这下自己的修为高低俨然被摆在了明面上,再想出其不意便是难了,顿时脸上更是凝重了几分。

  不等千酒想好对策,鬼道就抬手打了过来,二人你来我往,一时谁也没占上风,可千酒心中却是沉重,这鬼道分明没有使出全力,而是还在试探,偏偏修为在自己之上,自己不得不用了八九成的修为去抵挡,想不到这鬼道言语轻浮,打架倒是谨慎,这一来二去的,只怕是不消一会,这鬼道便可知晓她的斤两了。

  “呸!想不到刚来就这么倒霉。”千酒想到自己才入鬼界,别说去找玄天了,还没走几步就遇上这等棘手的事,运气也是太烂了些,不由得骂上一句。

  那鬼道见千酒叫骂不以为意,只抬手便是四五道黑气飞来,与之前的试探不同,这几下道道劲足,十分狠毒。

  千酒冷着眸子,看来此人已经摸清楚了她的底,要认真了,但自己好歹是天道,与鬼道狭路相逢自不能任其宰割,不管打不打得过,总得拼一拼。

  念及此,匆匆翻身想躲那几道黑气,但无奈那黑气来势汹汹,千酒尽力却也只躲过了小半,大部分仍是伤到了自己,流了不少血,好在只被伤了皮肉,没伤到要害,不过千酒今日着了白衣胜雪,血沾染在白袍上,眼见便是怵目惊心,将她的伤势放大了几倍不止,千酒眼珠转了转,顿时计上心头。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千酒顺势倒在了地上,抽着气,看上去像受了很重的伤。

  不远处的鬼道见此情形以为已然得手,高兴得不行,连忙走了过来,想仔细查看一番,待他走近,只见千酒双目紧闭,蹙着眉,抿着唇,瞧着是极为痛苦的模样,加上白袍上大片的血,看来已是奄奄一息。

  那鬼道大喜过望,懈了防备,抬手便往千酒的领口探去,下流龌龊之心毫不掩饰,待即将触到千酒之际,千酒却突然睁开了眼,双眼满是怒意。

  那鬼道没料到此情景,吓得伸向领口的手一抖,接着便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顿时胸口血流如注,千酒这一下拼了全力,也好在那鬼道全无戒备,是以他虽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未来得及说出便倒在了一旁,只剩圆睁的双眼还在诉说此时的不甘,只一瞬,便也化作一缕黑气散了。

  千酒此时却笑不出来,一张因失了血色而有些苍白的脸尽是防备——此时刚刚站在一旁并未出手的那个鬼道正一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他刚刚也以为千酒命不久矣,未曾想他们竟中了计,若是他之前便察觉千酒使诈,必会出手,不过看着刚刚还称兄道弟的人殒命于此,他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此时心思尽数放在了千酒的身上,这便是鬼界,成王败寇,输了便是自己修为不济,怨不得别人,也没人会同情。

  与刚刚那个鬼道不同,刚刚那个是一脸的下流之色,而现在站在远处的那个鬼道眼神贪婪至极,千酒因着方才那一击费了力气,此时还坐在地上,那鬼道也没有出手,只静静站在远处打量着,虽不知为何,但千酒也因此得了片刻的休息。

  “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本事,竟能杀了我兄弟。”那鬼道冷声说着,一双贪婪的眼睛在千酒身上游来游去。

  千酒被这不怀好意的眼神看得生气,余下这人虽修为也在自己之上,却不似刚刚那人般高那么多,这人自己若是尽全力,也还有希望,可眼下自己尚未回过力气,若在此时打过去定讨不得好,不得不在言语上拖一会,让他没那么快出手,自己也能多得片刻喘息。

  千酒心念着,冷笑一声:“兄弟?若是杀了这个兄弟能得到好处,只怕也轮不到我来下手了。”刚才千酒便看出眼前这人见那鬼道身亡并无一丝不忍之色,如今倒正好用来拖延时间。

  那鬼道闻言果然讥笑起来:“哈哈哈哈,你说得倒一点没错,这鬼界之中何来兄弟?能助我修炼的就是我的兄弟,说起来,你就这么杀了他未免太浪费了,可惜那鬼丹散了,不然让我吃了也是好的,不过....”那鬼道说到这里,忽然眼中贪婪之色大盛,“不过既然有上好的天道元神在此,那鬼丹又算个什么东西呢!”

  千酒神色一凝,原来这便是那鬼道的贪婪所在,他竟想抽了自己的元神用来修炼,千酒咬了咬牙,暗道定不能让他得逞。

  忽然,那鬼道面上闪过一丝狠色,作势就往千酒冲了过来,千酒连忙起身,准备应对,谁料那鬼道并无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躲过了千酒的几道法术,就直直冲到了千酒的身前,抬手一拳便向千酒的面门袭来,千酒看他不捏决只闪躲就已心生疑惑,如今反应还算迅速,扭头与他的拳擦身而过,只一瞬,便又是一拳直逼腹部而来,千酒侧身,往后退了好几步。

  没想到此人竟打算与她赤手空拳相拼,千酒霎时有些乱了阵脚,自己并不擅长空手相搏,而此人出手速度之快,若是近身搏斗,自己根本没有间隙再去捏决,如此一来,只得是个战败的下场,千酒默了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正思虑间,那鬼道却是大笑一声,尽显猖狂:“我也许久没活动筋骨了,今日就让爷陪你好好玩玩吧!”话音刚落,抬手便往千酒打来,千酒也顾不得再慢慢想办法了,先躲了眼前凶险才有命想办法。

  那人出手太快,千酒又因着不善拳脚,是以需得全神贯注才能躲过那鬼道的攻击,饶是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千酒身上也已是伤痕累累,再加上拼命闪躲,牵动了之前与那个鬼道打斗留的伤,顿时新伤旧伤一起,疼得千酒是倒抽了好几口冷气,衣袍早已没了多少白色的影子。

  不过疼痛此时却不一定是坏事,起码千酒此时疼得清醒了几分,这鬼道虽招招狠辣,却总是不往她的要害袭来,也怪自己之前一时乱了阵脚,忙着闪躲,竟丝毫未觉——这鬼道分明没想杀她。

  想来,她若死了,便是神归四盛天,如何再为他所用?如今千酒只憾没早点想到,害自己白白被打成这样,不过既然现在知道了,自然没有再硬挨拳头的道理。

  千酒站定,抬袖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眸微闪,有了主意。

  趁那鬼道再次袭来之时,她暗自捏了决,如今不用再闪躲,自是有足够的时间捏法术,那鬼道袭击之处果然不是举足轻重的位置,就在他一掌即将得手之际,千酒只略一侧身,受创的地方就俨然变成了自己的要害。

  那鬼道显然是没料到千酒竟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满眼震惊之余,将手猛地往回收,就在那时,千酒捏好决的手一挥,一道白光便穿过了那鬼道的胸膛。

  在飘散的黑气中,千酒脸上不但没多少劫后余生的欣喜,反倒好似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跪坐下来,当时不觉得,此时冷静想来,顿觉一丝后怕,若这个鬼道贪婪之心并没有千酒盘算的那么强盛,关键之时没有收手,只怕现在飘散的就是自己了。

  如今骤然放松下来,刚才被打伤的地方是钻心的疼痛,骨头也仿佛一根根被敲碎又胡乱粘在一起般,疼得千酒脑仁都一抽一抽的,伤口还在微微渗血,千酒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捏了术将伤口草草处理,这才好了些,此后再无气力,斜斜靠在旁边已被削了一半的大树旁,再看四周,一片狼藉。

  好在她选的这条路甚是不错,除了刚刚那两个,一时竟未见有其他鬼道来往。

  千酒本想休息一会就起身去寻玄天,谁知越休息精神就越是恍惚,随后隐约见得有一人往此处走来,许是看见了她,脚步越发快了不少。

  刚刚还说没鬼道经过这便来了一个,千酒面上苦笑,不自觉心道四盛老天爷你是不是玩我?

  霎时又甚是不甘,只觉自己也太没用了,本是来救玄天一命,谁知竟是连玄天的衣角都没摸到,便要交代在了这里。

  如若早些知道最后还是死在鬼道手里,刚才就不那么拼命了,还不用疼得这死去活来,千酒乱七八糟的想着,眼皮却是越来越重,还没等来人走近,便没了知觉,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