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各怀小心思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36 2020.07.01 18:31

  千酒见他们走了,凑到玄天跟前去好奇道:“你怎么知道仙气能救陶思远的?也是四盛古卷里说的?什么书啊还记这个。”

  玄天见千酒后面小声嘟囔着,不觉好笑:“四盛古卷可没功夫记那些小打小闹,渡仙气修为给陶思远是我自己的主意,我仔细看了看,约莫着陶思远应是本身命数就未尽,因着被鬼气影响,才落得如此模样,我渡仙气,只是让他变回了正常凡人,活过命定命数而已。”

  “可兮舞....这么说他们也只能在一起度过短短数十年而已?”不知对凡人来说怎么样,对千酒来说,数十年不过弹指间,念及此,千酒不由得有些唏嘘。

  她心中不是滋味了半晌,玄天却并没什么动作,似还在思虑接下来如何,无意中千酒瞥了一眼,天已经黑得有些沉重,便起身对玄天说到:“走吧。”

  玄天闻言,抬头望着千酒,一副疑惑状:“去哪?”

  “当然是找地方歇息了,折腾这么一天,你不累吗?”千酒不解,难道殿下皇子都是如此不知疲倦?

  “酒儿说的这个啊,累,怎的不累?酒儿既然也累了,那便早点歇息吧。”玄天微微一笑,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还气定神闲了起来。

  千酒看他这阵势,愣了愣,随即似突然明白过来,急忙出口道:“你不会是想就在这里睡了吧?!”

  “有何不妥?正如酒儿说的,折腾了一天,我累得很,不便再出去奔波。”

  千酒此刻沉着脸,奔波?他好意思说奔波?从这飞到最近的一个城镇不过片刻功夫,算哪门子奔波。

  “也罢,你要在这睡就在这睡吧,我可走了。”说着,千酒就起身往门口走去,正欲开门,推了半晌,门却纹丝不动,好似被什么控制着,回过头看玄天,此刻正悠哉悠哉地倒着茶,那茶玄天从来时喝到现在也没喝完,定是施了什么术,望着跟前纹丝不动的门,只怕是跟那茶一样,也没逃过玄天的魔爪。

  千酒没好气道:“你干嘛!你自己不去,还拦着我?”

  玄天面上淡淡的,语气却有些生硬道:“我约莫酒儿也累了,早点歇息,明日我送你回去。”

  言语中却是丝毫不解释为何将千酒留在此处。

  也不是玄天不想解释,是他也不知如何解释,只觉此处深在林中,环境清幽,月色正好,难得有这样清静的一刻,想来留宿一晚甚是不错,同时也不想千酒错过。

  千酒看着自己那点可怜兮兮的修为,想要破玄天的法术简直痴心妄想,看他模样也不会放自己出去,眼前忽然闪过玄天飞身过来,将兮舞的一击挡了个干净的画面,也不知那伤现在怎么样了,千酒登时咬咬牙。

  “我可不会将床铺让给你!”

  玄天闻言有些失笑,语气却是轻松了不少:“酒儿多虑了。”

  说罢,起身就往躺椅处走去,理了理白袍,顺势趟了下去。

  千酒见玄天主动选了躺椅,也不多说,这一天的确是累了,转身便往房间走去,没走两步,又突然惊异道:“诶?我的手帕呢,怎么突然不见了?那可是我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随即转过头看向玄天:“你看见我手帕了么?白色的,这么大一张。”边说边有模有样的比划着。

  玄天闻言也是诧异,微微摇了摇头。

  千酒好似很着急一般,到处翻来翻去,翻到玄天趟的那张躺椅附近时,突然转过身来,抬手就往玄天背后伸去。

  “你快起来一下,说不定被你压着了。”

  玄天被千酒推搡着起身,然而躺椅上空无一物。

  千酒推搡的时候几不可见的快速看了几眼玄天,之后见躺椅上空空如也,便叹了叹气:“算了,这手帕应是我无缘,不找了。”

  说完真的就不找了,转身回了屋里,仿佛刚刚还一副着急模样的并不是她。

  千酒此时靠在刚刚关好的房门上,心跳得还有些快,琢磨着,刚刚推玄天的时候应是刚好推到今日伤的地方,自己仔细瞧了,在她试探着用力推搡之下,玄天面色也并无不妥,没什么难受的模样,该是没大碍的,顿时放了不少心。

  又想了一遍自己刚刚的措辞,殊不知,自己出生后不久,母亲就跟她父亲一起去世了,且当时的情况,哪里还有什么闲心给她留手帕,一切都只是自己随意胡诌的,不过玄天又不了解,当是没什么问题的。

  念及此,终是松了一口气,往床铺走去。

  房门外,不远处的躺椅上,玄天不知何时又重新趟了下去,眼眸微合,酒儿的手很暖和,背上仿佛还带着温度,推的那个位置.....

  自己不是傻子,稍微想想也就明白了,不过刚刚酒儿的情绪转变也太快了点,而且自己从来没见她有过什么白色手帕,看来胡诌的技术还有待提高才是。

  林中小屋里,借着月色正好,看见屋中有张躺椅,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合着眼,嘴角微微扬着,仿佛做着什么轻柔美梦。

  翌日。

  千酒因着大事已了,本想睡个舒服,不料还在睡梦之中,便听得有些吵闹之声,这林中清幽,应是不会有这等声音才对,怕不是自己在做梦?

  千酒不以为意,又忍耐了一会,见那吵闹声并无丝毫减弱的意思,原本不太清醒的脑袋倒是被吵得醒了大半,不得已睁开了眼,见天刚蒙蒙亮,吵闹声渐渐清晰起来,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气死我了,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到底是谁在外面吵吵闹闹,扰了本仙的清静,看我不把他嘴给卸了!”千酒一大早从熟睡之中被吵醒没什么好脾气,骂骂咧咧了一会,便气冲冲往房外走去,一副要将刚刚的狠话成真的气势。

  推开房门,见屋里并无半个人影,躺椅上玄天也不知去向,倒是大门外很是热闹,应是刚刚吵闹声的来源,千酒一鼓作气,直直往大门走去。

  “到底是哪个不长....”千酒边开门边不耐烦地说道,可一看前院的阵势,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便吞了回去。

  只见前院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仔细瞧着,全是息宁村的村民,此刻他们正分了两派,不依不饶的吵着什么,见千酒开门便齐齐朝她看过来。

  玄天正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本来望着前院,听见身后有声音,也回过头看看,玄天的前方是陶思远和兮舞两个人正手忙脚乱的劝着什么,听见千酒的声音,也是转过了头来。

  一时之间,前院所有的人都将千酒盯着,倒是安静了不少。

  “哈哈...那个...我....你们....嗯.....干什么呢?”千酒干笑两声,刚刚说要把人嘴卸了的气焰早就不知什么消去了哪里,见玄天也在,直直给玄天使眼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天会意,却是努了努嘴,一副我也刚来,别问我的模样。

  众人见是千酒,本是一愣,后又听千酒的疑问,许是忽然想起还没吵完,又继续回过头跟对面一派的人吵起来,叽叽喳喳一时也没听清到底在说什么。

  “唔,我估摸着.....”玄天一只手捏着下巴,俨然一副思考的模样,此时发话,似是有所见解,千酒两三步走了过去,侧耳听着。

  “要打群架吧。”

  “········”

  千酒闻言一窒,偏过头,见玄天还一副认认真真的模样,只觉该被卸嘴的是他,正翻白眼间,却见陶思远和兮舞匆匆走了过来,此时二人都是满脸歉意。

  陶思远开口道:“千酒姑娘,铁公子,我同兮舞昨晚回去时正巧碰上秦姐,兮舞生病的事秦姐也知晓,如今见那么多医师都束手无策的病竟好了,又听得是你们治好的,不禁觉得你们医术十分了得,便说要你们帮忙看看她身体如何。”

  “我们当时并没在意,心觉此番因着我和兮舞的事已是过意不去,若秦姐只想看看身体状况,寻常医师也是可以的,并不一定要你们看,昨日回去时天色也不早了,我和兮舞想着之后寻个理由跟秦姐说明一番即可,便回了屋子歇息,未曾想今日一早天还没亮,我们门前就聚集了大批的村民,也说要你们看病,我与兮舞劝解了多时也不行,万般无奈,只得带他们来了这里,实在对不住,并不是故意要扰你们休息。”说罢与兮舞的脸上均是歉意更浓。

  千酒闻言,疑惑地表情倒是散了大半:“原来就这样而已啊,小事小事,你们来了正好省得我们再过去与你们道别,不过看病就看病,他们在吵什么?我还以为不知何时惹恼了他们,他们是要来把这屋子掀了,正在争论谁先动手呢。”

  陶思远面上有点苦笑道:“千酒姑娘倒是猜中了一半,他们的确是分了两派正在争先后,只不过是在争谁能先看病....”

  经过陶思远一番解释,现下再听那边的村民说话便好理解了许多。

  “我之前送过阿远一只鸡两只鸭!你呢!你凭什么!”

  “阿远院子里那圈鸡鸭的栅栏还是我给帮忙围的呢!”

  “阿远家里上次着了火,是我给帮忙喊的人救的火!”

  村民们都知晓千酒二人是陶思远远道而来的朋友,便一门心思觉得讨好陶思远就能先给看病,连着称呼都变亲切了许多,这村子本就习惯互帮互助,陶思远从前体弱,自然也承了不少恩,只是如今被拿上来当作攀比的工具,个中的互助之情倒是变了些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