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贺礼大比拼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95 2020.08.05 20:16

  “这是.....沐阳?”梦河说出心中所想。

  “这都能看出来?”千酒瞪圆了眼,那白胡子遮了大半张脸,竟也能让梦河猜中,“我就说吧,还是该让玄天给你变变。”复又轻描淡写道。

  倒是忘了,他们乔装的目的是让世人看不出来,又不是让梦河看不出来,至少刚刚从府中的下人和元礼都没什么反应来看,沐阳这番打扮已经可以了。

  梦河随即笑道:“我好歹在九仙山长了这么些年,若是连沐阳稍微换个扮相就认不出,可不是丢人了?”

  霎时间,几道愉悦的笑声盘绕在小亭中。

  沐阳望着元礼离开的方向,轻点了点头:“我看这人倒还不错。”

  “可不是吗,”千酒像献宝一样说道:“这府里上上下下的装饰可都是姐夫做的,厉害吧?”

  “厉害也不是你家的,是人家梦河的,你在这瞎激动个什么劲。”沐阳扬着眉,打趣道。

  “我家....”这边反驳的话都递到了嘴边,千酒却抬眼几不可见地瞥了瞥玄天,见他一副略噙着笑的模样,顿时就住了嘴,这要是反驳出来,莫不是会觉得她在拿玄天来炫耀吧?而且她这一口说出来,玄天不知道有多得意呢,又想了想,心觉还是算了,片刻恹恹地垂了头。

  梦河的脸上添了几抹绯色,笑了笑道:“你们可别再拿我打趣了,我此番大喜,你们可有给我带什么贺礼?”

  一说到贺礼,千酒顿时来了精神,首当其冲,转手就摸出了自己的那坛醉仙,放在桌案上,还用手宝贝地拍了拍,仰着头自豪道:“梦河姐,我算是下了血本了,这醉仙可是上头那位龙帝都没有呢,姐夫喝了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够意思吧!”说罢,眼看着沐阳,挑衅地抬了抬,复又顿了顿,补充道:“龙帝来了都不给的呢!”

  虽知晓她定会带什么好东西,但这一坛醉仙放在眼前,梦河还是有些惊喜,她倒是从来没尝过醉仙的味道,或许就连千酒自己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念及此,本想道谢,未曾想转眼看着千酒一脸小孩子的意气模样,不由得‘嗤’地笑了起来。

  既是被挑衅了,那怎有不反击的道理?沐阳也不慌乱,缓缓从袖里摸出一个小物件,抬手也摆到了桌案之上,那物件不大,远远地看不仔细,于是除了玄天,另外二人皆是倾身探了探。

  “我当是什么呢,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心结,沐阳可真小气。”看罢桌上的物件,千酒失望道。

  本以为被她一番嫌弃之后,沐阳该是气急败坏地抬手就朝她一拳头过来,谁料他却仍是一副淡淡地笑意,正当千酒疑惑之际,便听见梦河惊喜的声音。

  “小酒,你来看!”只见梦河已将那同心结放在手中把玩。

  千酒闻声狐疑地凑了过去,这才发现那同心结有些蹊跷,拿在手中好似并不柔软,不知是何材质,梦河看她一脸好奇,抬手递了过来,千酒也伸过了手去。

  入手便觉比寻常同心结沉重不少,且并不能随意弯曲,只因它根本不是用绳索做的,而是用木头雕的,不是沐阳那宝贝的紫木又是什么,只是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将这紫木外观变成了喜庆的大红色,又因着雕工极其细腻,若非拿在手中端详,否则根本看不出竟是一块木头。

  这同心结虽并不是什么大的物件,比不上自己的酒桌那般用料足,但它与自己的酒桌价值却是不相上下,单是用这木头却能雕出绳结的质感,让人只看就看不出端倪来说,他做这一个小小的同心结定是费了不少心思的,本以为自己的醉仙就是贺礼之最了,可现在看来,这两个物件倒是不好说谁长谁短,况且这木质的同心结能传承百年,自己的醉仙可是喝了就没了啊.....

  望着沐阳得意的笑脸,千酒不服气地撇了撇嘴。

  沐阳却没管千酒,只对着梦河笑道:“这紫木本就是祥瑞之物,放在家中聚的尽是灵瑞之气,元家此后必定兴盛,就借此祝你们夫妻和睦,早生贵子了。”

  在贺礼上千酒本就觉得有些落了下风,沐阳这贺词一出,她便心痒难耐,顿觉自己也要说出什么天花乱坠的贺词才行,可左想右想,自己这一坛子醉仙,能说的也只有祝他们以后喝酒喝得香醇千杯不醉了,这贺词怎么看怎么落下乘,霎时间,千酒刚刚提起的兴致又焉了下去。

  一旁的梦河看她一脸大起大落的,心想果然还是那个熟悉的小酒,本还想说些什么感激的话,却总觉见外,想了想,抬手将桌上的贺礼往自己怀里一抱,满面春风道:“那我就不客气啦。”话音刚落,贺礼就尽数入了梦河的怀中。

  几人看着梦河的反应,也是一笑,刚刚沐阳和千酒要比个高低的阵仗也消停了不少,待梦河正欲遣丫鬟来将贺礼拿下去放好的时候,一直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玄天却幽幽道:“等等。”

  几人疑惑地一同朝玄天看去,只见他从袖中摸出了块雪白的东西,没放到桌上,而是径直递给了梦河,梦河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伸手接过,只觉那物件入手温润,散发出阵阵暖意,却不突兀,只叫人畅快不少,垂眸一看,竟是一块玉佩。

  那玉佩花纹虽不复杂,但看着倒显得很是大气,半晌,梦河才后知后觉般抬眼看向玄天,有些吞吐道:“谢....谢过殿下的贺礼。”

  也不怪梦河这般反应,玄天居然准备了贺礼这件事,就连一旁的沐阳和千酒也是一时没回过神来,本以为以他殿下的身份,是不会亲自为一个小仙准备这些东西的,是以他们三人都没打算问一问玄天,谁料他竟默不作声地准备了,让他们几人着实有些惊异。

  千酒还是高兴的,虽说梦河是九仙山的人,但却与玄天交集甚少,如今既肯为她准备,说明还是把梦河当朋友的,想着,千酒好奇地看着梦河手中的玉佩,不知玄天备下的会是什么宝贝,便示意梦河递给她看看,而相比起千酒的好奇,沐阳只多看了几眼,便已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眸中也多了几分认同的意味。

  千酒心里本也有几分猜想,在摸到那块玉佩时更加肯定了几分,这玉佩应是北盛天独有的暖玉,触之润泽于心,只是不知除了这些可还有其他含义。

  她满腹的疑惑自是被旁人看了个完整,玄天也没什么隐瞒的打算,径自说道:“这是北盛天才产出的暖玉,于仙家来说,不过温润些许,但于凡人来说,却是延年益寿。”

  话音刚落,只有沐阳面上还是寻常之色,应是早已知晓,余下的两人皆是面上一惊,玄天此举,可谓探中了梦河的内心,她虽嘴上对于相守日子的长短不以为意,但一方面是安慰自己,一方面也是不让千酒他们担心,实则在她的心里,面对这短短数十年,还是多少会有些许不安的,就算这块暖玉只能延长元礼几年的寿命,对于梦河来说,到底也是多出来的。

  惊异之后思虑了片刻,千酒也想出了这层道理,只是当下也不好开口,怕勾起什么不高兴的思绪,一时间亭中寂静不少,只听得风打过荷叶,和池中鲤鱼争相抢食的声音。

  半晌,还是梦河低低道:“殿下费心了。”话中是些许释然,言罢又张了张嘴,虽再未有什么声音,但眸中的感激却是不言而喻。

  正待亭中又再次陷入无声的时候,一个丫鬟适时规规矩矩地走上前来,对着众人做了一礼,又朝着梦河恭敬道:“小姐,少爷说席间已备好,请诸位移步厅中。”

  丫鬟一语刚落,千酒肚子恰到好处地叫了起来,声音本来不大,奈何刚才气氛沉了些,安静地紧,她这一声便显得有些突兀了,任她再怎么捂着肚子都挡不住那一声声的响动。

  梦河首先笑了出来,千酒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快些走吧,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亏待了娘家人呢,今天特别备了提前冰好的银耳莲子羹,记得小酒往日酷热便最喜欢喝了。”

  千酒听闻有这等美味,还是冰镇过的,配合地咽了咽口水,连忙起身,拉着梦河就往席间赶去。

  厅中只摆了一张圆木桌,元夫人借口还染着暑热,并未露面,元老爷也因整日处理朝中之事,在府上的时间不多,大多时候都是深夜才会回来,是以偌大的席面就只有他们五个人,虽不知元夫人此番不来是真的暑热难耐还是要给他们脸色看,他们倒并不在意,相反,不管是哪种情况,元夫人若不来,那这席面对于除元礼之外的几人来说,是吃得更加畅快的。

  席间几人皆是喝了些酒,虽是元府珍藏的好酒,但对于千酒来说跟白水无异,念在气氛不错,才喝了些许,一席吃罢,来时还想着要帮梦河打理结亲事务的她直嚷着要出去玩,左右梦河在府中也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也就应了,玄天和沐阳则是各自入了厢房,稍作歇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