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赖着不走了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25 2020.07.16 20:16

  扭捏了半晌,千酒还是静悄悄慢吞吞的放开了手。

  见她站在原地呆愣愣的模样,玄天心里发笑得紧,轻咳了一声,轻描淡写道:“如何?我的胸膛可还如当初一般结实?”

  千酒轻抖了一下,与凡尘被书塾先生突然点到的学童一般差不了多少,很没底气道:“自....自是结实的。”

  沐阳一进来便看见千酒如受惊的小鸟一般站着,玄天则是横抱着手放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不知这二人又在搞什么,便疑惑道:“你们在干什么?我不过才出去一会,小酒怎的这副表情?”

  千酒看着沐阳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迅速往沐阳那边挪着步子,玄天就这么看着,也不阻拦,千酒走到跟前,看着满满的烧鸡烧鸭烤鱼,肚子突然就咕噜咕噜了起来,吸了吸口水,赶紧从沐阳手里接过这些美味,放到桌案上去,径直坐下来就开始吃,玄天也笑着走到千酒旁边坐下。

  一时间两人都没管沐阳和他刚刚的疑问,沐阳摸了摸脑袋,倒没想刨根问底,便也坐了过去。

  因着千酒一来就吃得太快,没一会就吃饱了,恍着神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着碗里的鸡腿,沐阳以为是光吃菜噎得慌,便问千酒道:“是不是太干了?要不要我去拿点酒?”

  千酒好似恍过神一般:“啊?什么天长地久?”

  沐阳闻言一窒,琢磨着这伤难道伤着头了?怎的话都听不清了?

  蹙眉摇了摇头,满脸疑惑地暗自琢磨起来,千酒也没继续问,仍旧恍着神。

  看着烤鱼只剩个骨头了,沐阳又问向千酒:“穷奇好像还没吃呢,要不要我再去弄条鱼?”

  千酒仍是刚刚那恍神的模样:“啊?什么至死不渝?”

  沐阳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忍不住道:“我说,你这伤莫不是直接转移到了脑子?”

  “什么?什么连理枝?”

  沐阳直直在心里念了不下十遍‘别动气’‘她还有伤’,才勉强按耐住想往千酒脑袋招呼过去的巴掌,一旁的玄天初时还憋着,此时是再也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地笑起来。

  酒儿此番模样未免也太逗趣了些。

  看着玄天好似知晓什么的做派,沐阳转过头,嘴角往千酒处努了努,挑一挑眉示意玄天有什么快说。

  玄天会意,却没有立刻解释,而是又径自笑了好一会,沐阳也不着急,任由他笑着,又是片刻玄天才慢慢停下来,随意道:“唔,约莫脑袋里全是自己的情郎,这才听什么都能想到那一处去。”

  沐阳脸色却变了几变,小声道:“你....你都知道了?”

  不同于沐阳的些许紧张,玄天表现得十分漫不经心:“虽不是她堂堂正正说出来的,但反倒添了几分真实。”

  沐阳脸上紧张的神色又多了几分:“那你应了?你....不介意?”

  玄天正夹着一片青菜,闻言,放下了筷子:“酒儿很好,为何不愿?前辈,有些事,说了一次,便是不想再说第二次。”

  沐阳回过头,心中多了几分了然。

  若真是如此,那也是小酒命定的命数,他自然为小酒感到开心,念及此,抬手向玄天做了一礼,道:“那小酒以后....就劳烦你照顾了。”

  玄天没再开口,只微微向沐阳点了点头,二人一番来回言语动作都极轻,千酒恍着神,并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如今的九仙山比往日热闹了不少,玄天以担心千酒伤势为由赖着不走,千酒虽知自己的伤已好了大半,但心尖的人这么日日瞧着当然愿意了,况且她也问过玄天,近日北盛天倒也没什么需要他赶回去处理的大事,便也心安了些。

  大家听闻北盛天的殿下最近都住在此处,拜访的人也就多了起来,将酒仙洞的门槛都踩得已经补了两三次了,毕竟比起戒备森严的北盛天殿,区区一个酒仙洞好进了不知多少倍,千酒倒是不介意别人来,她自己虽不喜攀附,但也不能拦着别人来玄天面前晃悠不是。

  只是来的人多了,难免鱼龙混杂,打扮得花枝招展香肩半露,生怕别人看不出她要干什么的类型也就罢了,让千酒忍不了的是居然有人来顺她的酒。

  洞口勉强施个术也不过只增加了一点难度,该顺走的还得顺。

  虽然被顺第一坛芙蓉白的时候千酒就赶紧把所有的醉仙都藏了起来,但这一坛一坛的芙蓉白虽不是什么心头肉,但也起码是她身上的肉啊,就这么被不认识的人一刀一刀的挖走,叫她怎么不痛心。

  终于,在千酒又送走一批攀关系不说攀关系,而要美其名曰走亲访友的人之后,千酒一查,这次来的人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前不过每次被顺一两坛,今日足足没了十坛之多,她是没见过谁走亲访友访走别人十坛酒的,顿时气鼓鼓的冲到酒仙洞前。

  彼时玄天刚应付完那堆人,正跟穷奇胡乱地闹着,看着穷奇在玄天面前乖巧的模样,千酒更来气了,平日穷奇见着哪个外面的人不是趾高气昂的,还因着它不喜欢就擅自将自己那么多的桃花挡了,自己都还没跟它算账呢。

  况且这穷奇跟自己在一块就只知道抢肉吃,从来没这么听话过,早知道当初还不如不跟穷奇透玄天的底子,就让穷奇以为玄天只是什么不起眼的小仙便罢了,如今是有了大腿忘了娘。

  “你,去把刚刚招待用的茶杯洗了,可不准用法术,实打实地手洗,”千酒走到玄天跟前,指着他毫不客气的安排了一番,又转身指着穷奇:“你,去林中给我寻些野果野兔什么来,野果要甜的,野兔要肥的。”说罢就径自走向一旁的大石头,利落地坐了下来,双手撑着脸,撇着嘴,一副谁劝也不好使的表情。

  说来,自那日千酒醒来已过了两月有余,千酒已从初时玄天只淡淡看着她她都能羞红了脸,变成现在能面不改色的指挥玄天去洗茶杯了,算是进不不小。

  玄天看着千酒生闷气的模样,心觉无奈又好笑,暗暗凑了过去:“这是谁惹我的酒儿生气了?”

  千酒瞥了玄天一眼,往旁边侧了身。

  见她不理自己,玄天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千酒身旁,千酒见此,奋力往旁边挪了挪,看着千酒的小动作,玄天皱了皱眉,长叹一声:“唉,我就说当初把那群人都拒了,来一次拒一次,省得麻烦,酒儿偏不,如今被那群人气着了反倒怪起我来,真真是没天理,没天理。”

  千酒听他怨声载道的模样,只得反驳道:“你以为我不想拒了啊,还不是因为你是北盛天的人,如今你一个北盛天的殿下来我东盛天龙帝的眼皮子底下住着,还招了那么多的人非要来拜访你,龙帝儿子那都指不定被你招走了多少呢,这已经很不给他们面子了,若是再拒了,难免不会说你北盛天忘乎所以,赶了你不说,连带着我这个小酒仙都被赶出去,我可不愿。”说完,又是撇了撇嘴,轻哼一声。

  却不知,那东盛天的殿下几日前的夜里倒是施了个传音术过来,直直往玄天榻前飞去,玄天本就还没睡,见此,便坐起来听了听,那传音术说的正是这件事情,玄天一来,东盛天殿里的确少了许多上门的闲人。

  不同于九仙山,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那东盛天殿能进的人本来不多,但殿下要一个一个的接待也很是厌烦,况且那些人除了想讨个关系混个脸熟着实再无其他事情,如今被玄天分去了一部分,别提有多高兴了,直言让玄天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说到后来更是难掩的爽朗笑声,若非玄天有意默了,只怕远在山神洞的沐阳都能被吵起来。

  只是玄天并未与千酒提起此事,如今见她懊恼的模样,心里嘀咕着:别说赶人了,只怕龙帝他们巴不得自己在这好好住着。

  面上却是委屈道:“若我给酒儿添麻烦了,那我明日便回北盛天,只是酒儿的伤我很是挂心,且得日日与我传个音诉说一二才是。”说罢,微低着头,做足了架势。

  过了这一会,千酒气也消了一些,此时又看玄天十分委屈的模样,心下不忍,只得作罢道:“好了好了,我就是气那些人来就来,还要顺我酒,也不是怪你,算了算了,当我倒霉,”说罢看了看堆成小山的茶杯,“可这茶杯还得你洗。”

  玄天见好就收,连忙应了,知晓千酒是为了芙蓉白的事生气,笑嘻嘻地凑过去,道:“酒儿莫气,待我将这杯子洗了,我就亲自去洞里捏个术,叫他们再靠近不得。”

  若是玄天施术,那些顺酒的小仙如何破得?这下她的酒可保准万无一失,念及此,千酒这才展了眉,面色好起来,当下便拉着玄天往洞里走:“走走走,等会洗也不迟,你先把术给我捏了,免得之后忘了又被顺走几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