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打脸就打脸,能别两个人一起打么?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328 2020.06.17 19:49

  玄天如今再道往事云淡风轻,可桃花双眸不知何时竟蒙上了一层雾气,握着折扇的手隐隐不稳,似是想起了他的万千将士,想起了他们拼命的搏杀,送了自己的性命,却只为弥补一个与他们无关的错误。

  沐阳听得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有种深深的无力之感,他们那时何曾想过,因为一己私欲,竟得如此多的人牺牲?若是流月得知会有此等结果,定然是说什么都不会取盛景元神的,可纵然当时不知,平白害了一个无辜之人,他们也是万万不该,沐阳知道,从流月跟他说打算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件事只能是一步一步错下去,如今局面,他又作何颜面求得玄天原谅?怕是他自己都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

  “受苦了,你们受苦了,是我对不住你们,我....”沐阳神情痛苦,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在与盛景说话,还是散了修为的北盛天帝后,亦或是那些自己都不认识,却为了他的错误拼命的将士们。

  他甚至连以死谢罪都说不出口,谈死何其容易,可就算他和千酒一同了断,又弥补得了什么呢,他与千酒不过区区两人,欠他们的债怎么还得清?

  “殿下,我知我万死难辞,要如何处置,我无话可说,至于千酒,若是可以,只希望殿下能赐个痛快。”说罢沐阳竟松了口气,这么多年的亏欠,他活得并不洒脱,如今若能一死了之,何尝不是一种恩赐。

  玄天有个能让盛景醒来的法子并没有多少人知晓,这法子是玄天寻了不知多久,在机缘巧合之下才到手,只有身边亲近之人略知一二,也只知道个皮毛,并不知其中细节,更别说在山中不问世事的沐阳了,所以沐阳一直认为玄天此番只为复仇,做的打算都是以死为基础,没想过其他。

  “我暂时还没打算取你们性命,就算你们两个都把命给我,也换不回我半位死去的将士,更别说其他,不如把你们留着,将来若是有什么用处,战死也比就这么死了好。”玄天似乎已经从往事痛苦中恢复了过来,言语冷漠。

  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沐阳本是他的师父,在那些事还未发生之前,沐阳于他也是亲人一般的存在,也正因为他将沐阳当作亲人,亲人背叛,才是诛心,他虽不取沐阳性命,一时却也无法原谅。

  沐阳不知他说的是否是他本意,看着这个自己当初教导的时候情绪都挂在脸上的少年变成如今看不透的模样,沐阳心里越发愧疚,这些年,他的经历定是自己想象不到的艰辛,如果他真不杀自己,那他是要倾其所有护他周全的。

  沐阳暗自发誓。

  “那千酒....”想到千酒对这些事情还一无所知,沐阳略显踌躇,不知玄天是何想法,若是如实相告,那只怕千酒得知自己的命是流月如此得来,并建立在无数无辜的生命上时,以她的性子,定是万万不能接受,怕是这命,她也不会再要了,可若是玄天执意要说,他又拒绝得了吗?

  沐阳又暗暗看了玄天几眼,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心下更是紧张了几分,不知千酒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果。

  过了良久,玄天才道:“暂时隐瞒,另寻一套说辞,接下来我自有打算。”想来千酒若是不知,那之后行事或许会方便一些,只要将来那道法子顺利,上一辈的恩怨倒也不用她完全知晓。

  沐阳正焦灼之间听闻玄天开口,还让他隐瞒真相之时终是心中石头落了地,虽然不知玄天是何用意有何打算,但若能让她如往常无忧无虑,他便知足了。

  自那日之后,玄天便再未露过面,自从盛景不在,玄天以殿下之位处理那些个大大小小的事务也已经习以为常,处理完了便是闲暇时光,若是事情太多,连着十几日不得休息也是平常,这便是北盛天的殿下职责所在。

  今日玄天处理事务的时候与从前有所不同,从前他从不分心,专心处理着每一份卷宗,今日他处理到一半,不小心看见了自己当初被咬流血的右手,齿印还清晰地印在上面,如今已然结痂,不知不觉一愣神,思绪竟走远了。

  记得那日他与沐阳交谈完之后本准备即刻回北盛天,未曾想一出门本应守在洞口的无衣却不在,这不禁让他心生疑惑,可知无衣最是忠心,若是说了在此处等,便轻易不会乱动,更别说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可若是有什么意外,不可能一丝声响都没有,总会先来报告他一二,况且如今宴席上还是觥筹交错,应当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玄天皱眉抬眼看向席间。

  等等,那安静坐着正在吃东西的不是无衣又是谁?玄天轻声走了过去,到了无衣身后平静道:“我来时匆忙,竟忘了你还未进食。”

  无衣忽闻身后有人说话,细听还是自己跟着来的殿下,不由地吓了一跳,嘴里刚塞的一口肉还未来得及吞下,就哽住了,当下脸涨得通红,玄天也是一惊,他本只是过来看看,也的确忘了无衣来时还饿着,所以准备等无衣吃饱了再走,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看来是自己过来的时候步子没声不小心把他吓着了。

  正准备施个术给他缓缓,谁知被千酒急忙拿的一小碗水挡了去,还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连忙让无衣喝口水顺一顺,再转过身来正色道:“你们现在当殿下的竟是一口饱饭也不让人吃了?急急忙忙就过来兴师问罪,这吃的又不是你家的肉,你慌个什么。”说罢神色很是不屑。

  玄天看着面前振振有词的女子,神情有些复杂,她对他来说,本应是这一番恩怨的起因,可彼时她还只是肚中的婴孩,其他人要做的事她如何左右?一出生就背上这无数人命,也着实无辜,可纵使无辜,现下自己刚刚才从一番悲痛中冷静下来,知她无错,一时却也没有办法对她心平气和。

  一旁的千酒看他这副隐有怒意的样子,以为被她说中了,真是不满属下私自吃喝来兴师问罪的,霎时有些想替无衣打抱不平,正欲开口,一旁刚顺过来气的无衣却抢了先:“姑娘,咳咳,”刚开口又咳了几下,似是舒缓了许多才继续道:“姑娘,你不能对殿下这么说话,殿下对属下非常好,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

  自己本是替他说话,他倒好,不由分说回头就捅了自己一刀,千酒心想着,当下脑仁便狠狠抽了抽。

  “无衣,你若是饿了,便吃饱了再回去,左右不是吃的自家的肉,你也知道你我不分主仆,没那些个规矩。”玄天边说边瞥了千酒一眼,她顿时脸有些疼,他继续开口道:“我只是有些好奇,你竟能主动离开守着的洞口过来寻吃食,此前倒从未见你如此行径。”

  “殿下,此番并不是我主动过来,而是这位姑娘说我若不过来,便是让别人以为她在罚我,坏了她的名声,我这才不得已,望殿下不要怪罪。”无衣老老实实的说道。

  这下千酒脸更疼了,她遇上这对奇葩的主仆到底是什么冤孽,一个字里行间有意无意往她扔刀子,另一个更是明明白白地打她的脸。

  “哦?名声?”玄天言语间好像听见什么稀奇的事情一般,“在下竟不知,这九仙山里的酒先生还有名声可言,是在下孤陋寡闻了。”他自第一面起就打探过这边的事,自然知道千酒平日里的所作所为,早就没脸没皮了。

  千酒此刻脸都要被打肿了,涨红着一张脸,怒气一刻高过一刻,正要发作,又被一旁的无衣抢了先。

  “殿下,我本就不想过来吃东西,你若谈完了,我们便回去吧。”

  说罢看了眼玄天,玄天也好似没什么意见,两人便一起转身就走,留下千酒一人呆愣愣的在原地,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般,片刻后她才回过神来,自己竟是被这主仆两人当了空气,白生一堆闷气不说,还被他们就这么跑了,当下那张脸咬牙切齿的模样甚是可怖。

  玄天走时几不可见的回头斜了一眼千酒,此刻他坐在大殿书桌上,回想起千酒彼时被气得满脸通红,又发作不了的神情,倒是好笑得紧,嘴角不知不觉上扬了起来。

  无衣拿着新呈上来的卷宗踏进大殿便看见自家殿下神色迷离,似是想着什么,此刻更是略有笑意,殊不知他平日大多是一副冷漠的神情,因着身份特殊,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嬉笑打闹已是再回不去。现在如此愉悦,饶是他跟了玄天这么久,也不由觉得很是新奇。

  听见有人进来,玄天回过神,看向无衣,见他手中一堆卷宗便已知晓来意,示意他放在桌旁,丝毫没有察觉无衣此时一脸的好奇。

  无衣虽心生疑惑却也不好直接问个什么,抱着卷宗走到桌旁放下,张了几次口也没蹦出一个字,玄天正在看卷宗,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只觉奇怪,为何放下了卷宗还迟迟站在那里。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场面一度十分寂静,是以又过了片刻,玄天刚好看完了手中的卷宗,准备来拿刚刚呈上的,转身,无衣还在那里,玄天抬眼看去,见他一副古怪的模样。

  “你今天怎么了?好生奇怪,是出了什么事吗?”玄天疑惑道。

  “殿下....殿下....”无衣叫了好几声,也没往下说,若直接问殿下刚刚是有何事愉悦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又顿了一顿,终究没问出来,只连忙道没事,便走出了大殿。

  玄天还是感觉今日无衣甚是奇怪,平日里哪里是这么个扭捏的性子,莫不是去了趟九仙山就变扭捏了?玄天摇摇头,不再细想,低头看起卷宗来。

举报

作者感言

申时时申

申时时申

昨天忘记更了,今天更两章,骚凹瑞~

2020-06-17 19: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