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大喜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902 2020.08.06 20:16

  二人在外面将皇城所有热闹的地方都逛了个遍,渴了饿了就找个茶馆喝上几盅,吃上几块糕点,再继续逛,一番下来,手中多了不少小玩意,玩得乏了,便在街上寻了个顺眼的小孩,将手中的物件一股脑全送给了他,看着那小孩受宠若惊的神情,两人皆是捂着嘴欢喜得紧。

  尽兴过后,方才发现天色暗了不少,有些铺子都已点上了灯笼,二人便商量着往元府走回去。

  回到府中,两人早先吃了不少茶点,肚中还有些积食,本不想再去用晚饭,谁料梦河送千酒回房的路上却遇上了元礼,他也是一副寻过来的模样,微微有些喘,看见她们二人,先是对梦河柔柔地笑笑,之后才对千酒打了个招呼。

  “我听仆从说你们回来了,正好来接你们去席间,父亲听闻你们家中兄长也在,特意提早回了府。”元礼谦和地说道。

  这在外面游玩了一下午,本就劳累的很,正想现在回去躺床上睡死过去,听得元礼父亲也在,千酒扶了扶额,有些头痛,也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应了。

  去的路上趁元礼不备,千酒小声问了问身旁的梦河:“这元老爷别不是跟元夫人一样难对付吧?”言罢顿了顿,皱了皱眉又一脸苦相道:“若是的话,那我这快散架了的胳膊腿可撑不住。”

  梦河闻言想了想,道:“我也没见过几次元老爷,印象中他的话不多,跟元夫人倒是不太一样。”

  三言两句间,已然到了厅门外,元礼引着走了进去,只见元夫人旁边坐着一个稳重庄严的中年男子,面上没显现什么表情,只在看见千酒的时候略微点了点头。

  这顿晚饭吃得比较无趣,元老爷虽的确不像元夫人那样言语刻薄,行事刁钻,但他关心的大多都是朝堂之事,谈论的也是她们‘兄长’对于如今世间事务的看法,比如什么东边的大旱怎么处理奉为上策啦,西边的蝗灾泛滥怎么才能帮助灾民解决灾祸啦,甚至北街因为治理不好地下赌坊猖獗,而个中利益牵扯良多,连不少官员都可能涉身其中,对于这个你们怎么看啦之类的。

  玄天对于这些事自然没什么兴趣,是以回元老爷话的重任就交到了沐阳的手上,整个席面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跟元老爷对话了,导致沐阳菜都没吃上几口,不过好在沐阳活了几万年没白活,说起自己的见解来也算条理清晰头头是道,听得元老爷时不时地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特别是沐阳说完还要特地站起来,向元老爷恭敬地做一礼,道:“这些不过是在下片面的见解,在元老爷面前显得有些班门弄斧了,还望元老爷不要见怪。”

  这一席场面话虽听得千酒嘴角抽了抽,但听在元老爷耳朵里那就是如沐春风,给足了面子,是以元老爷听罢更是对梦河有这样一个兄长而赞赏有加。

  倒是千酒反复有个疑问在脑子里一直不敢问出口:这元老爷真的不是自己在朝堂上遇上什么难题了解决不了才抛给他们试探的吗?!

  这下可好了,元夫人在意玄天的医术,元老爷在意沐阳的见解,这样一来,梦河在这府中岂不是如虎添翼?念及此,千酒美美地笑了笑,夹起一块鱼肉放入嘴中,只觉肥美异常。

  三日后,元府大喜。

  因着他们几人皆是借住在元府中,是以接亲的步骤略去了许多,沐阳坐到了高堂之上,代替梦河的父母,千酒和玄天则是站在一旁观望。

  厅上红红的锦缎耀眼,梦河与元礼穿着大红的喜服,尽管盖头盖住了新妇的表情,可她举手投足间都尽是娇羞,从来没送过身边人出嫁的千酒,看着梦河一点一点的拜堂,心中也是感触不少,眸光闪动,有一抹晶莹掉下来,眼眶隐隐红了一圈。

  这便是嫁人啊,凡尘嫁人她虽是有意无意见过不少,每家每户的过程也大多相同,可北盛天的仪式什么样她却没有见过,也不知跟她们东盛天的一不一样,不经意间瞥了瞥玄天,他此时也是望着前方目不转睛,不知是在专心看仪式,亦或是怀着什么心事。

  虽然自己跟玄天之间进行得顺利不已,但她却始终有种不清不楚的感觉,尽管身处热闹的亲事之中,但欢喜之余若是将自己比作梦河,玄天比作元礼的话,那这亲事她总会觉得些许不真实,千酒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难道她内心深处竟如此地没有信心么?

  念及此,千酒甩了甩头,想把那些思绪了个干净,不经意间却是看见沐阳挽起袖口抹了抹眼,再放下来时,微蹙了眉头,面上也是不舍,想不到一向不大正经的沐阳竟然也会流泪,这倒让她吃惊不少。

  因着元家在皇城里略有名望,为了匹配上自家的名望,元府这次准备大摆六日流水席,宴请皇城中的各家各户,以求同乐,刚拜过堂,千酒他们就坐进了席间,梦河此时需要亲自忙的事还很多,他们自是不便再去打扰,吃食左右还是那些,也没什么新意,千酒昨日吃了一天,也是腻了,便吃得十分心不在焉。

  沐阳倒是吃得很起劲,料想是因为昨夜用得实在太少,千酒虽没什么胃口,但此时也不能到处跑,甚是无聊,想到沐阳刚刚擦泪的举动,好奇道:“我从小倒是还没见过你哭呢,怎么样,也被感动了?”

  “什么哭?”沐阳手中握着个刚咬了一口的鸡腿,说话有些口齿不清。

  “你刚刚不是还举袖子擦眼泪来着吗,别不好意思,我看着那场面我也感动地掉了好几次泪呢。”以为沐阳是碍着自己的情面不愿意承认,千酒还用手肘碰了碰他以示安慰。

  谁料他突然停下嘴上的动作,看那模样是真的在努力回想,半晌,才是恍然大悟道:“你是不是说拜堂的时候?”

  千酒愣了愣,略微点了点头。

  “我倒是忘了,你不提还好,提起来我就生气,”他此时突然变了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都怪那糟心茶,不知被动了什么手脚,竟是十分的熏眼睛,味道也呛得不行,那时我不好发作,只得生生喝了,入口苦辣至极,虽不清楚是谁干的,但想来就是元夫人那个老婆子,还想让我当众出丑,还好我忍得住。”说罢面上还颇自豪。

  听闻沐阳一席话,千酒抽了抽嘴角,按捺道:“那你之后那不舍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舍?有么?”沐阳又径自想了想,“我只记得我那口茶喝得太多,实在呛人,差点没招架得住,哪来什么不舍呀。”

  千酒仍是不死心:“你就没一丁点不舍梦河姐嫁人了?”

  “唔,这么说,那也是有舍不得的,”

  闻言,千酒眸光亮了亮,果然沐阳还是不至于那么没心性的吧。

  又听得沐阳继续道:“我那洞中还有几十件衣袍破了没来得及让梦河补呢。”

  千酒:“.........”

  看着千酒一脸不想跟自己说话的表情,沐阳琢磨了半晌,才道:“小酒是说,刚刚你因为梦河嫁人而哭了?”他顿了顿,“左右不过几十年,况且这几十年间你还可以常来看她,有什么好哭的。”说罢,好似真的不解,摇了摇头。

  “吃你的吧!”千酒没好气地夹了块猪蹄就塞到了沐阳的嘴里,沐阳得了美味,也不废话,专心致志地啃起来,那满不在乎的模样却是怎么看怎么欠揍得紧。

  多看了两眼,便还是忍不住转向旁边的那人道:“怎么说,我一个人打他没什么把握,你帮帮我?”

  那人却是兀自出着神,好似并未听见她的话。

  “玄天?”见他愣神,千酒不由得叫上了一声。

  他眸光这才回了几分,望向千酒,一脸疑惑。

  “我是说你要不要.....算了,”看他明显心中有事,千酒也没了玩笑的心思,试探着道:“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玄天摇了摇头,望了千酒一眼,才道:“昨日夜里无衣传了音来。”

  无衣传音无非是北盛天殿中有什么事务需要玄天回去决定,这传音术他用得不多,大多时候都是亲自来寻,估计是昨日寻去了九仙山,却没见着人,这才不得已施了传音术,其实按照他们两人的关系,倒也不必每次都现身来寻人,费时费力不说,每每都搞得像玄天留恋外面的花花世界常不着家,非要家中正房来请才肯回去一二的感觉,而无衣就是那边的正房,她九仙山自然就成了外面的烟花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