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共处一室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447 2020.06.23 21:13

  千酒正喝着茶,差点没一口气全喷出来,玄天之前虽已在陶思远面前叫了她幻化的老翁酒先生,此番定不能再这么叫老翁的侄女,况且,他们神仙就算了,若是在凡人面前还叫一个女子酒先生,不免陶思远会生疑,是以千酒料定玄天不会再这么叫,心里还暗自开心了一把。

  以为玄天会直呼她名字,最多跟着沐阳他们叫小酒,这些还都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可酒儿是个什么意思?如此亲切,听来自己还真像他自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了。

  千酒顿时侧目盯着玄天,眼神里全是问询的意味,玄天却不以为然,还往陶思远处示意了一番,似在提醒她快谢谢陶公子。

  好,为了弄清鬼道的事,她忍!

  千酒只得咬咬牙,回过头时,已变为一副平常姿态。

  “铁锤哥哥说的没错,应是我们感谢陶公子不介意多日的打扰才是。”千酒开始庆幸自己当时随口替玄天胡诌了一个名字,此时不好跟他理论,那就让堂堂北盛天的殿下,好好尝尝一直被人叫铁锤的滋味,如此想来,她面色一时间又缓和了不少。

  一旁的陶思远见二人一番来回,不由得感叹二人的感情真好。

  “我见二位相处颇随性,应是感情极好,又生得好一副样貌,老先生可真是有福气呀。”陶思远说着,眉眼中皆是羡慕,还有一些落寞。

  千酒料想陶思远此时孤身一人,爹娘均已不在人世,此番定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心有不忍:“我见刚刚那位秦姐似与陶公子交情颇好,言语也不似普通农妇,想必是读过书的。”

  果然,听她提起秦姐,陶思远神情好了许多:“千酒姑娘心细,其实我刚来息宁村时,秦姐看我不是本地人,也不像从小干农活的,便帮衬了我许多,教了我劳作的知识,待我更如同亲弟弟一般,我没什么可报答的,闲暇之余,就教着秦姐识了些字,认了些书,一晃就是这些年。”

  “那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千酒心下有些意外,若陶思远身边没什么长留之人,那此番找寻那个缠他身的鬼道便有些不太好办,难不成是村民中的某一个?可整个村子都没什么鬼道气息,只有他一人身上带着。

  不过一瞬的时间,千酒心里已经暗自思索了多种可能,却不见此时陶思远脸有些微微泛红,似要开口,又有些犹豫不决,倒是玄天将他突然扭捏的作态尽收眼底,当下便趁机开口道:“酒儿不过随口一问,陶公子若是有什么不方便与外人说的,我们也能理解。”

  陶思远听着,脸上却是认了真:“铁公子所言差矣,我们三人已是好友,哪来什么外人之说?”

  玄天嘴角一扬,似是对陶思远的态度感到高兴,诚然他刚才那般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他心甘情愿说出内情。

  只见陶思远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还有一位未过门的妻子,最近并未住在家中。”说罢又好似怕两人误会,补充道:“她并非本地人,所以之前一直暂住在我家中,虽共处一室,但我俩从未越矩。”

  千酒早已回过神来,此时见陶思远为未过门的妻子极力保住名声,不由得心下赞叹,他的做派属实称得上君子,刚才不满他不惊叹自己样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再开口时不免柔声了许多:“依陶公子意思,那位姑娘难道是有了屋子,才从你这处搬了出去?”

  玄天闻言瞥了瞥千酒,却不开口,也没什么神色,千酒以为他是在提醒自己陶思远口中的姑娘许有问题,便回了个眼神,示意自己发现了,玄天也回过头,自始至终看不出什么表情。

  “并非如此,”陶思远脸上突然尽是愁容,“二位也知我并无什么钱财,暂时买不起其他房屋,兮舞愿意跟着我已是万幸,只是前不久,她突然生了一种怪病,不能见人,即便是我。”

  “若是有人靠近,便会浑身痛苦难当,我只得在村外十几里处给她搭了个茅草屋,只在看病之时带她见人,虽委屈了她,但为了缓解她的痛苦,也实是无奈之举,之后我寻了不少医师,竟都束手无策,加上兮舞每次看病也是发病,久而久之我不忍她如此痛苦,只得暂时作罢,只与她约定一月见上一面,是以我们本该早已成婚,却生生拖延至此。”陶思远说罢,长叹了一口气,神色似是烦心不已。

  听陶思远一番话,千酒顿觉这个兮舞问题可大了,且不说是不是真有这种怪病,便是这怪病来也来得巧,瞧着陶思远身上鬼气若是再强个几分,便是那鬼道不主动吸走他的三魂七魄,长此以往,也会因着鬼气入体,三魂七魄不自觉地流失,就算不殃及性命,只怕也会落得个痴痴傻傻的下场,在此时远离了陶思远,兮舞的身份不得不让人怀疑,可更值得怀疑的是,她为何要如此。

  殊不知鬼道本就生于鬼气之中,修为稍低的,只是一团黑气,随着修为增长,便可慢慢化作人形,修为高些的,便是千酒这种神仙也看不透身份,因着鬼道修行,人的三魂七魄是助力的良药,每次吸取后修行可达事半功倍的效果,是以鬼道与人道自来相对,鬼道为了修行只会残害凡人,却不曾见过有陶思远这种情况。

  千酒见事态发展至这个地步,定是要去会一会那位兮舞的,当下便有了打算。

  “实不相瞒,你别看我这位铁锤哥哥年纪轻轻,早年间可是跟着一位著名的名医沐阳云游四海,见过不少奇异病症,不妨让他去试一试,成与不成左右也算帮了忙了。”

  陶思远闻言,登时面露喜色:“这个名号倒还没听说过,定是位高人,若是能治好兮舞的病,便是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千酒见陶思远如此信任他们二人,连没听过名字的医生都能当成高人,心下不免有些温暖,却也有些担心此次一去,不知是福是祸,按照陶思远如此关心兮舞的性子,若她真是鬼道,那陶思远该如何面对?

  一旁的玄天看她扯谎扯得如此干脆利索,又不肯把这个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而是轻而易举就把他卖了,心下觉得好笑。

  挑眉道:“竟不知酒儿如此关心我,我也就云游了几年光景,都逃不过酒儿的眼睛。”

  千酒刚刚扯谎的时候其实已经暗暗瞥过玄天了,就怕他介意,可刚才看还好好的没什么神色,怎的突然说起这个事情来,还偏偏说得她好像特别关注他一般,若不是假装的兄妹关系,只怕随便一人听来都会觉得她暗自喜欢着玄天,所以才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当下只得略不自然的笑笑:“哥哥说的哪里话,我也是偶然听家里那位说的,偶然,偶然而已。”

  陶思远因着一直以兄妹的目光看待二人,那些略显奇怪的话语听来也就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二人很是亲近。

  三人聊着聊着,不觉天色也晚了起来,陶思远站起来略微欠了欠身道:“还有一件事可能得委屈委屈二位。”

  聊了这大半天,千酒已然将陶思远当成了朋友,举止也没有来时那么僵硬,而是随性了许多,此刻正弓着身子,将脸枕在一只撑着的手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见他还有什么事,便随意道:“陶公子直说便是。”

  陶思远默了一默,说道:“二位知晓我这屋子简陋,便是里屋也只有两间,兮舞在时我与她一人一间也是够用,如今她生了病,虽不再住,却也只有一间多余的房间,好在二位是兄妹,不知可否委屈二位同住一间?”

  千酒身子一僵。

  与玄天共处一室?只怕是这几天都别想睡了,当下便有些为难道:“陶公子,我倒没什么,只是我这铁锤哥哥有些洁癖,想来是不愿跟人同住的,请问附近是否有客栈?”说罢也没管玄天什么打算,料定他也不愿意跟她这个‘妹妹’同住,就暂时用他来挡挡刀吧。

  陶思远低头想了一会,说道:“村里并不富裕,来访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所以附近并没有什么客栈,便是有,也是远在几百里外的城镇中了。”

  若是以他们二人的神仙之身,来回几百里住个客栈也不过眨眼的功夫,可如今他们装的是凡人,便不好做这些来回几百里住客栈的奇怪举动,千酒想着,犯了难。

  正思虑间,却见玄天轻笑一声:“也罢,我虽有一些,洁癖。”玄天看向千酒,故意将洁癖两字咬得重些,接着说道:“也不好让酒儿和陶公子因我为难,再说我与酒儿本就是兄妹,从小就在一块,许是我这洁癖,在酒儿那里也是不顶用的,便也不必再找什么客栈了。”玄天和煦笑着,一副真的不在意的模样。

  千酒这头却不太好,一张脸涨得有些红,听他一口一个兄妹的叫着,才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知这恼人的玄天到底什么意思,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兄妹,住一块岂不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眼看他一脸意味不明的笑,千酒心里咯噔一下。

  不...不会是那个意思吧?报恩也不是这么报的,当下便有些警惕的盯着玄天。

  面前两人看向千酒,不知她是何打算,都在等她做决定。

  思前想后,自己刚刚又好死不死说了不介意,现在反悔陶思远恐会起疑,帮人都帮得这么憋屈,千酒脑仁疼了起来。左右也没其他办法,只好先答应,若是晚上玄天预谋不轨,自己说什么都要保住清白,再给这歹人安上一个垂涎家妹,违背伦理的罪名,千酒胡乱想着。

  玄天见她答应了下来,也不觉有异,殊不知自己在某人心里已经被想成了个无耻之徒,其实他此番答应与千酒同住并无其他想法,只是看她想尽办法找两间房的模样甚是有趣,不由得想看看若是真要与自己同住,又是个什么模样。

  诚然,方才她涨红着脸又不能发作,接着又似是警惕不知在胡思乱想什么的样子,让玄天觉得自己这个提议倒是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