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跟我斗?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29 2020.07.20 20:16

  谁知刚进城,千酒东玩玩西看看,弄得二人步子慢了不少,好像有点被这些俗物迷了眼,把正事都忘了的感觉,在千酒又买下一个小孩玩耍的手鼓之后,梦河忍不住轻咳了几声,千酒这才有所收敛,乖乖不再乱看,跟着梦河走到了元礼家大门前。

  不得不说,元礼父亲看来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小官呀,这大门口修得,甚是气派,远远放着两尊石狮子,瞧着也不是普通的石料,雕工精细,栩栩如生,门口守着四个定定站着面上颇严肃的仆从,见千酒二人往门口走来,大步迈了迈,到她们跟前伸手拦了下来。

  “私人府邸,请二位姑娘不要随意走动。”言语间倒还是客气,只不过面上那冷峻的神情叫人看了不太舒服。

  见有人来拦她们,二人也不惊慌,梦河上前一步作了个礼,道:“有礼了,我叫梦河,此番来府上是想拜访一下元公子,劳烦代为通传一声。”

  言罢,眼前的仆从道了一声‘稍等’,便径自入了府内,留二人原地等着。

  诚然,此番若是能见上元礼,则是事情有所好转,那她们之前谋划的也就用不上了,省事的同时那对情人定是成了,自是最好的。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那府门才打开来,只见原先那个仆从跨了出来,走到她们身前,作了个请的姿势:“二位请跟我来。”

  闻言,千酒与梦河面上皆是一喜,这....莫不是已然成了?二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急忙跟上了那位仆从。

  进了府内,这大门气派,内里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虽抵不上北盛天殿那般壮阔,但放在凡尘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宅子了,这一路上光是仆从就不知看到了多少,千酒默默想着自己那个小破洞,别说服侍自己的仆从了,若是穷奇闹起来,自己能倒变成它的仆从,跟在它后面收拾烂摊子,这样想来,在凡尘投个富贵人家的胎,说不定比做神仙有滋味多了,千酒撇撇嘴,差点没流下羡慕的眼泪。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羡慕,不知不觉便到了前厅,那位仆从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们进去,就匆匆退下了,千酒二人互相望了望,都感觉不太对劲,倒不像是去见元礼,不过现下也只得先进去,再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进了前厅,只见那正中的主人位上坐着一个富态的妇人,此刻正端着茶送到了嘴边,听见两人进去的声音眼皮也没抬一下,仍径自喝着茶。

  “见过元夫人。”梦河认出了那妇人的身份,作了个礼,开口道。

  听得梦河有意的提示,千酒这才从一头雾水中回过神来,原来眼前这位看上去就不大好惹的妇人就是元礼的母亲,如此,千酒便学着梦河的动作,也客气地问了一声,只是千酒不常做这些,动作显得稍微僵硬了点,不过元夫人喝着茶,根本没看她这边,千酒心下也明白过来了几分,只怕年姑娘那事根本毫无进展,这元夫人此番故意让她们进来,想必也不止见见这么简单。

  待千酒问过安,元夫人正喝完一口茶,放下杯子才好似看见她们一般,笑吟吟道:“哟,竟是梦河姑娘来了,梨香,上茶,”忽瞥见旁边还站了一人,抬眼望去,元夫人的眼神亮了亮,又道:“旁边这位是?”连带声音都精神了些。

  来之前千酒倒没和梦河商量过自己的身份,如今见元夫人问起自己,想来梦河一时也不知如何说,便径自开口道:“元夫人,我是梦河姐姐的远房表妹,名唤千酒,此番来皇城寻她玩上几月,听闻梦河姐姐有个要好的朋友,这才缠了她让我见见,不知元公子可在府中?”

  闻言,元夫人莞尔一笑,道:“不急不急,坐下说,”又让梨香引着两人坐了下来,才继续道:“我见千酒姑娘气度倒不似寻常人家,不知令尊可是在朝为官的?”

  千酒听罢在心里翻了翻白眼,敢情这元夫人逮着个女子就要刨根问底一番,只要是官宦人家,便想着收来做媳妇呢?自己偏偏不随她的意,带着如此想法,千酒面上仍是微微笑着。

  “夫人抬举,我父亲不过是偏远小乡里做点手艺营生的手艺人,此番表姐争了气在皇城扎了脚,才让我来跟着表姐见见世面,我也不懂什么气度不气度的,只知晓我这长相的在我们乡里多得是,倒没什么稀奇的。”说罢还不忘拿出刚刚在小摊上买的手鼓,献宝似的在元夫人面前晃了晃,“我们那哪有这些好东西,这次来真真算是长了见识了。”

  待千酒一席话说完,元夫人脸色已经很沉了,什么她这长相满乡都是,不是拐着弯说自己没见识吗?

  当下轻哼了一声,冷冷道:“原来是外头的人,我说呢,这皇城里的姑娘就没见过找哪家公子不避避嫌径自找到别人府上来的。”

  说着,又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呡了一口,才继续道:“不过说到远房亲戚,倒让我想起礼儿有个堂妹,本一直未曾来往过,前些日子家道中落,也是突然找到我们府上来,哭着喊着说什么从小就仰慕着礼儿,非礼儿不嫁,我瞧着,还不是为了我家的地位和钱财,看在亲戚的份上给了她笔银子三两下就打发了,如今偶然想起,说来给二位姑娘当个笑话听,也不枉我那几百两银钱了。”说罢也不顾面前的两人,径自轻笑了起来。

  这元夫人分明话里有话,是在说她们二人外头来的没礼数,来找元礼又不知安的什么花花心思,千酒听着心里反倒来了兴致,哼,跟我斗?

  只见千酒也附和着元夫人笑了起来,元夫人一听倒是愣了,狐疑地看着她。

  千酒边笑边说道:“那堂妹可吃亏了,不过几百两银钱便心满意足,要我说,我若是有这么一个富贵的堂哥,我非得赖在他们家,吃他们的喝他们的,这银钱花的尽,堂哥的家底可是耗不完,在府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比拿个小几百两来得舒服?”说到最后又轻笑了好一会,颇为自豪。

  元夫人捂着胸口,抬手指着千酒,似是气到了,‘你你你你’的念叨着,大有要起身掐过来的架势。

  千酒瞥了一眼,不等元夫人的后半截话,又径自做了一礼,道:“我是小地方出来的,没见识,自然也没有那等子显赫的堂哥,不过打个比方而已,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元夫人可不要跟小女子置气才好,”说着,面上却是一点歉意都没有,还隐隐忍了笑,继续道:“我此番还得多谢谢元夫人,若不是元夫人教导,我还不知皇城显贵之间一见面便是要先问人家底的呢。”

  要说这世间,不要脸的人很多,会装傻充愣的也不少,千酒就不一样了,她是不要脸地装傻充愣,虽不是什么值得赞扬的品格,但如今看那元夫人气得脸都要青了的模样,这品格倒是十分实用的。

  “嗤~”梦河本在旁边看着千酒斗这位元夫人看得兴起,一下没忍住,竟笑出了声,还好声音不大,看着元夫人铁青的脸,好歹也是元礼的母亲,不好欺人太甚,于是侧身扯了扯千酒衣角,千酒出了气,也知晓见好就收的道理,转头对梦河点了点。

  梦河见势,起身对正在气头上的元夫人作了个礼,缓缓道:“我见元公子约莫不在家中,我与表妹就先行回去了,改日再来拜访,今日多有叨扰,还望元夫人见谅。”

  “改....改日?!”元夫人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瞪圆了眼睛,“你们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

  千酒和梦河见元夫人气极的模样早就退了出来,后面说什么就没听清了,不过想也知道,她们许是再也见不上这元夫人一面了。

  “哎,本以为这个元夫人为人之母,能心疼心疼自己的儿子,别将这事做这么绝,谁知她竟是这样一个势利难缠的,这下别想在她的身上下功夫了,来来回回,元礼也没见着,小厮也没见着,耍了一番嘴皮子,茶也没喝上一口,亏了亏了。”出了府,千酒撇撇嘴跟梦河抱怨道。

  看着千酒一副真心盘算着亏不亏的模样,梦河笑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看你把元夫人气成什么样了,好歹是元礼母亲,这次多少过了点,若是能见着元礼,还是跟人家表表不是。”

  之前本以为元礼是什么满腹诗书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如今见他母亲此般得行,千酒心里倒是不太确定了,不过既得梦河如此赏识,也不好说,便随意‘嗯’一声,回了梦河。

  只是,这劝元夫人或摸小厮底的一招算是宣告失败,接下来该怎么办二人倒又犯了难,站在外面不是办法,飞来飞去又太过麻烦,索性找了家客栈,开间厢房,住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