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都怪我,才让酒儿劳累至此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4029 2020.07.04 21:26

  此时玄天正靠在椅背上将千酒看着,方才前面两人的做派着实让他也有点意料之外,没想到凡尘还有人肯将爱慕如此不加掩饰地表露出来,只不过那男子的话语玄天听来却是在心底皱着眉,怎么想怎么不快。

  彼时正想出手,却不知何故,当千酒转过头来时自己似有心虚,又赶忙藏了施法的手。

  过了片刻又顿觉自己着实不必藏着掖着,一番来回,矛盾得紧。

  此时看千酒模样定是想把那些没事找事的村民一并打发了,便想观望观望她要用什么法子。

  千酒思虑了半晌,心觉这要寻一番过得去的说辞竟也没想的那么容易,若是跟村民直说让那部分人直接走的话,在别人看来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不如说自己累了不便再医治那么多病人?可玄天还在呢,若是村民又哄闹起来,让玄天医治也不好,谁让自己刚刚误会他了此时算是赔罪呢?千酒想来有些气恼,若不是玄天那一番折腾,自己又怎会落入现在这个进退两难的地步,想着不由地咬牙恨恨往玄天看去,想用眼神偷偷剜他个几万刀。

  千酒彼时没发现玄天已诊治完了,刚转头,便始料未及般来了个四目相对,没曾想玄天也瞧着自己,一手扶着额,唇畔似有笑意,千酒心里咯噔一下,霎时便把头转了回来,微红了脸。

  都怪自己,当初给他换什么衣服不好,偏是一身白衣,如今不经意望来,竟.....竟是好看得紧。

  千酒觉得自己着实很不争气,此番脸红实实的对不住这一阵子与玄天的相处,也算熟人了,竟还被他的皮相给诱住。

  玄天见千酒又是一番奇奇怪怪的举动,不知她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看了看天色,也是不早了,念及自己让无衣查线索,如今也是时候回去问问成果,看千酒诊治了这么多人,恹恹的样子,也算惩罚了,见她迟迟未拿出办法,玄天便开口道:“酒儿,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千酒初时不知玄天是何意,此时屋内并无他人,他却将声音放得很大,似乎想让屋外的村民们听见,不过略微思虑之后,便心领神会。

  “咳,咳咳咳咳咳!”

  玄天见千酒片刻便会意,唇畔略有笑意,后立马换了一副担忧的神情:“莫不是诊病过多,劳累至此了吧?”

  一语言罢,千酒虽没答话,但又配合地接连咳了不少下。

  此时屋外的村民听见屋内咳嗽声不止,又隐约听得铁公子在说不舒服劳累什么的,便不等传唤,纷纷径自入了里屋。

  陶思远和兮舞闻声是第一个进去的,村民们进来便看见铁公子将千酒姑娘扶着,正给她抚背顺气,瞧着千酒姑娘是很难受的模样,另外三人也都是一脸担忧,有村民便忍不住问道:“请问,千酒姑娘这是怎么了?”

  玄天转过头面向村民,脸上担忧渐浓,诚然这三人只有陶思远是真的担心千酒的身体,兮舞进来时虽不解这二人又在唱哪一出,但还是配合着,那担忧的模样十分真诚,玄天更是沉沉叹了好几口气。

  “唉,都怪我,若不是我疲乏至此,那么多的村民也不用酒儿一人诊治,如今却是将你的旧疾引发了出来,是我这个兄长没有当好,难为我的酒儿受苦了。”

  千酒听着,嘴角抽了抽,这玄天,戏做得真足,这悔恨的语气,感觉只一瞬就要声泪俱下了,好在千酒低着头,村民们并未发觉她僵硬的嘴角。

  玄天说完将千酒扶到一旁的躺椅上,径自起身走向村民,解释道:“真是不好意思,酒儿如今旧疾复发,我又不宜再诊治,余下的病人们怕是看不了了,不过我这里有一张药方,平日也可作强身健体服用,我粗略看了看,余下的诸位身子应是没什么大问题,若有需要,可照着这方子,调理身体,此次实属抱歉,若无其他事,各位便请回吧。”

  玄天一席话说得真诚,一些村民皆是心中羞愧,自己本就无病,只是来凑个热闹,如今却惹得人家旧疾复发,铁公子还对他们倒感歉疚,于情于理,都是他们的不对才是,登时便利落地发动着身旁的其他人回村里,不要再打扰他们休息,临走时还是给他们道了不是。

  千酒初时还担心玄天说辞太过生硬,让村民心生嫌隙,回去再难为陶思远二人,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玄天在这些细节上应是斟酌过一二。

  见村民们走了,千酒便不再装病,陶思远看千酒突然好了,还诧异了一番,待千酒与他说明,这才了然。

  “千酒姑娘,难为你们了,这次本就是我没与村民们说清楚,反倒让你们在此白白劳累,又耽误了这些个时辰,若是耽搁了什么事,怕是真真对你们不住。”

  见千酒还要如此装病才能脱身,陶思远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千酒心想,这件事左右也算是她当时误会玄天才变成这样,不然若如玄天说法,她只道是现在已躺在酒仙洞里喝酒吃肉了,也怪不得陶思远。

  况且他们现在也是朋友了,着实犯不着如此斤斤计较,便笑道:“我们此番并无其他事,便是逗留这些时辰也是不打紧的,再说了,我们几个朋友之间,何必那么见外。”

  她最近的确没什么事要做,却是不知道玄天还有鬼道的事情要处理,此番说辞做了玄天的主张,见他仍是淡淡的表情,便以为他是默许了。

  陶思远听闻千酒一席话说得真心,只道自己何德何能竟能交上这样的朋友,先是治好了那困扰他多时的兮舞的病,又帮着应付了这么多的村民,虽从皇城中来却无半点瞧不上他们这穷苦村子的意思,能交上这样的朋友,着实是自己的福气,当时便暗下决心,日后若有机会,定是要好好报答他们这几日的劳累。

  千酒看现下应是无事了,兮舞那边能问的也都问了个遍,在外头留宿了这些日子,到底还是没自己的酒仙洞舒服,如今想回去好好睡一睡,便与陶思远二人道了别,和玄天又走了一段距离,才是御风飞回了九仙山,玄天也承了诺,将她送到门口,才转身走了,步伐稍稍有些快,不过千酒没怎么注意,只满心念叨着自己舒服的床榻,直直朝洞中走去。

  千酒彼时应陶思远时,玄天并不想很突兀的说自己其实有事,便没有吭声,此番送了千酒回去,才急急往自己的北盛天赶。

  因着自己提前知会了无衣去书房等他,是以刚回到北盛天,玄天便往内殿书房走去,却在半路碰上散步的玄武帝和帝母。

  玄天立刻恭敬地作了礼:“帝父帝母安好。”

  玄武帝面相是个端正威严的模子,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一身帝袍尽显王者之气,虽让人看着不太亲近,实则为人甚是和善,帝母便是面相也是温婉端庄,此番见玄天一身风尘仆仆,只道是才从外面回来,又不知何事一副急切的样子。

  因着几千年前为了救盛景,二人双双输了不少修为给他,伤了不少,此番虽过去了这么久,但也不复从前的荣光,所以殿中大小事务从很早前就让玄天决断,二人也得个清静,此番正是看了殿中花开得盛,便携手观赏一番,正巧遇上玄天,看他似有急事,玄武帝以为是殿中事务许有困扰,便问道:“天儿如此着急,莫不是殿中有什么事棘手得紧?”

  玄天本不欲他们操心鬼道之事,但如今既然问起,倒也不必有意隐瞒,便如实说道:“最近鬼道隐有动作,恐不是什么小打小闹,天儿刚从东盛天查探回来,正要去与无衣会合,看他那边有什么进展。”

  玄武帝听闻是鬼道的事,面色也严肃不少:“不管怎么说,涉及鬼道的事还是要谨慎为上,未雨绸缪好过临阵磨枪。”

  玄天点头,后玄武帝面色略变了变,道:“方才你说刚从东盛天查探回来?”

  玄天不知玄武帝何意,如实道了声是。

  玄武帝见玄天承认,又道:“我从无衣那听闻,你近日似乎常去东盛天。”

  玄天并不介意帝父帝母知晓自己的行踪,但千酒的事他如今还不想跟他们说明,一来他还并未成功,当初盛景沉睡已伤了他们的心,此番若到头来那法子有什么差错,免不得空欢喜一场,是以怕他们更加接受不了,二来不知怎的,自己下意识也不想将千酒的事说与他们。

  一番思虑下来,玄天便道:“近日鬼道大多在东盛天,天儿才常去查探,并无其他,劳帝父帝母挂心。”

  见玄天如此说来,玄武帝一席话到嘴边,思虑再三,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一时无话,还是帝母来解了围,见玄天近日有事务劳心,免不了叮嘱几句:“天儿啊,殿中事务虽是要紧,可也得看好自己的身子,莫因着急琐事,太过劳累。”

  玄天知晓帝母心疼自己,好好应了,又说了些日常,才与二人道别,往书房走去。

  待玄天走得远了,二人才相视一眼,显得有些意味深长,后终是帝母叹了口气,说道:“随他吧”,二人这才继续往前走去。

  无衣接到玄天消息便动身过来,此番已等候多时,见玄天进门,作了个辑道:“二皇子。”

  玄天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拘谨,径自走到桌前坐下,无衣也坐了过来。

  “如何?”玄天一脸肃色,问道。

  “禀告二皇子,昨日我捉了一个鬼道,初问他时他倒是与先前的那些一样,嘴硬得很,待我用了些法子,他才有些支撑不住,可正当他要说时,便....便.....”无衣突然显得有些支支吾吾,玄天不以为意,只静静听着,无衣见状,只得继续往下说:“正当我以为终于盘问出来时,稍有松懈,忽被一陌生鬼道突然冲进来,直接结果了他的性命,随后便自杀了,所以....”

  无衣回想起当时,那鬼道刚一张口,便被突然冲进来的一人一道黑气命中咽喉,霎时魂飞魄散,之后那人许是知晓自己趁他们不备才得以冲进来,再想出去是难上加难,便直接自我了断了。

  无衣跟在玄天身边这么多年,办过的事数不胜数,从来没有一件事办到如今算是一点进展没有,看来此次鬼道是使足了力气,可不管鬼道如何,自己此番是失职了的,虽内心十分不甘,但此时也只能等玄天开口了。

  玄天听罢径自琢磨了片刻,才说道:“这也不怪你,当初事情未明,我恐打草惊蛇,便让你做什么都谨慎些,倒是让你有些畏首畏尾,可如今事情明朗了不少,倒也不必太过小心翼翼,相反,还要弄出点声响才是。”

  无衣略惊喜,道:“二皇子是否此番去东盛天,查探到了什么?”

  玄天点头道:“嗯,之前我们并不知鬼道能耐至此,便是有所轻敌,如今知已六七,也不必似从前做派,你这些日子便去正常查探,虽不用再过于谨慎,也先不要太过张扬,待时机成熟,我便传音与你,彼时你便去西盛天闹上一番。”

  无衣听闻,虽不知为何要去西盛天,但想着玄天如此安排应有他的道理,便应了。

  二人又坐了片刻,玄天忽道:“近日帝父帝母问过我的行踪?”

  无衣略一思索,便道:“是的,前几日大帝来殿中寻二皇子,并未寻到,又听闻最近二皇子常不在殿中,便唤了我去问话,我只道二皇子去东盛天了,大帝便没有继续追问。”

  “这样便好,若是帝父帝母问起鬼道之事就如实相告,其他的不必再说与他们。”

  无衣自从上次跟着玄天去了九仙山,就估摸出这阵子玄天去东盛天除了查探鬼道,应是跟千酒在一起的,自然知道玄天此番说的其他事是什么事,便应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