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周遭炸了锅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21 2020.07.26 20:16

  梦河随即上前一步,离那丫鬟更近了些,歉疚道:“劳烦姑娘再去通报一声,就说我已然知晓个中缘由,心觉十分对她不住,请她允我们进去见一面。”

  那丫鬟听得梦河说知晓了内情,面色变了变,道:“不必了,我家小姐说,如果你们知晓了真相,便可以直接请进去,不过小姐只说有二位姑娘,却不知这位是?”说罢转头看向玄天,一脸疑惑。

  “无妨无妨,”千酒见此急忙道:“这位是我们的兄长,此番听闻我们的糊涂事,一同来道歉的。”说罢手肘碰了碰玄天,示意他配合下。

  玄天只得微微做了一礼,表示千酒说得没错。

  那丫鬟也不疑有他,看了玄天几眼,点了点头,便道:“那三位请跟我来。”

  入了大门,便见年宅跟元府生得很不一样,元府的房屋大多是墨青或蓝黑一般庄严的色调,让人见之肃穆,而年宅的房檐皆是朱红的,看起来多了几分生气,也多了几分风情,虽没有元府地势宽广,但也不小,也是走了半盏茶的功夫,才到年烟羽院中的前厅,想来是之前已有丫鬟报信,此时厅中的主位上,年烟羽正端端坐着。

  他们三人一进厅中,年烟羽就让人引着他们坐了下来,随即有热乎乎的茶杯端上桌,闻之清冽幽香,应是什么上乘的茶叶,见年烟羽仍是好好待着他们,二人心中歉意更盛了。

  “我原以为元礼还未将真相说于你听,”年烟羽望着梦河,轻声道:“此番你们来,我也实在装不下去,才遣了丫鬟拒你们,还好他终是足了足气。”接着看向一旁的玄天,诧异道:“这位是?”

  “这是我们的兄长,特意陪我们来道歉的。”千酒解释道,年烟羽便换了一副了然的神情,冲玄天微微欠了欠身,算是打了招呼。

  梦河听闻年烟羽一言十分过意不去:“真是委屈了年姑娘,且不论你们是否是演的戏,就算是真的,我之后想来,也着实不该用那种方法,此番真真是我的错,还请年姑娘宽宥。”说罢,又起身深深地做了一礼。

  “唉,”年烟羽轻叹一声,有些无奈道:“你们也不用太过在意,左右一开始也只是想有个由头,并非要真的做出什么事来,只因我家中严厉,这才对这些事格外在意些,若被家中长辈知晓,免不得要挨几个板子了,这皇城中的女子多得数不清,世家小姐也是不少,家中观念也个个不同,那些生性潇洒爽快的女子,我也是些许羡慕的。”

  “话虽如此,也还是要向烟羽赔不是的,烟羽既然肯原谅我们,那就皆大欢喜啦。”千酒轻笑着,几许俏皮道。

  梦河也笑着接话:“是啊,小酒这人就最为潇洒,我跟着她也学了几分,烟羽若是喜欢,我们常在一块,自然就欢喜了。”

  听着二人叫她名字,年烟羽的脸上浮了几分笑意,三言两句就将三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不少,有几分亲近的意思,玄天只坐在一边静静喝着茶,也不打扰她们。

  “看梦河这表现,想必不久就该成元礼的夫人啦!”年烟羽打趣道。

  只见梦河脸红了小半,虽未答话,倒是显得不言而喻了。

  “只是,”年烟羽面有难色,“我此前是与元礼的母亲打过一些交道的,因着她是长辈,我与她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关系,所以她平日里说的一些不好听的话我听罢也就算了,但你若是入了元府,与她就是亲近的关系了,以后免不得被她分说,你可得想法子应对才是。”

  看着年烟羽如此为梦河着想,千酒顿时心安了几分,她今后不在凡尘的那些日子,梦河平日里也算有个说话的,只是看年烟羽这反应,恐怕还不知道她们二人把元夫人气了个好歹的事,且先不论日后与那元夫人有什么不合,现在怎么进得去门才是要紧的,都这个时辰了也没见着元礼,想来是昨晚并不怎么顺利。

  不论怎么说,这也是梦河自己的事了,千酒尚且还能帮着出谋划策,可着实不好再将年烟羽牵扯进来,在这点上,她们二人的想法还算一致,一时间都没将此事讲出来,只又随意说了说闲话,见道歉这个要紧的事有了结果,便辞了年烟羽,出了年宅。

  三人走在街上,日头晒得正盛,捂得他们有些受不了,刚好路过一家茶馆,虽没通过气,却是十分有默契地一同拐弯走了进去。

  小二是个眼尖的,三人才刚刚踏入门槛,他便迎了上来,一脸春风般的笑意让人当下就对这家茶馆生了几分好感,果然,多走几步就看见茶馆中坐了许多的客人,正在谈笑风生。

  好在这茶馆很大,虽是人多,也不算特别拥挤,小二带着三人拐了几拐就到了一张空桌子前,坐定后,叫了一壶茶和一些茶点,小二随即就忙着下去张罗了。

  茶水最先送上来,三人纷纷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就连玄天一向淡然的脸上也有了几分急切,许是那厚重胡子的原故,细看之下,玄天的脸上已经起了些细密的汗珠,一杯冷茶饮下才些许好转,却还是没把胡子拿下来,仿佛那本就是他的胡子一般,只这么生生地受着。

  千酒喝了口冷茶,大呼过瘾,等茶点的间隙,歪过头看向玄天道:“这一路上你都没怎么说话,是在想如何帮梦河姐打入元府内部么?我倒是没想出什么好点子,你呢?”

  玄天续了杯茶,轻呡了一口,斜眼瞥了瞥千酒,淡淡道:“我在想,是不是也该家规严一些,酒儿这些日子肆意不少,想必是我太过纵容了。”说罢,隐隐装作不悦。

  “我又不是小孩子!”千酒撇了撇嘴:“什么家规不家规的,沐阳这个从小养大我的人都没说什么呢,你倒管起我来了。”说罢,面上尽是不满。

  “嗯,还敢顶嘴,看来是昨晚惩罚得不够狠,酒儿想重新试试?”玄天淡淡笑着,眸中多了几分玩味,作势就向千酒侧身靠了过去。他这一番倒也不是纯粹为了逗趣,若让千酒在凡尘由着性子胡来,保不准什么时候真闯下个祸事,与其到时后悔不跌,不如现在就约束她一些。

  昨晚?惩罚?千酒用不着细想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连忙往后仰了仰,缩了缩脖子,虽然她也不介意再‘试试’,可这大庭广众的,这么多双眼睛呢,她倒是不太好意思,只得连连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我听话,你别再靠过来了。”

  闻言,玄天顿了顿,眸中有得逞的意味,停了靠过去的动作,笑意更盛。

  许是一番来回闹出了些动静,竟引得旁边几桌的茶客朝他们望了过来,见一个满脸胡子大叔模样的人物对着一个年轻小姑娘那么近,那小姑娘还往后闪躲,纷纷议论起来。

  声音虽小,却还是能听见什么‘不要脸’、‘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啧啧啧’的字眼,想来若不是他们坐的一桌,只怕是有侠肝义胆之士过来为千酒出头了。

  刚好此时小二将茶点端了上来,看着他们二人的动作诧异了片刻,随即一脸的鄙夷,放下茶点也不打招呼,径自走了。

  看着面前玄天玩味的表情,侧着一半的身子,千酒微红着的脸,加上他们的对话,不难想象玄天说的惩罚到底是哪种惩罚....听着身旁茶客鄙夷的声音,梦河埋头吃着刚端上来的茶点,只恨自己现在不是双目失明,两耳失聪....

  饶是周遭都算炸了锅,玄天却仿佛听不见看不到一般,还是盯着千酒微微笑着,良久,才慢慢坐了回来,喝着刚刚没喝完的冷茶,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捏了一块绿豆糕,放到满是胡子的嘴边咬了一口,场面一度些许诡异。

  而千酒此时也是听不见身旁的议论声,不过不是装作听不见,而是真的听不见,她现在整个脑子里都是刚刚玄天满是意味的眸子,和玄天靠过来时自己敲锣打鼓一般跳着的心,看来自己应对玄天‘惩罚’的反应还有待加强才是。

  一个时辰下来,竟只有玄天舒舒服服享用了一番冷茶和茶点,千酒全程都恍着神,只粗略喝了几口茶,而梦河一开始埋着头没眼看,后来也干脆就只顾吃吃喝喝了,但身旁一直断断续续的议论声让她吃得也不轻松。

  出了那茶馆,玄天一直都是一副颇有兴致的模样,看着身后跟着恹恹的两人,略微侧了侧身,道:“我看时候也差不多了,带我去元府走走?”

  闻言,身后二人的眸光这才亮了亮,千酒好奇道:“你想出什么法子了?要不要我们去将那元夫人绑了?绑人我在行呀,绝对绑得妥妥的。”

  梦河听罢却是不敢恭维,听闻沐阳说千酒偷只鸡都能把别人偷死,如今让她去绑人?别开玩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