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那我买些果子等你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486 2020.07.10 20:16

  “你怎知是我?”千酒推门进去,见玄天正伏在桌前写着什么,今日他着了一身墨色的袍子,将头发高高束着,倒不似寻常时候那般散漫,千酒没见过这般装束的玄天,寻常时候大多都是身着艳丽的红衣,头发也是半散着,若不是那张脸和浑厚修为,单看装扮,只道是个风韵亲切的普通神仙,如今这般,看来只觉英气逼人,倒很有一番殿下的气势,饶是千酒与他相熟,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敬意,若换做其他人,只怕会是毕恭毕敬的。

  “初时便听得门外有人声,不多时便飘来一股酒气,不是酒儿又是谁?”玄天说罢,对着千酒笑了笑,似察觉了千酒探究的眼神,又道:“小时候兄长出事,管理殿中大小事务的责任便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因着当时年少,大多时候都由着性子来,也是犯过几次错事,初时不解,为何殿中众人总是对我咄咄相逼,后来才知,那些人看我年少便揽着这样大的责任,恐我处理不周,对我也有不服,才万般刁难,我便学着那些人,举手投足显着老成,连穿着也改了散漫的样子,考虑事务更是再三斟酌,时日久了,那些人才作罢,对我开始敬重起来,只是我这在殿中穿着考究的习惯却是一直没再改过,倒也省了我不少事。”

  千酒本只是觉得奇怪,没想到玄天发觉后竟主动跟她将来龙去脉说得这样详细,静静听来,却是听出了玄天的无奈,他如今说来容易,可要让人信服于他又怎会只是换了装束便能轻易做到的,怕是其中的辛酸只有他一人知晓了,他既是不说,自己又何必再过问,引出什么伤人往事。

  念及此,便岔开了话,道:“你今日这么闲?还有空在这里练字。”

  “你刚才不是碰见无衣了吗?若不是他,你约是进不来,该做的准备我都交代给他了,现在只待时机来临。”玄天淡淡说着,手中仍是不紧不慢地写着字。

  千酒心下一横,直截了当道:“我今日来便也是为了这事,去鬼界的时候,我跟着你。”

  闻言,玄天倒是停了笔,抬起头盯着千酒,眉眼一挑,道:“为何要跟着我?”却是没有像那日对沐阳一样直接拒了。

  千酒被这一问问住,刚刚说得仓促,也没来得及想如何解释令人信服,现下一时半会又想不出什么好理由来...

  “方才我将你大门前的草地拔了个干净,内心十分过意不去,想着赔罪。”

  话一出口连千酒都想当场一棒子敲晕自己,这理由简直比穷奇喜欢吃素还荒唐,果不然,玄天刚刚眉宇间的探究逐渐变为了忍耐的笑意。

  “唔,我门前那草虽也是在我北盛天的灵气之下拥着长大,颇有灵性,可酒儿倒也不用为了这事赔罪就搭上性命。”

  “搭上性命?你不是说若形势不好便不会出手么?为何会搭上性命?”千酒面上霎时有些着急。

  玄天见千酒担忧自己的神情,心中一丝异样,还是笑着说道:“我此番倒是不会轻举妄动,可酒儿若去了,以你薄弱的修为,难免不会隐蔽不当惹人侧目,一旦被发现,我自是不能丢下酒儿的,厮杀起来,敌众我寡,免不得你我二人就应了那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玄天此番本是打趣,可千酒却是一脸凝重认了真,自己不是没想过若是同去该如何才能做到不拖后腿,左右却是一直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如今她虽不愿承认,可玄天一字一句皆是说到了她的担忧之上。

  若真是不便去,那守着玄天出来也是好的。

  当下便再开口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玄天听得千酒如此问,微微愣了愣,似在权衡什么,片刻才开口:“此番我一人入那鬼界,自是不能在鬼道悉数尽在的时候去,再过半月便是凡尘的年节,那时凡尘无论何处定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这夺人魂魄的好日子鬼界怎可错过,想必会派出大半鬼道前去索人魂魄,我已让无衣去散了消息,只说相隔甚远的西盛天那里聚集了大量从鬼界逃跑的鬼道,如此只需等年节当日,再让人大肆宣扬四盛天派了人去擒那些鬼道,鬼界害怕事情过早暴露,定会去将那些逃窜的鬼道解决了,便是留在鬼界的鬼道数量就更少了。”

  千酒本以为玄天只会粗略地跟她讲一讲计划,却没曾想竟讲得这样仔细,若如玄天所说,那日的风险可谓小了不少。

  “那等到年节,我去凡尘买些好吃的果子在外面等你。”

  玄天闻言,眸光闪了闪,轻声道:“为何酒儿一定要跟着我?莫不是以为我会真信你那一番草地的说辞吧?”

  千酒面上有些微红,连忙低了头,才让人看不真切,嘴上却是镇定道:“还不是沐阳看我整日没个正形,让我跟着你去历练历练,本想去一趟鬼界见见世面,谁知如此凶险,便是拖着我我也不去,还是买了果子悠然吃着等你就好。”千酒撒起谎来毫不含糊,嘴上虽说着害怕,却是知晓那日应不会有什么凶险之事。

  任凭千酒觉得自己的说法多么有道理,可玄天却知道沐阳若是知晓千酒此番来找他,定是会万般劝阻,更不可能故意让她来跟着自己,相反还会劝她离自己远一点,想到这里,自己心中似有几分愿意,又有几分不愿意,此番千酒来这一趟,应全是她自己的心思,想来,玄天心底异样更盛了。

  突然便心生了几分烦躁,蹙了眉。

  “你想去便随你。”

  若跟寻常语气相比,玄天此时言语是冷了几分,千酒却没有发觉,满心只听见玄天许她一起去了,心底里偷着乐,面上却是看不出来:“那可说好了。”说罢抬眼瞧了瞧玄天。

  玄天没什么表情。

  千酒不以为意,这一番终是将此事了了,左右无事,便开始看起玄天的书房来,玄天又开始写起了字,也没管她。

  看着看着,千酒好似想起了什么,往一堆书卷处翻去。

  玄天本在练字,忽听闻一阵刺耳的哗啦声,忙抬头,只见千酒大半个身子都埋在了一堆书卷里,此时头发被书卷打得散了几缕,一袭白衣也被书卷上的灰尘沾了个遍,甚是狼狈。

  千酒本是在翻找上次玄天说的四盛古卷,听他说来应是记载了许多新鲜的事,便想着寻了来瞧瞧,没想到寻了半晌也无果,只有最上层的书卷还未翻找,奈何那书架太高自己愣是够不着,心一下横,奋力一跳,便得了现在这个结果。

  眼见玄天走了过来,千酒倒是恶人先告状:“你这书架,未免太高了些。”说着还撇了撇嘴。

  玄天是哭笑不得:“那我替书架向酒儿赔罪,长得太高了,没行酒儿的方便。”

  千酒撇着嘴,闻言才好了些,玄天将千酒拉了出来,施术将白衣上的灰尘清了清,千酒自己理了头发,这才不似刚刚那般狼狈。

  “你这是在找什么?”玄天见千酒收拾得差不多了,才问道。

  “唔,上次你不是说那鬼道之事是四盛古卷里写的么,我想着世上竟有如此好的书卷,不知还记了些什么,便想寻来看看。”

  玄天知晓了原委,有些失笑:“如此酒儿倒是不必找了,那四盛古卷唯有这四盛天的帝父帝母及殿下才可翻看,况且也不在我这。”

  只以为是一本珍贵一点的古卷,却不知竟有如此内情,千酒当下略有尴尬。

  见她些许不自在,玄天轻笑道:“知酒儿不是故意,倒不用这么紧张。”

  千酒这才松了口气。

  玄天又道:“我看天色不早,若无其他事,我便送你回九仙山。”

  千酒思索了片刻,有件事心里记挂,此番若就这么走了只怕还是会念着,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全都给弄个明白。

  “不知我此番...能否去看看盛景殿下?”

  玄天闻言一窒,没想到千酒会提到兄长,沉了脸,没有说话。千酒心下本就不安,见玄天如此模样,不安更盛,急忙开了口:“若是不方便就罢了,我只是...”

  “这样也好。”还没等千酒说完,玄天便打断了她,抬头径直往书房外走去,千酒会意,在后面静静跟着,只是心底越发觉得自己真不该就这么直勾勾的提起,还是冲动了些。

  跟在玄天后面静静走着,走到了一处院子,那院子与千酒从前去凡尘所见的普通凡人的住处差不多,所见之物皆与凡尘里的无异,恍惚间还以为来到了尘世间,这恢弘的天殿中竟有如此院落,定是故意为之,只是不知何人为之,是盛景?还是玄天?亦或是北盛天的帝父帝母?

  只是不论是谁,费心这一切定是因为所住之人,而如今那里面躺的是盛景,如此,千酒心中动容,想来盛景与流月定是恩爱,只是不知盛景知不知晓小姨偷了那棵药草,若是知晓,会不会心有芥蒂,如今小姨去了,盛景若是清醒,可还念着?

  千酒正感慨,走在前面的玄天却是在一处房门前停了下来,应是到了,眼见玄天推开门,进了里屋,千酒也跟着走了进去。

  里屋的装扮也与凡尘一样,只是许多东西模样长得像凡尘之物,气息却并不平凡,应是天上的东西,隔得不远的床榻上静静躺着一人,玄天只遥遥在门口望着,并未走过去,千酒轻手轻脚的摸过去,玄天也并未阻止,只是眼神缓缓从盛景那里,移到了千酒的身上,眸光复杂,似有不忍。

  她不敢走得太近,害怕走近了便会扰了那人的清梦,如此看来,盛景与玄天长得倒是很像,只是气度不一样,玄天是张扬,而盛景是和煦,听得沐阳说起盛景沉睡不醒,千酒闲来想过是何场景,有想过金碧辉煌的天殿,华丽富贵的床榻,身旁守了几十个侍仙,也想过盛景躺了万年,许是形如枯槁,面无血色,看来可怖,却怎么也没曾想过,盛景只是在一个寻常的小屋子里,门前竹子翠绿,也没什么侍仙,倒是清静,一张脸也只是少了几分生气,除此之外,看来不过是睡着了而已,隐约让人觉着,再过几个时辰,盛景便要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