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当一回红娘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07 2020.07.19 20:16

  在九仙山的日子初时倒乐得清闲,可过了三四月,免不得有些事需玄天回去解决,虽是不舍,但千酒还是很乐意让玄天回去,总不好一直将他绑在此处不问世事,做一对被北盛天的人唾骂的野鸳鸯吧,且两盛天隔得也不远,待他处理好事务也便回来了。

  今日玄天正巧又被无衣叫了回去,送他到了山脚,看着他们二人御了风,千酒便转头慢悠悠地往回走,昨日下了些淅淅沥沥的雨,倒衬得林中更加空灵,千酒左边望一望,右边望一望,瞧见有些野蘑菇,不多时,手里就变了个竹篮出来,抬脚踏入了林中,打算摘些当作中午的吃食。

  忙活了好一会才走到自己的洞口,见梦河已经端端的在洞前坐着了。

  “梦河姐姐今日可是有口福了,我刚从林中采的野蘑菇,正准备拿回来炖了呢。”

  梦河本出着神,顺着声音望去,见是千酒回来了,眉眼含笑道:“那可得捂好了,别被沐阳和路通闻见,可抢不过他们。”

  言罢,二人明朗的笑声盈盈回荡在洞前。

  梦河本也是个会下厨的,加上千酒,二人不多时便已弄好了几个小菜,千酒还去温了一小壶芙蓉白,在洞前的大石头上,随意坐着,喝酒吃菜,好不惬意。

  只是本应是一幅怡人的光景,梦河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千酒自初时便觉得梦河不似从前一般洒脱,如今看她吃一夹菜能缓上好一会,酒倒是一口接着一口,想来是个人都能看出她有心事了,只是不知这心事在不在自己能解决的范围内。

  还是笑了笑,试探着问道:“梦河姐姐,今日来到底是为了我这口野蘑菇还是为了洞里一坛坛的芙蓉白呀,我看野蘑菇还剩了好些,这酒可就快没了。”

  刚好又饮下一杯的梦河闻言愣了一愣,抬眼往酒壶里一瞧,可不只剩那可怜兮兮的几滴了么,见千酒笑吟吟的模样,梦河故意抬声道:“小酒酿的芙蓉白也太好喝了,不知不觉竟喝了这么多,若是醉了,你可得亲自将我好好送回洞中。”

  见梦河喝了自己酒不说,醉了还要赖在自己身上的无赖架势,千酒不自觉笑出了声:“嗤,好好好,我的美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我这芙蓉白可没我会解人心事。”

  梦河喝了大半壶的酒,脸上多了几分红晕,在暖阳的照映下显得妩媚动人,见此番瞒不过千酒,只得缓缓道来。

  “说来前些日子我在我那处实在没什么事做,遂就下了凡尘,想着去逛上一逛,算解解闷,在那集市的一个小贩处偶然看见有一支玉兰模样做的白玉簪子,你也知道这同根生的玉兰一向是我的心头好,那簪子虽然刻得一般,但好在用料还不错,我瞧着欢喜,便想买下来,谁知正观赏间,被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抢着先付了钱,那簪子是孤品,小贩作势就要给他,我自是不肯,与他争论了许久也没分出个好歹来,小贩见我们吵个没完,怕把事情弄大,说什么也不卖了,我二人谁也没讨着好,却不曾想竟因此结交了下来。”

  梦河一席话吐露完,精神了不少,看来是交了一个不错的朋友,千酒听得津津有味,连忙示意梦河继续说下去。

  “他说他叫元礼,之后我们二人寻了个茶楼吃茶,从各自的兴趣聊到外面的山川风景,细谈下来竟是十分投缘,此后我闲来无事便会下凡尘找他解闷,我的身份不好跟他细讲,就随便胡诌了几分,他也不太介意。”

  “前几日我又去找他时,见他面色不好,一番追问下他才支支吾吾地告诉我,他想与他青梅竹马结亲的事被他父母给拒了,我那时才知晓他买那根簪子便是为了送给他青梅竹马的女子,他们二人的大院打小便挨在一处,他与青梅年烟羽的感情一直十分要好。”

  “那年姑娘的家里是做买卖的,本也是大富大贵,奈何元礼家是皇城里为文官的,一心想要寻个同是在朝为官的亲家,说是门当户对,实则是想互相在朝中帮衬罢了,年姑娘家虽富贵,可在官道上除了钱其他再也帮不了什么,我当时听完,顿觉好友有难我定是要帮的,况且那年姑娘说来我也见过,也是温婉可人,只是彼时不知他们二人还有这层情面,我当下便夸下海口,说定要帮他们终成眷属,只是....”

  梦河说到这里隐有愁容,千酒心下明白过来了几分,打趣道:“只是当时脑子热,知道打抱不平,现在冷静下来,是想来想去也不知如何才能帮他们一把吧?”千酒说完,提起面前的酒壶晃了晃,“可怜我的芙蓉白,竟折在了这点小事上。”

  闻言,梦河眸色几许明亮,急忙拉了千酒的袖子,道:“小酒可是有法子?我是为着这件事想了好几天了,脑袋都快想破了也没想出什么有用的法子,为此我一直没敢再下去找他们,真丢脸死了,你若是有法子可必须得帮我!”

  看着梦河说到后来略蛮横的样子,千酒是哭笑不得:“我说姐姐哎,有你这么求人帮忙的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催债的呢。”

  果然,等她这么一说完,梦河就软了下来,轻声细语道:“好小酒,乖小酒,姐姐可求求你了。”说罢便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要说法子吧,我还真有一个,”千酒这才轻嗯了一声,满意地开了口,“我之前看的一本话文里写过,有一招叫做生米煮成熟饭,说的就是将二个人灌了情药关在一处,等到第二日,只要不是什么泼皮无赖的人家,定是要将那女子迎娶过来的,只是这法子关乎人的清白,不太上得台面。”

  梦河好说也比千酒活得长些,自也是知晓这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顿时脸上红了一红,再看千酒,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不由得心下佩服了几分,还暗道自己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的神仙,竟还不如千酒有定力。

  见梦河涨红了脸,千酒笑道:“我们倒也不用做那么真,只需让元礼家中以为是真的就行了,倒时再关了门暗暗商讨,也不会伤了他们二人的名声,不过即便如此,我料他们二人也是不愿用这个方法,若真这么做,得先瞒了,最后才能告诉他们。”

  梦河还是有些犹豫道:“这法子会不会...有点损了?若是不留神,恐会酿出什么祸事。”

  千酒暗自思索了片刻,才道:“我细想了想,彼时我们二人守在外面,确保一些小厮起到证人的作用,药下得轻些,待他们喝了,我们再进去拦着,大不了进去之前先悄悄捏个术,能让他们清醒些,到底是喝了药,若元家有心派医师来查,也不会漏出什么马脚。”

  左右一时也没了其他法子,梦河稍稍思虑了片刻,也只得赞同了千酒的办法,二人在洞前有模有样地谋划起来。

  因为并不知晓具体的情况,所以还是梦河先开口道:“我有一次去找元礼的时候,偶然见过他的母亲,他母亲许是从元礼那听说过我,因着我的身世是随意胡诌的,对他们来说就免不得落个来路不明的名声,他母亲见了我,言语虽还是客气,可是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一股鄙夷防备之意,一看便知不好对付,自从元礼有意迎娶年姑娘,他母亲就派了几个有些功夫的小厮日日跟着他,防着他跟年姑娘和我见面,约莫怕我是那等为了钱财而结交元礼的女子吧。”

  千酒抬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这么说若是想成事,还要先将那几个小厮引开?”

  “正是,只是那些小厮也不傻,若不是什么要紧事,他们是不会离开元礼的,光天化日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施什么术,弄不好,只怕我俩都得赔进去,偏偏我们两个女子,平日法术用习惯了,拳脚功夫差得不行,恐怕打不过那些小厮,这可怎么办?”梦河皱着眉,很是为难。

  其实自己也不是不可以跟那几个小厮过过招,千酒心想,她拳脚功夫虽不好,但遇上的若是凡人说不得也是有几分胜算的,只是听梦河说那些小厮有功夫在身,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却不知,若要硬打,这敌人的底子是须得清楚的,不然到时出了什么岔子,等他们有了防备,再想用这招就难了。

  一时间两个女子都望着桌面出神,琢磨着有没有什么稳妥的办法,两人面上的那个愁容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遇上了什么不得了的棘手之事呢,若她们二人如此费心谋划只是为了将两个凡人用这令人羞愧的法子凑在一起的事被沐阳听去,能把他嘴都气歪,叹这么多年到底养了个什么登徒浪子?

  啪!梦河正琢磨间,忽然听得千酒猛一拍桌子,吓了一跳,回神后只见千酒顺势起了身,抬眼望去,面上是不管不顾道:“与其我们在这瞎想,倒不如下去看看,走一步看一步也比我们光说不练的强,走走走。”边说边弯腰挽着梦河起身,往外拉去。

  二人御着风,不时便到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落地再慢慢往皇城走去。

  来时便商量了,到了城里先去元礼家的府上看一看,梦河许久未下去,兴许事情有了什么转机也不一定,就算没什么变化,若是运气好,见一见元礼身边的小厮也能摸摸他们的斤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