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心意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07 2020.07.24 20:16

  “你就这么想成全我们?”元礼沉着声,伴随浓重的呼吸说道。

  梦河有些不明白了,只觉元礼抱着自己的手又紧了几分,有些呼吸不过来,可此番下的药量最多会让人冲动些,也不至于如此啊,顿时有些着急道:“元礼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上气了。”

  等了片刻,抱着的手却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只微微松了松,让她呼吸顺畅些。

  见此,梦河只得仍由他抱着,无奈道:“你是我的知己,好友有难,我自当全力相助啊。”

  “可我喜欢的是你。”

  元礼轻柔的几个字,却搅得梦河一阵天翻地覆,这下好了,刚才本只有十个穷奇打架,如今脑袋里是又来了十个,难不成那黑心掌柜卖的是什么假药,让人喝了神志不清?

  “你...你说什么呢,是不是糊涂了?我是梦河啊。”

  “我只气自己没有早些糊涂,那日你拿着玉簪细细端详,我心惊于世上竟有这般出尘的女子,为了和你相识,只得装作要抢那簪子,之后茶楼的一番交谈下,我已然倾心,后来母亲逼着我娶妻,我担心坦白与你会令你反感,便拖了烟羽来帮我挡着。”

  “我与她本就如兄妹一般,知晓了我的打算也愿意配合我,谁知你却说要帮我们,我没有办法,只得继续演下去,没曾想,你即便用这种方法,也要我与她在一起,你心里,可有过我半分的位置?”元礼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好似累了一般,缓缓松开了梦河,牵动之间,一支白玉簪子‘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梦河得了自由,却仍旧愣愣地站在原地,感受到因着元礼刚刚一番话而心底隐隐升起的窃喜,方才知晓,原来,自己这些天总是没办法真正高兴起来是因为这个,原来,自己刚刚心里紧得慌也是因为这个。

  原来,自己的心里竟全是他的影子。

  梦河缓步走到一旁,捡起了刚刚掉在地上的白玉簪,拿在手里一看,正是当初自己看上的那支,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法子从小贩那里买过来,微微一抬手,簪子已然别在了发上。

  “只是,”元礼正一脸落寞,怔怔望着远处发呆,梦河轻笑:“前些日子得罪了元夫人,不知她还肯不肯许我过门。”

  闻言,元礼瞪圆了眼,原本暗淡的眸子一点一点光亮起来,缓缓抬头望向梦河,竟不知她带上那簪子原是如此的好看。

  千酒匆匆忙忙地跑回来,便见梦河和元礼并肩站在门口等着,梦河的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个四仰八叉,好在稳住了,也不知自己刚刚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看向梦河,却只听得她说那法子用不了了,千酒满脸苦笑,无奈嚎道:“啊?!可是我把小厮们都快引到门口了!”说罢,不等他们反应,转了转眼珠子,咬牙撂下一句在这等她,就又是往外冲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外面太阳越来越低了,才见千酒弯腰喘着粗气慢慢走进客栈来。

  梦河二人正坐在前厅里之前那张桌子上,见千酒回来,梦河急忙过去扶她来坐下,倒了杯茶,千酒端着一饮而尽,又接连喝了好几杯,才是缓过气来,望着他们二人,一手撑着脸,半瘫在桌上,没好气道:“那几个小厮长了记性,可太难缠了,我跑了好几条街愣是没甩掉,只得躲在一条小巷里好一会才回得来,”接着又对二人挑了挑眉,“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千酒这丝毫不在意自己做派的样子,梦河不由嗤地笑了一声,随后才将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个清楚。

  千酒听罢,惊讶之余面上还有些许得意道:“我就知道,他们两个看起来总是奇奇怪怪的,说朋友还好,说相慕倒着实不像,不过,如今想来,那年姑娘被我们折腾得也太委屈了。”

  梦河亦是正了正色:“小酒说得不错,明日你便与我一同去年姑娘那里道歉,此番真是对不住她。”

  “我之后若有机会,也要上门道歉的。”元礼面带歉意,“到底是我将她牵扯进来的。”

  三人通了气,皆是点点头。

  元礼又道:“我今日回去就与母亲相谈一番,表明我的心意,若是顺利,我们明日也可一同前去,若是不顺,母亲固执一日,我便争取一日。”说罢看向梦河,眸光闪闪尽是柔和。

  或许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梦河不一会就红了脸,低低垂了头,千酒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这两人。

  因着元礼天黑之前还是要回去,不然许会引得他们家大张旗鼓地出来寻,于是只稍坐了一盏茶,便起身道了别。

  天快黑了,剩她们二人坐在客栈里,叫了几个小菜,烫了一壶酒,慢悠悠地吃着,不过才喝了两三口酒,千酒就不愿了,直嚷着不好喝,竟是真就再也不碰一口,还是梦河随和一些,任由千酒闹着,只笑笑,然后自己一杯一杯的喝。

  吃得差不多了,二人也还没有现在就回房的意思,便坐着说说话。

  先是千酒十分好奇道:“梦河姐,这下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梦河不解。

  “当然是怎么对付那个元夫人啦,我看她那个样子,就算上次没去得罪她她也不会愿意让元礼娶你的,要不要我们施个术什么的?不然我们将身份告诉元礼,然后让他将元夫人骗到个没人的地方,也好捏术不是?”千酒一口气说了许多,显得兴致勃勃。

  “瞧你。”梦河笑着嗔怪道,抬手,将杯中最后一口酒饮尽,“我一时还不想去考虑那些,只想好好地高兴一场。”

  梦河歪着头,喝了大半壶酒的脸上浮了些许红晕,眸里尽是安然的神色,此时正端端的望着窗外,夜晚的天上星光点点,本是一弯新月,在她眼里却比任何时候都圆。

  因着梦河今晚喝了不少,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模样,千酒起身将她搀扶着回了房间,醉酒的梦河也乖巧得很,轻轻松松就将她放到了床上,掖好被角之后,千酒才灭了蜡烛,想着她一个人睡会舒服些,于是出了门往今天本用来做戏的那间房走去。

  白日里为了甩掉那些小厮而费的力,此刻好似突然一起向她袭来,惹得自己睁不开眼,也没闲心再去整理桌上还没倒掉的茶水,径直往床上一趟,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只道外面还是黑漆漆的,忽有一双冰冰凉凉的手在自己脸上拂了拂,千酒乏极了,以为是梦河醒了酒来看她,也没睁眼,只抬手挡了挡,侧了个身继续睡着。

  那人却是不死心,坐在床榻上的姿势改了改,就又伸手来拂。

  千酒被初的那一拂已然弄得有几分清醒的架势,如今又拂过来,全然没了睡意,她平日就十分讨厌有人来打扰她睡觉,如今看在是梦河的份上,才没有大肆发作,只微微睁了眼,翻身坐起,向着床榻边的人正准备轻声嗔怪几句,却瞥见一块红红的衣角。

  顿时神智回了九分,抬头一看,来人平日淡淡的脸上,竟添了几分担心。

  “玄...玄天?”千酒一副迷茫的神情,“你怎么找来了?殿中的事情办完了吗?”

  玄天一时没回话,只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又抬手朝她脸上摸了摸,发觉没什么事,才缓缓出了口气。

  看着玄天这一番莫名其妙的做派,千酒更是疑惑道:“怎么了?”

  “你还说,”玄天显得有些不高兴,“我回九仙山没见着你,以为你上哪玩闹去了,谁知入夜多时也没等到你回来,这才出来寻你。”说罢,又望了望茶桌的方向,声音露了几分关切道:“酒儿没事吧?那茶...”

  千酒还想瞒一瞒,害怕玄天知道了有什么想法,只得干笑两声道:“那什么,我闲来无事,泡着玩玩,哈哈,没什么,没什么的。”

  既然她知道,那说明不是别人的什么手段了,见此,玄天之前心中的疑虑消了大半,看千酒这做贼心虚的反应,挑眉道:“也罢,梦河好似也在这里,我问她便是。”接着起身作势现在就要去问。

  此番玄天来得突然,自己还没来得及去跟梦河通气,他又是个精明的,若是换着法子套话,就算是梦河估计也吃不消,念及此,千酒顿时焉了。

  “欸,等一下,”千酒撇着嘴,无奈把来龙去脉告诉了玄天,言语也没欺瞒什么,反正到最后估计也会被套出来,不如老老实实说个清楚。

  谁知玄天听完脸色却不太好,千酒以为是她们的做法惹得他不高兴,正想开口解释。

  忽听得玄天低声道:“这么说,你差点跟一个中了药的男子呆在一处?”

  他竟不说她们那不着道的方法,也不感叹梦河一腔呆头呆脑的情愫,只这没头没脑的一句,问得千酒愣了一愣,才道:“若不是出了点状况要我去解决,不然我跟梦河姐自是要在外头好好守着的,这一番可不能出什么意外。”

  话音刚落,玄天突然一个欺身上来,将千酒困在了身下,眸中些许不悦道:“以后,再不准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