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再轻薄轻薄也是可以的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899 2020.07.18 20:16

  看着千酒一副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模样,玄天噙着笑,好似早已习惯,无衣却显得有些不自在,他自认为还没跟千酒熟到这个地步,便径自作了个礼:“是在下疏忽了,还请姑娘不要生气。”

  闻言,千酒却是直接走了过来,本以为她是过来客套几句,没想到她挥手用力拍了拍无衣的肩膀,爽朗道:“什么在下不在下,姑娘不姑娘的,你就叫我千酒就行啦,我知你叫无衣,你既是玄天的兄弟,那便也是我的兄弟啦,自己家就别拘束了!”

  眼看千酒一番忽如其来的熟络做派,听她直呼玄天的名字倒也没那么意外了,只是无衣仍旧抬眼看了看玄天,见玄天朝他点点头,这才吞吞吐吐道:“千...千酒。”

  “嗯。”千酒满意地笑笑,她何尝不知无衣向来便是这么个恭敬的性子,生疏得紧,要想跟他打成一片,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快来快来,尝尝我刚炖的汤。”

  千酒招呼着两人,刚刚玄天的那一番话无衣还没弄明白,不过看他意思,跟这汤倒是脱不了干系,只是此前自己便在祭月节的时候尝过千酒的手艺,虽不至于让人流连忘返,但也算是难得的美味,如此,自己就更是不明白了。

  玄天见无衣越发疑惑的神情,适时地开口道:“此前酒儿受了伤,沐阳便炖了他自己的秘方鸡汤来给酒儿补身体,听闻这凡尘的砂锅炖鸡汤最是滋补,还特地去买了来,只是这味汤中的秘方我却是喝不惯,你且试试。”

  说罢,千酒缓缓打开了盖子,只见那汤泛着点点炖出来的油花,色泽透亮,气味鲜美,瞧着十分有食欲。

  无衣顿时肚子还真就饿了起来,馋嘴的神情刚巧被千酒看了去,急急舀了一碗递了过来。

  端着还有些许烫手,无衣轻轻吹了吹,接着就喝了一大口。

  初时入口便是寻常鸡汤的鲜味,过了几秒,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突然在口中迸裂开来,无衣的脸由原本红润健康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了猪肝,还是那种放了好几天都快臭了的猪肝。

  千酒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刚激动的神情此刻已经被失望占据,无衣抬眼看了看,为了不驳千酒的面子,硬生生将一整碗汤都咽了下去,咽完只觉舌头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看着无衣如此壮举,千酒眸子稍稍又亮了些,片刻后却是沉得更深了。

  只因无衣回味起嘴里的味道,实在忍不住,还是跑到旁边吐了起来。

  在一旁看完这一出好戏的玄天早已笑得捂住了肚子,无衣好不容易吐完,颤颤巍巍地走回来,虚弱地抱怨道:“千酒你这炖的什么啊,喝起来又腥又臭又....总之特别恶心。”

  千酒显得有些垂头丧气:“不可能啊,我喝了,沐阳喝了,梦河喝了,小通通喝了都说好喝,为何就你们难以下咽?难不成这汤只有东盛天的能喝?”

  “唔,按理来说,沐阳也是北盛天的,你这假设牵强了些,或许只是个人问题,初时你还不信,看把无衣捉弄得,这下总该信了。”玄天在一旁幸灾乐祸道。

  无衣只得叫苦不迭,敢情他是被抓住做了壮丁,他自小与玄天长在一块,口味自是差不多,吃不来那汤倒是合情合理,也只得认了,嘴里隐约还有那股味道,忍不住又跑一旁吐了起来。

  待他缓过了劲,千酒一手垫在桌上托着脸,一手指了个方向,恹恹道:“那边是些正常的吃食,饿了便去吃些吧。”

  无衣此时哪里还有胃口,急忙向二人作了个礼便跑了,生怕那边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等着他。

  一番闹剧下来也入了夜,沐阳和梦河过来一起吃了饭,休息了片刻便回了自己的地方。

  千酒收拾了饭桌,径自坐在洞口前,看着半弯的月亮愣着神,连玄天何时来的也不知。

  这天上的月儿虽比不得十五那样圆圆的,却也亮得很,映得千酒一张小脸透透的,叫人忍不住想捏一把,只是那脸的主人此时却辜负了这样好的月色,正撇着嘴,不知在想些什么。

  “酒儿还在想汤的事?”玄天走过来,弯腰坐在了千酒身旁,笑吟吟地看着她。

  千酒并未看玄天,只愣愣地望着远处,轻声道:“倒不是,我只是在想,那凡人谈起情来本多是感伤,我日日同你在一块,却是日日都欢喜的,但虽日日欢喜了,好像也不过如此而已?”

  抬眼想了想,自己无非是初时被他盯着看尚且羞过几次,过了几月的光景,与他皆是日日同住在自己这洞中,倒是觉得玄天跟穷奇沐阳一般也没什么特别的。

  玄天闻言,心头却是一愣。

  不过如此?竟说自己不过如此?好你个酒丫头,这是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是装不知道?不过看她那茫茫然的表情....

  “如此,让酒儿失了兴致,倒是我的疏忽了。”

  千酒本就是突然想起了胡乱说说,倒不是真的对玄天没兴致,只是疑惑于真正的情爱原是如此平淡的,正欲开口让玄天别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却怎料眼前忽地一黑。

  随即便有一个‘东西’堵在了自己的嘴上,千酒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吓了一跳,并不知这堵在自己嘴上的是何物,只一瞬,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将自己的手腕牢牢握住,往上抬了抬,竟是不知玄天何时已从身旁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倒像是玄天的声音,这才收了回去。

  眼前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玄天正站在自己面前,一手捂着嘴角,细看之下那嘴角隐隐有渗血的架势,想必就是自己刚刚狠心咬的了,千酒摸着自己的嘴,一手指指玄天又指指自己,“你你你...你...我....我们...”吞吞吐吐也没个完整的句子。

  自己这...这是被轻薄了?

  千酒暗暗舔了舔嘴唇,刚刚....那软软糯糯的便是玄天的唇吗?这被自己喜欢的人吻了,是不是也算不得被轻薄啦?毕竟没经历过,竟一时没反应过来那是玄天的嘴唇,还咬得他流了血,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不过这一吻倒吻得千酒清醒了几分,玄天果然还是不一样的,一吻便吻得自己晕头转向,心跳快得打鼓一样,若是穷奇或是沐阳来这样吻自己,恐怕还没吻上就被自己一巴掌打晕绑了吧。

  站在一旁的玄天捂着隐隐发疼的嘴角,却是不恼,还笑吟吟地看着千酒,道:“如今,可还算提起了酒儿半分的兴致?”

  “嘿嘿嘿嘿嘿,”千酒闻言,笑得有些憨厚,“有兴致有兴致。”

  看着她这呆傻的模样,玄天无奈地摇摇头,只见她自顾自傻笑了半晌,又略疑惑道:“可为何要蒙了我的眼?”

  “上次这么靠近你,你便挡去了我,这次自是不能再让你有机会躲了。”玄天柔声道。

  上次?是何时?难道....是自己刚醒来那时?

  千酒这才恍然大悟,道:“彼时我又不知你也慕着我,自是不能随便给人轻薄了去,才将你挡了,”径自解释了一番,随即又转了转眼珠,舔着嘴巴,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如今知你我心意相通,多...多来几次也是无妨的,嘿嘿嘿嘿嘿。”

  看着千酒这副色眯眯的表情,玄天一时失笑,忍不住敲了敲千酒的脑袋:“收收你的口水吧,一个女孩子如此好色。”

  千酒还真吸了吸嘴角,接着举起三根手指朝着天正色道:“我发誓,我这一生除了对那些烤鸡烤鸭烤兔烤鱼一类的流口水之外,便只对玄天一个人流口水了!”说罢嘿嘿地往玄天凑了过去,俨然一副登徒子的做派。

  见此,玄天不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明明是自己主动吻的,如今倒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什么叫除了肉只对他流口水?谁要听这种誓了?!当下便下意识一手捂住了衣襟,一手挡住了千酒,顺便狠狠敲了敲她的头,赶紧侧身溜进了洞,再留下去还不知会被这小色仙怎么样呢。

  千酒揉着一时间被连敲两次的脑袋,是块石头也得疼上一疼了,顿时撇撇嘴,微微不满地盯着玄天去的方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