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哥哥我来当你的郎君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37 2020.08.10 22:07

  听说能用酒坊消了这场祸事,张老板的面上先是缓了缓,后又深深沉了下去。

  他们一大家子人可全都指着他的酒坊过活,家中人口众多,剩的那点小小的积蓄根本不够再开一家酒坊,如此,若是将现在的酒坊让给了刘桓,无异于是断了家中所有人的口粮啊,可如若不遂了他的意,宰相将此事报上朝堂,这罪名说轻可轻,说重也是能杀他们几个头的,孰轻孰重全靠宰相他们一面之词,料想刘桓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张老板,如何?要钱还是要命?当初我叫你把酒坊卖给我,你不愿,如今还不是要拱手让人?”刘桓将手中前一刻还扇着的折扇‘啪’地一收,兀自大笑了起来,整个小人得势的模样。

  斟酌了半晌,张老板终是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刚要出口答应,便被一道声音打断了下来。

  “我说,刘公子是吧,差不多算了,戏演得太过,可就没人看了。”

  千酒理了理自己的衣摆,不经意地说道,周围人见她竟敢出言相助得罪宰相,皆是一起默不作声地往后面退了半步,以跟她划清界限,如此,她本是在人群中,现在却是显得有些突兀了。

  她瞥了几眼周遭的人群,也不气恼,既被排斥了出来,干脆走到了跪着的两人跟前,先是弯腰将小孩扶了扶,他初时不敢,后来抵不过千酒力气大,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因他跪得太久,起身之后身形还有些晃动,千酒帮他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

  见身旁的张老板还跪着,她有些无奈道:“还愣着干嘛,起来啊,这人明摆着坑你,你还蒙着眼往里跳。”说罢顺势就要去扶。

  张老板还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地愣着神,见千酒来扶自己,却是无奈地摆了摆手,以极小的声音说道:“姑娘,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宰相在这皇城之中只手遮天,也怪我自己当初不肯将酒坊贱卖给刘公子,才得了这个结果,你还是快些走吧,免得连累了你,左右不过一个酒坊,若是能换得家中安宁,我也认了,唉。”

  见他不愿意起来,千酒也不强求,而是转身往刘桓走去。

  眼看张老板就要答应了,却被这不知哪里来的丫头搅了局,刘桓正在气头上,见这丫头竟然傻傻地往这边走过来,岂不是自投罗网?霎时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待她走得近些,刘桓却傻了眼,之前气上心头并未看清,原来仔细看看,这丫头白衣出尘,眉眼噙笑,款步而来,看得他心痒痒,一颗色心直冲上了脑门,不由自主也跟着笑了起来,却是猥琐至极。

  千酒走到刘桓跟前,抬起一只手就向他伸了过去,刘桓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急急伸了手准备来接,未曾想她另一只手握了把团扇,用团扇将他伸过来的手挡到了一边,眨眼间,先伸过去的手中已然握了片沾有糖葫芦印记的衣摆,再看他身上原来衣摆的地方,只留下了被撕扯过的痕迹,千酒动作本不快,是刘桓只想着调戏她,才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衣袍。

  见衣摆被这么生生扯下,自己不但美人没调戏到,还落了个衣衫不整的模样,刘桓顿时怒目圆睁,愤愤道:“你是哪里来的臭丫头!我这是御赐的衣袍,你敢就这么撕下来?活得不耐烦了吧?!”

  任凭刘桓有多气急败坏,千酒却仍是不慌不忙,抬眼看了看手中的衣摆,笑道:“你这印记,”她顿了顿,略有深意地瞥了眼刘桓,继续道:“是画上去的吧,不过画功太差,一眼就看出来了,下次还是换个画师的好。”

  闻言,刘桓面上一急:“你胡说什么!这分明是那个小孩给我蹭上去的,你别在这里颠倒是非!”

  “我看颠倒是非的是你吧,”千酒瞪了刘桓一眼,往张老板的方向踱了几步,抬声道:“我看您孙儿很是懂事,也不大喜欢吃糖葫芦呢,寻常孩子若是得了串糖葫芦,定是刚到手就急急地咬上一口,尝尝个中香甜,不时也便吃了个干净,就算你们刚买来没几步就撞上了刘公子,那这糖葫芦也不至于仍是完整如初。”

  虽不知眼前这位姑娘为何突然说起这个来,但听闻她刚刚说那衣摆的印记是画上去的,张老板心里顿时就起了异样,只迟疑了片刻,便点头道:“我这孙儿平日最是听话乖巧,走路向来不会横冲直撞,也不喜甜食,只是今日带他出来游玩,途中被一个卖糖葫芦的一直追着要我们买,我看今日热闹,就买了一串,谁知走了段路后不知被谁挤了一下,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模样了。”

  说罢,默了半晌,才恍然大悟道:“难道是?!”

  千酒松了口气,心想这张老板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她故意把声音抬得很高,是以围观的众人也听出了个中端倪,不知是谁起了个头,说刘公子为了酒坊可真是算计至此啊,接着人们就好似被鼓励了一般,都争相开口鸣不平。

  以现在这个情形,刘桓就算还想争下去,也不好惹了众怒,应是会就此作罢,千酒心想着,正准备转身再去看那边卖艺的,却被刘桓一下叫住。

  循声望去,尽管周围责怪的声音此起彼伏,但那刘桓都好似没有听见一般,丝毫没有什么羞愧的意思,而是继续猖狂道:“行,这次就算我开了个玩笑。”

  闻言,千酒抽了抽嘴角,心想这刘桓怕不是缺心眼,是纯粹脸皮厚,你家开玩笑拿别人全家性命来开?

  见她一时没有言语,刘桓又是猥琐地笑了起来:“小娘子是来逛乞巧节的吧,逛乞巧节身边没有小郎君可不行,哥哥我来当你的郎君可好?”

  没想到他酒坊要不成竟就开始调戏姑娘,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思维?千酒脑仁顿时疼得厉害,正思虑着要怎么解决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却见他不等自己回话,就直冲冲地走了过来,二人本隔得不远,是以不过四五步刘桓就到了她的跟前,抬手就往她脸上摸去,原本散了不少的众人又重新聚了过来,甚至比之前多了些许,有看热闹的,也有面露不忍的,身后张老板也是起身想拦,却已然来不及了。

  眼看那双粗鄙的手就要摸到自己,虽然很不想碰他,但若不教训教训他,他恐怕是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仙外有仙,凡人怕宰相的势利,她可不怕,念及此,千酒稳了稳身形,抬手就欲狠狠揍他一顿。

  谁知刚一出手,就被一袭红衣花了眼,千酒手上的动作一顿,忽地恍了神,再回神之际,却是被一声尖叫吓的,眼前玄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擒着一只手,那手的主人此刻疼得龇牙咧嘴,正是刘桓。

  顿时眸中雾气朦胧。

  玄天先是怔了怔,接着眉心隐隐一紧,抬手就是用力一甩,刘桓没有防备,被扔出了老远,他的仆从们见此纷纷冲过去查看伤势。

  “我来得晚,酒儿是不是受惊了。”玄天转过身,一边说,一边轻轻拢了千酒在怀里,一下一下拂着她的背。

  明知自己并非是被刘桓的一番做派吓得双眼朦胧,但又不确定心下这一阵莫名的酸楚是从何而来,千酒此时被拢在玄天的怀里,显得有些傻愣愣的。

  不知怀中的人是否缓了些许,玄天慢慢地将她放开,双手轻轻捏在她的肩膀上,端详了起来,四目相对,看着他光滑的脸上一丝杂物也没有,千酒这才好似想起此前和玄天梦河在一家茶楼里的遭遇,现下情形本就麻烦,她可不想再添什么乱子,于是眉头蹙了蹙,抬手就欲朝他头上拢去,好似要将他整张脸都抱来藏在身前。

  可惜她比玄天低了大半截,伸直了手也只刚好摸得着他的脸,纵然她径自用力拢了半晌,身前的人却还是纹丝不动,此时围观的百姓众多,虽说是晚上,可正值乞巧节,街上点着各种样式的花灯笼,衬得整个场景犹如白昼,他们二人什么动作自是被看得一清二楚,这男子倒没什么,安慰了这位受惊的姑娘之后便也放开了,反而是这一头的姑娘此时将手一直放别人脸上,还隐隐使劲,怎么看怎么像在调戏良家少男。

  玄天任由她动作了良久,才是抬手握住她雪白的手腕,噙着意味深长的笑,朝她身前凑了凑,低声道:“做什么?”

  千酒一门心思都在快将玄天没贴假胡子的脸藏起来上,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是以当时只顾手上的动作了,身旁围观的百姓说什么她也没注意听,此时被玄天一把抓住,周遭的声音却陡然大了起来,一句接着一句往她的耳里灌。

  “陈兄,我劝你还是弃了跟这姑娘说亲的念头吧,看见没,人家喜欢‘这个’类型的。”

  “唉,我原以为这姑娘颇仗义,应是有些内里在的,竟没想到原是这种品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