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舍已为酒儿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63 2020.06.27 22:17

  那兮舞周遭黑气纯粹,似是由内而散,缥缈又带着坚毅。

  不是鬼道又是什么。

  一旁的玄天挑着眉,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兮舞的身份想必在他意料之中,其实按早前的种种迹象来看,兮舞是鬼道的事应是十分容易确定,只是千酒不忍陶思远如此坎坷,才怀了一丝侥幸,不亲眼见到便不想下定论,如今已然见识,她也只得暗自指望待他们降了兮舞之后,陶思远不要太过伤心。

  “对了,兮舞,我此次带了医师替你看病,说是医师其实更是友人,那位是千酒姑娘,旁边的是铁公子,他们心地很好,会尽力帮我们的。”陶思远边说边将千酒二人指给兮舞看,兮舞顺着陶思远指的地方看过去,千酒他们此时也正直直地盯着兮舞,一时之间,三人目光相对。

  千酒与玄天此番都敛着气,若兮舞看不出他们二人身份,行事便更加方便,初时兮舞看着玄天还没什么表情,看千酒时,只一眼,便神色惊异,眉头紧锁,面上尽是沉重。

  想必是她修为不高,已被兮舞看出了端倪,千酒此时也不啰嗦,既然已被看穿,当下便不再隐藏,目光直直看着兮舞,并不害怕,玄天见此,也散了敛气术。

  兮舞初看玄天时并无不妥,只是一个模样好看些的凡人,此番玄天散了敛气术,看着玄天周遭浑厚的气泽,兮舞顿时一张脸血色全无,若只是旁边那女子一人之力,自己还能搏上一搏,不见得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可如今看来,自己此番定是伤不了那二人分毫的。

  陶思远看兮舞此刻异样的神情,只以为人一多,她的病痛更加严重了,赶忙将她扶进了屋里,之后招呼千酒和玄天过去,好让玄天看看是否能治。

  二人见陶思远招呼,便一起往屋子里走去,屋里陈设跟息宁村差不多,都是一些普通人家的东西,二人走进里屋,便见兮舞已被陶思远扶到了床上,此刻他正坐在床边扶着兮舞,摆手让他们过去。

  兮舞皱着眉头,千酒和玄天每靠近一分,她的面色就更沉一分,玄天走到离床铺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忽地顿住,含着笑,似是心情不错,与兮舞苍白的惊慌神色相比,倒像是两个世界,千酒虽不知是何意,却也跟着停了下来。

  陶思远见玄天神情,也不像是救不了,却又不肯上前仔细查探,面露疑惑,问到:“铁公子,你....”

  “不用看了,小病症,不难治。”还没等陶思远说完,玄天便打断了他,轻描淡写道。

  陶思远一听,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令许多医师都束手无策的病症铁公子只看了几眼便能医治吗?陶思远不敢确信,又接连向玄天求证了好几遍,玄天都点点头,陶思远才大喜过望,握着兮舞的手还有些微颤,激动地对兮舞说:“兮舞你听见了吗,铁公子能治好你,你的病有救了!等你好了,我们就成亲!”言语中竟还听出了一丝哽咽,似快要喜极而泣。

  兮舞眼见陶思远自她生病以来第一次这么高兴,恍惚间,以为自己真的能跟他长久厮守,可此刻屋内站着的二人却在提醒她,她有多痴心妄想。

  “不过,我治病不便当着除酒儿外其他人的面,还劳烦陶公子走得远些。”

  千酒正在为如何将陶思远支开而发愁,没想到玄天早已考虑到了这点,不由地松了一口气,陶思远若在此,难保不会误伤了他,也怕三人身份吓着他,兮舞听闻玄天有意将陶思远支开,也暗自庆幸了下,她实在不想自己的身份被陶思远知晓。

  陶思远闻言,虽觉奇怪,但因是玄天所言,为了兮舞的病,只片刻便深信不疑,立刻将兮舞安置好,起身向玄天与千酒道了谢,便往外走去,因着心中喜悦,步伐也比来时轻快了不少,不一会便老老实实走远了。

  屋内的三人此刻一言不发,虽已察觉陶思远此时的位置应是知晓不了这边的动静了,一时间却都没有出手,仿佛都在盘算着什么,或是打探着对方的斤两。

  就这么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忽然一道白光闪过。

  “再这么等下去,天黑得饿着酒儿了。”白光伴随着玄天低沉的声音,直直往床铺打去,兮舞一愣,紧接着便腾一下从床铺上弹起来,在白光即将打在身上的那一刻侧了身,躲过了玄天的一击,只见被白光打到的木头已然变成了两截。

  好狠!

  兮舞暗自想着,眉头紧锁,摆出一副戒备的姿势。

  “还不错,反应挺快。”玄天笑着,却与往日不同,此时的笑,带了一丝狠厉,让人见了略生寒意,顷刻间又捏好了印诀,随时准备向兮舞打去。

  一旁的千酒却并不想参与这场打斗,玄天一人已足够轻松,她心中思绪万千,甚至忽略了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玄天还有心情开她玩笑。

  她想起在陶思远家住时,家中处处都是普通女子的气息,陶思远每每提起兮舞时温柔的神情,那不知从何得来只为让陶思远能安然睡去的香气,那些补了一半的衣物,绣了一半的针线,此刻门外晒着的那些药材,想来全是给陶思远准备的,还有他们相见时那发自内心的笑容。

  难道因着兮舞是鬼道,这一切便都成了镜花水月不成?

  可,陶思远那纠缠一身的鬼气,却又是铮铮的事实,他消瘦的身躯,刺着千酒的眼。

  她平日里遇到的鬼道个个凶神恶煞,见了根本不用思虑,直接抬手杀了便好,从没想过自己如今会遇上这么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她并不知玄天还有事情要问兮舞,所以不会杀她,只看着玄天好似玩乐一般便把兮舞打得节节败退,心觉若是自己再不下定论,恐会到个不可挽回的地步。

  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思虑间,一道黑气直直冲她飞了过来。

  原来兮舞本一直在跟玄天打斗,见千酒是与玄天同路之人,想来也是要杀她的,此刻站在一旁像在思索什么,正好全无防备,能先解决一个便是一个,于是趁玄天不注意,一抬手,拼了不少气力捏的法术直接转了方向,朝千酒打了过去。

  千酒虽意不在此,但反应过来时若立刻闪躲,也能有惊无险,可大约是思绪本就一团乱麻,又没料到兮舞会在此时向她出招,一时间竟只瞪着双眼,呆呆站在原地,全无躲闪的意思。

  玄天本就在不远处,此番虽没料到兮舞会向千酒攻击,但想来千酒虽修为不济,但也修行了快一万年,瞧着这狠却不快的一击,应是能躲过,便没什么动作,岂料千酒在这紧要关头竟是呆住了,当即便蹙了眉,没时间做过多的思考,飞身急忙挡了过去,此刻已失了所有的闪躲机会,想全身而退已然妄念,只得生生挨了一这击,刹那间,也没注意到此刻自己看着千酒的双眼仿佛快喷出火来。

  千酒本就呆愣着,直勾勾的盯着那冲来的黑气,连眼都忘了闭,只听得一阵衣角拂过的沙沙声,只一瞬便对上了一双满是怒意的桃花双眸。

  眼前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虽挡了她身前所有的光芒,却也挡了本该出现在她身上的,所有的伤。

  正如之前玄天所料,兮舞这一击,不快却狠,千酒只闻身前人闷哼一声,便直直往前倒去,她下意识连忙抬手拖住玄天,此时他似乎眉头紧皱,背着光,看不真切,同样看不真切的,还有玄天略显阴沉的脸,又想到刚刚玄天的双眸,还从没见过他如此生气。

  本该自己处处护着这个恩人的,到头来却是拖了他的后腿,还连累他受了伤,换做自己,如果被欠债的拖累,还为她挡了伤,自己可能早就骂上了,千酒念及此,便觉刚刚玄天如此生气都是理所应当的,她本就欠着玄天,如今更是越来越多,暂且不论那些,依现在的形势,玄天受伤之前与兮舞打来不过动动手指,现在受了兮舞的一击,之后会不会吃力就不好说了。

  她心下十分懊悔,自己刚刚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能躲不躲,落得现在这个下场,看着玄天微微喘气的模样,她心里怯怯的,又难受又愧疚,也担心玄天是否撑得住。

  “对...对不起...”千酒除了道歉一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一张脸上尽是歉意。

  玄天缓了这一会,原本粗重的呼吸好了不少,仍是微微蹙着眉,并没有理会千酒的道歉。

  “为什么不躲?”玄天沉声问到,言语中还有隐约的怒意,但比刚刚那一瞬好了不少。

  “啊?”千酒没想到玄天会这么问,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定力这么差竟然被吓到忘了躲,一时也不知怎么跟玄天解释,显得有些支支吾吾,“我...那个,我刚刚....我....”

  “我若是没挡住,以你那浅显的修为,很难保证你还能安然无恙地在这里对我道些没用的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