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我书呢?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45 2020.07.31 20:16

  许久没睡过自己的地方,这一睡睡得格外安稳,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玄天竟也没来叫自己,约莫是出门了?

  千酒坐起身来,摸了摸肚子,好像也不饿,若玄天不在,那许多事倒也不知从何开始,既然如此,不如先去自己存话文的房内看看,里面有没有写凡尘婚嫁的准备事宜,也好帮衬着梦河一些,这样一想,千酒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便往门外走去。

  三拐两拐就到了存话文的地方,说来那些话文是千酒这几千年来有意无意存下的,初时还看得勤,后来看得多了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只偶尔读上两三节,解解闷气,虽她不常看,但还是会经常寻些新写的来放着,以备不时之需,而现在这个当口,她倒觉得她存的没错,那么多总有几本会写如何准备婚嫁吧。

  正考虑着从哪本开始看起,刚踏进房内,千酒盯着空荡荡的石架子,有一瞬的失神,回过神来还往门口瞧了瞧,没走错啊,那.....

  “我书呢?!”千酒失声叫了出来,可此时洞里空无一人,又有谁能回答她呢。

  本想来增增学识,怎料话文一下全没了,那可是她几千年来存下的啊,虽不是什么紧要的物件,但好歹也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有些写得早的话文现在更是买都不到,已然成为了孤本,如今也莫名其妙都不见了。

  千酒失魂落魄地往洞外走,感觉有些喘不上气,得去外面透一透,谁知刚一出洞口,就瞥见玄天不知从哪捉来了一只野兔子,正烤好了喂着穷奇。

  “原来没出门。”千酒暗自嘀咕着,垂头丧气地走到石桌前,懊恼地坐下,手托着腮,撅着嘴,很不高兴。

  也不知玄天看没看见她,此时仍在那边将兔子肉一条一条撕下来,喂给穷奇,千酒好生委屈,前脚自己那么多年的收藏都没了,后脚穷奇就跟玄天玩得这样开心,看见她这个主人来了都不过来,只顾着吃兔子,真是气死她了。

  好在一个兔子本就不耐吃,约莫半盏茶的时间就被穷奇尽数下了肚,这才仿佛看见她一般,一人一兽迎面走来。

  “酒儿睡得可好?”玄天仍是将一贯的淡笑挂在嘴边,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昨晚那些莫名的动作已然了无踪影。

  这人怪得很,昨晚那情绪怎么都不消,过了一夜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叫人捉摸不透,千酒心道。此时她心中郁闷,不想说话,径自喝着桌上不知何时沏的茶,已经凉透了。

  好似味道有些奇怪,难不成是哪里刚出的新茶?刚刚轻描淡写的一口没尝出个门道来,千酒有些疑惑,正欲再饮一杯看看。

  刚喝到嘴里,一旁坐着的玄天冷不防开口道:“酒儿还是别喝了,这茶应是你还在洞中的时候沏下的。”

  闻言,千酒还未咽下的茶随着她‘噗’地一声悉数喷在了一边,好死不死还喷到了穷奇蹲坐的那一边,只见穷奇大吼一声,此时挂了一脸的茶水混口水,弄得它在原地直跳脚,一双爪子拼命拂着自己的脸,但是收效甚微,毛发上仍是湿漉漉的,连忙起身朝远处跑去,约莫是找水洗脸去了。

  还来不及管穷奇被误伤的事,千酒将嘴角残留的茶水一抹,转过头愣愣地看着玄天,没好气道:“你不早说!”

  而此时玄天径自提了茶壶,正准备倒上一杯,千酒本想阻拦,却见那茶壶还腾腾冒着热气,竟不知他何时换掉的茶水。

  他倒完了茶,递到嘴边,嘴角噙着笑道:“酒儿不早问。”说着,轻呡了一口,看那神情,那茶应是十分清冽幽香。

  眼见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千酒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得定定盯着他,或许能让他觉得不自在,谁知过了良久,他仍是云淡风轻的笑着,千酒却越看越觉得奇怪,他这番做派看来倒像是有了什么称心的事,思虑之间,一个想法呼之欲出。

  脱口道:“不会是你将我的话文全扔了吧?!”

  “那些东西,酒儿还是少看的为好。”玄天瞥了她一眼,言语间却是丝毫没掩饰,径自承认了下来。

  千酒闻言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扯了扯嘴角道:“就....就因为昨晚那句戏言?”

  她这次搬的石头着实大了些,砸得自己的脚生疼,早知如此,就不调戏他了,竟让他以为她都是从话文里学来的,虽事实也的确如此吧,但.....真是可怜了她这几千年来的心血啊。

  听见戏言二字,本好好品茶的玄天却是抬了眸子,眸中几许不明的意味,望着千酒,再出口间,声音却是清冷了不少:“唔,戏言?那酒儿是说,看我看得够了,亦或是说,得了我是你的不幸了?”

  “啊?”千酒还没来得及惊叹于玄天居然是个思维鬼才,就瞥见他脸上隐隐的不满,此时她是一脸的茫然。

  这中间莫不是出了什么差错吧?收藏被毁的明明是她,怎的如今玄天倒发起脾气来?她如今是越想越憋屈,怎么着,殿下了不起?扔了别人的心血还来发脾气?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能由着他的性子来?酒仙也不是好惹的好吗?念及此,千酒深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有些心疼我这么多年的心血。”话一出口,对于自己的秒怂,千酒只得在心里安慰道,她绝对不是怕打不过,而是面对自己的心上人,心底总归会软些嘛.....

  好吧,殿下就是了不起。

  最终,迫于跟玄天打起来也只得是以自己被揍结束的无奈,千酒如今能做的也只有在那些话文的头七给它们上上香了。

  不同于千酒的唉声叹气,玄天听她一言,还挺受用,点了点头表示满意,再低下头玩弄指尖的茶杯之时,脸上已是笑意正盛。

  自己话文失踪一事虽弄清了来龙去脉,可千酒此时比不知晓个中缘由还要难受,那些孤本啊,不知道去向尚且还能留些念想,现在是一点念想都没了,玄天做事一向利落,想来那些心血定是渣都不剩。

  千酒一时没精打采,玄天垂了垂眸,似有所察觉,抬手把她前面的茶杯换了一个,才提起茶壶,将自己刚刚沏的茶为她斟了一杯。

  收回手的间隙,不动声色道:“也不知酒儿何时变得这么沉得住气,竟能忍着不问元家的事。”

  以她那个好奇的性子,怎么可能沉得住气?千酒心里咬牙暗暗道,还不是因为昨日他那副模样让她没敢问出口,今日又来这一出糟心的事让她缓不过气,这才一直没问么,不过,既然玄天能主动提出来,想必也是可以问了。

  念及此,千酒忍痛暂时将话文的事抛到一旁,手肘撑在石桌上,身子往玄天那边凑了凑,好奇道:“那当日究竟是怎么回事?怎的你不用我们兄长的身份也能进去?后来元夫人又为何突然转了心意?”

  玄天随意放在石桌上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轻点着,似在回忆,又似在考虑,片刻后才道:“元礼生病了,我自是以治病为由进去的。”接着,便将那日的事与千酒说了个大概。

  知晓了事情的经过,千酒端着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点了点头,开口问道:“那你是怎么知晓元礼病了的?”

  闻言,玄天却没有立刻回答她,说来也巧,那日夜里他给千酒掖了被角,转身本欲寻个落脚之处,却鬼使神差般向路人探了元府的所在,待回过神来,已然只身于元府之中,好在这一路自己来的小心,并未被人发现端倪,而那些小厮仿佛很是慌乱的样子,根本无暇顾及暗处是否有人,此时正在院子里忙来忙去。见此,他便捏了一术,将房内的动静尽数听了去,这才阴差阳错地知晓原是府中的公子受了病。

  从一番回忆之中牵扯出来,见千酒仍是满腹疑惑地看着自己,他顿了顿,微微笑道:“是啊,我是怎么知晓的呢?”却是不打算将原由如实相告,只随意对付道:“或许是运气好吧。”

  看这样子他大概是不会说了,千酒眸子暗了暗,有些失望,随即又想起他和梦河在厅上配合的话,转了转眼珠:

  “那你和梦河姐是什么时候商量的那位亲大哥的事?”

  玄天‘嗤’地笑出了声,片刻才道:“那不过是我临时起意,只是酒儿比不上梦河聪明,才没能将之中的利害弄个明白。”

  虽然千酒知道梦河活得久些见识广些,看事情自然也全面些,但如今被用来比作自己不聪明,那她心里真是不太高兴,却不是怪梦河为何这么聪明,而是悉数怪到了拿她们作比较的玄天头上,毕竟人外有人,仙外自然也有更厉害的仙,总不能怪人家修为高吧?

  思及此,千酒登时就不乐意了,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撅着嘴,抬手托过下颚,再不看玄天,俨然一副‘我生气了,怎么劝都不好使了’的模样。

  眼见自己惹恼了千酒,玄天也不慌乱,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顿了半晌,他才径自说道:“这桩婚事梦河着实分不出来一双父母,若是连个亲近之人都没有,难免引得那元夫人的一通胡乱猜测,元夫人最在意的也不过是梦河的来历家世,以她的性子,猜测之后想必会说来争个清楚,到那时就算能好生解决,恐怕以后他们几人之间也会心生嫌隙,不如现在就将这个现成的‘亲大哥’送上门去,堵一堵元夫人今后的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