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怎么动不动就抱憾终身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748 2020.07.05 21:33

  “一双人儿顺流走,顺流走啊白了头~”

  千酒近日心情不错,因着前些日子帮了陶思远,成就了一对有情人,还前所未有的跟鬼道交了朋友,生活别提多丰富了,亲身经历比从前卖酒听的故事有趣得多,此时高兴,便坐在酒仙洞门前的大石头上,径自哼着从凡尘听来的曲子,晒着太阳,好不快活。

  本是一个悠然惬意的午后,奈何千酒的乐曲天赋着实寒碜了些,别人都是自学成才,她是自学成了废柴,还一身技艺根深蒂固,愣是沐阳找了好几位乐理仙君都没给她改过来,到后来更是没人再愿意帮忙,便只得就这么算了,只是每到千酒心情好开始哼曲子的时候,沐阳的山神洞里都会刚好炖了汤,须得他回去看看,今日也是如此。

  千酒也不当回事,左右长这么大,用不着沐阳每时每刻的陪着,便很大方的让他快回去看着,别把山神洞给烧了。

  沐阳虽是逃了,穷奇可惨了,沐阳若在,还能帮着施个术,堵一堵耳朵抵挡一番,可如今却是硬生生听着,时不时得自己嗷两嗓子,表达一下不满,千酒听穷奇嗷嗷,以为是跟她有了共鸣,唱得更起劲了,穷奇只得垂头丧气,暗自叫苦。

  “请问,这里是酒仙洞吗?酒仙可在?”

  洞前忽有人声,循声看去,是一皮相约莫十五六七的男孩,此时正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一双杏眼往千酒这边张望着,圆圆的脸蛋看着煞是可爱。

  千酒正唱到高涨之处,声音大了些,并未听见,倒是穷奇,一看有人来了,撒腿就冲了过来,差点没扑那男孩的身上,此时正站在男孩跟前咿唔咿唔的,先看看千酒,再晃晃自己的耳朵,意思让他帮自己将耳朵堵上。

  当穷奇庆幸有人来救它而兴冲冲地跑过来时,在男孩眼里,却是怀疑这头高大威猛的巨兽此番张牙舞爪般跑过来是不是要将他吃了,本着神仙的身份,男孩才没有抱头窜走,只是此刻他发抖的双手和紧闭的双眼倒是看得出来他心里怕极了。

  片刻听得身前咿唔咿唔的声音才缓缓睁开眼,见它摇头晃脑,却不知它是何意,忽又闻空气中一阵哼唱声,想来是自己刚刚太过紧张,竟没注意,此番稍微平静一点才听见,只是....这也太难听了些。

  男孩顿觉听着这曲子心中似猫抓般难受,不得已往前走去,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约莫走了几丈,越走那哼唱越大声,男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时便见一女子趟在一块大石头之上,哼唱就是从她口中传来的。

  男孩见此,稳了稳身形,仍是摆了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怕那女子自己声音太大,听不见他说话,便卯足了气道:“请问!这里是酒仙洞吗!酒仙可在?!”

  哼唱声戛然而止,穷奇得到解脱又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般,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千酒冷不防被别人嚎了一嗓子,吓了一跳,见来人面生,又是找自己的,便问道:“你是哪位?我不认识你,你找我作何?”

  男孩见这人竟就是酒仙,心觉四盛天灵给了她酿酒的本事,倒是没给她乐曲的天赋。

  虽心有所想,但面上还是微微笑着,恭敬道:“原来您就是酒仙,您唤我崇玉便可,我仙上是东一千八百里的火仙焱炽,因着近日仙上夫人诞了个小仙君,宴请四方,便特遣了我来请您。”

  千酒听罢,寻思着,东盛天的火仙一共四位,掌管东西南北各一千八百里,她酒仙虽只有她一人,却是因为其他人都战死沙场了,而这火仙古往今来就只有四位,身份还是比较尊贵的,自己这边虽有沐阳这个大腿,可左右他只是个山神,若是与火仙攀上关系,那以后无论如何行事都会方便许多,况且这种宴请,一般都是发了请帖便可,极少部□□份同样尊贵或更加尊贵的才会特地遣人去请,如此说来他们此番来请自己,态度也算是十分真诚了。

  既然如此....

  “不去。”

  诚然,经过自己刚刚那一番分析,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忙不迭答应下来,自己虽也是个正常人,但却是个不爱攀附权贵的正常人,刚刚崇玉一番话说得好听,细想便知焱炽不会无缘无故给她这尊贵的待遇,怕是从前那些酒仙酿的酒喝完了,找她这棵独苗要来了,宴请四方少不得几十上百坛酒的,她可舍不得送人。

  崇玉约莫是没想到此等好事这酒仙竟不为所动,一时愣了神,却也没有慌张,似是对千酒的拒绝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拒绝得这样快而已。

  片刻回神,崇玉轻咳了一声,仍是恭敬道:“仙上素闻您不爱赴这些不熟悉的宴会,若是寻常,定是不会强求,可此番仙上说宴中会有您感兴趣的东西,若是错过,免不得抱憾终生。”

  崇玉故意将抱憾终生这几个字咬得很重,听得千酒心里跳了跳,倒不是怕真的有什么遗憾,诚然她这辈子活得自由自在,还真没什么遗憾的,此番一跳是她一颗好奇心在跳,她倒不知那焱炽哪来的自信让她不去则抱憾终生?

  千酒顿时来了兴趣,想了想自己左右也没什么事,去一去倒也无妨,这才应了下来,忽又想起什么一般,问道:“我可以带一个人吗?”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千酒心里最后一丝疑虑也消了,想着自己到时就把沐阳带去,若这焱炽骗她,她便与沐阳二人将酒喝个大半,不给他们尝到多少,也算挽回一点损失,本来还想把穷奇带去吃个痛快,奈何它实在太大,恐把人吓着,且不知勺嵬那老头会不会去,要是被看到就不好了,想起穷奇若要吃个痛快的肉量,啧啧,倒是便宜那焱炽了。

  千酒自顾自想着,忽见崇玉还在原地,欲言又止,想来是在考虑如何开口那些酒的事,到底也只是个传话的,此番说话又还算恭敬,千酒便不打算为难他了:“贺礼就拿我这小酒仙酿的酒吧,小仙实在穷苦,希望火仙不要嫌弃。”

  崇玉听罢,暗暗长出一口气,方才打趣道:“仙君哪里的话,仙上自是不会嫌弃,那如此,便请仙君五日后来火仙殿赴宴,午时开宴,仙君尽量别误了时辰,若没什么事,小仙就先行一步回去复命了。”

  千酒摆了摆手,心觉竟还有五日才能知道那让她感兴趣的东西是什么,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如今也只能作罢了。

  接下来的几日千酒也没闲着,先是去洞中挑了五十坛芙蓉白,当时自己答应得轻巧,真的将酒拿出来时不免还是心疼了半晌,可自己既应了宴,自然不能太扫了火仙的面子,想来他宴上应是没备多少酒的,全靠着她了,自是不能像去交情颇好的仙友那一般带上几坛十几坛表个心意便可,但一百坛千酒可真是下不去手,折了个中,才挑了五十坛,听来也算过得去。

  酒挑完了,千酒就躺在洞外石头上,暗戳戳想着到底是什么好事,值得她这五十坛子,若是什么难得一见的酒方,倒也算值回本钱,可也犯不着自己遗憾终身,这世上酒方千千万,好的自然也不少,若是每个都得收入囊中,不然就遗憾终身,那她这一生着实无趣了些。

  难不成是什么奇珍异宝?

  可她素来对那些宝物也没什么兴趣,若真是什么奇珍异宝,那这五十坛子该是百搭了,可那焱炽既打听过她,自是该知道。

  异兽?那就更没意思了,左右自己都有穷奇了,可再摊不上一个吃她肉的祖宗了,不过穷奇在千酒这除了自己亲近的那些仙友,还真没多少人知道,不然早就被人通风报信到勺嵬那里了,这样想来,异兽倒是也有几分可能。

  想了半晌,也没觉得哪个能让她不去就抱憾终身,偏偏那小童又说得如此自信,免不得又更添了几分好奇,忽然,千酒腾的一下坐起,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会不会.....是那火仙为了酒酿忽悠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