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有把柄就是为所欲为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853 2020.06.19 18:32

  千酒本意是想听些有意思的故事打发时间,未曾想陶思远的经历竟如此曲折忧伤,虽他只是凡尘之人,生死对于神仙来说微不足道,可七情六欲却是众生平等。

  这些回忆本是她引出来的,眼看陶思远暗自抹泪,她有些不好意思,转头看了看玄天,只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正把玩着腰间的玉坠,千酒顿时有点尴尬,趁着现在陶思远还没注意他们两人,拉了下玄天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表现得如此冷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玄天不是个听话的性子,斜了眼千酒,没有硬挤出一副同情的模样,只是不再把玩玉坠,神色也稍微缓和了些。

  如此,她便转头对陶思远颇有同情地开了口:“没想到陶公子身世如此曲折,请公子节哀,此番让公子又回忆这令人感叹的往事,着实是老夫思虑不周,望公子见谅。”

  “我既肯说出来,就不怪先生提起,左右也是过去的事了。”陶思远经过一番诉说,心中多年的郁结倒是缓和了不少,之后面色慢慢平静了下来,似是真的放下了许多。

  三人又坐了一会,千酒跟陶思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经过刚刚些许沉重的话题,两人兴致皆不是很高,玄天倒是没怎么说话,一直在一旁默默喝着酒,不经意间,天色也暗了起来。

  千酒看了看时辰,道:“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听陶公子说,如今住在附近的村落?可是不远的息宁村?”

  “正是,说来先生可能不信,今日与先生虽是第一次见面,却是倍感亲切,才不知不觉相谈了这么久,都忘了我还要带着砍来的竹子回家呢,村子虽不远,可看此天色,到家怕也天黑了,在下就先失陪了,今后若是有缘,定再与先生畅谈。”陶思远说罢便恭敬地起身,与千酒和玄天告别。

  千酒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多留陶公子了,如公子所言,便是有缘再见吧。”说罢起身送别。

  三人就此便散了。

  陶思远走后,玄天坐到了陶思远的位置上,两人一口一口地饮酒,一时都没有说话,千酒想起陶思远的经历,还是有些唏嘘不已,没什么精神。

  忽然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问道:“玄天殿下,你怎么找到我的?”

  “路过,看见你又在诓人,便下来看看。”玄天漫不经心道,好似真是路过,随即又说:“酒先生叫我玄天就好。”

  千酒虽是不大相信天下有这么巧的事,随便路过都能遇上自己,却又想不出若是专程找她是为何事,听到玄天这样称呼又有些愣,便暂时将疑惑放在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心觉不妥,随即去了幻象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然后才满意地看着玄天笑笑,又想到玄天让自己直呼他姓名,便是没有她想象中的殿下那般狂妄自大,也没有沐阳表现得那么可怕嘛,于是脸上笑意更浓了。

  自从她知晓是北盛天的药草救了她后,她对待玄天的态度转了个大弯,虽然对玄天好就等于报答北盛天这个逻辑有些勉强,但千酒也没其他办法,总不能直接飞到北盛天殿中跪下,感谢救命之恩吧?

  殊不知玄天只是不喜欢殿下的称号,叫皇子又觉麻烦,才让千酒直呼名字的,如今看她刚才还沮丧着,说了两句就莫名对着他笑如春风,此番心情转换未免有些太快。

  千酒没注意到自己笑得何等明媚,倒了一碗酒道:“我此番可没有诓人。”

  “还没诓人?你诓得那瘦弱公子掉了好几两泪,看着本就体弱,此番出门砍个竹子还得被你诓着哭上一场,啧,甚是可怜。”玄天说罢装作一副十分同情陶思远的神情来。

  千酒一下子答不上话来,他说得没错,陶公子本就瘦弱,又是个读书人,此番自己不小心提起他的伤心事,他走时面上虽平静如常,焉知不会一路上都想着从前的伤心事?

  要是又哭起来,面前没人定是会哭得极伤心的,若是哭出个什么好歹,那她可真是过意不去。

  看她一脸十分懊悔的模样,玄天挑了挑眉。

  “酒先生也不必太过担心,我见那陶思远骨子里的性子还是坚毅,应该不会被区区回忆绊倒才是。”

  听他这么一说,千酒神色才缓和了些,想起方才自己与陶思远交谈间,也觉得他应该不是如此多愁善感之人,而且他身世这般曲折,却没有怨上天不公,而是离开了伤心地继续努力生活,瞧着心性也是纯粹。

  念及此,千酒暗暗松了口气。

  慢着....刚刚玄天怎么还是叫自己酒先生?

  “我这不是已经变回来了嘛,你怎么还叫我酒先生啊,别人听来得多奇怪,等会以为我男扮女装就不好了吧?”千酒第一次认真跟玄天讨论起这个问题,以前提起总是被他有意无意一笔带过,这次必须跟他说个清楚,她可不想被旁人当作变态。

  玄天却好似没听见抱怨一般,自顾自地喝着酒。

  “你可别想又混过去,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不然我被当变态了你负责吗?”千酒有些着急,声音陡然大了起来。

  “我喜欢叫酒先生,自然就叫了。”玄天淡淡道。

  他总是能在千酒不管生气还是着急还是高兴的时候,保持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他说的都不是自己的事。

  千酒不免觉得此人有些霸道,什么叫作喜欢就叫了?那她喜欢叫玄天神经病能叫么?

  自然不能。

  抓别人小辫子可真好,做什么别人都得顺着,比如现在蛮不讲理的玄天,自己可不就得顺着吗,谁让他们家救了自己呢?

  “我负责。”

  千酒还在暗自羡慕着,就听得玄天莫名其妙蹦出这几个字,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难道....他是在回答刚刚她说的被人当变态怎么办?他说他负责?

  虽然知晓玄天说的什么,可千酒还是莫名觉得这几个字有些....

  顿时脸红了一红。

  玄天只当如果是因为他的称呼而让别人误会,那他自然是有责任的,虽嘴上说负责,可他也不知道怎么负责,也懒得去深究这种无聊的问题,看着千酒微红的脸,疑惑着现在酒仙也能喝醉了?

  定是她成日不求上进,修为上不去,喝自己酿的酒都能醉,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两人沉默了片刻,千酒有些欲言又止,此番,还有一件事是需得与玄天说的。

  “那个,玄天,从前的事...”

  “路上说。”

  千酒刚鼓足勇气开了个头,便被玄天拦住,他站起来指了指天,示意天色已晚,千酒也看了看,的确不早了,便也站起来一挥袖,地上的酒桌霎时没了踪影,想是被千酒收了起来,不过...

  “什么路上说?”千酒疑惑道。

  “我去东盛天还有事,顺路送你回去。”玄天沉声道。

  原来他是要去东盛天,那此番遇见也的确算得上是路过。

  路上,月明星稀,千酒还是踌躇了一会,才信誓旦旦开口道:“从前我小姨偷走药草救我母亲,这件事是我们不对,如今她们虽不在了,可恩情我不会忘的,你们北盛天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你也是,若是需要帮忙,直接来找我。”

  玄天虽不知道沐阳是如何跟她说的,但听她字里行间的意思,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他明白从前的恩怨与她无关,可如今听她突然提起,又想起了盛景当初毫无求生之念的模样,兄长本是像巍峨山峰一样的人,变为那般落寞,叫他如何不心疼,玄天沉默着,云淡风轻的脸上添了几道阴影。

  千酒看着眼前人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一副不太高兴的模样,以为是自己提起往事,他又想起那株药草,还是舍不得,如今才如此做派。

  当下无奈道:“那个,你别生气了,左右那药草都已经用掉了,况且,再好的药草如果只是摆设而不用来救人,那跟寻常野草又有什么分别呢?”千酒说了一半,似又想到什么,急忙开口道:“我也不是说我们偷药草是对的,我的意思是事已至此,总得往前看不是?”

  她说完试探性地看了看玄天,只见他面上又恢复了一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她只是在说今天吃了什么那般无关紧要的话,也不开口,只顾着赶路。看来是有些要紧事需要赶去处理,千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不再搭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