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半真半假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838 2020.06.17 19:50

  酒仙洞内。

  千酒正在自己酿酒的洞里挑挑拣拣,嘴里一边念叨着酒的年份一边将年份相同的放在一起,这是千酒闲来无事喜欢做的事之一,平日里千酒没什么收拾,酿了酒就往这洞里一放就完事了,又没个顺序,哪里有空处就放在哪里,久而久之这洞里的酒是一团乱麻。

  有时她出门赴宴,需得带上一两坛子酒当作礼物,来不及细选的时候经常会随意抓上坛酒就走,是以有些千酒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仙友她送了坛百年陈酿,而那些平时交情颇好的她却送一坛才二十年不怎么香醇的新酒。

  知晓她的提醒一两句,她赔个不是下次再补上好的,一些个小气的却会觉得千酒定是瞧不上他们了,不知不觉就断了来往,千酒也是不知为何就不待见她了,有次沐阳提醒她她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稀里糊涂地将好好的友情断送了出去。

  所以如今就养成了个分类的习惯,有时候分着分着还能捡到酿了近千年的芙蓉白,那可比三百年初成型的芙蓉白香醇多了。

  说到沐阳,上次宴席过后就再也没见过,好像在故意躲她一样,千酒边分酒边想着,上次的事都还没弄清楚,他们有什么事瞒着她还没说呢。

  她越想越觉得不妥,总觉得那件事好像挺重要的。

  忽而又想起那日两人的举动,玄天倒是始终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可沐阳刚开始紧张得不行,后来他们谈完出来,沐阳又变为另外一副忧愁的模样,对玄天也没有了明显的敌意,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还没来得及问,沐阳就自顾自先溜了,这几日又没见着人,她现下想来自然十分好奇。

  左想右想总觉得不是个头,也不分酒了,起身就准备亲自上沐阳那里将来龙去脉问个明白。

  刚走到山神洞门口,就见沐阳一袭银边白衣从里院走出来,见千酒来了,凑近笑了笑,道:“小酒,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千酒一听来了气:“打住!这么些日你都不见人影,好不容易被我撞见就是在去找我的路上了?你看我像傻子么?”

  “我这几日刚巧有事,今日正解决完,真真是准备去找你的。”

  沐阳嘴上虽理直气壮地解释着,心里却不免有些心虚,他这几日的确是有意躲她,只因玄天走时只叫他换一套说辞,也没说换成什么样,他寻思着那日他们两人的表现已经被千酒瞧见,那现下随意一个说辞怕是会让她起疑,这才躲着一连想了几日,好容易才想出个真假参半的说法,应该说得过去,正决定去找她,未曾想刚出门便碰上了。

  千酒瞥了他两眼,见他面上倒是真诚,于是似信非信道:“也罢,那你去找我,是为何事?”她说完又想起沐阳从前一直有事没事就往她酒仙洞跑,现下她这么问倒有些没事就不要找她的意味在里面,但如今左右已然问出了口,也只得先端着。

  果然,沐阳霎时撇了撇嘴,道:“小酒的意思是,没事就不能找你玩了?”他是谁啊,有个逮住千酒错处调侃一番的机会他肯罢手?

  这下轮到千酒语塞了,明明是自己来找他问个清楚的,现下怎么反倒变成待宰的羔羊了?

  顿时稳了稳神智,心觉不能被他带过去,醒悟过来之后立马开口道:“别废那些话,快跟我说说,你们上次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哪个你们?”沐阳一脸茫然,似不知她在说什么一般。

  千酒没好气地瞪了他几眼,道:“少给我装,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快些告诉我,我都猜了好几日了可难受了。”

  见她真是十分好奇的做派,沐阳终是笑了笑,殊不知他这是故意在等她先开口,也是怕自己若太过主动解释,她万一生疑就麻烦了,虽然不告诉千酒真相是玄天的要求,可他的私心也是绝不想她知晓内情的。

  当下便正了正色,端了副认真的神情。

  “你可知道,我本来是北盛天殿中的先生,教一些小皇子修行,或者礼仪规矩,并不是东盛天的人,这山神之位,是我特地去找龙帝要的,当先生的时候有幸见过他几面,听我来意后龙帝答应得爽快,只以为我是想换个地方生活,就直接给了我这个位子。”沐阳淡淡道。

  千酒边听边瞪大了眼睛,心想要不要一开始就这么刺激?自己从小就在他身边,一起生活在九仙山里,如今却说他是北盛天的人?

  “那你得多大年纪了啊,还这一副绝美的皮相,害臊不?”千酒一副看笑话的模样,一旁的沐阳脸有点黑,白了她一眼,好像在说,你管我?

  她也不在意,继续问道:“听你这意思,你来东盛天当个小山神是另有隐情?”

  沐阳点点头,继续道:“你本是有个小姨的,名唤流月,我教那些礼仪规矩便是教给她的,她那时是我们北盛天殿下的夫人....”

  “玄天的夫人?!”

  沐阳还未说完,一旁的千酒就顿时目瞪口呆忍不住惊呼出声。

  “想不到那玄天也是空有一副少年皮相,跟你一样年纪大了不害臊,都是我小姨的夫君了看上去还只比我大一些。”千酒说罢,撇了撇嘴很是不屑。

  “你能不能先听人说完?”沐阳眉心抽了抽,无奈道:“彼时的殿下还不是玄天,而是他的兄长,盛景。”说完一脸鄙夷地朝千酒看去。

  这才知道刚刚是自己弄错了,反应还那么大,千酒有些不好意思,没再开口,示意沐阳继续说,她绝对闭嘴。

  他又等了半晌,见千酒的确没插嘴的意思,才继续道:“那时的日子可比现在快活多了,流月很聪明,教的东西没几遍就滚瓜烂熟,人也温柔,不像你,整天上蹿下跳净给我捅篓子。”边说边没好气的瞥了千酒几眼,她立马向别处望去,装出一副无赖模样。

  早习惯她脾性的沐阳只得无奈摇了摇头:“可惜好景不长,不久就爆发了一场神鬼大战,我们虽胜了,可伤亡也不小,酒仙一脉最后更是只剩下了你父母和流月,他们当时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勉强撑了一阵子便发现竟然怀了你。”

  “可你母亲的身子太过虚弱,根本撑不到你出世,流月不知从哪打听到北盛天有一株极其珍贵的药草,无论多伤重也可续性命,但那株药草世间仅有,便是北盛天的帝后也不曾舍得用过,当时情况危急,流月为了你,也顾不了那么多,利用自己的身份骗过了守卫,偷走了这颗药草,逃跑时败露了行踪,来找我帮忙,我本就拿她当亲妹妹一般,见她情况危急,便帮她逃回了东盛天。”

  “之后用药草护住了你母亲的心脉,生下你后,他们三人也因那一场大战留下的伤势而去了,酒仙一脉就只剩你一人。后来才得知盛景殿下也因故昏迷,多年未曾醒来,所以如今的殿下才变成了玄天。”沐阳一口气说完,又暗自回想了一下刚刚的说辞,应是没什么破绽。

  想不到当年还有这样的内情,千酒闻言,心下顿时不是滋味,那一场大战她也是听其他仙友偶然提过一二,的确艰难,却因着是万年前的事情,她就没怎么放在心上,想不到自己的家人竟与那场大战颇有渊源,虽自己对他们没什么印象,但血浓于水,她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分。

  后又想不到小姨对她们一家这么好,愿意为了她舍弃北盛天的一切,虽然她偷那么珍贵的东西是为了救人,但那个盛景还昏睡不醒呢,说不定小姨不偷的话,这株药草就要为盛景所用,这么珍贵的东西没救堂堂殿下,却救了她一个小酒仙,在玄天看来肯定是记恨的,怪不得他来时沐阳那般姿态,定是怕他寻仇来了。

  想着想着千酒又暗暗叹了口气,左右这件事是他们偷窃在先,后又或许间接导致盛景昏迷至今,于情于理,的确是她欠北盛天的,玄天也是北盛天的人,还是盛景的弟弟,这说来不也算亏欠玄天了嘛,千酒登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想着从前她不知个中实情,对待玄天态度着实凶狠,还咬得别人渗了血,岂不是恩将仇报?

  一旁的沐阳看着千酒思绪纷飞也没有打扰,她不怀疑说辞便好,其他的,就顺其自然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