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一探究竟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43 2020.06.26 20:56

  话音刚落,便有起身的声音。

  随着一阵脚步声,千酒心里霎时慌乱得不行,还是没憋住,从床上一掀被子,腾一下坐了起来。

  “你敢!”千酒刚坐起来便脱口而出,奇怪的是玄天却并不在床前,而是走到了门外端了壶茶,再慢悠悠走到刚刚的藤椅旁,将茶壶放在桌上,取了两个杯子,倒上了茶,一杯给自己,另一杯似是给千酒。

  自己刚刚太过紧张,竟然没听出玄天并非走近,而是走远,这下丢脸可丢大了,竟以为他真要钻进自己的被窝,顿时满脸通红。

  玄天见千酒涨红了脸,似笑非笑道:“酒儿莫非,还在害羞?”

  害羞?!

  难道这几日自己的一番莫名其妙的做派竟是在害羞?

  她这几日也时常琢磨着到底为什么躲玄天,可每每念及此,脑袋都好似团团浆糊,不得不打消弄个一清二楚的念头,今日被他突然提起,思来想去,还真是像极了从前下凡尘寻酒方时,见着的那些个小姑娘对着公子哥的肉麻言语害羞的模样。

  可此番玄天并没说些什么令人肉麻的话,左右不过替自己烤了只兔子,掖了个被子,这些事沐阳也不是没干过,活了这几千年,自己至于这么一副姿态么?

  初时不觉得,千酒此刻细细想来,自己若真是害羞,那实在害羞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几件小事,定是那玄天花言巧语,才惹得自己没由来的小家子气,越想越笃定,当下缓过来了不少。

  “我那叫害羞吗?我是羞愧,竟让你以为我九仙山吃不起肉,还将自己踢被子的丑相暴露了,若不是正事要紧,我巴不得赶紧一走了之!”一想到自己自从遇上玄天,就没舒心过,现在还被他逗得团团转,语气便很是愤愤道。

  玄天看她不过顷刻就从害羞转变为暴躁,并不惊讶,俨然已经习惯了她跨度极大的情绪,只微微笑着。

  “明日见了那兮舞,我料她九成是鬼道,若起冲突,见机行事。”玄天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说起明天的计划来。

  经过自己刚刚那一番推断,千酒已沉着了不少,既然自己并不是在害羞,那也不用再过多纠缠,左右就当被玄天诓了一道罢了,当下也不再多想。

  听闻玄天说起明日的打算,思虑片刻,又急忙补充道:“还需得提前寻个法子将陶思远支开,若是他来阻止我们降那鬼道,被误伤就不好了,事成之后,再慢慢与他解释。”

  玄天垂着眸子,自己此番本就是为那鬼道而来,凡人的生死他倒是没怎么看重,如今听千酒一番话语,处处是为陶思远着想,才恍然记起在她眼里,自己当初说的便是为陶思远而来,当下便应了,说到:“如此也好。”

  之后玄天便合上了眼,桌上似给千酒倒的那一杯茶也不知何时已被玄天喝掉,千酒见他斜斜靠在藤椅上,不再言语,便躺了下来,也不再用被子蒙着头,只是仍旧施了术,好让自己晚上不再需要人掖被子。

  一夜无话。

  清晨陶思远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一些糕点,坐在桌旁等千酒与玄天起来,没过多久便见两人一起出来,坐下吃了几块,陶思远见千酒气定神闲,已完全不似前几日那般,暗暗吃了一惊,不过今日对他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千酒如今变得正常起来也是好事,想了想便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半个时辰,陶思远见他们二人吃的差不多了,便说到:“二位可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若是妥当了,那搭建的茅屋过去也要费一阵功夫,最好能早些出发。”

  兮舞初得这个怪病时,陶思远以为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直到寻了许多名医,看后都束手无策,这才让他隐约担忧起来,寻名医寻得更加勤了,可饶是找来了这众多的医者,兮舞的病却一点起色也没有,每次看病还都痛苦不堪,久而久之,陶思远便有些萎靡不振,也舍不得兮舞这样次次受苦,才不得已约定了一月见一面,如今竟又有治好兮舞的希望,叫他怎么不激动,是以不知不觉间,言语便显出了自己的着急。

  千酒看陶思远一副急切的模样,心里有些忐忑,若是到了那个不可挽回的地步,要如何去跟陶思远解释,至少现在看来,他用情不浅,怕是到时无论什么说法,他都很难接受。

  况且,那位兮舞若也是真心对他,自己是否能下得去手?

  此念一出,千酒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她长这么大,倒是从来没见过为区区凡人动真心的鬼道,她见识过鬼道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

  这几日住在陶思远这里,空闲之余千酒也观察过,陶思远不知是否身上鬼气太重,夜晚需得那安神的暗香助眠才可睡着,千酒也是无意间路过陶思远的屋子,闻得他屋中的暗香比兮舞屋子强了许多倍,本以为因着是女子的房间,才会存了些若有若无的香气,如今想来,这香该本就是为陶思远准备的,只是顺带沾了点在兮舞的房间。

  自己没什么烦心事,睡眠虽是本就不错,可闻着那一丝丝的香气便可睡到日上三竿,就知那香气并不一般,陶思远屋中香气如此浓烈,想必若没这香,定是难以入眠。再者,千酒在兮舞房间的柜子中发现了一些补了一半的粗布衣,瞧着跟陶思远身上所穿一模一样,还有一些治小伤小痛的药,想必是用来替他擦那些外出劳作时受的伤。

  如此看来,兮舞俨然一个寻常妇人的做派,若抛开可疑的身份不谈,她分明对陶思远是真心相待,也怪不得千酒会作如此设想。

  “我们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既然路途遥远,那即刻就出发吧。”千酒深知多想无益,不如直接去一探究竟。

  一旁的玄天也点了点头。

  陶思远本就急切,见二人同意,也不多言,三人掩了屋子的门,便向陶思远说的茅草屋出发了。

  走了半个时辰,千酒才发现,原来早出发是真的有好处,眼看前面陶思远本是十分卖力地在走,但因着身子孱弱,速度跟自己平日里吃饱了散步的速度差不多,若是再晚些出发,怕是到茅屋时天都黑了。

  前几日一直在陶思远的屋子附近活动,倒还不觉得,如今遇上赶路,千酒便不由得注意起来,陶思远此番,身子似是比百竹林的第一次见面更消瘦了,里子又偏偏仍旧没什么大碍,瘦弱的外表健康的身体,搭配起来倒是奇奇怪怪的。

  纵是如此缓慢前行,千酒和玄天也只得一路跟着,不能御风直接飞过去,而是得实打实的走完这将近二十里路,毕竟在陶思远眼里,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

  陶思远虽走得努力,但速度着实不理想,每走半个时辰还会停下来歇一小会,歇的时候陶思远顿觉这一路实是自己在拖后腿,心里过意不去,便冲着身后的千酒和玄天不好意思地笑笑,二人也回应一番表示理解。

  一路上玄天倒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标准表情,也不觉得走得慢,也不同另外二人说话,千酒也没聊天的心思,她忙着思虑待会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想着怎么对付才好。

  三人就这样一人在前面带路,二人在后面默默跟着。

  大概走了三个多时辰的样子,终是看见前面隐隐有条人为的小路,陶思远的步伐也轻快了不少,许是马上就要到了。

  果然,没走多远便见一个院子,里面搭了个简单的茅草屋,屋外挂了些晾干的食材,俨然一个普通人家的模样,走了这么远,千酒虽是身体不错的神仙,可平日什么时候这样走过,不免有一点喘息,玄天就不同了,看上去还是非常精神,似乎并未走几步,千酒想来,这便是殿下身份该有的体力吧,便是让他一路跑过来,他大约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

  陶思远带着他们进了院子,千酒看见院里还有个药材架子,放了些正在晾晒的草药,走过去抓了些闻闻,大多是调理身体的药,还似有一股陶思远屋中的暗香气息,却并不完整。

  陶思远驻足在院中,看着大门,却有些踌躇不前,此番他与兮舞的命运,大约就看这一次了,若还是不行,他实是不知他们以后该如何,他害怕看见开门之后的结果,又迫切想看见,来来回回,十分矛盾。

  千酒看出他此时心有顾虑,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得上前。

  “陶公子,若是再耽搁下去,恐天色已晚,我兄长此番定会尽力救治,事已至此,陶公子还是宽宽心,不要再犹豫不决。”

  陶思远也知晓这层道理,还是又思虑了半天,后终是表现出了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慢慢走上前,叩了门:“兮舞,是我,思远。”怕吵到兮舞,陶思远声音显得很轻。

  门慢慢打开,千酒的心也揪了揪,只见一身着水蓝裙子,面容姣好的女子缓缓在门后出现,看见陶思远之时欣喜之情虽溢于言表,可眉宇之间隐隐有痛苦之色,想必是发病症状,陶思远也似是十分想念,二人一见面便将手紧紧握在一起。

  本是一幅情人久别重逢的动人画面,却看得千酒刚刚揪起的心猛地一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