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大哥的胸真结实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02 2020.07.13 20:19

  恍惚间只觉身子一轻,好似被人打横抱起,一牵扯千酒只觉整个人又开始痛起来,忍不住呜咽了几声,抱她的人明显地一顿,手上的力道轻了些,刚刚耳边呼啸刮过的风也缓了下来,似是抱他那人缓了缓脚。

  千酒眼皮重得睁不开,身上伤口又扯得疼,在疼晕与疼醒之间来回折腾着,一时叫苦不迭,也不知这鬼道要把她拐到哪里去吃,竟跑了这样久也没到地方,白白让自己遭罪,千酒忍不住在心里骂骂咧咧,出口的却是像蚊子一般细小的呜咽声。

  就这么疼了半晌,千酒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在哪,是不是还活着,现在什么时辰,晕晕乎乎的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开口道:“呜呜呜呜呜,鬼道大哥,你吃我元神就算了,呜呜呜呜呜,你若是碰上一个叫玄天的....”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叫玄天的凡人,你能不能让他快跑,呜呜呜呜呜,他家里上有八十岁老人下有尚未足月的婴孩,可不能交代在这啊!呜呜呜呜,鬼道大哥你行行好,也不差他一个人的魂魄,就放他走吧。”说到最后又是呜咽了几声,也不知是太难过还是太疼。

  玄天听着怀中人无意识的胡话,眉头皱了皱,刚才自己在鬼界中就已感觉到鬼道回来的越来越多,便想先出去,怎料在门口附近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本不想管闲事,没走两步却隐约觉得血腥味之中还带了一丝酒气,玄天暗道不好,循着血腥气匆匆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见地上好像躺着一个穿红衣服的人,玄天三两步走近,便见千酒面无血色地躺在地上,那衣服近看才知本是白色,只是此时被血染红了许多,玄天看着如此惨状只觉心头一紧,急忙抱她出了鬼界,往九仙山赶去,如今看来,只怕是千酒在洞口迟迟等不到自己,眼见鬼道越来越多,才只身进来寻。

  恍惚着千酒也没管抱他的人回没回话,又是哽咽道:“呜呜呜呜大哥,你这胸怎么这么结实呜呜呜呜,”说着还抬手抓了一把,玄天没料到她还有力气,一时没拦住,只见千酒手臂又隐隐有渗血的征兆。

  “呜呜呜呜呜,疼死老娘了,不过手感还挺好呜呜呜呜。”

  玄天看着渗血的手臂,蹙了眉,道:“你若是再乱动,我就把你扔这等死。”

  本以为这样千酒怕了就消停了,没想到她却不依不饶起来:“呜呜呜呜大哥好凶,你扔吧,扔了也比被你吃了好呜呜呜呜呜。”

  玄天听着千酒刺耳的哭声,嘴角抽了抽,若是被她这一路哭回去,那免不得自己听出内伤,到时也在床上躺个四五日,于是无奈道:“酒儿乖,酒儿别闹,哭起来伤口疼,酒儿不哭了。”语调是怎么柔声细语怎么来。

  千酒也好似哭这半路哭累了,竟真的消停了下来,在怀中安静的躺着,再没说过话,只是偶尔无意识的轻哼一声,应是伤口太疼。

  沐阳见千酒天色已晚还没回来,总觉得很担心,本想去皇城找,又怕他一走千酒便回来了,于是急得在门口走来走去,时不时张望一番。

  忽然远远好似瞧见一人,怀里还抱着什么。

  待来人近了方才认出是玄天,沐阳初时还感诧异,不知玄天这么晚了来干什么,忽地瞥见怀抱之人竟是千酒,好似还受了很重的伤,不多想,连忙迎了上去。

  沐阳走到玄天的跟前,满脸都是担忧之色,抬了几次手也不敢查看千酒的伤势,怕不小心弄得更严重了,听着千酒还算均匀的呼吸,不由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谁干的?!”担忧之外尽是怒意。

  “那鬼道该是已经被酒儿杀了,我用修为暂时护住了她的心脉元神,还是需得快些将伤口处理一下才能万无一失。”

  沐阳听到玄天用自己的修为救的千酒,心里一阵意味不明,还是带玄天先往洞里走去,将千酒放到床榻上时许是碰到了她的伤口,听见她‘嘶’一声吸了口冷气,好似有了几分意识,还没等沐阳开口问她是不是醒了,她便又呜咽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可怜我洞里的穷奇和醉仙,年纪轻轻便没了娘,呜呜呜呜。”

  说罢一歪头,又晕了过去,看着千酒这会全然没了形象,沐阳瞥了瞥旁边的玄天,一时有些尴尬,玄天倒是一脸见怪不怪,径自帮她处理起伤口来,沐阳见此也开始帮忙,一通忙活二人将千酒身上一些大的伤口都处理好了,小的也都弄好了大半,至于剩下的.....

  二人看着千酒胸前的几道小伤,一时都默契地没有动作,那伤虽不是太严重,但这么放着也不是办法,片刻,还是沐阳先轻咳了一声:“那个....我去找梦河。”说罢,便走了出去。

  玄天一人在洞中,听着千酒呼吸轻盈了不少,想来应是好了许多,弯腰便坐到了床边。

  刚刚忙着处理伤势,仍由千酒的头发胡乱散着,此刻看来倒是邋遢了些。

  冰凉的指尖触到温暖的脸,千酒眉眼颤了颤,才是适应下来,玄天将千酒脸上的发丝拂到一边,此时千酒的脸虽还是没什么血色,但也不似刚刚那样惨白。

  玄天径自看着千酒,眸色意味深长,他清楚的记得,发现千酒受伤晕倒在地上的时候,血红色刺着他的眼,千酒的身影却占满他的心,自己总道保护好千酒是为了兄长盛景能顺利醒来,可彼时彼刻,自己眼中却无半分兄长的影子。

  想到千酒恍惚中还在担心自己,玄天笑了笑:“你倒是义气。”接着伸手拂过千酒手臂上一条长长的伤口,虽是拂过的动作却没有真的碰上,语气十分无奈道:“可我该怎么办?”

  梦河本打算睡了,却见沐阳急匆匆的找来,让她去给千酒治伤,顿时没好气道:“你怎么不先给千酒治了?白白耽误这一会!”沐阳没解释,梦河也不啰嗦,起身就往酒仙洞赶。

  二人到时见玄天还是站在床榻前,梦河没管他,径直走了过去,见大半都已包好,只余了几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只是那位置对于这两个大男人来说实在尴尬。

  梦河此时明白了过来,便抬声道:“好了好了,你们先出去,我弄好再叫你们。”见余下的伤并不是很严重,梦河刚刚担忧之情好了不少,转头将两人赶了出来。

  二人站在门口一时无话,玄天望着远处不知在想什么。

  过去良久,梦河却一直没叫二人,沐阳许久没跟玄天这样独处,有些尴尬,遂开口道:“我听小酒说你今日去鬼界查探,她在入口等你,如今却浑身是伤,莫不是在入口被发现了?”

  “她约是见天色已晚,我一直未出来,怕我遇上什么麻烦便进来寻我,谁知进来就遇上了鬼道,打斗之下才受了伤。”玄天将自己的推断说完,眸色暗了暗。

  沐阳听闻千酒竟是为玄天受的伤,一时心中感叹,见玄天好似不大痛快的样子,便开口道:“方才给小酒治伤时见她大多只是皮肉伤,没伤及内里,虽失了不少血,但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许是血染在白衣上才有些刺眼,你不必太担心。”

  说罢顿觉不妥,又道:“我是说你不用太在意,小酒对寻常交好的仙友也会尽力相助,更别说盛景.....我们本就欠你,左右都是应该的。”

  玄天却没有再答话,正巧梦河处理完了千酒的伤口,在洞门口叫二人进去。

  梦河弄了这么久,其实是将千酒染血的衣服也换了,此番二人进去再往床榻上一看,换了身衣服果然好了不少,看上去没有来时那么严重,安顿好了千酒,三人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梦河打着呵欠回去了,沐阳看天色已晚,便问玄天要不要就在这里歇息一晚。

  本没指着玄天应下,谁料玄天却是点了点头,因着之前来千酒这里住过几日,玄天对这酒仙洞很是驾轻就熟,转过身径自就走了,剩沐阳一人站在原地,‘去我那吧’的话都到嘴边了也没来得及说出来,愣了愣神,随后摇了摇头,不多时也回了山神洞。

  千酒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自己不但没被鬼道吃了,还七拐八拐找到了玄天,彼时正被一群鬼道围着,吓得整个人大惊失色,瘫坐在地哭得梨花带雨,看着她从远处走来,像看见了宝贝一般双眼放光,还向她伸出手求救,她则是从容不迫地走过去将困住玄天的鬼道一个一个地轻松解决,再来到玄天身前,腾出一只手扶起玄天的下巴。

  玄天目光躲闪,侧向一旁,面颊微红,软声细语着说:“承蒙仙上相救,若是不嫌弃,那我...自是....自是要以身相许的。”说罢看向自己,眸光盈盈如潭水,极尽娇羞,一副模样看得人心痒痒,当下就一边将玄天拉入自己的怀中,一边形象全无地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好不容易选了个大吉的日子,酒仙洞里里外外都布置了喜庆的大红装饰,东北盛天大大小小的神仙都赶来恭贺,光贺礼都收到千酒手软,待到晚上,应付完外面,千酒大摇大摆进了婚房,只见玄天披着红盖头端端正正的坐在榻边,而她则迫不及待地脱了外衣,搓着手嘿嘿嘿嘿嘿地走过去,正要掀盖头了,却是忽地一睁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