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29日跪拜继承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兰帝魅晨 3242 2006.05.29 09:36

    依郁踏入战神殿大门时,白云已在战神使面前静立着了。

  白云没有跪拜,仍带带着微笑,十分平和,但很显然的,丝毫没有把战神使放在眼里。依郁跪伏于地,边高声赞美着伟大的战神,边双膝着地缓缓朝战神使面前移近。

  直到依郁被战神使授意起身,依郁高声的发表了一通感恩话语,终于一脸恭敬之态的站直了身体,脸却仍旧微低着。

  “在伟大战神所指定的使者面前,依郁永远是卑微而渺小的存在。”这是依郁曾经说过的话,因此,从不在战神使面前,直视前方。

  散发着白色柔光的小圆平台上,战神使全身披着白亮的长袍,端正的坐在色泽同为亮白的宝座上。白云轻轻拍动翅膀,飞近,在战神使身侧站立,轻声道“他就是我所选择的继承力量徽章的对象。看来,还是个这时代中难得的对战神充满忠诚的人,哪怕不是发自内心的忠诚。你说是吗?”

  依郁语气严肃的道“伟大的战神,永远能穿透我的身体,直视我的灵魂,包括我那忠诚的信仰!”

  “是的,伟大的战神,看到了你真诚的,发自灵魂和内心的忠诚。”战神使语气温和的说着,白云微笑着道“也是,即使并非发自内心的忠诚,但在这个年代,也是罕见的了,于是,虚伪变成了真实。依郁,让我告诉你,其实,没有神。”

  白云说着,伸出右手,掀开了战神使覆盖着头,遮挡着脸庞的袍帽,但依郁没有抬头,双眼仍旧如之前般,低视着下方脚前半步位置。

  “神,高高在上,永恒的存在,不是没有,而是你那非神的双眼和感知无法察觉。”战神使的声音仍旧平静,白云轻手将战神使的袍帽又戴上,微笑着轻声道“他的信仰很坚定。”

  “是的,伟大的战神一直眷顾他,关心着他,信任着他。”

  白云微笑着道“这样就好,我很担心因为他没有坚定的信仰,而导致最后无法成功继承我的力量徽章。依郁,如果你准备好了,缴纳生命宝石,准备开始进行继承仪式吧。”

  依郁高声道“在伟大战神荣光下的懦弱灵魂依郁,早已准备就绪,我为自己能重新拿起武器,能消灭邪恶,回报伟大战神的眷顾而深深欣喜,我终于卸下了懦弱,重新站立起来,将我的忠诚,将我的灵魂,化为力量,化为战意,用未来的所有岁月,回报伟大战神之光的眷顾……”

  白云轻声念动咒文,身体内一个白亮发着炙光的六角徽章,逐渐离体飞出,片刻后,印在依郁的额头,依郁闭上双眼,口中轻声不断感恩着战神,歌颂着战神。白云背后的血红色双翼,随着与灵魂结合的力量徽章脱离,逐渐消失。

  “仪式很简单,因为我的阶级达到29,所以,你需要在战神使面前连续跪拜29天,不吃不喝,让战神使感受到你的忠诚之心,认可之后,力量徽章将会彻底融入你的灵魂,和你化为一体。不必担心劳累,不必担心饥饿,战神使的圣吻,会为你驱逐这一切。”

  白云轻声说着,转身朝战神殿大门缓步行去,边走边道“翅膀,你将直接获得继承,但我手上的光神戒,却无法转交于你。倘若计算无误,大约一个月零一天后的此时,会有一个最美丽的白妖精到这里寻你,不要让她等你。”

  白云渐行渐远,几乎轻不可闻的最后声音,飘进依郁耳中“你不必现在知道她的名字,当你见到她那刻起,你自然会认出对我承诺的对象。神其实是人,这是我唯一要告诉你的话,别人都叫疯神,但疯神是白云而不是这枚力量徽章,要明白,你继承的是力量徽章,而不是疯神的灵魂……”

  白云的声音终于完全不能听见了,又或许,白云想说的话本就已经说完了。

  战神殿内,被仿佛永恒的白亮光照耀着,殿内的墙壁,地板,柱子,长椅,均是白色的,持续的散发着白光,战神使双手轻放在宝座扶手上,仿佛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放至永远。

  静谧。

  唯一的声音,是依郁轻闭着双眼喃喃轻声的感恩言语……

  依郁自己都已经相信自己对伟大战神的忠诚之心,是发自内心发自肺腑发自灵魂的了。战神殿内每日来来往往的人总是很多,死亡复活的,来交纳军团当月费用的,忏悔的,申请军团战决绝私人恩怨的,甚至还有许多,被骗前来哭诉的……

  但依郁从没有对这些来往的人投以过注视,哪怕清晰的听到这些人的话语,或是悲伤,或是懊恼,或是气愤,或是委屈,或是别的,哪怕清晰感觉到这些人对自己投以各种打量和注意的眼神,哪怕听到某些胆大之人的开口询问,甚至轻拍。

  甚至,当第五日时,战神使告诉依郁,要赐予战神使之圣吻时,依郁也没有睁开轻闭着的双眼。当然,当接受了战神使之圣吻后,依郁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睁眼。

  当时依郁清晰的感受到战神使贴近自己的动作,闻到战神使身上那特有的独特淡香,而后,依郁的双唇被战神使细腻的肌肤触碰。不过,只是战神的手指而已,那一刻,依郁才明白,战神使之圣吻,是一种法术,而不是真的以唇吻之。

  依郁当然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因为好奇而睁开双眼。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很奇特的法术,饥渴的感觉,随着战神使手指的触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让依郁觉得,从没有如此精力充沛过。

  依郁跪拜的第十一天,战神殿来了一个女人,只是闻着那女人身上散发的体香,依郁就知道那女人是芙清。芙清没有理会依郁,而是径直走至战神使身旁,跪拜于地,口中念叨着依郁未曾听过的语言,语气十分平静,让人无从判断到底是为何而来。

  芙清来了不多久后,又陆续进入几人,这几人,依郁只能判断其中一个的身份,那是位于战神殿一旁的出售初级法术书籍的女老板。之所以依郁记得,是因为在市场的几年中,经常会跟购买者在她的店里商谈,而她本身,也很漂亮,身材也十分迷人,因此,依郁十分热情的接近过她,并且占了些便宜,记住了她身上散发的独特的体香。

  这几人到来后,如芙清一般,跪拜在战神使身旁,口中念着跟芙清一般的语言,在诉说着什么,却都是各顾各的。这几人到来不久之后,又一个散发着依郁十分熟悉体香的女人,进入战神殿,那是虹炎,这个女人,依郁实在无法不熟悉。

  能让依郁透过体香判断身份的人,似乎全部都是女人,依郁认为这很理所当然,因为依郁对男人没有那方面的兴趣。这几人没有逗留太久,就又陆续的离开,无论认识与否,没有一个人试图跟依郁打过招呼,仿佛不经意中相遇的陌生人。

  战神殿内响起轻柔的音乐,变的能耀眼的白光刺的依郁即使闭着双眼仍旧觉得隐隐作痛,除却那每日到此时都会响起片刻的音乐声,在没有其它人前来忏悔和哭诉时,依郁口中不曾间断的歌颂,是战神殿内唯一的声响。

  第十九天,锋来过,交纳军团的费用,没有冲依郁打过招呼,事实上军团里的人,对于依郁即将继承的力量徽章详细信息一无所知。依郁很是意外,原来锋面对战神使时,嘴里蹦出的话,肉麻程度绝不在自己之下。

  一直以来,对于依郁阿谀做作行为讽刺嘲笑最厉害的,就是锋。但依郁相信,锋绝不会因为自己的表现被人得知而感到脸红,锋的脸皮其实非常厚,甚至,锋可能压根就不知道脸红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第二十天时,战神殿来了一伙人,有男有女,吸引依郁心神的是其中一个女人,有着很轻柔的声音。这伙人来的目的,跟这些日子依郁所见到的全不相同,这伙人之所以来,只是因为那个声音很轻柔的女人。

  一个放逐者,是的,那个女人是个放逐者,放逐者群体中的法术师,之所以来,是为了能获得认可成为被战神荣光照耀的群体,女人的名字叫瑞拉。依郁极想睁开双眼,依郁心下隐隐觉得,认识这个女人,说的更直白点,依郁觉得这个女人很可能是辛德。

  依郁终究没有这样做,把直觉作为行动的依据和理由,绝不是依郁长期养成的习惯。况且,这种自以为是的感觉,不是第一次了,曾经很多次,都生出这种感觉,但最后证实,根本是依郁一相情愿的以为而已。

  依郁没有睁开双眼。

  *****

  友情推荐《射雕之我是钱青键》,个人觉得值得一读的新书《无赖传奇》,名字虽然较为简单,但作者文笔和细节颇为细腻,却又不会细腻的看起来过于繁琐,拖沓。个人感觉十分值得一读。

  另:今日另两节约两点和五点许分别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