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小物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柳生篇九章 皿族秘术

小物志 都小冥 2141 2022.05.14 15:38

  一声惊雷在身后炸开,我才像是从噩梦中醒来,眼前依旧是讳莫难知的漆黑,什么时候开始,我会不自知的进入到这里,这又是哪里?我无法思考,又似乎不该去感知……

  “阿冥,阿冥!”

  “啊?”

  相柳打量着我,托起下巴,眼中蓝光戏谑,眉头却微皱:“你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啊?”我听得见声音,但它们变得已杂乱无章,我望向水,却听见马车的喧鸣。我看着相柳,他的脸庞转动成了漩涡。是真?是假?我的身体似乎慢慢漂浮在空中头重脚轻,又忽然紧缩在无光的角落,扭曲而寒冷……

  “咻!”一束青绿色的光从眉心射入,世界这才安静下来。我听到了自己鼓点般的心跳和沉重的呼吸声。嘴唇很干,但勉强能张口:“相柳哥哥,我。”

  “施于你身的三点生灵萤火已经耗尽了,但也无妨。”

  “生灵萤火?”

  “我把它称作万能的药剂,就是你身后这棵树的果实。刚才它们能量消散,你的病恙便出现了。”

  “我,怎么了吗?”

  “你应该知道。”相柳眼中皎洁,直勾勾的看我。

  我吞咽着口水,僵着肩膀哆嗦又后退半步:“不,不是的。”

  “你被人勾走了地魂。地魂主情,失之者短时木讷,长时不见万象,变成行尸走肉。”

  “他说,喝了那碗汤可以抑制情绪,在断头台下不被发现……”

  “他拘走了你的地魂,从那之后,你应该时常意识模糊,或是感知异常。沉睡,还是幻觉?”

  “不,不对,张伯为什么不把地魂还我?”我猛烈的摇头,脑袋又开始眩晕不清,耳边嗡鸣,“张伯……对我很好的。不对,他怎么会知道魂魄的事?他又没看过禁书!”

  相柳看我捂着脑袋,眼睛微眯,唇角勾起:“我说过吧,你不完全是‘人’。”

  “……”

  “都氏一族,我是听说过的,又被称作皿族。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借尸还魂之法,族中将死之人可将魂魄转投于未及冠的小辈躯体当中,血缘越近,契合越高,原本意识的存留就越少,这便是他们口中最完美的容器。”

  “张伯……将死吗?”

  “你在哪里喝的驱魂汤?”

  “断头台下——是父亲?”

  “是吧?”

  “你?你……好痛!”我猛的趔趄摔在地上,脖颈阵阵的抽搐,口中不自禁的吐出些许白沫。

  相柳轻笑着摇摇头:“怎么?知道疼了?若是当初给你的生灵萤火没有被那畜生夺去一遭,它们的能量至少能支撑你学会神游之术,你的地魂或许就能自己回来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玩味,大抵是怪我不该为老龟伸张。

  “再给我一点萤火吧,我的脑袋,我的胸口,要炸开了。”

  “都给九幽了,全部。”

  “……不行,要掉下去了。”明明是山顶的平地,却觉得处处针毡,撑地的胳膊弯无力的垂折又撑起,我伸手去抓他的衣摆。

  “好,生灵萤火就是此树的果实,尝试靠近它吧,你要得到它的认可。我会再注入半丝神魂给你,但这于你并不适用。”一束青绿色的光从他指尖流出,涌进我的眉心,又在脑海中散开,像沙漠里的清泉,宁静如生命。

  我向相柳宅前的那棵金槐爬去,我记得它的叶子可以燃烧,熄灭后又能如初复挂在枝头。风轻轻吹动,金光闪闪和煦温暖。淡绿色的荧光开始在它枝头飞舞,我似乎看到了一位霓裳飘飘的仙子,赤脚浮空双手伸前:“来!”金光撒在我身上,浅浅的黑烟从身上漫出,只打了几个冷颤,呼吸变得平稳犹如酣睡,我不自觉的盘腿而坐,合掌在胸前。

  “金槐赐福,真是百看不厌啊。”相柳又拿出了他的酒壶,泉水飞流而起,落入了壶中。

  那仙子薄笑,亲和又庄雅,淡绿色的光点在她指尖飞旋,她缓缓闭上双眼像是在祷告,又忽的弹指,生灵萤火从我胸口沁入,如根系蔓延,骨头清凉又微微发热……

  相柳叹了口气,折扇轻抚:“那老龟救你,无非是想要这生灵萤火,倘若它们不离体,你便死不掉,溺水又如何,你只是能学会在水中吐纳罢了。”

  “对不起。”

  “很多事,都不出自本意。很多人对你好,只是另有所图。而你是我的自裁之刃,便没人伤的了你。”

  “我大概明白了,张伯为了报答父亲的恩情,引我前去作器皿,让他转生到我身上,对吗?”

  相柳仰头望星,轻轻点头,转身向九幽走去,不经意的回答:“这并不是长久之法,要在萤火下一次耗尽前,补全你的地魂。”

  “……张伯。”我回想起我从马上摔落,误入深林又上了仙山。那天我在马背上醒来时,张伯差异的问我是谁——没错了,我只是一个器皿。他对我的好,就像乐师的琴和牧民的牛一样,或许是不如吗……因为失了地魂,我无法感受到难过,也无法理解,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这些事,真是可悲。

  “人有三魂,天魂,地魂,人魂。人死后天魂归天散于世间,地魂归地落入轮回,人魂守在尸身里弥久不去。天魂属阳主智慧,地魂属阴主情欲,天地相合生人魂主命格。天地缺一,人魂也会消散,招邪祟,命不久。”这是《丹阁经》二卷三章第五页所著,放在大乌藏书楼禁区四层西侧七排右数第八本。奇怪?为什么这么清楚。我细想着过去种种,似乎都清晰可见。

  我想起了与父亲去过的酒楼,他在小间中和那个女人,我要推门进去!父亲,我……

  “都恩家的那个小杂种,怎么样了?”那个妖艳的女人夹起一块肉,喂到身旁小孩口中,又帮他擦擦嘴角的油腻。

  父亲抿了口酒:“你们平安就好,做都家家主妻儿太危险了,我有不详之感愈演愈烈,才出此下策,委屈你跟平儿。”

  “老爷这是哪里话,我跟平儿好着呢,老爷这招瞒天过海……”

  “都恩如何了?”

  “都家庶出的,不都改姓张了。张恩他倒是知趣,很感激老爷看上他儿子了呢!啊哈哈哈……”女人银铃似的笑声回荡在脑海里,蔓延着我的整个身子。

  张恩?我是……

  “九天雷引!”红色的闪电划破长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