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捕快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遇鬼

捕快江湖 木剑老道 3048 2017.09.14 02:06

  经此一事,慕原飞没有心情继续玩狩猎的游戏了。摇摇头往回走。

  一路上再没有人偷袭他。

  回到房里不久,朱炅兴冲冲推门而入,兴高采烈道:“我和叶秋、成义约好了明天城里逛逛,你也一起去吧。”

  慕原飞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朱炅解释道:“每月初一比武过后,初二初三两天可以出去玩一玩。毕竟我们是学生,不是囚犯。”

  慕原飞点点头,“好啊,明天同去。”

  朱炅有点兴奋,喋喋不休,不肯离去。白天的输掉一场比武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慕原飞倾听了一会后,耐心终于耗尽。站起身,道:

  “走,跟我一起去冲个澡。”说罢,转身从柜子上拿起一套干净的衣服,盯着朱炅。

  朱炅也眼睛盯着他,抬手指了指南边,迟疑道“你又要去旁边的水井那里?”

  “是啊!”慕原飞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那你去吧,我不去了。”说罢头也不回的冲出房间,生怕慢一步慕原飞会拉他同去。

  走到门口,慕原飞停住脚,转身回房间。从角落的罐子里抓了一把某种物质的灰粉。

  今天初一,晚上没有月亮,天空繁星点点,大地上一片漆黑。

  南院的四面房间都有灯火,映得院子里比较明亮。可是走进西厢房和南厢房之间的小门,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黑暗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

  幸亏慕原飞修为有成,能勉强视物。

  他站在小门口迟疑着,心里在挣扎。

  很多人在平时都表示自己不怕死,他们也真的以为自己有这么勇敢,但他们真的面对侩子手的屠刀的时候,十有八九会吓得成一趟烂泥。

  慕原飞本以为自己克服恐惧,但真正到了这里,才知道恐惧的种子已经在心里生根发芽。

  若想真正摆脱,做到真正的无畏,那必须拔掉恐惧的种子。

  自那次遇鬼之后,他对这里已经十分畏惧。

   每次目光不经意穿过小门,看到这棵老槐树,这口古井,他都感到背上冒寒气,仿佛这里有一个恐怖的幽灵隐藏在老槐树那茂密的枝叶里,或是这口幽深的古井里。

  走到老槐树下,一只手往上一根粗粗的横树枝上一撒。

  接下来拉井水冲澡。

  他的耳朵一直注意周围的响动,上次的经历让他至今感到十分惊悚,虽然为了验证某个猜猜,他壮着胆子又来到这里,但已几乎是惊弓之鸟。

  眼睛不停的瞟向老槐树,那天晚上,他亲眼看见两条人的腿在树下荡悠悠,就像……就像一个人在那里上吊。

  当时的情形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慢慢的和眼前的场景重合在一起

  慕原飞几乎要颤抖,他开始后悔今晚的行动。

  他匆忙穿起衣服,往院子里快步走。

  快到门口的时候,他按耐不住自己内心某种奇怪的冲动,居然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慕原飞几乎亡魂大冒!

  两只大腿悬在老槐树下,不停晃来荡去,上身在枝叶和夜色掩护下,只能看个轮廓!

  那个吊死鬼又来了!

  慕原飞牙齿咯咯响,拼命想跑,可是浑身用不上一丝力气转身,连转头都做不到。

  也许很久,也许是一刹那,他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冲出了小门。

  明亮的灯光,学生们的谈笑声,打闹声,演武台上练功的身影,胜过一切言语的安慰。

  慕原飞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温馨。

  然后,他看见了朱炅和韩叶秋,心里涌起一股温暖和慰藉。

  朱炅和韩叶秋二人看到慕原飞大吃一惊,只见平时沉稳冷静的慕原飞此刻脸色煞白,身子微微发抖。

   连忙上前,一左一右将他扶进房里,眼睛不时看向后面的小门处,似乎害怕有某种恐怖存在会从那里跑出来。

  朱炅对慕原飞的房间十分的熟悉,很快点燃蜡烛,一口气点了五支,房内一下明如白昼。

  原来,朱炅见慕原飞真的去老槐树下的古井那洗漱后,心里感到不安,急忙去喊韩叶秋和高成义过来。但高成义在修炼内功,不好打扰。二人便一直在慕原飞门口等他出来。

  等了一会,就见慕原飞惊恐的从那里逃出来。

  朱炅和韩叶秋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眼里看了凝重和一丝恐惧。

  “怎么了,大飞?”朱炅一脸关切。

  韩叶秋轻拍慕原飞的后背。

  温暖明亮的蜡烛,关怀备至的好友,慕原飞心神渐渐镇定下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遇鬼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现在这么害怕。

  难道那次自己心里就埋下了恐惧的种子,它一直无声无息的在心底发芽,成长,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直到这次完全爆发出来,试图一举击溃自己。

  他想起家里的一个女仆,她天天早上都要去小苏桥下的小清河里洗衣服,有一天她失足跌下河里,差点淹死,幸好被路人救起。

  回来后,女仆除了有点惊吓,并无异常。可是从此后,她十分惧怕水,根本不敢从小清河旁边经过,连盛满水的大水缸都害怕。

  慕原飞觉得自己跟那女仆就很像,经历过一次后,以后对此就怀有恐惧心理,一旦再次经历同样的场景,心里的恐惧就会无限放大。

  想到这里,他的心一下释然了。示意朱韩二人坐下,把自己的前后两次遇鬼的经历详细道来。

  二人听得汗毛直立。韩叶秋还能保持起码的镇定,朱炅则缩起脖子,眼睛左右瞟望。

  “你来第一天晚上就去了,还看见了……”朱炅急忙捂住嘴,生怕说出来会犯某种忌讳。

  “后来你还敢去第二次,第三次!你真是太……太……太猛了”朱炅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准确的表达他的意思。

  韩叶秋也十分敬佩的看着慕原飞。

  武功进步快可以说天赋高,勤奋努力,不算什么。可胆子这般大,真的不得不说个服。

  三人一起聊了许久,从各自的身世,家乡的风俗、物产,如何进入琢玉院,对武功的心得体会,一直聊到深夜。

  恐惧都在闲聊和谈笑中消失,起码表面上大家不再恐惧了。

  然后再一次约定第二天同去城里,韩叶秋便告辞离去。朱炅装作没有看到慕原飞打了几个哈欠,却迟迟不愿离去,但终究是要走的。

  “大飞,你还怕不怕?今晚我就在你房中睡吧!”朱炅厚着脸道。

  慕原飞心里暗笑,知道朱炅在害怕。

  想起他刚才的关切,而且毕竟事情因自己而起,慕原飞笑道,“好啊!不过你要打地铺,我不习惯跟别人同塌而眠。”

  “干嘛打地铺,你去我房间把桌子和被子搬来,两张桌子拼在一起,比床还大呢!”

  “好!好!我就怕你压塌了我的桌子。”慕原飞出门去隔壁搬东西。看到慕原飞出去,朱炅不敢独自留在房间里,连忙拿了根蜡烛跟上,

  “但等一下,我来帮你捧蜡烛!”

  拼好桌子,铺好被子,慕原飞就要吹蜡烛睡觉。朱炅坚持不能熄灭蜡烛。两人争执许久,最后各退一步,吹灭三根,留两根继续点着。

  过了一会,朱炅就发出轻微的鼾声。

  屋里有亮光,慕原飞很不习惯,难以入睡,只好在心里解析《归一藏经》的那些晦涩经文,一会儿就头晕脑胀,进入了梦乡。

  早上一阵铜铃铛的铃声惊醒,慕原飞猛地坐起来,双手抱头,感觉很疲惫。

  昨晚做了一晚的噩梦,梦的内容乱七八糟,七零八落的,一点都不记得,只是那惊怖的感觉还在心头。

  朱炅也一下爬起来,手掌撑着桌子,茫然的左右看了看,终于想起自己身在何方,咕哝了一句:“今天不用早课!”又倒头睡下。

  慕原飞推了推他,他干脆头也缩在被子里。

  摇摇头,慕原飞出门右转,到通向老槐树和古井的小门门口,迟疑了一下,迈步进去。

  太阳虽然还没有升起来,但它泄露的光芒已经足够将黑暗驱散,让光明降临世间。

  慕原飞走到树下。如果那两条荡悠悠的腿还在的话,那慕原飞正好在腿下面。他抬头凝视,头顶上有一根大腿粗细的横枝。

  慕原飞轻盈的爬上树,站到横枝与树干交接的树杈上,仔细看着那棵横枝,观察了许久,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地无声,脚步轻快的离去。

  今天演武台上只有零星几个人在站蛮牛桩,教习王太贞也没有出现。

  慕原飞在后面站起蛮牛桩,收敛心神,抱元守一,内视体内经脉运行。他发现蛮牛桩的效果越来越小,打算找机会向王太贞汇报一下,看是不是自己练岔了。

  太阳升起,光芒万丈。

  慕原飞察觉这初升的阳光下,有一种蕴含着勃勃生机的气息,他试图吸纳,但那股气息非常玄妙。

  它介乎在与不在之间。慕原飞能感觉它的存在,但看不到,摸不着,用呼吸吸纳的时候,它就像完全不存在。

  真气运行一百零八个周天,体内真气充盈,精神饱满,身体状态达到巅峰后,慕原飞便缓缓收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