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众生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道意

众生域 问青叶 2537 2019.06.12 20:59

  “空间有劫,天地劫剑。”空言低吟着,那声音极轻,极淡,似乎一出口便融入到那碧焰所鼓起的热浪中,却又仿佛有着自九幽而来的阴冷冰寒。

  平静的空间在空言的声音落下的瞬间,便在围绕着空言的身体的强大的空间法则的支配下开始了暴动,在这一刻似乎空言便成为这天地间空间的主人。无数的闪烁着银色光芒的法则之力向着空言的身前汇聚而来,银芒凝聚,格外细长的长剑悬浮在空言的面前,璀璨的银白色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近于无色。

  剑身薄如蝉翼,仿佛是只需轻轻一碰便会折断,而剑锋却又是极致的锋利,只是银光轻吐便有着空间撕裂之音出现,浓郁的空间灵力化作银白色的雷霆在长剑四周不时乍现,而后又消弥。

  “法则凝形!”龙盛的攻击早在空言身周空间法则之力开始疯狂的时候便被迫停止,而现在其身形更是在强大的空间法则的压迫之下退出了其有效攻击范围之内之外。碧蓝色的火焰在其身周熊熊燃烧着抵御着来自于空言身前那柄奇异长剑的锋锐剑意。“空间劫境,他明明还只是一个先天境的修士,为何竟会拥有这近乎是造化之力的法则能力。”

  三千道族从出生便具有法则之力傍身,自然不会与常人的境界一般来进行比较,运用法则的能力自弱至强可以分为知意,成术,自如,无缺,瀚海,道劫,浩阳,化道,千念,掌道,唯我十二个境界。其实虽然常人没有三千道族之人那般天生具有天地法则的庇护,但实际上他们在进入封神之境时需要度过的天地劫难便使他们能在进入封神之境时直接达到到劫境层次的法则掌控能力,自然一般而言若没有特殊机缘这也就是他们的终点了。毕竟到了破镜的境界那时便有了更强的道意,相较而言,道意的领悟难度虽高于劫境的法则但对于非三千道族中人而言,达到浩阳之境的法则能力领悟难度却要强太多了,况且其威力也不会强过道意,要知道,他们可没有三千道族那样的天地法则亲和力。

  没有理会龙盛心中的波涛汹涌,一只苍白的手轻轻地搭在了长剑的剑柄上仿佛浑不用力一般。但只是瞬间长剑剑身上的璀璨光芒便黯淡下来。似乎那只瘦弱的手在那一刻将剑身所有的空间法则压制了下来一样,却又仿佛是凝聚于剑身的空间法则得到了升华从而进入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何为道意?”莫名的空言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一个声音,有些眇远沧桑但却并不苍老。空言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地感受着手中空间之力所带来的刺痛感,一双黑眸中无喜无悲似乎已经变成了一滩死水。

  无情道意自然不可能白白地给他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它所剥夺的就是空言所有的情感,但不知为何后者情感的消失却使得那本来就存在的执念更为疯狂,他所能记住的似乎只有了复仇。自然不会轻易回答莫名的问题。

  “劫剑,斩。”轻飘飘的声音自空言的口中吐出,长剑轻挥,随后在钱面前便出现了一道剑意浩瀚,却光芒暗淡的剑痕。

  “道意者,法为道,心为意。”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是那么渺远低沉,无人可见的是。空言那已经变成冰雪世界的浩瀚识海,一座座山峰凭空拔起,直入云霄。璀璨的金芒在山峰上闪烁着,仿佛是亘古存在的九个文字铭刻在山峰上……道法相生处,念泉心海。

  空言的识海中发生了什么自然不是龙盛能知道的,事实上,此刻他也无暇去想空言身上发生了什么。尽管他所能见到的只是一道剑痕。但强烈的威胁之意却在剑痕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在其心中浮现。

  强烈的危机感告诉他,模糊的威胁之意似乎就来自于身前的虚空。

  “碧焰,凤羽。”龙盛暴喝一声,肉眼可见的碧蓝色火星向他汇聚而来,只是瞬间他赤裸的上身周围便已燃烧起了蓝色的火焰,火焰凝聚绚丽的羽翼在它的背后舒展开来。碧蓝色的脉络密布其上如同火山下的地脉炽热的灵力在其中流动着,同时龙盛原本达到了自如境界的法则能力在这一双凤翼的加持下已经堪堪碰触到了无缺的门槛,这带来的便是龙盛身周火焰气息的更为炽热。

  隐约间,银芒闪过,龙盛面色一凝,虽然他没有准确地看到那道银芒的位置,但其身周弥漫而出的火焰灵力却在银芒闪现的刹那便准确告诉他了那道来意不善的剑芒的轨迹。

  “碧焰,焰剑。”低喝一声,龙盛手掌轻握,碧蓝色的火焰自其右臂上延伸出去,凝聚成了一柄宽大的巨剑。龙盛双眸中原本赤色的火焰不知何时转为了碧蓝色,双眸轻闭,仔细地感受着火焰灵力所传来的信息,终于在危机感达到了最强时,龙盛手中长剑伴随着一声大喝猛然斩出。

  “轰。”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四散的火焰和纵横的银色剑芒响起,与此同时擂台周围那能够防御住造化境强者攻击的

  火焰散尽,露出了龙盛略显狼狈的身影,他身后绚丽的凤翼此时已经消失,赤裸的上身上密布着细小的伤痕,俊朗的脸庞上满是黯然。

  不知何时龙盛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消瘦的身影,细锋锐的剑正指着他的喉咙,平淡的眸光并未因到手的胜利而有任何的光彩。只是嘴角却洋溢起一抹温和的笑,仿佛之前的无情之人不是他一般。

  “别忘记你所说的。”空言轻声道,手中灵力消失,长剑也化作银光消散。

  “战斗结束,守擂者胜,挑战者败。”阵灵空洞的声音传来,但令人意外的,作为失败者的龙盛却并未像纳兰云海那般被驱逐出九宫天图,让远处那一直注视着此地的阴翳目光都是先有了几分惊异在流露出极为冰寒的神意。

  甚至是身为当事人的龙盛在此刻也是有着不解,不过因此他倒也松了口气,因为这种情况最起码能为他争取少许回复灵力的时间,不至于立马面对与他而言最为棘手的问题——猎城城主。

  “两位不知是否有意向加入我天演府?”不知何时,或许是九宫天图阵灵下定裁决之时,密布于九个擂台上的玄奥阵纹闪烁起来,淡淡的白色灵光汇聚,凝聚出一个身影,然后在整个猎城武场便响起了如此一道声音。

  银光一闪,剑气纵横,空言的身影在声音响起的瞬间,便随着他手中的九玄剑飞射而出,锋锐的剑意带着无情道意斩向那儒雅的身影。

  “呵呵。好强的道意,不过可惜……”来着话语微微一顿,伸出手,点在剑尖之上,顿时气势汹汹的剑意便仿若从未出现过一般消散而去,“你的修为还是太弱。”青年如是道。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空言将九玄收回,微微躬身,双手抱拳,歉声道,这一副诚心诚意的样子似乎刚才那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不是他一般。

  “无碍。”青年微微一笑,表面镇定自若,但心中却在不住的感叹后生可畏。无人可见他背在身后的手上已经有一根食指不见,这代表着这一具相当于他元婴境的化身在一个不过筑基境的小辈手上吃了大亏,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轻敌,但若是平常这些实力已经足以和一个紫府境的修士打个有来有回了。“我名云梦泽,须臾府外门执事,不知两位小兄弟是否有兴趣加入我天演府?”

  “天演府。”龙盛若有所思地道。

  “小兄弟听说过?”云梦泽的声音中明显地有着希冀,毕竟像是空言和龙盛这样的好苗子就算是在号称空雨三府的须臾府也是极为少见的。

  “这倒是没有。不过我倒是听说过天元府。”龙盛的声音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怒意,目光投向远处那猎城中最高的建筑,恨恨地道:“若是没有天元府的资源,区区的柳寒怎么可能突破到紫府后期境界。”

  “小兄弟和天元府中人有矛盾?”

  “那又如何,这份耻辱我要当面报,无论是在天元府还是须臾府都没有区别,不要试图以此来激将我。”龙盛笑了笑,有些自嘲:“更何况我现在可不是自由身了。问我可是没有用处的。”

  说着,龙盛的目光投向了空言,笑容略有些戏谑,又似乎有些无奈,但事实上却是有着深深的敬佩。

  “柳云溪!我想杀了她。所以我要去天元府。”空言看着云梦泽轻笑着,那笑容显得极为地真诚和单纯,声音却是格外的冰冷,杀意凛然。

  “不过,前辈,我可以帮你当卧底哦。”空言话语一转,有了几分温度。“据我所知,属于天演府三脉的人脉须臾,和天脉天元之间可是竞争关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