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滚刀术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2037 2019.11.13 15:46

  “真不练剑了?我教你剑法也不练?”休息了许久,王真才又笑着问道。

  能让天下第一的武当山大真人教习,怕是天下找不出第二个地儿了。

  “不练了。”慕寒执拗地摇了摇头。

  王真有些意外,这可不是世子殿下以往的作风。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十五岁那年在天凉山上第一次握刀,便知道我自己天生是个侠客,那会儿我的愿望倒也是简单,想做与你一样的天下第一的高手,骑最烈的马,用最快的刀,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等到下山以后便游历五国,只消带上银两,走到哪里,处处留情,才算的上是快意人生。但是后来在山上待了三年,我才知道,许多事情,最不能的便是一厢情愿,许多事情,不是你想如何便如何。不过武道一途,尚在我自己的掌控之中,我开始练刀,以后也练刀,即便永远都练不好,甚至半途而废,我都不会练剑。”慕寒平静的说道。

  武当山的大真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只是轻抚慕寒的头顶。

  “如今成永安那老家伙又将一国的气运全都汇入江湖之中,只怕是以后的江湖以武乱禁都得成为常态,若是要那要满国武夫心悦诚服,做听话的狗,要么是练成你这般的天下第一,要么就是直接马踏江湖。而你这般的人物,诺大的江湖,多久才能出上一个?若是我没有料错,最后这损德的恶人,还是得落在慕笙的头上。若是我能练好了刀,也能教天下武人心悦诚服些,既然已经知道练剑那么难,非去强求自己,又有什么用呢?”慕寒将鸣鸿插在了面前的土地上,语气愈发平淡,只是握刀的两手指节已经是攥的雪白。

  王真丝毫不奇怪世子殿下的这番言论,虽说他在世子殿下入了武当山的山门之前对他毫无好感,那到处流传着的浪里小白龙的称号着实说不上是美称,但是当他看到慕寒仅是举剑便能硬生生地举上一个时辰的时候,他不由地暗中叫好:世子殿下举着的那剑,是一般武当山惩罚犯了错的弟子才用上的“笨剑”,这笨剑无锋,唯一的特点便是“重”。

  意志如此坚定,眼界也算的开阔,的确是个能够世袭罔替的样子。

  “剑术刀法,殊途同归,皆是追寻一人当百的手战之道,既然殿下对剑道无感,我便将一手养剑的功夫传给你,至于刀法,武当山上还真没适宜世子殿下的,等到你回到天凉山再去向你的师傅讨教,倒也不迟。”没有强求,王真留下了一片上乘的御剑法门便离去。

  看着那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御剑始解》,慕寒哭笑不得:原来武当山的这帮道士们,还真不会刀法。

  将册子贴身收好,慕寒起身又练了一趟滚刀术,并无套路,只是一刀接着一刀顺势而走,都是简简单单的挥刀,但力求一气呵成,不留间隙。

  用自己师傅的话来说,他如今的刀法,也算的上是另辟蹊径,仅是一招,胜得万招,不过这刀法,只有慕寒练得,他人却连不得。

  起因是慕寒的一双“鹰眼”,他能在别人出手的一瞬间,看清别人发力的轨迹,然后用最省的力气使出最迅捷的刀,虽然说是铤而走险,但是至今还未曾失手过。

  这是慕寒自己琢磨出来的简易刀法,说是滚刀,十分贴切。但这滚刀术,确实独一无二。

  一套滚刀练完,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慕寒回到茅屋躺下,原本膈人的硬板床,在一天的修行以后,仿佛也变得柔软起来,慕寒沾到床便着了。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慕寒小屋的门被人悄悄推开,先是一盏油灯探了进来,见到屋内没有动静,才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悄声进了门。

  那小人一进屋便将油灯放在了桌上,四处摸索着,好像是在搜寻着什么一般。

  只见那人借着昏暗的灯光,在屋内翻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自己要的东西,这时,她才细细打量起在床上酣睡的慕寒,眼睛一亮。

  “这家伙居然连睡觉都拿着刀!”那人心中暗自腹诽道,然后轻轻地拨弄了一下慕寒,慕寒翻了个身,转向了墙壁的那侧,没有丝毫想要松手的样子,反而将鸣鸿抱得更紧了。

  那小人见到慕寒的反应,几乎跳脚起来,只能手脚并用,轻轻地爬上那一张算不得柔软的床。

  既然慕寒将刀鞘死死地抱着,那小人也不是个死脑筋,她轻轻地拱在慕寒的身上,伸出一只右手,慢慢地将鸣鸿从刀鞘中抽出,就在那柄长刀快要全部出鞘,大功告成的时候,却又一双温热的手轻轻搭在了她的手上。

  “啊!!!!!”那人惨叫一声,一时慌乱之下竟是直接趴到在了慕寒的身上。

  “真是一只学不乖的小野猫啊,怎么,一天没见,就想趴到本世子的床上来了么?”慕寒将鸣鸿一把插回刀鞘之中,十分受用地摸着姜芷的头发。

  “我,我,我只是想来和你借一下刀,看你已经睡着了,不想打扰你......”被慕寒一调侃,姜芷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想要起身逃走,慕寒哪能让她得逞?一把将她的手腕拉住,扯进了自己的怀里,姜芷甚至能感受到慕寒炽热的体温。

  “哦?到了这武当山上,女侠的江湖梦又燃烧起来了?”慕寒任凭姜芷如何拍打着他,也没有松手。

  姜芷意识到了这次算是栽了,只能垂头丧气地说道:“我只是想来借刀杀只兔子......山上的素食,实在是下不去口......”

  慕寒不由地哑然失笑,在自己第一次遇到姜芷的时候,她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只能坐在桌子前看着他流口水,而现在还挑食了?看来是自己把这小妮子给养的太好了。

  轻轻在怀中的小人儿的脸上吻了一记,慕寒才将手松开,姜芷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跳下了床。

  将怀中的鸣鸿朝姜芷一抛:“去吧,记得那兔子,本世子也有一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