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 武侠

    类型
  • 2019.05.23上架
  • 6.53

    连载(字)

144位书友共同开启《刀影残芒》的武侠之旅

学徒萧寒寞2 见习壹胖贰白作家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八百里(求推荐票,求收藏!)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2046 2019.11.29 00:04

  今日小雪。

  猛烈的寒风从北方而来,裹挟着雪沫子擦着地皮吹过之后,又卷上天不少枯黄的野草。

  这里是边关。

  天下第一关,山海关。

  若是有诗人在此,想必此情此景是该要吟诗一首的。

  战场和厮杀,永远都是诗人们拿来感慨的好题材。

  不大的林子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十具尸体,鲜血的腥味尚未来得及在空气中弥散开来,便立马被冰冷的空气冻住。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才死了的人就已经冷硬的好像石头一样。

  只听得一声:“放箭!”,好容易才消停一会儿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

  小规模的遭遇战,碰撞的快,结束的也快。

  有人穿着马靴,踩碎了血液凝固而成的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他走到那些尸体旁边,好容易才将一具尸体上的衣服扒开,见到了士兵盔甲中的淡蓝色印记。

  他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招呼过一旁的士卒,先是故作大声地说道:“是一队马贼!我们此战一共斩首七十二,他们无一人生还,可谓是大获全胜,回去给兄弟们记在功劳簿上,这功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应该是够了你们家婆娘这一年的家用了!”

  随从的士兵们立刻高声欢呼起来,忘了周边的寒冷。

  然后那人才低声与那记录战功的士卒说道:“远山入侵,你速速写一封八百里加急,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这种军机大事,片不容缓!

  不同于一直对边境不断进行骚扰的狄与东越,远山可以说已经是许久未有过动作了,而此行远山的七十二人却是从山海关的中门大摇大摆地走出去的!

  孙守约心中是沉重无比,若不是他正巧心情惬意,提起一壶热酒出门赏雪,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他原本还在盘算,这次在边疆戍守三年以后,离回到朝廷也就还有一个月的功夫,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就是没有功劳,也有不小的苦劳,到时候皇上一高兴,给自己再小小的向上提个一级,随便做个清闲的三品大员,岂不是比在这冷的要死的边塞吹西北风来得强?

  他甚至已经想好回到江宁以后要去哪家馆子好好地喝上一顿花酒,去尝尝那姑娘们温热的小嘴唇。

  这次就算他看见了几十人是从关内出去,他也不敢宣扬,只是等那远山的几十人走远了,才大声呼唤有敌。

  若是让士卒们知道军伍之中出了内鬼,只怕是免不得一场骚乱,那山海关原先薄弱的防线,更是不攻自破。

  孙守约表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他清楚,若是这山海关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别说他这个小小的折冲都尉了,就是宰相亲临,也担不下这个责任!

  这是满门抄斩,灭九族的大罪!

  要知道,山海关是据天险守城,若是这道防线失守,接下来等待天契的,便是远山百万大军的挥师南下!

  最保守的估计,天契也要割下幽云十六州送给远山求和!

  而只要割下了第一块地,开了先河,一旁早已虎视眈眈多时的东越与狄,必定也要从天契身上撕下一块肉来,其与慢性死亡基本无异!

  那传令员回头急急将战功给报了,然后拿起桌上的狼毫,怎奈由于塞外的严寒,这狼毫已经是冻得如同生铁一般。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将狼毫一口含入口中,纵使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冰冷的温度依旧是让他浑身一颤。

  过了许久,感受到狼毫已经化开,他这才将刚研磨的墨水沾上,飞速的写下一片小字。

  他将信件折好,放进羊皮袋中,跑到马概,飞身上马,急匆匆地朝着下一处驿站赶去。

  蓟州。

  镇北大将军李存瑞的书房里。

  火盆烧的很旺,不时有细小的灰随着火焰升腾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和外面天差地别,温暖的让人舍不得离开。

  他与用女子的体温进行取暖的奢华世家不同,在广漠的北域,他是一位真正为人爱戴的将军。

  李存瑞是天契坐镇北方的最高将领,是货真价实的二品大将军,毫无疑问,在江宁以北的巨大区域内,他拥有着绝对的权利和地位。

  他出身江宁李家,是李家唯一的嫡系子弟,绝对算得上是天契一等一的贵族。

  他一出生,宋明的父亲,也就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太上皇宋柯,便亲自授予他右侍勋的虚职,虽说只是个从七品,但绝对是一些寒门子弟挣扎一辈子也未必能追求来的地位。

  而李存瑞最让人敬佩的不是他的出身,而是他的才能。

  他十八岁那年,便被宋柯委以重任,时常在天契与大楚的边界打上一些小规模的遭遇战,并且笼络人心,过了五年的时间,宋柯封他为骠姚校尉。

  在大破楚国的前一次战斗中,李存瑞凭着一身虎胆,独自率八百骑兵,远离主力几百里袭击敌人,斩俘楚军几千人,而后江宁的定鼎一战之中,他更是展露出了惊人的智谋。

  在天契军将整个江宁城层层包围起来的十天,慕笙一直都没有投降的打算,誓要与大楚共存亡。

  这时李存瑞献计,请来五百名歌姬,合奏起沉闷悲壮的《霸王卸甲》。

  四面楚声中,帝王意气尽!

  自从三年前他调任镇北将军之后,有这样一名威震四海的名将坐镇,整个北域比以往太平了不少。他来的第一年,边军主动出动四十三次,杀贼将近两千人,就连北域的十二大寇,都有一人纳头来拜,心甘情愿地称李存瑞为“义父”。

  有如此名将运筹帷幄,宋明自然也是在皇宫内高枕无忧。

  只是一直稳重的李存瑞,今天却不知为何,一直感受到心中有些慌乱,即使是拿起最喜欢的一本《楚辞》来回翻看几遍,都是不能静下心来。

  他索性便抛开了书籍,披上一条赤红的狐裘,便走入了风雪之中。

  刚出门,他便见到一人手执马鞭,口中大声喝道:“八百里加急!御赐金牌,阻者死,逆者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