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坐南朝北,虎视中原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3950 2019.06.03 22:15

  慕寒足足在幽州兵营中躺了两天才勉强能起身,慕笙挂念慕寒的伤势,也在幽州待了两天。

  刚起身,慕寒便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慕笙那边,也不顾慕笙身旁的一圈将士们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住了慕笙的衣袖,哭诉道:“爹,孩儿在花灯会上被人欺负的好惨!”

  慕笙无奈,一把扯开慕寒,然后才说道:“南离还有人敢欺负你?反了他了?”

  “有个叫周浩的家伙,在花灯会上要抢我丫鬟呀!”慕寒一脸委屈地说道。

  慕笙尚未开口,一旁一位虎背狼腰身着便服的中年男子便凑了上来,抱拳道:“世子殿下,在下周文豹,周浩正是犬子,不知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形?”

  慕寒转了转眼珠子,也不添油加醋,如实地讲了讲当时的情形,只是随着慕寒的话语,周文豹的脸色愈发难看,等到慕寒讲完时,周文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没出息的东西,我这就回去收拾他。”

  说着便欲冲出大营,只是又思量了片刻,对身旁的一个亲信说道:“给我把周浩带过来。”

  慕笙一言不发,就坐在主位上看戏。

  慕寒也是一脸等着好戏看的样子,一时间,大营中的气氛变得十分古怪,无人说话,针落可闻。

  宗泽坐在慕笙左手旁,看着两父子的一唱一和,只能无奈地笑笑,暗自祈祷慕笙不要借机把凉州的将种子弟全都拉出来溜溜。

  不消一会儿,周浩便垂头丧气地走进了兵营,大概是那士兵提前给他敲了警钟,周浩一进兵营朝着慕笙纳头就拜,口中说道:“参见王爷!”

  慕笙抬了抬手,示意周浩站起来说话,周浩谢了慕笙,刚要站起来,便被周文豹在小腿肚踢了一脚,立马又跪了下去。

  周文豹说道:“先给世子殿下赔礼。”其实平心而论,周文豹认为自家孩子强抢个民女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堂堂幽州刺史的儿子,抢个民女还犯了哪家的王法不成?

  周浩唯唯诺诺地朝着慕寒一拜,他平日里瞧不起北走城那些绣花枕头的膏粱子弟,却在另一个比他更富贵的膏粱子弟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慕寒笑道:“周兄不必如此,快快请起,既然刺史心中有意化解,那么此时便就此揭过了。”

  正当周文豹父子松了一口气时,慕寒又戏谑地开口道:“不如周兄陪我走一趟洛阳,正好此行要点上一百骑兵随从,想必虎父应该无犬子。”

  周浩脸色难看,他自幼艳羡宗泽儒将的声望,平时在府上修生养性,每天都练得是那些琴棋书画,偶尔也会练练剑,或是在宴席上跟人大谈兵法,众人只是顾忌他是幽州刺史的嫡长子,都是溜须拍马。但是周浩心中还是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周文豹刚想开口,却被慕笙打断:“幽州刺史的儿子,岂能是酒囊饭袋?准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给周文豹的一番辩驳全都憋了回去,最后只能回一句:“谢王爷。”

  慕笙挥挥手,让两人退下,然后和宗泽说道:“幽州的将种子弟多,多如牛毛,我顾忌兄弟们的情分,便从未理会过,只是最近飞往我慕府的折子,是越来越多了,寒儿的事情正好是个契机,你整顿整顿幽州军伍的内部吧。”

  宗泽苦笑道:“说来说去都是情分,现在这些所谓的将种子弟,都是当年跟着王爷您打天下的,也是大楚的那一帮兄弟的后代,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些年轻人们杀了几个人又能怎么办?就算官府有心,您那帮兄弟跑到王府上一闹,您还能坐视不理?一来二去,幽州的将门世家的横行霸道,已经是成了约定俗成的事情了。”

  慕笙看了看一旁的慕寒,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难办也要办,我王府今年九月十五后便不再见客,闭门三月,这事情,你能否办好?”

  宗泽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道:“王爷这是要铁了心清扫幽州?”

  慕笙接过慕寒递过的茶碗,抿了一口才说道:“不只是幽州,是整个南离,我不想寒儿接手慕家的时候,接过的是一个烂摊子。”

  宗泽默然。

  慕笙转过头对慕寒说道:“此行你先去青城山,山上有人等你。”

  三天后,青城山的山下来了一百余骑的轻骑军,山上却是全无动静。

  慕寒坐在马车中,手中撩拨着姜芷的头发,自从前天醒了之后,看到姜芷脖子上挂着的玉扳指,可把慕寒吓了一跳,问了才知道,是慕笙亲手交给姜芷的,姜芷不知其中意思,慕寒却是怎么不知。

  这是慕笙和姬乐的定情信物,慕笙可是一直当成宝贝供着的!

  现在到了姜芷手里,很明显,慕笙是相中这小女孩做儿媳了。

  本来以慕寒的性子是最厌烦被人下了条条框框,只是不知为何,慕笙这次的举动却让慕寒心中一阵窃喜。

  “山上还没有派人下来么?”慕寒掀起帘子问道。

  “只是下来了一位道士。”贴在轿子旁的张守珪回复道。

  这位甘愿给世子殿下当马前卒的将军,是幽州骑军中屈指可数的猛将之一,虽说没有见识到世子殿下一人杀一府的场景,却是在世子殿下杀人后对其最为尊敬的人。

  据说张守珪带着随从去刘公府收拾残局时,见了刘公府一地的尸体,又从他人口中得知这些人悉为慕寒一人所杀后,感叹了一声:“真乃神人也。”

  在宗泽为慕寒点兵时,张守珪当即就吼道:“张某愿为世子护驾前去洛阳,为世子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这份决心让一旁的慕笙点了点头,当即就让张守珪跟随慕寒前往洛阳,又点轻骑一百人给张守珪。

  出城前慕寒拿到手一份关于张守珪的战功梗概,不得不去敬重惊叹几分,张守珪本是北走城中一位官宦子弟,却无心笔墨,家中给他捐了个大夫,他却在做官两年后投笔从戎,投身疆场,虽说练武的时间短,可只要给他一枪在手,仅是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壮举便做了数次。

  战场上杀神一般的张守珪,下了战场以后却是一个委实文质彬彬的书生,刚入军营时,还是满嘴之乎者也,一直摸滚打爬到了幽州骑军的四狼之一的位置,还是被人笑称“掉书袋将军”。

  “哦,倒是有点意思,我倒要试试这青城山有何能耐。”慕寒下了车,看到青城山的牌坊下面站着个老道士。

  老道士鹤发童颜,两条雪白的长眉已经是垂了下来,身材枯瘦,慕寒心中估摸着自己一只手应该就能把他拎起来。

  老道士见慕寒下了轿子,朝着慕寒笑了笑,说道:“世子殿下请随我上山。掌门有要事想和殿下商议。”

  慕寒见道士不卑不亢的样子,也是起了兴致,回马车上抢了姜芷的刀,就要上山。

  张守珪原本想跟着一同上山,被慕寒摆了摆手,拒绝了。

  爬山是个体力活,依照老道士的体态年龄应该是要中途歇息数次才对,可慕寒看着老道士一直低头登山,气息悠长,竟是连汗水都不见一滴,慕寒心中冷笑:这青城山,怕是把山中隐修多年的老怪物给唤出来了。

  两人一直走到了山间的太清宫才停下脚步,慕寒踏进太清宫门时,青城山掌教真人李清已经是在殿内等候多时了。

  见到慕寒进来,李清只是朝着慕寒点了点头,指了指身旁的一把椅子,说道:“坐。”

  慕寒也不客套,况且一口气爬了半山,也着实是有些累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堂中的太师椅上。

  “世子殿下这次来我青城山,路途劳顿,且先常常上山特采的茶叶。”李清给慕寒沏了一杯茶,开口说道。

  “我且先问你一句,洛云飞可是你青城山中人?”

  “确有此人,云飞正是我的几位弟子之一,不过已经下山多年。可是他得罪了殿下?”李清不太清楚慕寒的态度,试探问道。

  慕寒点了点头,又说道:“那便没事了,此行来青城山,是慕笙特意关照我来的,正好在我天凉山上常听师尊提起,青城山乃我道教圣地,我便想来此看看。只是刚刚在山下的道士曾与我说,掌门有要事和我商议,不知是什么事情?”

  李清喝了口茶,神情纠结,终于还是开口道:“此番朝廷对江湖势力肃清,我道教本是与世无争,无奈京城的那位一口咬定刺客乃我道教中人,北方的落云观,长春观等已经是遭受波及,近来也有道士逃到了我青城山来……”

  慕寒明白了李清的意思,直截了当地说道:“掌教真人的意思我明白,只是不知道你青城山,愿意付出些什么?”

  “青城山将一直站在慕府一方。”

  “哈哈,掌教真人倒是画的一手好饼,只可惜了,本世子不吃这一套,本世子要眼前能看得见的东西。”慕寒冷笑道。

  “许嘉已经是在你慕府了吧?”李清问道。

  慕寒点了点头,说道:“怎么,许嘉也是你青城山的人?”

  “世子殿下觉得许嘉的一手剑术如何?”李清又问。

  “虽说我没有见过他出手,但是从传闻中来看,必是天下无双!”慕寒缓缓说道,剑甲许嘉,绝非吹出来的。

  “世子殿下若愿意庇护天下道人,与我道教结善缘,我保世子殿下三十岁前便能有许嘉的境界,这份礼可不轻了。”李清笑着说道

  慕寒一口茶水喷在了地上,心中的惊愕自然是不用提了。

  许嘉的境界!整个天下有几个许嘉?在慕寒的眼中,许嘉几乎等同于剑仙了。

  “此言当真?”慕寒放下手中的茶碗,坐直了问道。

  “自然。”李清点了点头,又说道:“尊师李玄,十八年前云游归来,夜观天象,在青城山山顶卜了一卦,只算到南堰有贪狼降世,当天便令赵尘风下山自立门派,名为天凉山。随后又令我去南离云游,找寻那贪狼星落在了谁家。”

  说道这里,李清顿了顿,眯着眼睛看着慕寒笑了笑,又道:“我在南离云游了整整三年,终于是找到了那颗落下凡尘的天狼星。原来是违命王的嫡长子,就在我准备入府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有了另一个道士盯上了你,甚至还为你慕家遮蔽了天机,何等的大手笔。”

  慕寒扯了扯嘴角,说道:“要是那道士没能遮蔽住天机,恐怕我现在已经是一堆白骨了。”

  李清却放声大笑:“可成永安的确坐了件好事,贪狼降世,坐南朝北,虎视中原!慕家出了一头狼,大楚复国有望啊!”

  慕寒揉了揉脑袋,说道:“掌教这话说的却是有些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哼!道无涯,老道的道,便是愿我道家源远流长。这次朝廷的矛头直指我道家,分明是抑道尊佛。老道岂能坐视不理?”

  慕寒见李清有些癫狂的样子,说道:“只是因为那道甲将气数引入江湖罢了,涉及不到佛道之争,掌教怕是多虑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道家向来主张不争,这一次你们青城山主动揽上了这份因果,却是为何?”

  李清没有说话,带慕寒上山的老道却笑言道:“道家不是不争,人们都以为我道家注重天道,轻视人事。实则不然。盛则闭世,乱则入世,这才是我道家。而此番老道观天象,天契之乱,已经要开始了。”

  慕寒笑着说道:“那就请道首入世呗!”

  老道这时却收敛了笑容,严肃地说道:“一些日子后,自会有人到慕府之中,只是世子殿下此行去洛阳,还是早去早归吧。若是老道没有算错,有位与世子姻缘纠缠在一起的姑娘,命不久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