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暮色入武当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2291 2019.06.11 01:11

  这一天,慕寒被慕笙新点来的一百骑簇拥着,于暮色中入武当。

  知道武当山上有王真坐镇,慕寒可不敢摆架子,直接就准备让几个兵轮流换岗,给自己抬上山。

  只是刚到武当山下,王真便御剑飞来了。

  见到慕寒在姜芷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下车厢的样子,王真笑道:“既然世子殿下行动不便,本道就载你一程。”

  手往慕寒一指:“谋,去!”

  剑匣中便有一把长剑出鞘,飞到了慕寒的身前。

  “你,你是王真?”慕寒看见眼前的人,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不是自己在青城山下山时候想要砍的那个臭道士么?

  道骨仙风的年轻人微微颔首:“对,我是,怎么,世子殿下还想要再斩我一刀?”

  “不敢不敢。”慕寒谄媚地笑道,若是当天这年轻道士自报名号,就是借他一百个胆,他都不敢朝他挥刀啊!

  不过仔细想想,后来这倒是还是夸了自己的,也不算坏,是把?

  慕寒有些惊奇地看着王真的御剑手段,脚下踩着踩着飞剑,却手捻剑诀,一心二用。

  “愣着干什么,坐。”王真没好气地说道。

  慕寒刚坐到了飞剑上,飞剑便冲天而起,慕寒一个踉跄,使出全身力气抓住了剑柄,才勉强没掉了下去。

  “慢点慢点慢点慢点!”慕寒紧闭双眼俯身在飞剑上,声嘶力竭地叫道。

  “莫慌,我就在殿下身旁,世子殿下也看看我武当山的风景。”王真双手背后,和慕寒并排飞着。

  慕寒慢慢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视线略过剑身朝下看去,只见一片金黄朝着身后不断掠过,眼前的景象不断变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周身是缭绕的云雾,一旁御剑的王真正看着自己,笑意温和。

  “以后我也能御剑么?”慕寒问道王真。

  “若是世子修我道门的大长生,便是小事一桩。”王真笑道,然后想了想,又说道:“不过世子殿下应该是惯用左手刀的,学什么御剑?”

  慕寒低头看着下方飞掠变化的景象,心中神往,只是回答道:“若是修道如此逍遥,弃刀修剑也不错。或者王道长把这把谋剑送我,我便去修道门的大长生了。”

  王真也不理慕寒的无赖,只是说道:“这剑本是一套古剑,名七杀。迟早会到世子手中的,只不过时机未到罢了。”

  慕寒有些震惊,刚想说些什么,王真就摆摆手:“紫霄宫,到了。”

  飞剑急停,慕寒头朝下一跟头栽了下去,和武当山的土地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慕寒好容易才翻了个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有个小道士原本拿着扫帚,见慕寒落地,立马跑了上来,扶着慕寒进了厅中,到了椅子旁,慕寒终于瘫软下来。

  王真瞧着二郎腿坐在堂中的太师椅上,和气道:“剑术刀法,其实殊途同归,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杀伐术罢了。世子想要剑,不难,几日内,这七杀便是你的了。不过世子要答应我一件事。”

  慕寒心中震惊,却还是恭恭敬敬地说道:“真人请讲。”

  叹了一口气,王真才说道:“少做杀孽。”

  一旁杵着的小道士却是悄悄叹息。

  慕寒怎么听着都不是滋味儿,怎么感觉这王真人是在交代身后事呢?

  思量了一会儿,慕寒才开口问道:“莫非真人是准备飞升了?”

  “天上有什么好?哪里有这人间精彩。”王真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

  “你伤势严重,就住在武当山七日,我会令人支会山下,这七日世子殿下就跟着清玄练练拳吧!”王真又道,也不问慕寒的意见,就挥了挥袖子,对着一旁的小道士说道:“清玄,带世子殿下去他这几日的住处吧。”

  慕寒默然,不过既然王真已经开口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一旁的小道士点了点头,搀扶着慕寒便朝着门外走去。

  小道士是个闷葫芦,一路上任凭慕寒怎么说话都不带理睬的,到最后慕寒只得闭嘴,乖乖地搭着小道士的肩到了一处破旧的茅屋前。

  看着眼前破旧的屋子,慕寒有些难以置信:“你让本世子就住这种地方?”

  小道士终于是回了话:“武当山平日里香客众多,道观中多是香客,若是世子殿下不嫌弃,也可以住在那里。”

  “进去看看吧。”慕寒从善如流。

  进了茅屋,里面只是简单的陈设,灶台就在床的正对面,床上倒是整整齐齐的铺叠过,散发着一股清香。整个屋子虽说破旧,倒也整洁。

  “真人吩咐过,世子殿下这几天的饭食都得自己动手。”把慕寒扶到了床前,小道士才说道。

  慕寒有些傻眼,怎么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慕府公子,一下子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可我没下过厨啊。”慕寒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福生无量天尊,施主请自便吧。”清玄小道士朝着慕寒施了一礼,有些同情地看了眼什么都不会的慕大少爷,径直走出了门去。

  清玄出了门以后缓慢走上黄龙峰,途径山上的几个道观,无数大小道士口口尊称师叔祖太上师叔祖,他都应下,虽说年龄不大,却是王真的亲传弟子,辈分大的吓人。

  王真不是武当山掌教。

  这一代的掌教王重阳,按辈分来说,见了自己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师叔”。

  清玄不在乎这些虚名。

  慢慢地走到黄龙峰,坐在峰顶常坐的一块猴子样式的石头顶端,小道士重重地叹了口气,忧愁的神情和一张稚嫩的脸很是不搭。

  慕寒在床上滚了几滚,只是还是感觉浑身无力,想起王真说道让自己这几天在武当山上打拳的事情,便更是头疼,和这群道士讲道理是真的费力,自己现在连站立都困难,打拳那不是扯淡的事?更不用说什么先天了。

  无奈地拍了拍身下硬邦邦的床板,又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慕寒此生第一次感觉到有些绝望。

  若是自己一直是这种身体,那岂不是成了废人?

  甩开心中的杂念,悉心回想起姜芷在车厢上读给他听的《七星步》,脑海中不断地思考着那有些晦涩的古文,突然有些豁然开朗。

  “天为清,地为浊,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慕寒口中轻声念叨着,只觉越想越精神,原本的睡意全无。

  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两腿做了个弓步,微微颤颤地捏了个手诀,慕寒心中默念“疾”,顿时感觉身体轻盈,刚抬起腿想要下床,却是一个重心不稳,又重重地栽倒在了床上。

  小道士不知何时又折返了回来,见到慕寒掐的手诀,惊讶道:“七星步?”

  “天赋禀异,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慕寒苦中作乐道,只是感觉身体已经是散了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