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掌教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2348 2019.06.12 01:12

  月上柳梢头,慕寒微微颤颤地扶着墙走出了茅屋。

  “世子殿下,大半夜不睡觉还出来溜达?”刚出门,一个慈眉善目的老道士便笑呵呵地迎了上来。

  “我倒是想睡,只是这破茅屋连个撒尿的地方都没有,憋死本公子了。”慕寒无奈道。

  老道笑道:“这屋子可是师叔祖自己的屋子,这次为了世子殿下上山,真人可是自己搬到了道观里去住了!”

  “王真的屋子?哎呦,那可得让我多躺会儿,沾沾仙气!”慕寒一下子来了精神。

  “所以啊,殿下你还是知足吧,师叔祖他早就已经辟谷,就算是按照那齐道临曾经排下的境界来说,也算是当之无愧的真仙人了!这个房间中,厨具之类的,都是特地为世子后布置的。”

  “辟谷?我原本以为这只是道家对外的吹嘘,想不到真有这等境界!”慕寒惊讶道。

  “这只是小宗师的小伎俩罢了,和我道家大长生相比,九牛一毛。”老道笑呵呵地抚着胡子笑道。

  “哦?不知真人的眼中,武道境界是如何划分的?”慕寒好奇道。

  “有欲是为后天,无欲是为先天,二者以胎息为辨别,后天呼吸不断,必可达于太无。此为后天先天之分。这是三教公认的境界。而其上,虽说三教说法不同,但也是大同小异,按我道家的划分,便是堪破、洞虚、大成了,若是还要往上,便是那虚无缥缈的陆地神仙之境了,纵是三教中人加起来,百年都是难出一个。”

  慕寒来了兴致,便又问老道:“那我现在是个什么境界?”

  老道随手摸出一把剑递给了慕寒,说道:“试试。”

  慕寒摆摆手:“甩不动,甩不动!”

  老道笑了笑,一巴掌拍在慕寒的背上,就在慕寒正要跳脚的时候,却感觉到后心有一股热气传来,直通四肢百骸,让慕寒感觉无比的温暖。

  “这下好了,不过老道我要先说了,治标不治本!世子殿下若是真要根治这次的伤,还得去找师叔祖去!”老道又将剑递给了慕寒。

  慕寒点点头,接过长剑,先是在空中耍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然后也不打招呼,朝着老道便是一剑劈了下去。一手滚刀术使的是炉火纯青。

  慕寒使刀,从不按常理出牌。

  不论刀法,只是出最迅捷的刀,最出其不意的刀。

  天凉山的师傅曾经骂过慕寒的一手滚刀术:“泼皮无赖。”

  不过慕寒倒也不在意这些,刀法剑法,都是拿来杀生的,只要刀够快,便能斩尽宵小之辈。

  不过老道人显然不在此列。

  老道只伸出了一根手指抵住了慕寒的剑,笑吟吟地看着慕寒,说道:“剑是拿来刺的,刀才是拿来砍的。”

  “都是为了杀,有什么区别?”慕寒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老道看了眼慕寒,笑着摇了摇头:“行了,世子殿下的境界勉强算是个二品小宗师吧。不过只是三年,就能到如此境界,悟性也算的上乘了。”

  慕寒脸色一垮,收了力道,把把剑随手往地上一扔,和老道挥了挥手,随便找了个山崖放空自己去了。

  二品小宗师!连最低的武道门槛都没迈进去!

  看着液体自崖间飞落下去,慕寒心中不由地生出了一种快感,悠哉悠哉地吹起了口哨,把这几天的烦恼都抛在了脑后。

  提了提裤子,转身便见到刚刚那老道站在自己后面,慕寒吓了一跳,赶忙道:“老道士,本世子对男人可不感兴趣!”

  老道一脸黑线,手往身后一指:“滚!”

  慕寒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仔细想想老道那一身高绝的修为,还是乖乖地滚了回去。

  挪动到了茅屋的门口,慕寒回头一看,老道在刚刚的那个悬崖处盘腿而坐,一柄小剑在老道的指尖飞舞,仿佛是有了灵性。本是慈眉善目的老道人,在月光的照耀下,却是显得杀气腾腾。

  “原来是在老家伙的地盘干坏事了,难怪这么生气呢。”慕寒嘀咕道。

  好像是听到了慕寒的嘀咕,那柄一直绕着老道飞舞的小剑,朝着慕寒直取而来,吓得慕寒“啪”的一声就趴在了地上。

  小剑贴在了慕寒的脸上。

  慕寒微微颤颤地摸着自己的小脸,把小剑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一看小飞剑的样子,甚是小巧可爱。约莫只有寸许长,短短的刀柄没有过多的修饰,就是一块纯黑的木头,剑身在月光下泛着银光。

  正当慕寒抚摸着剑身,爱不释手的时候,老道说道:“此剑流霞,就赠与殿下了。”

  慕寒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天上掉馅饼,绝对有诈!赶忙推辞道:“无功不受禄,慕寒当不起!”

  “老道武当山王重阳。”道人笑眯眯地说道。

  慕寒闻言,把流霞往怀里一揣。

  王重阳见慕寒的无赖之举,也不恼,只是说道:“王真师叔祖刚和我说过,世子殿下惯用刀,且刚从青城山取了一把鸣鸿。鸣鸿是上古名刀,甚至足以与轩辕剑相提并论。但是世子可要想好,用刀,还是用剑?”

  慕寒笑道:“今日上山,王真刚和我讲过,刀剑都是杀伐术,本就是一家,为何掌教真人倒是非要我做个抉择?”

  “你若是陆地神仙,你就是拿木头都能打死人。”王重阳无奈地说道,然后又补充:“到了王真师叔的境界,刀和剑本来就不再有别,一力降十会。不过十字殿下当前的境界,还是要集中精力在一样上。”

  慕寒思索了一会儿,笑道:“刀剑兼修有何不可?反正本世子向来擅长左手刀,再修一手右手剑也不错。”

  “右手剑还是免了,既然世子有心,不妨明日来青云宫中,我传世子上乘的御剑法门便是,能提刀砍人,又能飞剑取头颅,不也不错?”王重阳说道。

  慕寒点了点头,便回屋躺下了。

  老道依旧在悬崖边坐着。

  过了一会儿,清玄也走到了悬崖旁。

  “掌教,你就不能劝劝师傅?”两人无声地坐了许久,清玄这才开口打破沉默。

  王重阳抬头看了眼月亮,然后又伸手摸了摸清玄的头:“师叔是真正的修道人,弃了道门大长生,就连位列仙班也不在乎。现在他一心要做那件事,我又如何能劝他呢?”

  清玄有些许郁闷,伸手招来一把飞剑,越上飞剑,在武当山大大小小几千个山峰上转了个便,只是心中好不痛苦。

  落到了紫霄宫前,清玄在门前打了套拳,本是规规矩矩的武当拳法,被小道士使的全无章法,一套拳打完,清玄又握住了那把飞剑,练起了师傅传授的剑法。

  依旧是杂乱无章。

  练到最后,小道士一剑狠狠地插进了地里,竟是流着泪吼道:“慕寒,若是你负了我师傅的一片苦心,清玄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已经安然入睡的慕寒自然是听不见小道士的威胁。

  坐在悬崖旁的王重阳苦笑一声,以指为笔,在地上写了几个小字。

  武当当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