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仙人抚我顶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2072 2019.06.13 18:23

  清晨时分,慕寒在睡梦中被人摇醒,睁开朦胧的睡眼一看,是清玄小道士。

  “让我再睡一会儿……”慕寒呢喃地说道。

  小道士摇的更厉害了。

  慕寒顶着两个黑眼圈站在了青云宫里,死死地盯着王重阳。

  “跪下吧。”王重阳坐在了太师椅上,随意地说道。

  慕寒不说话,只是蒙圈地看着王重阳。

  “还想白学剑啊?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王重阳没好气地说道。

  “欲学此剑,先入山门。”王真坐在右侧的太师椅上点头说道。

  慕寒无可奈何地跪下磕了三个头,给王重阳和王真两人各自奉上一盏茶。

  王真接过慕寒奉上的茶水,笑着点头说道:“既然入得我山门,我便送你一份造化。”

  王重阳在一旁默然不语。

  递给慕寒一个剑匣,慕寒惊讶道:“这莫非是七杀?”

  王真点了点头,补充道:“这七柄飞剑,已经被我抹去了禁制,差不多算是半死之物,你拿回去,会了武当的御剑法以后自然能指使自如。至于之前青城山送给你的那把鸣鸿,可以拿来养意。”

  “养意?”慕寒疑惑地问道。

  “养刀意,要么不出刀,出刀便杀人。这本就是刀的特性。”王真点了点头,说道。

  顿了一会儿,王真又说道:“前几天劫杀中,你负伤太重,我急着回山,便只喂了你两颗金丹,治标不治本,只能保得你一条性命,你且过来,我给你疗伤。”

  慕寒乖乖地凑上前去,王真伸出左手,轻抚慕寒的头,慕寒只觉一股清气从头脑往四肢百骸蔓延开去,毛孔贲张,捏了捏拳头,感到原本无力的四肢渐渐有了力气,而且脑海一片清明,是从未有过的清爽。

  王真收起了手掌,笑道:“感觉如何?”

  慕寒捏起拳头,兴奋地说道:“从未有过的清明。”

  “那就去洗洗身子。”王真无奈地说道。

  慕寒有些愣神,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都伸出了一些污浊的东西,犹如油泥一般附在皮肤的表层,摸了摸脸,慕寒自己也做呕吐状。

  直奔山中的留白池,临走都不忘顺手捎带上王真送给自己的一匣子飞剑,到了池子边,放下匣子,不顾周边香客们的指指点点,慕寒也不脱衣服,直接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池中。

  留白池是清玄小道士最喜欢待的地方。

  小道士站在池子旁,见满身油腻的慕寒扑进了池子里,气的直接撒下了接待的香客,跑到了不速之客的身旁。

  香客们有些诧异地看着小道士,武当山清玄小道士的好脾气可是人尽皆知,不知道是哪位才能把他气的吹胡子瞪眼?

  “世子殿下,赶紧出来,我这留白池不是让你洗澡的!”小道士指着池中欢快地游着的慕寒骂道。

  慕寒在池中游的正欢快,听小道的话,一翻白眼,无赖道:“好好地一个池子,不拿来洗澡干什么?”

  小道士原本见着慕寒心中就有气,被慕寒两句话一激,当即就祭出了飞剑,手一挥,便朝着池中的慕寒刺了过去。

  慕寒见清玄动了真格,心中莫名其妙,却也是有股无名火起,直接跃上了岸,从七杀剑匣中随便抽了一柄剑出来,使出浑身力气朝着迎来的飞剑一劈,直接是将飞剑劈入了水里。

  “七杀!”清玄失声叫道,然后就突然红了眼睛,说道:“让我看看你配不配当这一匣七杀的主人!”

  掐起法诀,原本落在池中的剑朝着慕寒激射而去,慕寒不敢托大,换双手持剑,咧嘴一笑,甩了甩头发,纵身朝着飞剑狠狠地劈了下去,只是这一次,飞剑却未能如他所想的一样重新落到池子里,而是纹丝不动,直取自己胸前。

  慕寒向旁边一纵身,看着飞剑在原本自己站的地方一冲而过,慕寒顿时眯起了双眼,从地上的剑匣中又抽出一把剑,径直地朝着清玄走去。

  “让我见见武当大弟子的能耐。”慕寒跑动了起来,两手倒拖长剑,在地上划出了两道长长的印记,凝神聚气,整个人飞纵了起来,握紧两把剑便朝着清玄斩了下去。

  清玄倒是不慌不忙,一捏剑诀,飞剑便回到了身前,慕寒的两剑都被挡下,慕寒整个人都被振飞开去,刚落地,慕寒便翻身而起,狞笑道:“请赐教!”

  清玄不说话,手指一指,只见地上匣中还剩下的五柄飞剑刹那间冲天而起!清玄跃上当头一剑,轻笑道:“只六剑,杀得你慕寒否?”

  慕寒也起了兴致,把手中的两把剑往地上一插,说道:“六剑怎么够,本世子再送你两把!”

  从腰间缓缓拔出了鸣鸿,丢掉了刀鞘,双手握刀,踩着刻有“留白池”三个字的大石碑一跃而起,一时间竟是比清玄小道士所乘的飞剑更高一头。在空中,慕寒朝着小道士便是一刀斩去,双手持刀的劲道十足,竟是把三尺长的鸣鸿当成了斩马刀使用!

  小道士没料到慕寒的这一手,仓促间只得招过自己的飞剑,一手托剑柄,一手托剑背格挡。

  随着一声轻响,飞剑应声而断。

  清玄直接被慕寒从飞剑上劈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所幸那柄飞剑卸去了慕寒的大部分力道,最后一刹慕寒挪开了刀锋,鸣鸿贴着小道士的脸颊斩了过去,在小道士的脸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周边的香客原本被清玄的一手御剑术震惊到,却没想到最终的胜者却是慕寒,正当感叹时,周围道观的道士都已闻声而至,见清玄躺在地上,一堆道士叫着师叔祖,师爷冲了上去,把清玄扶了起来。

  慕寒强忍着心头泛起的嗜杀的欲望,心中清楚小道士并未受什么重伤,收刀入鞘,整个人又跳进了留白池中。

  慕寒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一见血,心中便是止不住涌出杀意。

  借着一池冰冷的水平静了心中的杀意,慕寒这才又跃出池子,晃晃悠悠地朝着山上那座自己暂住的茅屋走去。

  临走不忘吊儿郎当地朝身后的道士们招呼:“记得把七杀送到本世子的房间来”

  引得众人怒目而视。

  慕寒视而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