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镇压老妖怪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4437 2019.05.26 01:25

  自从朝廷下了清缴令,江湖上可谓是人人自危。出门在外的,都不敢说自己是什么门什么派,在门派里的,那更是胆战心惊,生怕什么时候就被清算到自己门派头上来,大难临头。

  这时候,谁都想找座靠山了。

  而最好的选择,要么是给朝廷当了走狗,要么是给慕府当了走狗,虽说江湖好汉们对那些当了走狗的人是嗤之以鼻,不过扪心自问,当个走狗又有什么不好,主人让你咬谁就咬谁,自然有一口肉吃。

  怀着这种想法的,要么是到了当地官府投诚,要么是直接找到了慕府来。

  慕府的门前近些天可谓是人山人海,只有世子回府的那天江湖人士们才被慕笙派人清理走,这几天便又围了回来,慕笙有意试炼,只是派了些军伍中人在府门百丈外守着,能闯过来的便任其到慕府门前等候,没有本事的便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久而久之,慕府门前竟也是聚集了不少颇有身手的人。

  慕笙也是有些举棋不定,这些人身手虽好,却是鱼龙混杂,既有真心实意想来慕府讨口饭吃的,也有的是心怀不轨,妄图勘探北风阁中秘籍的人,甚至是自己的仇家。

  这天早晨正好慕寒早起,听闻府前吵吵嚷嚷的,就迷迷糊糊地开了慕府的前门,见到门前的人山人海,吓得慕寒赶忙又一把把门合上,问过慕笙才知道此时,然后慕寒便与慕笙耳语了三两句,慕笙翘起了嘴角,有些意外地看着慕寒,沉吟了许久,指了指门外:“那寒儿你去挑些人回来?”

  “我?”慕寒疑惑。

  “天凉山上呆了几年,也让爹看看你的眼界怎么样。”慕笙笑着说。

  慕寒点了点头,喝退了守卫,一个人打开了慕府前门。

  府门外面等候已久的侠客们,蜂拥上前来,却见到又是刚刚开门的那人,不知其身份,有人便不满道:“慕王爷设的关卡我们都闯过来了,难道就让我们这样在这呆着吗?就没有一个能管事的出来吗?”

  慕寒闻言,陪着笑脸说道:“诸位大侠能闯过王爷设置的诸多关卡,属实身手上佳,只是王爷这几天公事繁忙,不便见客,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我处理了。”

  门前顿时是炸开了锅。

  慕寒不说话,凝神看了会儿台阶下的人,面色微冷,没想到所谓的江湖侠士竟是如此的参差不齐的品质,本想着能突破慕府外围军伍,闯到慕府门前,都应是些大侠之辈,可门前的这些人,也许只是徒有身手,却毫无纪律性可言,就算收入慕府之中,只怕是也要调教许久才能堪用。

  慕寒沉吟一会儿,纵身一跃下了台阶,江湖人们见主事的下来了,也重新安静了下来,慕寒这次才说道:“慕府却确实有意招贤,既然是武夫,那便按照武夫的规矩来,能在我手下走过三招的,便能入身后这个宅门。”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一脸横肉的家伙冲了上来,自报家门道:“在下李烁,及冠之年入江湖,快意恩仇,已经走遍了大半个天契......”

  “聒噪,出手便是,三招都走不过的话,知道你的名字有什么用?”慕寒不耐烦地打断了那人的话语。

  眼前这个武夫,很明显是个没脑子的家伙,不过既然已经冲了上来,慕寒便决心拿他杀鸡儆猴。

  “且让我先试试你的身手。”慕寒狞笑着说道。

  那大汉见到慕寒朝前攻来,心中暗道不妙,立马将双手交叉,格挡在自己的胸前。

  只见慕寒猛提了一口气,闪电般地出拳,手臂如同灵蛇一般绕过了大汉的防御,轻易便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笑着说道:“看来身手一般。”

  随后手上用力,未等大汉说出求饶的话语,便抓断了他的喉骨,慕寒的梨花袍刹那间被染成了鲜红色。

  四周一下子就像冷了场,本就是萍水相逢,又在慕府门前,谁敢说要报仇?只怕是刚说出话来,百丈外虎视眈眈的军伍便能围上来全歼了他们。只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的身手如此了得,又是这么狠戾的性子,上来便杀了一人。

  慕寒随手扔开尚在喷涌着鲜血的尸体,也不去看,只是淡淡地说道:“慕府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到嘴里的。我且把丑话放在前头,进我慕府一日,便终生是我慕府的人,我让你们去死,也不能有一个不字,不想留下的,我不强求,转身就可以走了。”

  也许是被慕寒的身手震慑到了,也许是有自己的考量,下面陆陆续续的有些人和慕寒抱了抱拳,便朝着外面走去,只留下一小部分的人仍然在府外候着,只是此时场面已经从开始的沸沸扬扬变成了针落有声。

  慕寒见到人已经就剩下了一小半,转身就进了慕府,随手叫出了一队守卫,说道:“想进慕府的,第一道考验已经过了,我也不为难你们,这些是我慕府的守卫,江湖规矩,一对一,赢的留下,输的就可以走了。”

  众人惊愕,但有几个机灵的人抓着这空档率先选择了看起来比较弱的对手,赶忙跑到其面前:“请!”

  不消片刻功夫,慕府前的众人都打成了一团,慕寒算是涨了眼界,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的身手倒是一般,但是各种阴招无所不用其极,各种下三滥的招数朝着守卫就招呼上了。所幸慕寒说了点到为止,并没有人下杀手。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在场的众人都是分出了胜负,慕寒令守卫们回府到岗位上去,然后笑着对通过的人说道:“既然诸位通过了我的考验,慕府自然欢迎,以后诸位便是我慕家的人了,相对的,慕家也会为诸位提供一些你们渴望的东西。”慕寒卖了个关子,然后又道:“慕府有慕府的规矩,诸位进府以后,就不是江湖中人,无论先前何门何派,都做过眼云烟,诸位可曾想好了?”

  “为王爷效力乃是求之不得的美差。”下面有人说道,其余人分分附和。

  慕寒点了点人数,原本起码得有百人,到现在只剩了不到二十人,比起预想的人数终究是少了些。

  慕寒伸出手臂,向背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十多人纷纷进府,却有个老家伙佁然不动。

  慕寒有些奇怪,便上去问道:“老东西,还不进去?”

  那蓬头垢面的老人抬头看了慕寒一眼,随着他的动作,顿时一股臭味铺面而来。

  慕寒正要发作,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如同乞丐一般的老人动作更快,一把便将慕寒按在了地上。

  结实的花岗岩地面寸寸碎裂!

  见到此景,慕府中当即便有人出手,世子殿下在自家门前受辱,那还了得?

  老人见到朝他跃来的几名高手,不屑一笑,将手中的慕寒松开,一只脚在地上用力一踏,瞬间有强烈的气浪升起,将整个慕府的大门卷席进去。

  几名黑衣死士被震开,狠狠地砸在了墙上,皆是口吐鲜血,再也起不来身。

  而慕寒却是受波及最惨,原本便是躺在地上的他,被气浪直接是抬到了空中,若不是他是背靠地面,非得毁了容不可,就算如此,他还是半天没能缓得过来,直接陷入了脱力状态。

  再看那个老家伙,哪里有一点世外高人的风范。穿着旧皮袄,腰畔挂着一个小小的酒葫芦,看他这身行头,估计里面也就只能装着最劣质的白酒。

  慕寒心中不由地有些郁闷。

  世外高人应该什么样?

  不都应该是白衣飘飘,就算长的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也要看起来顺眼才行吧。手里擎一柄秋水般的长剑,随手便是一个漂亮的剑花,斩妖除魔之后跳上飞剑,说一声走你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算是落魄不羁型的,最起码也要有型啊。这老家伙看起来总是一阵风就能撂倒的模样,那身板瘦的除了骨头就剩下鼓膜了。再看那张脸,怎么看都是皱纹横生,没有一丝精神。

  缓了很久,那老头子倒也没有再动手。

  慕寒艰难的站起来,他现在惟一想干的一件事便是把许嘉拉出来找回场子!给这老家伙给大卸八块了才好!

  只是不需慕寒召唤,那放荡剑仙便从慕府中一跃而出。

  纵然是身受重伤,慕寒都没忍得住暗暗腹诽一句:你丫就不会走门?

  “哎呦,李锋老爷子?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嗯,让我想想,是不是你那倒霉门派给慕王爷给灭门了?”许嘉没有理会慕寒,而是先调侃起了眼前的老人。

  被称为李锋的老人冷哼一声,说道:“想不到就连你这剑甲都去做了一条咬人的狗!看来现在的江湖真的是没落了!”

  悠闲的把玩着手中的飞剑,许嘉神色轻松:“有屁快放,来这干什么?没事就快滚!手下败将。”

  听到“手下败将”四个字,老人瞬间就炸毛了,一个飞身便朝着许嘉扑了过去,却被许嘉轻松闪过。

  “我说世子殿下,眼前这糟老头子,便是那传说中的枪圣李锋,有没有想法?”一边与李锋掐着架,一边还能谈笑风生,两人高下立分。

  吐了血嗓子里火辣辣的疼,慕寒说话的声音都透着一股沙哑:“我慕府的藏剑湖中,还缺了那么一把能镇住江湖的剑。”

  “好嘞!干活咯!”听了慕寒的话语,许嘉立刻止住身形,不再一味地闪避,而是深吸一口气,慕寒甚至都没能看清他如何出手,就连那行动的轨迹都没有捕捉到。只听见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便是漫天弥漫的灰尘。

  等看清了李锋整个人镶嵌进城墙里的时候,慕寒呆若木鸡。

  说好的剑仙,怎么就拿拳头怼人了?

  李锋的后背撞击在墙上,凹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形,他的身子就好像虾米一样佝偻着,大半个身子都在墙里面嵌着。碎石落地,嘭的一声闷响之后,一团烟尘再次飘荡了起来。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嘴里不住的往外溢出鲜血。

  许嘉这一下实在太重,纵使是以他的实力,也不太吃得消。

  就在他强忍着剧痛挣扎着想从墙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许嘉却轻声笑道:“我将他镇压在北风阁好了。”

  说罢,便将墙中的人形硬生生地扣了出来,也不嫌脏,就那样耷拉在肩上,直接跳回了慕府之中。

  慕寒此刻已经是说不出话,而那十几名江湖侠士,更是鸦雀无声。

  神仙打斗!

  回到府里,十几人便低头跟在慕寒身后,慕寒也没什么架子,一路上和众人谈笑风生,也说些江湖黑话,一直走到了栖霞阁前,慕笙早已在那等候多时。众人见到慕笙,一句话不说便重重的跪了下来。

  慕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就让管家陆泽把他们几人带了下去好生调教。

  “慕王爷好大的威风啊!”慕寒笑着和慕笙打趣。

  慕笙无奈地看了慕寒一眼,说道:“爹可是坐镇西南的大将军。”

  “屁!”慕寒耸了耸肩“这些人武道功夫还行,忠心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矮子当中选将军,也是有可造之材的,交给燕子坊去调教,假以时日,或许能成大器。”

  “走狗而已。”慕笙不屑地摇了摇头,又话头一转,说道:“走,去见见那位剑甲?”

  慕寒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这个爹爹,虽然平日里严肃正经,但是其实是对那些江湖上人的风采仰慕的很。

  慕寒与慕笙两人穿过慕府的前院,命人开了北风阁的门,北风阁本是七层宝塔状的样子,第一层空间最大,藏书也最是繁多。

  刚打开阁门,慕笙便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

  “何事?”慕笙正欲一探究竟,却听得头上传来声音,慕笙抬头一看,却是许嘉正在飞剑上坐着。

  许嘉见到慕寒,便收了飞剑,跳了下来,朝着慕笙作了一揖,口中说道:“散人许嘉,见过慕王爷。”

  慕笙见到许嘉的风采,可是欢喜的很,笑着问道:“不知阁下远道而来,是我慕府招待不周,若是有什么需要,可直接与我说便是了。”

  许嘉挠了挠头,说道:“我这都半截身子入土了,能有个屁的需求。”

  慕笙呆了一下,眼前这家伙的言行,实在是让他不太能够联想到那个传闻中的剑甲。

  “对了,世子殿下,那李锋这趟前来,是准备为他那什么铁枪门报仇的,就是老家伙有些太憨厚,没猜出来你是世子殿下,要不然,你小命就玄咯!”许嘉笑着说道。

  慕寒闻言,不由自主地抖了两下,说道:“那就交给你了?”

  许嘉点点头:“也好,就让他在这北风阁与我做个伴。”

  “长夜漫漫,难免孤寂,要不我给你找几个侍女进来暖暖床?”慕寒不怀好意地说道。

  “行啊,不过我的床估计就得安在你的世子大院里了。”面对慕寒的调侃,许嘉从不怯场。

  “师傅啊,我慕家的安全可都交给你了!若是见到那些刺客,给我狠狠地杀!”

  世子殿下转移话题的本领向来是一绝。

  “停停停停!谁是你师傅了,混小子也不害臊!”许嘉赶忙摆手,想了想,又说道:“先每月拿十坛天子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