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影残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劫杀

刀影残芒 白夜黑灯 2218 2019.06.06 00:45

  慕笙现在很烦,真的很烦。

  自从收到慕寒在青城山寄来的书信,慕笙就懵了,也慌了,他琢磨到现在:这帮牛鼻子老道,到底想干嘛?

  慕世子寄来一封书信,洋洋洒洒地写了几百个大字,大概内容就是:青城山贿赂了本世子,你想办法庇护下那些臭道士。

  慕笙几次想回封信骂一骂慕寒,但是想到慕寒这趟是要出远门,又有些不忍动笔。

  想了许久,慕笙终于下了决定,点了三千幽州轻骑连夜赶往青城山下安营扎寨。

  这些事情,已经摊上了大麻烦的慕寒自然是不知道。

  原本慕寒在马车里,头枕着姜芷的大腿,安逸地听着美人读书声,闲得慌时喝几口小酒,美名其曰:醉卧美人膝,估计也就七天的时间就能到洛阳了。

  只是刚到潮州地界,张守珪便神色凝重地敲了敲慕寒所在的车窗。

  慕寒拉开门帘,只见一百凉州骑军已是和一群手执兵器的人对上了。

  “前面的这些是什么人?”慕寒皱着眉头问道,一般的江湖人士,见到百余官兵的阵势,莫有不绕道而行的,而前面这些人,分明是有备而来。

  “不好说,太多了,大概是被王爷马踏江湖时逃走的些杂鱼,以南溪剑派的大弟子刘东阳为首,而且地肤山的章杰,北岳书院的李天生都在。光这三个门派的人就有大约百十人。其余门派加起来也是也是不少。”张守珪贴着车窗,不动声色地答道。

  慕寒默然,这趟出幽州,声势的确是不小。

  让姜芷停了读书,慕寒拿起鸣鸿便径直出了车厢。

  刚出车门,慕寒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拉起了门帘说道:“小东西,要是本世子这趟不能活着回来去,你就到我慕府去,让慕笙代我养着你。”

  说完看着眼前短兵交接的两股势力,左手拔刀,将刀鞘随手丢在了地上,在空中随意地画出了一个刀花,深吸一口气,朝着一旁等候多时的刘东阳纵身跃起,狞笑道:“来劫杀本世子?我且问你,脖子洗干净了么?”

  刘东阳面对慕寒这暴起的一刀,非但不惧,还喜形于色:“慕王世子这颗大好头颅,可是要被刘某捷足先登了。”瞬间拔剑出鞘,右手持剑,左手拿鞘,竟是想一手挡住慕寒的刀,另一剑直取慕寒的胸前。

  慕寒眼尖,强提一口气,在刘东阳的前方几步砸了下来,虽说估摸着能一刀斩断剑鞘,却是顾及刘东阳的右手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不是慕世子的作风。

  还未交手,慕寒便吃了亏,不待慕寒缓过劲来,刘东阳已经是一剑刺来,慕寒无奈,只得往后飞退。

  刘东阳的剑未至,剑气已经朝慕寒席卷了上来,一道苍白剑气生生将两人面前的的泥地翻了开来,慕寒想也不想,随手一挥刀朝着剑气斩去,鸣鸿划开空气,发出了一声悲鸣,竟是把原本来势汹汹的剑气全都斩碎了!

  慕寒也是有些惊讶于鸣鸿的锋利,心中大定,不待空中飞扬的尘土落地,便朝着刘东阳攻去,不消片刻功夫,两人所在的百米范围内,尽是坑坑洼洼的。剑气与刀芒交杂在了一起,在泥泞的路上划出无数道交错的沟壑,慕寒战的兴起,竟是朗声大笑。

  刘东阳见奈何不了慕寒,便暗中蓄势,故意退避三舍,待到慕寒再一次将刀芒扫向前来的时候,朝着慕寒一剑刺出,就如同长虹贯日,亮白的剑气刺的慕寒快要睁不开眼睛,慕寒却笑道:“虽是兵器上讨了巧,经验上却还是吃了亏啊。”说完便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拿着鸣鸿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满圆,竟是将刘东阳的剑气都挡在了身前一丈处。刘东阳冷笑一声,贴了身上来,改刺为劈,径直朝着慕寒的头颅扫去。

  慕寒突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刘东阳拿剑的手,笑道:“其实我只是眯着眼。”然后一刀便像刘东阳的门面招呼了过去。

  刘东阳身死,头颅被劈成两半。

  慕寒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环视着四周的战况,只见又有十几位江湖人士围了上来,而那边的凉州骑军也是节节败退,虽说一个个都是军中一等一的好手,但实在不是这些成天沉浸在武学中人的对手,唯一的武道境界有所小成的张守珪,已经陷入了三个江湖人士的车轮战中,苦不堪言。

  “这次是跑不掉了。”慕寒苦笑一声,只是却神色轻松。

  “芷妹儿,把你的刀借我耍一会儿!”慕寒朝着车厢叫道。

  姜芷怯生生地从车厢里探出了头,用力将刀丢给里慕寒,大喊道:“慕寒,可别死了!”

  慕寒接过刀,嘴角笑意温和:“杀一个已经回了本,杀两个不是赚一个?”

  双手持刀,不待那十几人围上来,慕寒便抢先攻了上去,心中竟有一种畸形的快意涌了上来。

  短短的几百米道上弥漫着浓烈的血的味道,慕寒已经是杀的兴起。

  十几人里没有一个实力比得上刘东阳的存在,只是毫无章法的围攻,让慕寒有了不少换气的空隙,一开始只是勉强能招架,不消一会儿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虽说不致命,却是已经把衣服染成了鲜红色。

  但更多的是别人的血。

  若是仔细看慕寒的脸,涂满鲜血的脸色裸露出来的肌肤,是无比的苍白,但眼神却如火炬一般明亮

  在十几人的围堵中狼狈逃串,就连慕寒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不断奔走的过程中,已经慢慢地用上了七星步,领头的李天生却发现了不对:越来越难碰到慕寒。

  就在李天生心生忌惮之时,张守珪终于是摆脱了章杰等三人的纠缠,由另外几名骑兵接管了战斗,朝着慕寒这里本来。

  人还未至,枪先至。

  一把长枪被张守珪灌注了全身力气隔空扔来,把一个围攻慕寒的人活活钉死在了地上,随后张守珪飞身向前,从腰间拔出长刀,便朝着李天生砍去。

  张守珪跟随慕笙南征北战多年,在江湖上也是成名许久,现在众人只知其用枪入神,而李天生却听闻师傅讲过,张守珪的得意兵器,还有刀。

  李天生不敢硬接,纵身后退,却不料张守珪闪电般地将刀换在了左手,朝着他身旁一人的脖子便划了过去,那人全神贯注在慕寒身上,都没来得及抵挡,便被割掉了头颅。

  张守珪和慕寒背靠背贴在了一起。

  慕寒强打精神笑道:“张将军的刀法也不错。”

  “其实我的枪法更厉害。”张守珪喘着粗气,却不由地笑出了声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