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宗门团宠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俗世之因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笺月 2036 2021.09.13 19:50

  青云门的位置,离偃月仙宗足足几万里路,因此为了照顾落月这种修为低,灵力不足的人,他们走的都是有人烟的坊市和俗世城镇。

  虽然月梭速度上不输任何人,可是一直在飞行法器上不吃喝不休息,落月肯定撑不住。

  当然,这些都是玉流长老想当然了,实际上落月虽未辟谷,但储物袋里多的是辟谷丹,还有许多红雪准备的吃食。

  休息也很简单,她的天道功法平时都是自行运转的,虽然她并未升境多少,但是一直处于修炼状态,并不会疲累。

  雁书和蒹葭都对这一路的人和事感兴趣,飞起来比落月慢多了,子悠一直保持警惕,生怕这几个师弟师妹有闪失,尤其是落月不能有事。

  他们已经离开偃月山三日了,此时路过一处城镇,看样子是个俗世小镇,便决定在此地歇歇脚。

  落地在城外的空地,大家收了法器,施法将身上的法衣变作普通的白衣,这便是当年落月没研究明白的障眼法了,现在她已经可以熟练使出来。

  跟着人流进城,守城的士兵都忍不住看着他们,实在是很少见一行几人个个龙章凤姿的,实在是招眼。

  玉流远远的看到,上书大秦苏记客栈几个大字的旗子迎风招展。当下便决定,就这家了,一看便很是气派。

  “几位客官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呐?”小二迎了上来,招呼这几位看起来气质出尘的公子小姐。

  几人都一头扎进客栈,自然就没注意到外面有个鬼鬼祟祟的人跟着。

  “住店,几间上房,另外置一桌上好的酒菜,我等先用膳再上楼。”玉流毕竟两百多岁的人了,虽很少来俗世,却还是经验老道,身上也备着俗世的金银。

  这酒席自然是给落月和蒹葭这两个馋猫点的,其他人筑基后早已辟谷了,不过众人都乐得偶尔陪落月吃上一顿,享受着这氛围。

  玉流出手大方,一锭金子拍在桌上,直接看傻了小二,掌柜的连忙跑过来亲自端茶倒水的。

  客栈一楼此时有些人正在用膳,更多的是在喝茶听书。凡间的说书人最是见多识广,说的故事叫那些茶客们听的如痴如醉的,落月几人进来,除了靠门那几桌注意到了,其他人都全神贯注的在听那须发皆白的老头说书。

  “这王家姑娘是誓死不从呐!奈何,天妒红颜,袁世杰怎肯罢休,硬是将王家父母兄弟三人绑来,刀架在亲人颈上,任你再贞烈也不能不从了。王家姑娘委身于他,可王家上下还是难逃一死,天道不公,便叫好人不长命啊!可怜王家姑娘心如死灰,再不愿苟活,寻死不成,被袁贼吊在府外示众,而今足有三日了!”

  “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一名满脸络腮胡的男子听到此处,激动地摔盏而起。

  “唉!袁家势大。”一名中年人摇头叹息道。

  “难道就没人敢杀了这狗贼嘛?”有一妇人问道。

  “客官有所不知,大秦袁家,乃是皇亲国戚,府上还有修士坐镇,多少侠义之士都折在袁府。”说书的老人显然也是恨极了这袁府,否则也不敢说这故事,但是私下里大家再骂也无用,无人敢与袁府斗。

  落月他们坐下没多久,便听到这一段,饭菜还没上来,几人已经坐不住了。

  “坐下!”玉流低声呵斥,这几个小的,显然都是都一次听说人世间还有这样的故事,尤其是蒹葭,拳头握紧,似乎要去毁灭了整个袁府。

  “师叔!”落月也是,听不得这样的事,修仙之人当管尽天下不平事。

  “不可沾俗世因果,修仙之人贸然插手俗世之事,日后修行会难解尘缘之罪。”玉流冷静的说道,她活了这么多年,自然不会像他们这样冲动不问后果。

  子悠陷入深思,他一心向道,自然明白师父的意思,俗世有俗世的法则,修仙之人再入俗世会破坏俗世法则,自然会留下因果罪孽。

  雁书也冷静下来了,因为他也筑基多年,与子悠一样,明白沾染因果有多麻烦。

  蒹葭气不过,她才不管这些,今日她就是要替天行道,可是她发现师姐居然抓着她的手。

  “师姐?”蒹葭不愿相信师姐竟会阻拦她。

  落月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坐下,并故作开心的说道:“蒹葭,菜来了,你快尝尝这八宝鸭,我见他们招牌菜便是这个,想来味道差不了。”

  玉流欣慰的看着几个弟子,觉得都是听话的好孩子,心中高兴,也跟着动筷子。

  蒹葭眼中蓄满了眼泪,似乎十分伤心,都不肯吃落月夹给她的菜。

  勉强捱到大家吃完上楼,蒹葭一言不发,不肯看落月一眼,落月无奈极了。

  看着师叔和师兄们都打坐入定了,她才悄悄潜进蒹葭的房间去,果然见这傻丫头坐在那里抹眼泪。

  “蒹葭!”

  “哼!”见落月过来找她,蒹葭反而转过头去,不愿搭理令她失望的师姐,直到落月掰过来她的肩膀。

  “你怎么这么笨啊!”这一句话更是加重了蒹葭的委屈,她眼泪哗哗的流,竟觉得自己这些年真心错付了。

  “别哭了,傻丫头,当着师叔的面,你想走也走不了,现在师叔入定了,便可以去救人了。”

  蒹葭一听,瞪大了双眼,原来师姐只是用了缓兵之策吗?

  “快点,我们得赶在师叔发现前回来。”落月给了她一张隐身符,这符是她画的,只能维持一炷香,她现在符纂一道还未修炼精深。

  两人悄悄赶到袁府,落月是根据戾气寻找的,毕竟这袁家罪孽深重的,定然戾气冲天。

  “师姐,怎么没有?”袁府并没有那王姑娘,反而像是被人端了,看那大门上的剑痕,没有四分五裂,还是因着这剑痕不带灵气。

  “有人捷足先登了!”落月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帝陨在那嚷嚷着什么天之剑意,看来来人是个剑修,显然顾及着修士不入俗世的规矩,并未造杀孽,只是带走了王姑娘,看样子并未走远。

  

举报

作者感言

笺月

笺月

男主闪现,前方高能,下一章大家自备瓜子咖啡看戏哦

2021-09-13 19: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