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宗门团宠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修为长进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笺月 3007 2021.09.03 19:50

  落月觉得自己自从那日修炼完,便一直没有再练《星辰百变六道轮回功法》,这样可不行,自己必须要尽快修炼,于是便交代了两个丫头,让她们不要扰她,一个人进了洞府修炼。

  “月银如水,凉入心游于经脉,含星之灿力,聚于灵体,散作灵点,合纵连横,成大河之涛,汹涌澎湃。”这一段口诀让她浑身发寒,灵气像疯了一样冲撞她的丹田,经脉好胀,似乎无法阻止这些灵气乱窜,所过之处一片寒冰。

  落月闭着眼睛,满脸通红,却没有一丝汗,甚至还隐隐有寒冰之意。

  她如坠冰窟,冷,似乎手脚已经被冻住,灵气似乎每多来一点就会更加重她的寒冷。

  若是有人在旁边,定会被她吓到,哪有人修炼修的自己快成了冰棍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被冻的毫无知觉,内视丹田也是入目皆寒冰,她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娘亲告诉她的修炼后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啊?

  很快她察觉到寒冰似乎不再加重,本以为是修炼有了进展,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左手恢复了知觉,并且明显可以看见灵气聚于她的左手。

  她抬起手发现竟是爹爹留下的玉镯,正吞噬着灵气,没有新的灵气入体,她感觉自己似乎慢慢恢复了身体的灵活。

  这个镯子竟会吞噬灵气,究竟是什么品级的宝贝?

  她试着脱下这个手镯,发现根本无用,这镯子根本黏在自己手腕上了。

  修炼实在太过异常,她也不敢继续,便想着将二长老送她的冰晶针拿出来练习,怕镯子吸收灵气太过奇怪,她也不敢出去练,只好躲在洞府里演练,她不会什么武技,也不会战斗法诀,使起冰晶针来,全凭心意,她就是用灵力驱使法器,毫无章法,也试不出威力,只是自己一个人玩的开心,觉得这套针可真方便,又不占地方,使起来也不需要太多灵力,完全照顾了她的弱点。

  似乎吸饱了,落月总觉得这镯子好像更绿了。

  “小姐,饿了吗?”红雪一见她出洞府,马上把温着的汤端过来,已经过了膳堂的时间,她们也就没去领今日的灵食,怕小姐会饿,她特意用炉子温着莲藕汤,小姐爱喝这个,她问过一次就特意去学了。

  “小姐,这莲藕汤好香,莲藕是从外门弟子那买来的,我们偃月山没有这个,这是他外出历练带回来的江南之物,小姐是出生江南吗?”白云一肚子话想说,落月发现她和雁书一样爱说话,实在是头疼,想了一下,她坐在石凳上端起碗,化了一句灵字给白云解释了莲藕汤的事。

  “自小我娘亲常煮给我喝,娘亲是江南人吧!”

  想到自从红雪她们来这,自己还没给过她们家用,虽然有宗门给她们份例,可是那终究是她们自己的。

  “这是五百下品灵石,放在你那作家用吧,以后买这些东西不必自己掏灵石。”落月将灵石放在石桌上,看着红雪,将自己的意思写出来,红雪这次没有推辞,实际上她确实需要这些灵石,份例不够给小姐买吃食的,她毕竟只是杂役弟子,这钱她只是帮小姐代管。

  “小姐!”白云突然一惊一乍地叫了一声。

  红雪立刻眼神警告她,这丫头总是这样无状,好在小姐听不见,否则惊着小姐可如何是好。

  而落月则默默低下头,这个白云差点喊破她的耳膜,她还得装没听到,太委屈……

  “你乱叫什么?”红雪把白云拉到一旁询问,落月竖直了耳朵,她也想知道这丫头乱叫什么?

  “红雪姐姐,你看……小姐……她是不是炼气二层修为?”白云不敢指落月,只能用眼神示意红雪。

  红雪愕然,还真是,方才她只顾着伺候小姐用膳,倒没仔细观察小姐的变化。

  落月更是茫然,自己又升境了?可是明明修炼时被寒冰封住,还是靠着手镯吞噬灵气才恢复的,她还打算等会儿去问问师父为何会这样呢!

  “恭喜小姐,小姐修炼速度简直是一日千里,从未有哪个修士如此神速,小姐威名若传出去,定可震慑其他宗门。”红雪欣喜万分,自家小姐如此争气,她和白云日后也可沾些荣光呢!

  “莫声张,如今已经有很多人盯着我,低调些,物极必反。”落月担心她俩不知道轻重,引起事端,特意交代一句。

  “小姐放心,红雪明白,白云我也会严加看管,不让她宣扬出去的。”红雪想到了这些关窍,也明白小姐的担心,白云必须要自己看着,否则太容易说漏嘴。

  落月点点头,她干脆出了洞府,朝师父的洞府走去,两座洞府离得很近,师父的洞府钥匙也已经给了她一份,此时她踱着步,缓缓进了浮若的洞府外围,入目便是许多灵树,她竟见到一棵火红的合欢树,合欢花开的灿烂,犹如火花跳跃在枝头。

  “小师妹”有帮师父照看洞府的弟子,见她来了,连忙招呼她坐下,端来了茶水。

  落月从善如流的品着师父的灵茶,果然与自己洞府的无甚区别,师父是将自己的份例分给了她吗?

  师父还没回来,她便托着腮望着随风摇动的合欢树,怎么这树这么红……好像火……

  浮若照例待日落了才回洞府,她每日都去大殿混日子,宗务有诸位长老在,反正也出不了岔子,她不过是觉得在洞府憋闷,大殿还能看看卷宗打发时间。

  可是今日她一进门就被小徒儿吓到了。

  “月儿!你醒醒!”她一道法诀打到徒儿身上,试图熄灭她身上的火,怎么回事?

  一时间,她竟不像个稳重的宗主,慌乱无措,看着徒儿浑身冒火,她不知该怎么帮她。

  浮若的声音惊动了方才的弟子,她跑出来一见此情此景也惊叫一声,好在她还算沉稳,对着宗主说道:“宗主,快用灵力引导师妹,她定是盯着合欢树的火影生出了幻相,入定了,此时只能……”

  剩下的话也不用说了,浮若也是关心则乱,太在乎落月才会慌了神。

  感觉灵气入体,又是被吞噬,根本无法凝聚,浮若加上元神之力,她可是元婴修士,纵然未曾修炼元神功法,元神之力也足够强大了。

  这一次她感觉到灵力终于可以控制了,便将灵力游走徒儿身体一遍,熄灭了火息。

  她竟感觉徒儿似乎介于炼气二层和炼气三层之间,昨日还只是一层修为,这修炼速度。

  火息一灭,落月便清醒过来。

  浮若正对着她深思,那个招呼她的弟子此刻却心中惊骇,小师妹被火幻相所伤,此刻却看起来毫无异样,难道是宗主修为太高了,定是宗主替她治好了伤,有个元婴师父真好,太羡慕了。

  “师父!”落月扬起笑脸,冲浮若幻化了大大的师父两个字。

  “你差点烧成灰烬,还笑!”浮若气呼呼的骂她一句,挥挥手让小夕退下,小夕遵命告退,留她们师徒二人谈心。

  “师父,方才发生何事了?”落月知道自家师父是何本性,自然不怕她骂。

  浮若只好将事情解释清楚,不告诉她,万一哪天她又入定,烧自己可如何是好?

  落月听的有些傻了,她没有感觉啊,修炼时她被寒冰冻住是有感觉的,怎么入定被火烧就不自知呢?

  她将自己的这些疑问写出来,问师父,浮若一见这话,心又提起来了。

  “你说你修炼时会觉得很寒凉,最后被寒冰冻住?然后你修为就升为二层了?”这话是浮若自己对自己叨叨的,她感觉自己糊涂了,难道是她记错了?修炼是这样的吗?

  很快她摇摇头,不对,徒儿太古怪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都太奇怪了。

  好在落月没敢说自己手上的镯子会吞噬灵气,否则浮若只怕要疯。

  “你随为师去趟后山。”浮又恢复了自己云淡风轻的高洁模样,丝毫不见刚才的失态,落月自然乖乖跟在她身后。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慢慢朝后山移动,若是去旁的地方便算了,这后山禁地是万万不可飞行的,太上长老们,非大事不可惊动。上回她拜师大典,太上长老们虽然听见了震天鼓的鼓声,却也未露面,可见实在是很难惊动他们,可是现在师父却带她去后山,落月心中觉得十分忐忑不安。

  “别怕!太上长老们都是高人,不会与你这小小孩童为难的,你只需让你师祖们见见,好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你才会如此与众不同。”浮若伸手摸摸徒儿的小脑袋,安抚她道,水蓝色的亮光随着灵字消失而灭,落月却觉得自己镇定了许多,怕什么,都是自己的长辈,再说有师父在,自己有何好怕的。

  夜色中,安静的偃月峰,平时后山不见一点动静,今日却光亮如昼,师徒两人,刚进后山,便已经落入,太上长老们的神识里,这亮光便是特意在等她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