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宗门团宠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吞噬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笺月 3022 2021.09.06 15:19

  师徒两在灵犀峰吃饱喝足了,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留下了一脸不服气的玉流和依依不舍的子悠。

  虽是第一次相处,子悠却是很喜欢这个小师妹,被宗主师伯喊来做吃食,他原本是极不情愿的,可是听到落月师妹甜甜的“师兄”二字,他便觉得这事是他的荣幸,亏得俗世时,自己迫于家境贫寒,进了酒楼学了厨艺,现在凭此技能,收获师妹的的欢喜和崇拜,他满足极了,和修炼时进阶一样快乐。

  落月也不知怎么抓住了所有人的萌点,基本上一撒娇就能收获一个亲娘粉。

  这边两师徒高高兴兴往自己洞府去,先送徒儿回去的浮若,发现徒儿洞府外站着两个木桩子。

  不怪红雪和白云木着身子,她们急的不知该去哪找自家小姐,宗主洞府她们进不去,传灵力纸鹤也不见回应,白云都担心地哭了几轮了,就是红雪也是偷偷掉了眼泪,责怪自己应该看好小姐,若是小姐出点事,她定……

  总之,她俩担惊受怕地在这站着,已经身体僵硬,表情凝固,眼睛酸涩的看不清远处的事物。

  “哎呀!我怎么忘了她们!”落月一见立马懊悔自己不够细心,竟叫她们担忧成这样。

  刚一落地,便急忙跑过去抱住她两。

  浮若在徒儿松手的一刹那,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竟吃味起来。

  堂堂四大宗门之一的宗主,竟和两个杂役小弟子计较徒儿亲近程度,见徒儿抱了她们,便觉得自己不是独一无二了,好不开心!

  “小姐?小姐回来了!”白云立刻又哭又笑的,还拼命摇着红雪的右胳膊。

  红雪也跟着欣喜起来,连忙查看小姐,发现她完好无损,才跪下请罪正准备灵力化字,便被落月打断。

  “红雪,我好了,以后不用写给我看了!”落月扶起她,笑着对红雪说道。

  白云瞪大眼睛,特别像受惊的兔子,刚好也有两颗兔牙,傻傻的看着落月。

  倒是红雪满脸震惊后连忙双手抓住落月的手,急切的问道:“小姐怎么回事?你去哪了?”

  浮若见她们主仆有说不完的话,顿觉留着无趣,带着气走了。

  落月不忘对着师父的背影喊道:“师父慢走!明日月儿再去给师父请安!”

  浮若这才觉得气顺了些,小没良心的,还算是知道想着师父。

  这边落月连忙拉着两个丫头进洞府说话,又重复了一遍骗师父的说辞,两个丫头只觉惊奇,毕竟太上长老这样的人物,听着就让人信服。

  之前的洞府总是少了些欢声笑语,自从知道落月能说话开始,红雪都比之前话多了些。

  得了太师祖他们的帮助,落月体内已经有一道无色的天道灵气了,可是接下来如何修炼,她却毫无头绪,试着背出《天道功法》,但是依然如同她自小背这本书时一样,毫无反应,她觉得这个功法就像一本假功法。

  之前好不容易有进展的修为,又回到了最初,虽然她表面看起来还是个炼气二层的修士,可她知道,大概之后很长时间,自己的修为会不能寸进。

  只是这《天道功法》,她只是记住了每一个字句,却不能照着它修炼,因为它开篇便写了“道生天,天生道,道主天,天主道,道法自然,自然法道,道极阴阳,阴阳极道。”

  原谅她实在是不懂这句话何意,感觉说了和没说没两样,自然练了和没练没两样。

  夜深人静,落月苦恼的盘腿坐在蒲团上怀疑人生。

  《锻神秘钥》也不能练,她现在修为太低,元神之力过强,身体会承受不了。

  《拈花指》也是摆设,不弄懂《天道功法》,这武技也是无用。

  突然就觉得忧伤,诺大的宗门,万千功法,竟没有她能修的。

  要不明天起,还是去学堂吧!之前御兽课就很顺利,不能修炼,至少其他的技能她可以学吧!

  第二日,她刚起身,便听到洞府外酒长老的声音,她连忙将酒长老放进来。

  “小月儿!宗主差我将这妖魂符给你,此符可用来在妖界行走时,掩护身份,伪装妖族。”酒卿递给她一张赤红的符,和以前见到的黄纸符或者白纸符不同,这符一见便很妖异。

  “有劳酒长老了,不知酒长老可要在此品茗片刻?”落月示意红雪上茶,笑着请酒卿入座石凳。

  酒卿自然要给这个面子,跟着她移步沐星树下的石桌处。

  “绝品灵茶?”酒卿惊了,怎么刚入门的弟子就有这么好的份例吗?

  “是家师割爱的,酒长老不必惊讶。”落月轻抿一口灵茶,淡然道。

  “原来如此,宗主真是爱徒心切。”酒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落月,发现她年纪虽小,却已经行事有度,进退得宜,不禁心中感叹,偃月仙宗将来必然可以跃居四大宗门之首,试问其他三大宗门的弟子,谁能天赋心智高过她去?

  “不知师侄有何要求?”酒卿也看出来了,落月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必是有事要自己帮忙。

  落月这次是真心尊敬酒卿了,亲自替他续茶,假装随意道:“酒夫子请喝茶。”

  酒卿一怔,她想学剑?

  “你若想学剑,自有内门弟子的剑法课可学,何须找我?”酒卿不是妄自菲薄,只是单论剑法,确实是慕容衍长老更胜一筹。

  落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酒夫子有所不知,我不想和大家一起上课,现在大家都太过关注我天生灵体的身份,被人注视下我也很难静心学习,所以我想私下学习。”

  酒卿自然是乐得接受这个学生,既然明知一个人将来会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何不在她小时先打好关系?

  “也可,你便每日在此等我,我教完他们,便过来教你。”酒卿还是照顾她年幼的,到底是身份贵重,换了其他人,别说每日亲自上门教剑,就是单独授课也是想都别想。

  “如此,自是再好不过了,多谢酒夫子!红雪,将谢师礼拿来。”落月起身恭敬一拜,并吩咐红雪取礼物来。

  为表重视,她特意将礼物备好交给红雪,比她伸手从储物袋往外掏,显得重视些。

  酒卿万万没想到,这孩子这般会来事儿,真是个心思通透之人。

  没有当面打开盒子,酒卿高兴的抱着红灵木的盒子回去了,红雪和白云才将早上的膳食端过来,小姐醒来到现在还未进食呢!

  落月吃完早膳,便打算先去跟师父请安,再去学堂转转,看看能报个什么课。

  方才酒长老将妖魂符给她时,她随手塞进储物袋去了,现在正好四下无人,两个丫头去外门了,自己何不仔细研究一下这个符,这符纂一道可真神奇。

  取出妖魂符,还是赤红的模样,落月试着用灵力驱动这符,便见符纸发出一阵灰色烟雾,接着一道牛影显现在自己面前,落月觉得太神奇了,正待仔细研究一番,却猝不及防看见自己的手镯咻的一下,吞了那个妖魂,符纸立刻自动燃烧起来。

  落月差点气哭了,这什么破手镯,上次抢她灵气就算了,这怎么还吞她妖魂?

  “你个破镯子,你快把妖魂还给我,这是师父送我的,你凭什么抢!”

  落月急的直拍打那手镯,原本平常的手镯突然金光大盛。

  “一个破妖魂而已,值得你这么激动吗?”突然一个欠扁的声音响起,落月一愣,是谁在说话?

  她快速扫视了一遍四周,没有看见任何人影,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继续拍打手镯,并且坚持让它把妖魂吐出来。

  “吐是不可能吐出来了,不过小鬼,你还有没有旁的好吃的?”那道声音又一次响起,语气还是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这次落月确定自己没听错,真的是从镯子传出来的,她对着镯子大喊:“你是谁?不要鬼鬼祟祟!有本事你出来说话。”

  仗着自己有师祖送的元神保命,落月故意刺激那个说话的人。

  那声音听到这话,哈哈大笑,并且故意气落月道:“哼!小鬼,如此粗劣的激将法,你以为本尊会上当?你若有本事,你便进来啊!”

  顿时把落月气了个倒仰,这家伙实在是欺人太甚,可是她确实也没办法,她都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

  可是不出这口气,她今晚定睡不着,便学着它用言语挑衅道:“好你个卑鄙小人,你抢我妖魂,你还有理了,你到底懂不懂礼义廉耻?能不能要点脸?”

  谁知那声音一点没被气到,反而变本加厉的嘲讽道:“本尊就不要脸怎么了?本尊又不是人,要脸做甚?小鬼,我劝你省点力气,乖乖弄些宝贝来孝敬本尊。”

  落月抓住重点,他说他不是人,难道是妖或者魔,也不对,能吞噬妖魂且还躲在镯子里,这镯子是爹爹留下的,该不会是器灵吧?

  于是她故意气他说道:“怎么你们做器灵的都不要脸吗?还是因为你才生出灵智,所以不懂器灵的操守?”

举报

作者感言

笺月

笺月

感觉收藏长得太慢了,哭唧唧的加更一章,求收藏啊!推荐期间想让编辑欣慰点,大家帮我冲下数据吧!加更送上。

2021-09-06 15: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