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宗门团宠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炼气境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笺月 3019 2021.08.31 19:50

  落月试着将灵力聚于双手,她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居然在发光,正想向师父献宝,转头却见师父面色复杂的盯着自己。

  “师父,你看。”落月勉强用灵力拼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她发现仅仅这一会儿,自己体内的灵力便用尽了,以为又跟之前一样,她也没去在意。

  浮若心中惊叹于徒儿不愧是天生灵体,修炼起来真的毫无瓶颈,正常修士修炼最大的困难便是升境之时难以突破,显然日后这些都与落月无关。可是想到这功法当年被老祖弃了,又担心这功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缺陷,一时心情复杂。

  “你日后便先修这功法吧!切记功法之事莫要外传!你现在已经有了炼气一层的修为了,以你的速度,便不需要跟着他们一起上功法课,免得那些内门弟子心境受你影响,其他的课你喜欢哪门便去上哪门。”

  落月看完师父写的字,心中十分不解,她这就炼气一层了?不是说每突破一层小境界都要打破一层的壁垒嘛?她的不解落在她师父的眼里便成了萌点。

  “傻孩子,你是天生灵体,自然不同于他人,你修炼没有壁垒,所以要容易些,不过你修为有了,武技和神识的修炼也要跟上才是。”浮若并未将功法的问题告诉落月,她决定再好好查查关于天生灵体的事。

  “多谢师父,徒儿定会勤奋修炼,不负师父所望。”落月十分高兴,自己终于可以修炼了,娘亲在天有灵定也会为她高兴的。

  “好了,今日已晚,你该歇息了,明日可先去看看学堂,选几门功课修习。”浮若照例拍拍她的头便离开徒儿的洞府。

  看着师父来无影去无踪的潇洒,落月觉得,反正自己此时正兴奋着,不若便打坐到天亮,也好巩固下修为,总觉得自己的灵力少的可怜。

  第二日。

  每日第一个起身的红雪,照例端来了灵食,中午和晚上可以去宗门膳堂领落月的份例,早膳则是红雪在洞府小厨房做的。

  红雪被落月的样子吓了一跳,她有些担心地摸摸小姐的头,再摸摸小手,全都冰凉一片,脸色更是惨白。

  谁知落月却毫无所觉,还兴奋的打算,赶在雁书出门之前,先去他的居室叫他一同去学堂。

  “小姐,你生病了,怎么还要起身?”红雪按住准备起床的落月,连忙唤来白云,让她陪着小姐,自己则赶忙去找雁师兄过来。

  毕竟雁书修为最高,俨然成为整个洞府的主心骨了。

  “不行,小姐,你莫要叫云儿为难,红雪师姐说了叫我看着你的,你快躺好。”白云这丫头没有红雪机灵,但是却很听话,尤其听红雪的话,小姐年龄小又没修为,自然没有威慑力。

  若不是明白她们是关心自己,落月肯定不能容这般以下犯上的丫头,可是她俩真心实意关心自己,自己总不能不识好歹。

  “我当真面色很差?”摸着脸,落月用灵力拼出这句话问白云,白云拼命点头,可是片刻后惊讶出声。

  “小姐!你你……怎么用灵力写字,你有修为了?”白云的话落月还来不及回答,雁书便进来了。

  “你方才说什么?落月师妹有修为了?”也是之前大家没往这里想,现在他们仔细看落月,这还真是炼气一层的修为。

  修为低的看不透修为高的,但是修为高的看修为低的却没有遮拦。

  “小姐方才用灵力写字来着!”白云连忙站起身,将位子让给雁书。

  “红雪过来说你病了,可着实吓到师兄了,你这脸色这般差,究竟是为何?还有你这突然有的修为是何时有的?”雁书坐下,便以双指搭在落月脉上,用灵力缓缓试探她的经脉。

  想起之前师父用灵力探自己的经脉时,灵力会被自己吞噬,落月赶忙推开雁书,她用灵力写字,安抚他们。

  “昨夜通宵打坐修炼,无碍的。”红雪看了只觉小姐太拼了,连忙带着白云去寻滋补的灵药来为小姐进补,好在这洞府丹房之中有些存货,雁书则冲落月一顿数落,然后又心疼的给她吃些温元丹,定是神元太过疲累才会脸色惨白的。

  “师兄,我想去学堂。”落月吃完丹药更觉自己精神百倍了。

  雁书坚决不同意,并且还扬言,她若再不老实休养,便去找宗主告状,落月只得打消自己的念头。

  被拘在屋子里,百无聊奈,她便开始清点自己的财物。

  首先是娘亲的储物袋,然后是尹上赠与她的几块灵石和符纂丹药,她原封不动的放在身上,再然后是师父和众位师伯师叔给的宝物,玉流师叔直接给了一储物袋的灵石。

  算来自己现在应该是弟子中最富有的一位了,虽然这里没有一件宝物一块灵石是她自己挣来的。

  突然想到娘亲的储物袋,自己还从未打开过,不知里面装了些什么?

  将灵力运于指尖,她很轻易便打开了娘亲的储物袋,之前任她怎么拉扯,都紧闭的袋口,此刻她便能将手伸进去。

  娘亲当年告诉过自己,她将爹爹的信物放在这个储物袋中了,所以她此刻首先要找的便是此物,试着将神识放进去,果然便能看清袋中的一切。

  娘亲的袋中灵石还没有玉流师叔给自己那个储物袋里的多,可见师叔是怎样的大方,娘亲堂堂青云门太上长老弟子,年仅二十多岁便已炼气十层了,也是天才之流了,灵石也不过这么点。

  除了灵石,还有一块玉简,她没有去看,因为知道那是自己自小便背的《天道功法》,据娘亲说的,这是爹爹的东西,娘亲也不知道作何用处,娘亲便当作是爹爹日后相认的信物之一了。

  还有些丹药法器,功法除了娘亲教自己的《青云法诀》便只有些黄阶武技。

  很快她就筛选出最有可能是爹爹的信物的东西了,是一个玉镯,通体碧绿,不知为何,她直觉此玉镯不是凡物。

  果然,她刚一触碰,那镯子便突然变大套入自己的手腕,再一阵光熄灭后,便紧紧贴着落月的皮肤,仿佛她身体的一部分。

  “怎么回事?这真的是爹爹的信物?”压下心中的疑虑,她再检查了一遍娘亲的储物袋,发现真的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殊不知,当初她爹爹送给她娘亲时,此物还是个玉佩,因此这么多年,娘亲并没有拿出来给她戴过。

  她试着对玉镯使用灵力,谁知这不知品级的玉镯竟然可以吞噬灵力,她现在灵力低微,自然不敢多试。

  苦苦熬了三日,雁书师兄终于肯带着自己去学堂了。

  “你既然不用上功法课,便去选几门副课吧!”雁书想着,师妹修炼速度快,可是制符和炼丹这些靠的可不仅是修为。

  完全不知道师兄暗搓搓的小想法,落月兴奋的到处看,想着自己该学些什么。

  首先转到的是御兽课堂,这门课是在外面的御兽场上的,所以落月一见便拔腿往那跑,雁书担心她被那些灵兽伤到,虽说灵兽不像妖兽那般暴戾,可是受惊了也一样会伤人。

  “师妹,你慢些,当心灵兽伤了你。”落月一向当雁书师兄的叨叨是背景乐,自然不会停下脚步。

  原本就是上课,自然那些也都是低阶灵兽,见落月到来,那些弟子便兴奋的交谈起来了,直到夫子呵斥过后才清净下来。

  “见过海长老,宗主让落月师妹学些副课,她好像喜欢御兽课,望长老允她加入。”雁书代她向夫子解释,夫子海刹子闻言面上一喜,这掌门首徒肯上自己的课,是给他脸上增光啊!日后说起天生灵体御兽启蒙夫子乃是自己,可不就羡煞旁人吗?

  想到这,海夫子便连忙为落月分配了一只一阶灵兽,想着定要好好教导,日后也好出去吹嘘。

  以落月此时的修为,自然不可能驯服灵兽,海夫子的意思是让她先熟悉熟悉灵兽,待日后她修为变高再驯服不迟。

  谁知她伸手准备抚摸那灵兽,吓得所有人瞪大了眼,须知灵兽可是除了主人不许任何人摸头,落月第一次接触灵兽,只以为和村里的小狗一般。

  “不可!”雁书第一个准备保护她,本来都准备离开去上功法课了,好在自己不放心多看了一眼。

  “哇!”

  “好厉害!”

  “她怎么做到的?”

  雁书还没来的及出手,便见那一阶青牙虎兽,乖如猫咪般在落月面前卧倒,任她抚摸,眼中仿佛还有着激动喜悦之情。

  这一幕真是让海夫子心中哔了狗了,怎么这孩子这么逆天的吗?

  雁书更是只觉蛋疼,这还怎么活啊,小师妹咱还能好好做朋友吗?

  怎么天生灵体不只是修炼快吗?没听说过啊,以前那些天生灵体的前辈也没有这样逆天吧?

  这事还真是雁书误会了,单凭落月,自然不可能让灵兽如此臣服,可是她伸出的是戴了玉镯的手,是那个古怪的镯子搞的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