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宗门团宠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冰雕剑仙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笺月 2066 2021.09.22 19:55

  “你别停啊!”帝陨盯着重苍之余,还要做落月的监工,一见她停下了动作,便提醒了起来。

  落月小脸一鼓,气鼓鼓的继续,这个帝陨简直过分,他只是动动嘴不知道累,难道看不见自己,已经大汗淋漓了吗?

  修仙之人也要等筑基之后,才能和凡人之躯作出区分,炼气期说白了还要吃东西维持,不算仙体。

  落月动作迟缓,帝陨还在喋喋不休的,揭短重苍的过去,两人忙活了半天。终于,看到重苍的脸,恢复了正常。

  平静下来的重苍妖帝,疑惑的看着这两人,怎么才这会功夫,就变得这样狼狈不堪?

  “你们都怎么了?”重苍奇怪的问。

  落月简直无语了,感情她和帝陨忙活了半天,重苍一点都不知道呀?

  落月不想张口说话,便推了推帝陨,帝陨也说腻了,便开门见山的发问。

  “重苍老儿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和主人走后,你和妖界,不是好好的吗?你怎么会化为恶鬼?还被封印在这暗影战斧里。”

  重苍一懵,他不知道帝陨在说什么,实际上,他清醒过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落月。

  若不是帝陨冲出来,他还正准备问落月自己身在何处?可见对于当年的事,他也失去了记忆。

  这下完了,白费功夫,连重苍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落月一看,现在也不是纠结过去的时候。不如先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正经。连忙问重苍:“前辈,你可有离开的办法?”

  谁知重苍哈哈大笑道:“离开一个小小的时间间隙,又有何难?直接撕裂空间不就行了吗?难不成,帝陨退步成这样?连这样小的空间间隙都打不开吗?”

  此言一出,落月连忙将脸转向帝陨,就见帝陨老脸一红。他还真没有办法打开,他只是一介器灵,器灵之身,无法修空间之术,修为再高,也无法破界。

  况且,以前都有主人撕裂空间,他又何须自己动手?

  落月连忙请求重苍:“前辈,求您带我们离开这里吧!”

  重苍心想,总算是胜过帝陨一筹,叫他方才还敢嘲笑自己,可是下一秒,他便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他根本无法离开,暗影战斧的周围。

  于是惊讶大叫:“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出不去?”

  帝陨反讽道:“我不是问过你吗?怎么会被封印在暗影战斧?你感觉不到,战斧对你的封印之力吗?”

  重苍一愣,他真的感觉不到任何的封印之力。到底是什么情况?

  落月两眼一抹黑,得,一切又是白搭。

  一个妖帝一个灵尊,有何用?还不是破不开,一个小小的时间间隙。

  她想着既然能遇到重苍,说不定再往前一点,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驾起月梭,对着那两个老鬼说道:“你们在此等着,我去前面探探。”

  帝陨连忙阻止,他大叫道:“小月月你别冲动!说不定,你的师兄弟们,已经感应到了,只要你师叔或者师父,前来救你,便可轻而易举,撕裂这时间间隙的结界。”

  落月回答道:“双管齐下岂不更好?方才符人发来信号,前方存在不明物体。”

  帝陨无语,这小丫头从来没听过他的,随他去吧!反正在这时间间隙的空间里,无法使用灵力战斗,应当不会有何危险。

  于是架着月梭前往前方,落月一路飞驰,很快便见那里,蹲着个毛绒绒的兽。

  这不是讨人厌的那家伙的兽吗?怎么独自一兽在这里?落地一看,这大白猫,像是受了委屈一般,缩着个脑袋。

  她好奇的发问:“你家主人呢?你怎么也进了这里?你一个灵兽会受这里的灵力影响吗?”

  啼哭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救星,立刻激动的扑了上来,嗷呜直叫。

  落月懵逼了,这大白猫咋回事儿?怎么跟他主人,完全相反的性格,这么热情扑向自己,是要做什么?

  啼哭苦于无法和她沟通,人兽有别,终究只有主人能听懂它的话。

  无法通过元神和落月沟通,啼哭有些沮丧,怎么办?主人遇到危险,好不容易找到了救星,又不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好苦恼!此时,若是有一个翻译的就好了。

  落月试着伸手摸摸啼哭的头,安慰道:“你别急,是不是你家主人也在这里?他在哪儿?你带我去找他。”

  落月心想,不管怎么说,同是天涯沦落人!此时也应该守望相助。更何况那家伙,不是天才嘛?说不定有办法离开这里。啼哭简直快要感动哭了,这女孩,太聪明了。听不懂自己的话却能猜到。

  连忙,带着落月,朝着主人的方向狂奔而去。

  在时间间隙里,啼哭的灵力也无法使用。此限制,不分人兽。

  落月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会看到,如此狼狈的烛微。

  只见,那家伙勾着腰冻成了冰雕。

  无缘无故的,怎会有如此强烈的冰寒之意?落月走上前去,轻轻拍打了一下,已经成为冰雕的烛微,看样子,冻得很结实。

  冰寒之意没有散开,应当是因为,被封印在这一片空间,感受到冰寒之意最强的地方,是在烛微脚下的一块玉石上。

  落月转头问啼哭:“你家主人,是不是见财起意?想捡这块玉?”

  这话让啼哭无语,瞧她说的,自家主人,一派掌门首徒,珍宝无数,怎会瞧得上,如此普通的一块玉?

  落月却坚定了这个想法,对着烛微调侃道:“人,真的不可贪财,瞧瞧你,被冻在此处,活该吧!咱们先说好,我帮你解冻,你恢复之后,要帮我想办法离开这里。”

  也不知冻成冰雕的烛微能否听到,反正他的兽听到了,也是一样。

  落月掏出鲛珠,这里虽没有水,但,水能成冰,冰也能化成水。

  她将鲛珠置于烛微身上,果然,他身上的寒冰开始融化滴落。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寒冰虽化,人却并未立刻醒来。

  落叶从储物袋。掏出一块饼,没有将灵茶掏出来,倒是拿出,一小瓶果酒。

  看了看旁边的大白猫,说了句:“你饿吗?可以分你一些。”

举报

作者感言

笺月

笺月

今天接到通知,明天上新文力荐,26号上架,压力山大,大家收藏加起来吧,明天起加更。

2021-09-22 19: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