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宗门团宠不好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青妖令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笺月 3026 2021.09.05 19:50

  “参见宗主!”

  “酒卿,你在此何事?”浮若没想到,自己带着徒儿上灵犀峰的路上,先遇到了客座长老酒卿,酒卿任外门弟子剑法课夫子。

  “宗主,新进门的这批外门弟子,其中混入了妖族,我正打算请玉流长老去主持调查事宜。”酒卿神情严肃,人妖两族原本隔着魔族,并无太多冲突,可是下界的灵气越来越稀薄,不但人族修士无法飞升,魔族和妖族同样难熬。

  从百年前,人族修士越过魔族去抢夺妖族资源开始,妖族和魔族也频频潜入人族。

  “需要玉流去,这妖族是何来历?”浮若知道酒卿不会这点事都不敢做主,只怕是不简单这事儿。

  “他身上发现了青妖令。”酒卿从不卖关子,直接点明关键之处。

  “走吧!此事本尊亲自过问。”浮若改变了原本的计划,与宗门要事相比,炫耀这等小事自是顺理成章的后延。

  “师父,何为青妖令?”落月连忙跟上师父的脚步,并且有疑问也不憋着,反正师父知道,她便问了。

  “青妖令啊!这是妖族的身份证明,以赤橙黄绿青蓝紫划分身份等级,青妖令代表此妖是青级,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的金丹境。”浮若尽量解释的浅显些,担心徒儿听不明白。

  落月闻言心中暗暗咂舌,原来妖族的金丹高手还要伪装自己来人族做间谍啊!

  酒卿虽知自己不该多问,可是还是看着落月眼中尽是疑惑,最后憋不住了,便问道:“宗主,落月她……怎么……”

  浮若还是习惯性冷漠脸说道:“小徒得太上长老召见,治好了顽疾,如今已和常人无异。”

  酒卿闻言满脸喜色,这对偃月仙宗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他虽只是客座长老,却也觉得宗门的荣耀与他的共存,自然是期盼落月早日扬名天下。

  浮若微微勾起的嘴角很快恢复,这就对了,都要为我徒儿高兴才是。

  三人前后脚,进了外门刑堂,管刑堂的长老李真人严阵以待,生怕那妖族逃脱了。

  “宗主!酒长老你怎么把宗主请来了?”

  “怎么?本尊还不够格处理此事?”浮若眼神一冷,李真人立刻摇头解释。

  “宗主赎罪,老朽一时口快,并非不信宗主,只是觉得此等小事,怎好劳烦宗主……”以下省略无数句溜须拍马之言。

  浮若直接无视他,专心看着这妖族,从外表看来,与人类无异,能伪装至此,只有一个可能,便是此妖夺舍了这个人修,既然已经犯了杀孽,便不必留情了。

  浮若现在看这妖,已经如同看死人了。

  “如何发现的?”落月突然开口问,李真人还没反应过来,立刻抢着答话:“宗主,此妖在剑法课上拒不学习……”

  酒卿知道,落月刚入门,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便接过李真人的话细细解释道:“妖族天生属阴邪,会惧怕人类的光明术法,于是人族修士创出无数克制他们的光明武技功法。今日恰好本座教授的便是光明剑法,所有弟子都无异常,唯有他试图逃脱,分外抗拒,便……”后面的自不必说了。

  “宗主请看,这是他的青妖令。”李真人不解酒卿干嘛要抢他的话,还对着掌门首徒说话,谁不知道那孩子听不见,真是多此一举。他便想将话题掌握在自己手里,拿出了青妖令,引起宗主的重视。

  殊不知,他的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浮若才不在乎别人对她如何恭敬,毕竟以她的实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反而那些讨好落月,给落月面子,对落月客气重视的人,就让她很高兴,这是在肯定她的徒弟,不比尊重她自己更让人愉悦嘛?

  落月听酒长老说完才明白,原来妖跟人的区别是,一个向阴,一个向光。

  浮若抬手将青妖令移到自己手中,入手一看,这白骨制成的令牌上除了有区分级别的花纹之外,还刻了此妖的名字,‘牛巢威’。

  嘴角一撇,落月一见就知道这是师父她老人家嫌弃的样子。

  果然下一瞬,落月手中便多了一个青妖令,落月连忙看去,看到‘牛巢威’三个字,她也觉得辣眼睛,这妖族起名的风格,实在是没品位的很。

  “你收起来,此物日后可助你无惧妖界的毒瘴。”浮若虽然看不上这个名字,却还是肯定了青妖令的价值。

  “多谢师父!”落月高高兴兴的收起来,师父给的东西不管有用没用,她都会珍惜的。

  “她……她……”李真人终于听清了说话的是落月,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落月结巴。

  “哼,你有何意见?”浮若见不得别人这样指着小徒儿,立刻眼神犀利地盯着李真人,落月见师父一言不合就要甩袖打人了,连忙拉着师父的手撒娇道:“师父,我们快些审问这妖修吧!月儿饿了,想去师叔那儿吃东西呢!”

  浮若眼神立马柔软起来,马上摸摸落月的小脑袋,哄道:“月儿乖,先去坐下,师父速战速决。”

  李真人摸摸脑门的冷汗,觉得今日真是古怪,宗主怎么这般不讲情面了?

  落月点点头,蹬蹬几步跑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浮若转头看向那‘牛巢威’时,酒卿分明见到了浓烈的杀气。

  “交代了吧!给你个好死!”浮若将他封闭的五感打开,一句话说的威压十足,不想浪费时间,她直接释放自己修为碾压的气势对着那妖修。

  她早就看出来了,此妖气息不稳,应该是还未完全适应人族的身体,否则凭他的修为不至于束手就擒,就算酒卿使出光明剑法也不能完全制服他才对。

  那妖修伏在地上,四周被阵法困着,身上还有剑伤。表面看起来只是个长相平平的弟子,但眼神却很是狠戾,此时也不求饶,只是梗着脖子,似乎视死如归一样,或许在他看来,自己是为了妖族牺牲了。

  “你既想死,本尊便成全你,你以为你为何而来?做了什么?本尊真的在意?不过是雕虫小技,我修仙界何曾怕过你们区区妖族?”浮若不屑的嘲讽着,落月又发现自家师父的新人设,嘴强王者。反正她觉得,就算不比修为,师父说话就能气死别人,真是太高了,高人也!

  那妖被气的气血翻涌,一口血溢出嘴角,显然内伤加重,落月崇拜的望着师父,这眼神让浮若浑身通畅,被小徒儿崇拜了,好开心!

  懒得再去对付这个牛妖,浮若直接一道法诀打到他身上,然后交代酒卿道:“劳烦酒长老善后,此妖应当是个牛妖,你收了他妖魂之后,将他封在符上送到偃月峰来。”

  酒卿思付着此事还需去找符堂长老来协助他才能成,便答应了宗主,打算等会儿去喊王志远长老。

  浮若打的那道法诀叫“光明净身诀”,这可不是净尘诀那种基本法诀,此法是专门用来驱除夺舍的邪恶灵体的。

  浮若伸手拉起徒儿的小手,软乎乎的小手,可爱至极,她直接动用移形换影,带落月回了灵犀峰,不似之前的悠闲闲逛,现在她可是急着给徒儿喂食去。

  “师姐!你怎么又不请自来,别逼我改阵法!”玉流一见师姐闯入便抓狂的质问!她正生着闷气呢!

  浮若面上闪过尴尬之色,被小徒儿见到自己这么没有师姐的威严,实在是丢人的很,这个玉流,是不是想去挖矿?

  殊不知落月早就看破了一切,之前都听师叔怼过师父了,不足为奇。

  “月儿见过玉流师叔!”落月主动站出来请安,打破了师父和师叔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

  玉流立刻嘴巴张开,仿佛傻了,浮若这才觉得扳回一城,还是徒儿贴心。

  “你……你们是谁?哪来的?竟敢冒充宗主?”玉流立刻拔剑欲砍,打死她也不信眼前的两人是她师姐和师侄。

  “你是白痴吗?把剑拿开,敢伤着小月儿,我把你们师徒丢到巴青去挖矿去!”浮若气坏了,原本只想让师妹去仙魔交界去,现在她恨不得将她丢到魔妖两界的交界矿区去。

  落月无语了,原来她高估了师叔,她和师父的脑回路真的是一样的惊人,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不会这反应吧?

  玉流迟疑的放下剑,似乎确认了这真是自家师姐和她的小徒儿,便眼睛一亮,一脸兴奋的凑过来,问道:“师姐!发生了何事?小月儿怎么突然能说话了?”

  浮若推开她,先把落月带到旁边坐下,不客气的招呼徒儿吃桌上的玉茗糕,再倒了两杯灵茶,不慌不忙的品着,全然无视急的坐立不安的玉流。

  “师姐!能说了吧!”玉流一把夺过浮若手中的玉杯,急声问道。

  浮若这才大发慈悲的将事情缘由告诉她,玉流高兴万分,当时测出天生灵体时,她还担心偃月仙宗没有底气抢夺,没想到峰回路转,落月因聋哑之故并未被四大宗门拼命争抢,现在她又恢复正常,可谓是缘分自有天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