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狂气女友偏执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封闭心灵的窗户

狂气女友偏执癌 纸胡萝卜 3290 2019.12.02 00:05

  坐在墙边的塑料凳上,晨野看着地板上的点滴血迹发呆。

  苏妮儿他已经交给急诊科医生了,基本情况都已经给医生说明清楚,现在正在接受治疗,基本的手续已经办好,他还垫付了一千块钱,现在就等着看看怎么才能联系上苏妮儿的家人。

  这时,一个护士模样的大姐向晨野招了招手。

  “那个谁,你是那个什么苏妮儿的男朋友吗,过来一下。”

  晨野僵了僵,但在医院这种地方他也没必要计较太多,他朝护士大姐走去。

  “你好。”

  “进去医生给你说。”

  晨野进入诊断室,一个医生正好从里面的治疗室出来。

  “你是患者的男朋友是吧,有办法联系到她的家属吗?”

  这个时候说是路人甲的话就难办了,会耽误治疗的,晨野大三的时候在医院实习过,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说。

  “嗯,刚才已经联系过了,说全力配合治疗。”

  “那就好,现在基本的清创修补已经完成,明显的异物也已经取出来了,但患者眼球的损伤非常严重,估计是穿通或者贯穿伤,我建议立马手术然后入院观察。”

  “行,我们这里一切都听医生的。”

  晨野从善如流,在各种通知书、不收红包承诺书、知情同意书上签好字,晨野又被要求补缴了五千块钱垫付手术费,苏妮儿才被护士推往手术室。

  赶上前安慰了一下苏妮儿,拿上急诊打印出来的病例等资料,询问了一下大致的时间以及病床位置,晨野出去外面吃东西。

  现在已经八点过,他的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救了一个姑娘,这六千块钱可以说花得很值了,晨野心中的负罪感一下都少了小半,期待她的眼睛能好起来吧,至少不要发生感染。

  晨野在外地工作,一个人住出租房,爱游戏胜过爱女人,实力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也不急着回家,他想待会儿等苏妮儿手术完之后再去看看她。

  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病房里吧,又是眼睛上的伤势,再加上她还丢了手机....哎。

  得想个办法联系到她的家人,在医院的食堂点了碗排骨面,晨野坐下一边吃一边想办法,但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是不是应该报警啊,利用警察找一下她的家人,打过去就说有个车祸的受害者已经被自己救走了,你们要不过来看看?

  而且那家鸭脖店就她一个人守着,现在人不在了,鸭脖都被偷吃掉岂不是很不妙?

  呃...想太多了吧。

  晨野想着苏妮儿的事情,吃东西的时候连手机都没拿出来玩。

  想着刚做完手术苏妮儿也醒不过来,吃完饭他回家了一趟,洗了个澡,拿了些毯子装进旅行包里,打电话给主管请了一天事假,正好明天就是周五,他相当于连放三天假。

  忍下打开电脑玩游戏的欲望,晨野果断反锁上家门去往医院,为苏妮儿付出得越多,他心里也就越能好受一点。

  晨野绝不是慈悲心肠的烂好人,他只是在通过帮助苏妮儿缓解一下自身的压力而已,虽然主要责任在那个司机,但他毫无疑问也间接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因为他的原因这么多人遭难了,一个好好的姑娘说不定会因此瞎掉,他的良心真的过意不去。

  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差不多十点过,去医生办公室了解情况,苏妮儿的手术很顺利,没有发生感染,只是眼睛确实是保不住了,双眼视神经严重受损,她能恢复视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双眼致盲是很严重的残疾,依照高标准的保险残条款都能给最严重的一级伤残了,跟全身瘫痪一个级别,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必须全靠别人帮助或进行专门的锻练才行。

  这女孩的人生毁了,站在苏妮儿的病床前,看着她闭眼似是睡着的样子,晨野心里非常难受。

  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查看新闻。

  很自然的,那起交通事故已经上头条了,四死八伤,肇事司机当场死亡,而且身份已经被强大的网友给人肉了出来,主要是他的事迹太过夸张。

  原来这人就是专门来报复社会的吸毒青年,背了大比债务后不想活了,这车也不是他本人的,而是用一把小刀趁车主停车的时候抢来的,据说车主已经被他捅死,他是畏罪潜逃,可能开车的时候毒瘾犯了,疯狂加速找刺激。

  下面还有人评论‘四人垫背,这波不亏’、‘嘻嘻嘻,地狱老司机’之类的,真不知他们是什么心态。

  嘛,网络上就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只是这样一来苏妮儿找谁要赔偿去啊?

  一级伤残,这要是正常赔付的话起码得赔个上百万打不住,主要是余生的各种护理费用占了大头,还有精神上的伤害....

  现在肇事司机这边可能一分钱也陪不了,打工的地方不知道能赔多少,但交强险的意外伤害责任保额是五万,死伤这么多人,苏妮儿又能分到多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经受得住这个打击。

  正想着这些事,晨野注意到苏妮儿已经醒了,在微微动着手摸来摸去。

  “有...有人吗?”

  “我在呢,苏妮儿,我是晨野。”晨野握住苏妮儿没插针的那只手,触感一片冰凉,“别怕,你刚刚已经做完手术了,现在正在双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病房里。”

  “...晨野哥....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

  苏妮儿的眼睛蒙着纱布,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病号服,她挣扎着想要起身,晨野连忙按住她。

  “好好躺着,现在你需要休息。”

  “不是,我...我想方便一下....”

  苏妮儿脸色微红,这回轮到晨野尴尬了,“噢,抱歉,你先等一下,我去叫护士来。”

  苏妮儿的手术对她的行动能力影响不大,晨野叫来护士帮她方便之后,她重新躺回了床上,然后立马开始呼唤晨野。

  “晨野哥,你在吗?”

  “我在的,你叫我晨野就行了。”

  晨野走到苏妮儿身边坐下,也幸好这间病房里没有其他人,不然他可能会脸红。

  “我真的....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苏妮儿微微扭头过来,“你是...有帮我垫钱了吗?”

  “啊,嗯,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情我不是很急的。”

  “这样吗,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我的手机在手上就好了,那样的话我马上就能还钱给你,还能联系到妈妈....”

  呃...这是在暗示我帮你找手机吗?

  “...这样吧,你的手机号是多少,我打过去试试?说不定有人给捡到了呢。”

  见苏妮儿吸了吸鼻子没说话,晨野不由得试探了一下。

  “苏妮儿?”

  “嗯,嗯嗯,我都手机号是....”

  苏妮儿抿了下嘴唇,捂着鼻子说出了一个手机号,晨野瞬记之后直接打了过去,嘟嘟的声音响起,通了。

  【喂?】

  【喂,您好,是这样,我是这个手机失主的朋友,您现在方便归还一下这个手机吗?】

  【我还说再不来电话就卖了呢,一口价五千块钱,我看这里面有好多录像视频,不要我就全给它删除了。】

  五千!?你特么抢人呢!

  晨野忍住没骂出声,因为苏妮儿正紧紧握着他的手。

  “苏妮儿,你的手机用了多久了,多少钱买的?”

  “差不多两年,买的时候两千多一点。”

  麻蛋,这手机现在二手能卖五百算我输。

  【大哥,五千太夸张了,这手机也不是啥高级货,拿去卖二手五百顶天了,您看这样行吧,我给您一千,您把手机给小弟我送过来怎么样?】

  【滚几把蛋!破解密码还花了劳资50块钱呢,一口价五千,你是这女的男朋友?呵呵,等着分手吧,槽泥马!】

  嘟—嘟—嘟.....

  沃尼玛的,捡到人家手机搞勒索还这么嚣张,这小子是不是欠收拾!?

  晨野这波忍不了,他表面上和颜悦色,但却控制不住闷着声音。

  “OK了,那个人愿意归还,但要我现在去取,你一个人在这待会儿没问题吧?”

  “晨野哥....晨野,其实我都听见了。”

  “呃...”

  晨野无言以对。

  “真是不好意思,我太笨了,当时我要是把手机揣进兜儿里就好了,我真是太笨了...”

  “没关系的,我一定帮你拿回来。”

  晨野要走,苏妮儿却不放他离开,手一直紧紧攥着。

  “苏妮儿?”

  “你...你可以不用管我的,这样太麻烦你了,五千块钱太离谱了,我不要了,就让他拿去卖二手吧。”

  “但是....”

  “你报警吧,我直接找警察同志帮忙,我真的不能再麻烦你了,不过你垫付的钱我一定会还上的,你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这次我一定能记住。”

  果然还是无法相信一个陌生人吗....晨野默然,不过换做他肯定也不可能去相信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他这样的‘好人’。

  看看他都做了什么吧,帮助一个在车祸中瞎了眼的女孩,冒充她的男朋友同意让她做手术,还给她垫付了六千块钱医药费,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说真的,如果不是觉得内心亏欠,帮苏妮儿能让他的良心好过一点,晨野才懒得帮她呢,请一天事假要扣三百多工资,他这波操作能图个啥?

  图苏妮儿这个人?

  别开玩笑了,谁会对一个瞎子老婆感兴趣,还嫌自己事情不够多是吧?

  不过是图个心安理得罢了。

  “是因为那些视频吗?”给苏妮儿说了自己的手机号之后,晨野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我无疑冒犯你的隐私,苏妮儿,不过我也不会干扰你的选择。”

  晨野顿了顿接着道,“你不相信我也情有可原,但让警察来插手的话你那个手机肯定就拿不回来了,你自己决定吧,是选择相信我,还是让我打电话叫警察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