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狂气女友偏执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不知不觉中通过的测试

狂气女友偏执癌 纸胡萝卜 2102 2020.01.15 00:06

  跟苏妮儿疯闹了十几分钟,晨野最终还是败下了阵来,屈辱地让她随意触碰自己的身体,这家伙化身为了女采花贼,把晨野全身上下都给摸了个干净,同时还赞不绝口。

  结果这女流氓在占尽晨野便宜之后马上就去画画了,似乎晨野的健硕身材给了她创作的灵感,而晨野就像一只被主人撸够了的家猫一样被弃置一边,真的很没面子。

  他有心想要报复回去,但想着可能会被苏妮儿讨厌,也就决定咬牙忍耐过去算了,这家伙肯定对他有意思,不然也不会跟他开这种形式的玩笑,等着吧,这仇,他晨野记下了。

  不过今天苏妮儿没有画太久的时间,晨野还没睡过去,她就已经把电脑给关了,接着跑去卫生间洗漱。

  电脑一关,空气便突然安静,正把脸对着墙壁侧身睡着,晨野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动静,他回头看去,发现苏妮儿竟然已经在他身边躺下了。

  “苏妮儿?”

  房间内的电灯啪一声被关掉。

  “唉,地板上其实挺硬的,昨晚上我就没怎么睡好,晨野,就算我睡在你身边,你也会原谅我的对吧?”

  原谅你个大头鬼,这本来就是你的床!

  “这本来就是你的地方...”晨野的语气幽怨。

  “但现在我收了你的住宿费,所以你也是这房间的住户了,而且还是大住户。”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如果我不让你还能重新躺地板上去睡了不成?”

  “嗯,你不让的话我就下去睡。”

  晨野没说话了,他不可能让苏妮儿去地板上睡的,刚刚她都说了地板上睡着不舒服,再让她下去睡得是有多没眼力见?

  晨野闷着声音,“那你随意就行了,想睡哪就睡哪。”

  “嘿嘿嘿,我就知道你不舍得让我睡地板的。”

  一双手伸进晨野的被子里,苏妮儿竟然又开始摸起他的肌肉来了,特别是腹肌。

  “你在干嘛,睡觉呢。”晨野转过身来把她的魔掌拿开,“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现在太早了,睡不着,总想摸点什么。”

  总想摸点什么???

  晨野无语凝咽。

  可现在怎么办,让她继续摸吗?但那也太没面子了,晨野可是得继续保持高冷男神形象的,虽然被拒绝了,但咱也不能丢了面子。

  “别对我动手动脚的,男女授受不亲,我现在虽然生病了状态不好,但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小心玩火自焚。”

  “嘻嘻嘻,你的思想好封建啊,又不是上个时代的人,摸一下怎么了?”

  苏妮儿又开始了,晨野自然是拒绝的,黑暗中,两个人打起了太极。

  可苏妮儿越闹越疯,都开始手脚并用了,这样一下不妙,晨野只好出声提醒她。

  “别闹了苏妮儿,再这么闹下去我真的会起火的。”

  听了晨野这句饱含警告意义的话,苏妮儿总算变老实了,毕竟再闹下去的话她作为女孩子的矜持就会土崩瓦解。

  “那好嘛。”这女孩气呼呼道,“不给摸就不给摸嘛,一个大男生家家的,真的小气死了,哼。”

  尼——玛!

  这晨野不能忍了,“谁小气了,来摸,今天让你来摸个够总行了吧!”

  “真的?”就像是得到新礼物的小女孩一样,苏妮儿瞬间不气了,“那你得答应我不准起火。”

  “那你轻点。”晨野闷闷道,“还有别摸那些地方。”

  “呜耶~”苏妮儿轻轻欢呼一声,直接整个人钻进晨野的被子里抱着他摸起来,整一个单身三十年的深山女魔头样子。

  不过晨野能怎么办,他只能咬着牙忍耐,幸好因为生病的原因脑袋晕沉沉的,身体也不像平时那么有精力,不然他能不能保持住理智真的很难说。

  苏妮儿很明显就是从来没有摸过男人的那种,都半小时了还摸个不停,还要晨野拿手臂给她当枕头,嘴里还时不时发出轻轻的惊叹声。

  晨野只能挨着,不过他也是久违地像这么抱着苏妮儿睡觉了,上次还是几个时空之前的事情?

  感觉太久远,他都快记不清了。

  长夜漫漫,过了许久之后,苏妮儿终于是摸够了,但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这妮子竟然就这么在晨野的臂弯里睡了过去,鼻息均匀而香甜,软绵绵的身体放松,感觉完全没了防备。

  于是这会轮到晨野这边天人交战了,刚才苏妮儿清醒着的时候他必须得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不敢乱动,现在她睡过去了,那能不能....晨野的嘴唇慢慢靠近,却又忽然停止。

  算了,MMP的,别看苏妮儿平时一副主动进攻的猎人样子,其实她的内里完全就是一只菜鸡,真枪实弹上的话这家伙绝对会害怕的,吓着她不好,咱还是睡吧!

  晨野就这么跟苏妮儿睡了一晚上,什么也没干。

  第二天苏妮儿比他先起床上班去了,对于两个人挨着睡了一晚上这件事,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及。

  白天晨野把自己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手搓自己内衣和袜子的时候,他见房间角落放了几只苏妮儿换下来的袜子,也就一并给她洗了。

  由于没有手机卡,晨野用的微杏都还是苏妮儿的小号,点外卖用的也是苏妮儿的账号,甚至移动支付也是,苏妮儿也放心把她的移动支付账号给晨野。

  虽然上面绝大多数钱都是他的,但能做到这一点也很不容易了,足以看出苏妮儿对他的信任。

  只是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苏妮儿看见晾小物件的悬架上夹了她的袜子,不由得有些脸红。

  “你把我的袜子洗了?”

  “嗯,没忍住顺带就给洗了。”

  见苏妮儿风尘仆仆的回家,晨野把空调的温度上调了一些。

  “你该不会去闻味道了吧?”

  “怎么可能!”晨野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变态吗!”

  “我,我就问一问嘛。”苏妮儿撅了撅嘴巴,“谁知道你对我的袜子做了什么,哼。”

  “那好,下次我不帮你洗了,自己洗去。”

  “谁要你帮了,本来就没让你洗。”

  晨野懒得跟她争这些,“今天带了什么回来吃?”

  “卤肉毛肚,白斩鸡,牛肉香锅,还有一些水果和小吃。”

  一说起吃的,苏妮儿果然立马就露出笑容来,变得开心起来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