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狂气女友偏执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彷徨

狂气女友偏执癌 纸胡萝卜 3310 2019.12.10 00:47

  晨野在黑暗中思考了许久,直到身边的女孩停止了笑声,他依旧没搞懂。

  “苏妮儿,你刚刚到底在笑什么?”

  “没笑什么,我就是在想啊,原来什么都他玛的没有身体健康重要,每天睁开眼睛能看见天花板,看见这个世界原来是一件这么幸福美好的事情,原来过去的我原来一直都生活在天堂,啊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

  晨野无言以对,人的欲求是无限的,又怎么可能仅仅满足于身体健康给他们带来的幸福呢?

  就好比随处可见但少了它之后人就活不下去的空气一样,在大多数人眼中,身体健康、五感健全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罢了。

  而普通人并不会把理所应当的事情视为幸福,这或许是一大悲哀,那些一时想不开选择自杀的人,可能就是因为没能体会到这层幸福也说不定。

  仔细想来,能看见、能听见、能摸到....能自由地感知这个世界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但人就是这样一种溪壑无厌的生物啊,拥有的东西不去珍惜,对于得不到的却永远渴望....

  哎,睡觉吧,梦里啥都有。

  “睡吧,说不定到了梦里你就能看见我的长相了。”

  “是啊,晚安.....梦啊梦,请拜托让我今天晚上做一个能看到晨野长什么样的梦吧,嘻嘻嘻....”

  “那我就祝你得遂心愿吧,晚安...”

  真是....简单又奢侈的愿望啊。

  晨野的心口像是被石头压住,苏妮儿注定没办法看见他的模样,虽然这个愿望对普通人来说真的很简单。

  一夜再无话,苏妮儿也并没有梦见晨野的样貌,第二天,晨野带着她打车去高铁站。

  上高铁动车组的过程很顺利,人们见苏妮儿眼睛上缠着纱布,都对她投以同情的眼神,文明礼让的行为时有发生,晨野都跟着一起享受了一把VIP待遇。

  在车上的苏妮儿倒是很安静乖巧,五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苏妮儿老家所在的城市,再次打车,晨野在苏妮儿的指示下来到了她的家。

  这是一栋没有电梯的那种老式小区,保守估计都有三四十年历史了,用苏妮儿给的钥匙打开门,晨野发现里面装修得倒是挺不错,而且样子有些熟悉,跟录像中的一模一样。

  苏妮儿的母亲此时并不在家,听苏妮儿说她是做超市导购的,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客流的高峰期,她得到晚上八点以后才会下班。

  分别在即,两人除了必要的对话以外不说别的事情,气氛沉闷,晨野在这里坐了会儿后便站起身来,他已经决定离开了,再跟这个女孩一起待下去,他怕自己会狠不下心肠。

  “苏妮儿,你在自己家的话应该没问题了吧,那我就走了。”

  “这就走了?你就这么着急?吃个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还是现在走吧。”晨野摸摸鼻子,“明天星期一了,我还得赶回去上班。”

  “钱不要了?”苏妮儿像平常那样开玩笑式地道,“等我妈回来给你转钱啊。”

  “钱的事情我不是很急,晚一会儿没关系的。”

  晨野这时候已经走到玄关开始换鞋了,苏妮儿听到动静之后一下站了起来。

  “你别走,其实我昨天梦见你了,你长得也还可以,是我喜欢的样子。”

  晨野愣了愣,随后听出了苏妮儿的暗示。

  她在向他表白。

  但那又如何呢,晨野是个懦弱的人啊,他无法为了苏妮儿去做出改变,他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也只是懦弱地在想,如果苏妮儿是个正常人就好了,那他此时肯定会选择留下来,只可惜....

  “抱歉,我还是....我得走了。”

  老旧的防盗门发出吱呀的声音,苏妮儿急了,下意识开始往前冲,却被茶几的边角给绊倒在地,苏妮儿故意啊呜地痛呼出声,不过晨野却没动,他就这么默默看着她。

  苏妮儿说得对,他一直以来对她都太温柔了,既然已经决定了不在一起,温柔便不再是好事。

  而是毒药。

  “晨野,你别走,留下来啊。”苏妮儿没见晨野上当,顿时慌了,趴在地上朝门的方向伸出手,“别从我的身边离开....”

  “苏妮儿....对不起。”

  吱呀的声音忽地拉长,就在晨野一只脚踏出家门的时候——

  “晨野!我....我喜欢你!”

  仿佛一股炙热的激流冲刷而来,这句大胆又直接的告白让晨野的心脏都猛地收缩了一下,回过头来,他看见苏妮儿缠在眼睛上的纱布湿了。

  “你别走,留在我身边,跟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啊,晨野,跟我在一起吧!”

  “苏妮儿....”

  晨野发现自己挪不动腿了,他真的好想上去扶起苏妮儿,然后紧紧抱住她,亲口给她说我也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但是.....

  那是不行的,那是....不行的。

  他没有多少钱,他养不起她,他照顾不了她,他给不了她幸福,他无法为了她倾尽全力,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他必须正视它。

  他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去考虑,只管去爱的男孩了,那个男孩早就被他杀死,现在的他是一个现实的男人,一个社会人。

  “我啊....我没有钱,家里就一套房,还是爹妈住的老旧小区,家里的存款也就十来万,我自己出来上了一年班也就存了两万块钱,说实话,我养不起你,苏妮儿,所以....我真的得走了。”

  “钱....钱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啊,总会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你说吧我听着,什么办法能搞到足以够我不去上班也能养活你的钱?”

  成年人的世界,一个钱字占了生活的百分之九十,她苏妮儿一个瞎了眼的女孩能有什么办法?

  果然,听了晨野的质问,趴倒在地上的盲眼女孩说不出话来。

  晨野现在也很生自己的气,自己喜欢的女孩跟自己表白却不能答应,没有比这更窝囊的事情了。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千万别想不开,有事电话联系。”

  留下这句话,不顾身后仍在哭喊着挽留他的苏妮儿,晨野就这么走出了她的家。

  天色早已暗下,身边的人流来往不停,色彩缤纷的霓虹灯光渲染晨野的身影,然而却渲染不了他烦闷的心情。

  可恶,麻的个逼蛋的,草泥马....

  晨野就这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彷徨,心情也越来越烦,心头好像有什么堵着,却又无论如何都发泄不出来。

  他拒绝了苏妮儿,明明是因为他的原因那个女孩才沦落到那种地步的,他却像一个局外一样躲开,未免也太过无耻。

  这个城市几近冬夜的气温,让晨野呵出的呼吸变成白雾消散在他的面前,如果人世的烦恼也能像这白雾一样就好了。

  过马路等红绿灯的时候,晨野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发呆。

  他忽然有些后悔,如果就这么离开的话,他总感觉自己会丢失掉什么东西。

  他好不甘心,他好想试着去爱苏妮儿,然后竭尽所能去照顾她一辈子....果然是他做错了吗?

  红绿灯指示通行,晨野如一个丧尸般随着人流过了马路,就在他脑中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瞥见了右边的一家福利彩票营业点。

  这让他突然想起自己两天前在手机上打麻将的时候来,那个时候真的是运气爆崩,一局麻将接连役满,而且还有双役满,他听都没听说过,他重生以后说不定已经跳出了五行之外,导致赌运亨通?

  但是紧随其后的霉运也让晨野够呛,在医院门口都硬是没有打到车,叫网约车都没有司机接单,这太不科学了,然后他又想起后来坐上出租车的时候那个自己撞上来的鸟儿,当时他差点没被吓死。

  还好有惊无险。

  那....要不买注彩票试试?

  晨野愣住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这个营业点的自动彩票贩售终端机前面。

  钱,只要有了钱他就能跟苏妮儿在一起了,只要有了钱他就能弥补自己对那个女孩的亏欠了,只要有了钱这种东西的话....

  毫无疑问,毋庸置疑,只要有钱,他和苏妮儿就能获得幸福。

  他需要钱,他的人生从未如此需要一样东西过,不就是走霉运吗,只要有钱的话那种东西算得了什么,他决定拼了。

  晨野以往的人生里从未买过彩票,不过这东西并没有多复杂,在熟悉了终端机的操纵之后,他发现有随机出号这种方式,于是就选了随机出号。

  他不敢买多,就买了一注,2块钱,取出终端机打印的彩票后拍了张照方便查阅,晨野便将它小心存放到钱包皮夹的最深处里去了。

  看了看,今天是周日,下一个开奖的日子就在后天。

  买完彩票,晨野的心中忽然有些明悟,他觉得自己买彩票的这个行为更像是他为自己找的一个借口,就像是打开了一扇窗一般,他看见了自己的真心。

  他果然还是无法放下苏妮儿一个人,他已经决定了,不管能不能中奖,他都要回去。

  回去....找她。

  晨野此时的心中一片明朗,方才的郁闷一扫而空,就算彩票没中又怎么样,他现在只想跟苏妮儿在一起,照顾她疼爱她,让她幸福,现在的晨野满脑子都被这个念头占满着,充盈着,怎么也无法驱散。

  没钱又如何,只要苏妮儿不介意,他本人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啊。

  在知道了自己的真心之后,什么都无法成为晨野的阻碍了。

  没有犹豫,他毅然回头重新返回苏妮儿的家,他要去向她表白了,只要苏妮儿肯答应他就算受穷也要跟他在一起,他就要向那个盲眼女孩表白,然后跟她在一起!

  喜悦的心情充盈晨野的心间,原来人生并非只有一个钱字,只要有不顾一切的觉悟,每个人就都有追逐幸福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打碎自己心中的那道束缚住自己的枷锁!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