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灭绝末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你们被举报了

灭绝末日 乌云云吞 2727 2020.06.27 19:12

  回到C 城已经过了三天。

  安源狩猎团损失了近七成的团员,出发时气势昂扬,回来时一蹶不振,几乎个个添伤,轻重不一。

  C 城二级城区一家破败的、墙壁爬有许多的常春藤的矮楼走廊里,一名莫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右手提着几大袋水果,左手拎着几个硕大的保温盒,迈着坚定的步伐前进。

  空荡的走廊回荡着橡胶鞋底摩擦地面时发出的吱吱声。

  女孩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并礼貌地敲门。

  “请进。”房间内传出一个闷闷的沙哑男声。

  女孩推开门,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只不过她一出现,就有数道目光尾随着她,直到她把一部分东西放置在桌面,其中一道视线的主人才语气古怪地问:“小息……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

  今天轮到她探望伤患的夏息,尴尬地笑了笑,挠挠下颌角,先环视了一圈或多或少都缠着绷带、打着石膏的狩猎团员,才把目光放在全身裹着绷带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安源:“团长,其实我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呃,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

  安源从头到尾打量她一番,两只眼睛里始终写满了不信。

  “我记得你刚入团的时候,只说自己会隐身,为什么要隐瞒真正的实力?”

  安源疲倦的声音中带着点冷意。

  “我没有,我不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运气比较好。”夏息脸不红心不跳,顺手剥开一只柑橘,递给一只手还能动的小春。

  小春望着手中这只伤痕累累、果肉淋漓,明显有一只手指插进去过的黄橙橙柑橘,半响没动……

  空气顿时沉默下来。

  安源静静凝视着她,片刻后,他徐徐叹了口气,黯淡的眸子看向布满灰尘的玻璃窗,一副观尽沧桑的模样。

  “不管你的目的如何,还是得感谢你和你的搭档救了我们。这次我团的伤亡情况十分不乐观,损失了近乎七成的兄弟……”

  安源的声音更沙哑了。

  “是我这个做团长的没有事先调查好,没想到那里竟有一头B 级的存在,是我的错……”

  “不,团长,不怪你!是那头鹰太睚眦必报…嘶!”

  刨兽精专业户激动地弹起身子,大声叫嚷,却因动作过大,牵动了打着石膏的腿脚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寒气。

  其他躺在病床上的狩猎团员纷纷安慰。

  “没事,团长,要怪……也只能怪我们太弱了!”

  “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弱吗?分明是那悍鹰太过凶残!”

  “是啊,是啊!B 级的异兽我们真心惹不起……”

  ……

  安源越发郁闷了。

  “呃…东西就放这了,我先去看望其他团员……”

  夏息抛下一句话,一溜烟没影了。

  夏息把东西全部分发给狩猎团成员后,独自一人行走在走廊里,摸摸干瘪的口袋,有点怅然若失。

  为了支付高昂的医药费,全体成员都将自己的钱财贡献了出来,加上贩卖兽精得到的钱币,一来二去,使本不富裕的狩猎团更加雪上加霜,步履维艰。

  末日之下,食物是最珍贵的,其次是医疗,再次是强者、武器和通行工具。

  即便是这样一家低级医院,所需支付医药费的价格也是高得吓人。

  虽然每个狩猎团都拥有几个治愈能力的人才,但很可惜,那几个人才正躺在重症病者床上,生活不能自理那种,有一个还在战场上挂了。

  夏息心不在焉地走下楼,却在拐弯处,撇见一个熟悉的虎背熊腰。

  猛力对她咧开一个诡异的笑容,拄着拐杖,在手下的搀扶中,趾高气昂地挪向昏暗的走道。

  “神经病。”

  夏息低声骂了一句。同时心里困惑,不知为什么,那个搀扶着猛力的手下,她竟有几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五分钟后,夏息来到一间简陋的灰色屋子前,“吱呀”一声,推开生锈的的铁门,将三份粗面馒头搁在桌面后,她扯着嗓子朝楼上高喊:“吃饭了!”

  肖施一脸阴沉的下楼,双眼如毒蝎般深深扎在幕凌挺拔的背脊上,薄唇紧抿,一语不发。

  这个该死的家伙!

  她简直要气晕过去!明明他们已经远离那个地方了,却在中途被他用枪抵着脑袋威胁她返回。

  害得她的缩地符白白浪费一次!

  这个家伙平时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冷漠得跟块千年冰山似的,原本她还以为他们是同类,没想到他竟是这种人!

  想到此,她不禁恶狠狠地瞪了某个罪魁祸首一眼。

  就座后,幕凌默默地啃着手中干涩的馒头,干巴巴吞咽,也不喝水,眼睛直直看向门外。

  一个身影越来越近,很快,这个异于常人的高大身影挡住了门口,为了看清屋内的人,他特地弯下腰,双眸透过墨镜注视着沉默下来的三人。

  “狩猎工会有请,请你们随我来。”

  诺大的简约房间,一名坐在皮革躺椅里穿着女士西装的女人,双手交叉支撑着下巴,漂亮的面孔面无表情,目光来回流转在站定的三人身上。

  其右侧,站立着一名西装革履的笔直男人,身形格外高大壮实,肱三头肌异常发达,正是刚刚发出邀请的墨镜男。

  “你们被人举报了。”女人直奔主题,并在一台灰色的笔记本精脑上敲下一个键,“这是一名拥有记录能力的异能人录制下来的,你们看看。”

  空气中闪现出一条光线,一面光幕缓缓展开在三人面前。

  这是一个视频,记录了幕凌用枪指着猛力的喉结后,夏息迫使猛力狩猎团员下车,并将他们丢向死亡战场,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的全过程。

  “你想表达什么?”夏息皱了皱眉,语气冷淡。

  “你们应该知道,狩猎工会禁止互相残杀、掠夺资源及各种不道德行为,你们已经严重违返了狩猎公约,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

  女人没有一丝情绪起伏的熟练陈述着,就像完成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工作。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死的将会是我们。猛力狩猎团常常针对我们,给我们使绊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点您应该清楚。”夏息冷冷说完,冷笑一声,她总算知道猛力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代表着什么了。

  她这时想起来,那个莫名眼熟、搀扶着猛力的家伙可不就是他们团里一个不起眼的成员么?不仅是卧底,还是一台会移动的摄影机,能自动生成能量数据,存储进脑海,导入精脑。

  “他们在我们被异兽攻击时,朝我们发射了一枚火箭弹,但打歪了,击中了发怒的异兽。”

  一向沉默寡言的慕凌竟然破天荒开口解释。

  他确实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也是因为没有团队精神,才没人愿意选他做搭档。

  虽然夏息选了他,但他内心毫无波澜,也不会感激,就像夏息多次面临生命危险,只要不触及自身,他一般都选择袖手旁观。

  可是,夏息总的来说,与他之前遇见的所有人都很不一样,尽管他多次见死不救,毫无怜悯之心和团队精神,可她依然开开心心,还鼓励他再接再厉。

  他觉得她脑子有病。

  但每次面临生死关头,她总会竭尽全力保全他跟总想她死的肖施,一味付出却不求回报。

  一次次累积下来,人心终究非草木顽固,夏息的那一推之情,就像一根导火线,燃醒了他一点点的良知。

  因此,身为安源狩猎团的一名成员,该发声的时候还是该发声的。

  “你有什么证据吗?”女人机械地看向幕凌。

  幕凌默然。

  “我们全体成员可以证明。”虽然知道没用,但夏息还是想尝试。

  “那就是没有。本来这种情况,安源狩猎团应该集体被驱逐出C 城,鉴于你们是初犯,另外猛力狩猎团确实劣迹斑斑,臭名昭著。”

  “但你们的所作所为实属违背了人道主义精神,因此,狩猎工会高层经开会一致决定,依法取缔你们团的狩猎团资格证。”

  “另外,作为主犯的你们,三年内不得加入任何狩猎团及参加任何官方的个人或组队的狩猎活动,你们有异议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