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无言的思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年2月,爱情本质(2)

无言的思绪 双人十四一心 2122 2019.12.08 10:56

  当东北大爷重新给拿了一水壶之后,吴语农不紧不慢的给陈庭辉还有自己的杯中倒了水。

  “庭辉啊,其实这爱情就像这茶水一样,刚开始的时候浓香无比,可是越是时间久了就越来越淡了。这夫妻之间还讲究个七年之痒,更别提你们这群小年轻了。”吴语农慢条斯理的对陈庭辉说。

  “哎呀,农哥,大道理就先放一边吧,你赶紧说说你的那个朋友当时说了什么。”陈庭辉焦急的问道。

  吴语农重新躺在床椅上,他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说:“王飞说,这个小兄弟和这女孩儿的时间不长了,这女孩明显已经有分手之意。”

  当时王飞还问了吴语农一些关于陈庭辉和萧雅娟的问题,主要的问题就是陈庭辉和萧雅娟是哪里人,在什么学校读的书,以及接下来两个人的一些动向。吴语农也是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他,毕竟陈庭辉经常会向自己请教一些问题,多少还是对陈庭辉的情况有所了解的。

  王飞听罢摇了摇头:“这女孩儿过年之后肯定会提分手。”

  陈庭辉听完不由的惊叹无比,自己的母亲和王飞一样都预料到了。

  吴语农看着陈庭辉紧皱眉头不说话,赶紧解释道:“哎,庭辉,你可不能怪哥哥不告诉你啊,你也知道当时的情况,你俩正处着对象,我把王飞这话告诉你不合适,不是吗。”

  陈庭辉看着吴语农认真的样子反而乐了,他说:“嗨!农哥,瞧你这话说的,弟弟我给你赔罪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怪你,那天是我失礼了。”

  “哎,和你有什么关系!不都是那不懂事的丫头作的怪,反正你俩也吹了,就更没你事儿了。”吴语农摇摇手道。

  这一晃都过去了快一个小时,此时正是下午三点近四点左右,是最适合泡澡的最佳时辰。休息室里一下就热闹了起来,瞬间又来了七八个人。当然,其中大部分还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小部分是中年男人带着自己的儿子,像陈庭辉和吴语农这样的已经算稀客了。

  对面瘦大爷和胖大爷已经睡着了,这里面可比外面舒服,他们盖着毛巾躺在床椅上能呆一天,至少也是个晚年活动的好地方。

  “庭辉啊,你看,你现在还年轻,就好像这澡堂子一样,有时候冷冷清清,有时候也热闹非凡,大家都是一个过客,总有离开的时候。萧雅娟也是一个过客,虽然你俩相处已经好多年了,可是你得清楚,校园的恋爱和社会上的恋爱那完全就差多了。你看哥哥我不就是吗。都三十了,连个对象也找不到。”吴语农认真的对陈庭辉说道,他是过来人,至少比陈庭辉多吃了六年饭。

  陈庭辉曾经听吴语农说过,其实之前他也谈过一个对象,那还是读职高的时候谈的。就像陈庭辉和萧雅娟一样,吴语农和他的那个女朋友昔日在校园度过了一段快乐难忘的时光。

  然而当步入社会之后,以前的那种快乐就不复存在了,经济基础已经占据主导地位。吴语农05年就出来打工了,之前去的是上海,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最终女朋友向他提出分手之后,他就来到了南京,这一晃七年时间过去了,这七年之中其实吴语农也试着谈过两个,可是都以失败告终。用他的话说,他并不想做一个超额提款机。

  陈庭辉和吴语农很像,当大年三十晚上当陈庭辉告诉他之后,吴语农并没有遮眼,也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这所谓惺惺相惜,也许正是他二人的写照吧。

  “好女孩肯定有,可是像萧雅娟这样的无非只要自己爽就好。庭辉,你得负主要责任!”吴语农指着陈庭辉的鼻子说道。

  陈庭辉很纳闷:“为什么?她提出分手难不成还是我的错了,那意思我得给他道个歉!”陈庭辉的声音明显有些大,旁边休息的人都盯着他呢。

  “小点声,等会人要是多了,咱就回家说去。”吴语农提醒道,然后他接着对陈庭辉说:“那女的只敢对你发脾气,一不高兴上来就是一脚,你看她敢对我动手?还不是你惯的呗!我经常在路上看到小情侣之间一旦吵架,那男的就拼命的哄,贱不贱啊!你说!”

  “贱!相当的贱!现在细细想来就他妈觉得自己就一贱货!”陈庭辉又激动了。

  萧雅娟在南京读书的这段时间,陈庭辉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尤其自从毕业之后,他一直迁就着萧雅娟,也许是那些情感类的文章看多了吧,还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他认为自己是爱萧雅娟的,可是没想到萧雅娟竟然这样对待他,这让他很憋屈。

  “就是因为你们看那些破文章,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你知道那些情感类的文章大部分都是心机女和绿茶婊甚至是田园女权婊写的嘛!那些个狗屁文章你要是相信,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呢。”吴语农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打死我都不会信了!”陈庭辉坚定的说道。

  “庭辉啊,你知道吗,这轻易很难得到的人才会珍惜,而轻而易举得到的人就会践踏,正是你这样的抛开自尊和底线才导致萧雅娟有恃无恐,你明白吗!”吴语农的声音不大,可是非常有力量,瞬间就穿透了陈庭辉的心扉。

  明白吗?陈庭辉明白!细细想来,自己的确够贱的,任她萧雅娟怎么打骂依旧能反向去哄。这简直是贱到骨髓里了。

  “不过一个巴掌它拍不响,这恋爱毕竟是两个人的事儿,就好像萧雅娟明明喜欢大香蕉,而你偏偏塞给人家小苹果,你觉得你对她好,她就不一定呢。也许她还觉得你做的差,做的烂,你越是塞苹果,她越是反感!”吴语农说完喝了一口水:“你看,这茶越来越淡了,你们的恋爱也是一样,从刚开始的激情最终会变淡的。”

  陈庭辉细细品味着吴语农说的话,他很幸运,有自己的母亲和兄弟给他讲经验,母亲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说的,而农哥则是站在男人的角度说的。这可都是过来人的宝贵经验!

  “接下来再说说你的的情况,你别以为你就没问题。”吴语农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