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无言的思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年2月,与友相见(1)

无言的思绪 双人十四一心 2121 2019.12.04 21:33

  新年都是从腊月三十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后才算彻底的结束。

  今天是2015年2月26日,农历的正月初八。陈庭辉依旧是大年初一时候的扮相:黑鞋、黑裤外加一件黑色的羽绒服。他喜欢黑色,从小到大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黑色的。

  那一条母亲精心为他挑选的红色的围巾如果按照往年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在这个新年期间,因为是他的本命年,则非常的合适,因为基本上只要属羊的在这一年都会戴上红色的围巾。

  陈庭辉的公司,也就是在新街口的家教中心会在三月一日的时候开始进入工作期。

  这段时间,陈庭辉跟着父母在新年的头几天去了好几个亲戚家里拜年。可是今天则是在一个朋友的再三邀请下所以就提前去了市里。

  下午的时候,父亲陈国福开车把陈庭辉送到了八百桥地铁站。

  “庭辉啊,到了给我和你妈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陈庭辉下车后,父亲坐在驾驶座上对陈庭辉说道。

  “知道了,爸,你开车回去慢点。”陈庭辉冲父亲挥了挥手说道。

  “慢着。”父亲对陈庭辉喊到。

  陈庭辉很疑惑,便问道:“怎么了,爸,有事儿?”

  “给!”父亲陈国福给陈庭辉递了一张中国银行的卡。

  “爸,您这是干嘛,我不需要,我都工作了,不用您的钱。”陈庭辉说啥也不要。

  “傻孩子,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你和萧雅娟那丫头掰了。我给你这钱是让你再买一部手机,这手机是之前她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没少在我和你妈的面前炫耀。卡里有五千块钱,密码是你生日,然后把现在使用的手机还原给人家邮寄回去,不管她要不要都给送回去!听见了没有。”父亲陈国福说完强硬的把卡塞给了陈庭辉。

  陈庭辉此时不知道说啥,他听话的收下了父亲给的银行卡。

  “这天天用人姑娘送的手机不膈应吗,你妈还说我呢,她自己啥都不懂,还是我们男人理解咱们男人。”父亲陈国福自豪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才是最实际的。

  “爸,谢谢你!”陈庭辉的眼眶湿润了。

  父亲望着陈庭辉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知道她家地址吧,今天就给我邮寄过去,听见没有!”

  陈庭辉点头后,父亲才发动车子放心的离开了。

  陈庭辉这次要从八百桥站坐到S8线的底站——泰山新村站。这条线路是当时南京唯一一个通往乡镇的地铁。它穿越了六合区和大厂还有浦口桥北区域。

  浦口区桥北,这里在十多年前还是一片荒地和农村。如今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高楼都不知树立了多少。

  南京的房市也从当年的市内热,逐渐往郊区进发。这一年,这里的房价已经快逼近一万了。

  按照朋友的指示,陈庭辉从泰山新村地铁站一号口出来之后,正四处张望着。这是他第一次来桥北这边。

  右边的一座白色的高楼一看就是一个写字楼,只不过陈庭辉并不知道这楼叫什么名字而已。而左边的马路上来来回回的有不少车辆穿过。

  “庭辉,这边!”一个站在白色奔驰轿车旁边的光头男子伸出了手招呼到。

  他叫吴语农,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安徽滁州人,比陈庭辉足足大了半轮。他中等身材,微胖,带着一副眼镜,光头。

  因为过早就谢顶的原因,所以他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光着头,如今一年过去后早已经习惯了。用他的话来说,“聪明绝顶,聪明绝顶。”

  陈庭辉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陈庭辉快速的跑了过去。“农哥!”陈庭辉亲切的叫了一声。

  “嘿嘿,先上车,等会先带你去吃饭去。”吴语农高兴的说道。

  路上,吴语农得意洋洋的开着自己新买的轿车,车厢里放着舒缓的音乐。陈庭辉坐在副驾驶上正仔细观察着车内环境,“可以啊,农哥,鸟枪换炮,终于舍得把你那俩面包车给换了?”

  “嘿嘿,老弟啊,你就别拿哥哥我寻开心了哦,我那破车再不换,哥哥我就得做十一路公交了哦。”吴语农一边开车,一边抽空对陈庭辉笑了笑说道。他之前开的是一辆面包车,是专门用来运送公司货品的。

  吴语农学历不高,可是陈庭辉却觉得他的这位农哥知识很丰富,感觉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你和他聊任何话题他都能插上话,甚至会慢慢的主导整个话题的舆论。

  他出来之后就一直干销售,负责家装建材方面的销售。

  陈庭辉和吴语农相识也就一年时间,之前两个人是合租的邻居。只不过陈庭辉还在继续住着,而吴语农在去年的12月底就搬走了。

  因为吴语农在浦口桥北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所以不用再继续租房了。用他的话说,这叫给年轻人留空间。

  “庭辉,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场景吗?”吴语农微笑着望着陈庭辉问道。

  一听吴语农问这个问题,陈庭辉就笑了。说起陈庭辉和吴语农认识的经历那简直是太戏剧了。

  那还是去年陈庭辉刚来迈皋桥找房子的时候。当时陈庭辉从一个停车场路过,正巧和慌张失措的吴语农装在一起。

  当时,吴语农忐忑的问陈庭辉借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过并没有通。

  过了一会儿,吴语农看着陈庭辉红着脸说道:“小兄弟,我就住这附近,你能否先借我十块钱先吃个饭。”说完,他低着头不停的搓着手。

  陈庭辉笑着对正在开车的吴语农说道:“农哥,你说你做了这么多年销售,怎么那会儿就害羞了啊。”

  吴语农把车停好之后,认真的对陈庭辉说道:“我那时候身上一毛钱都没有,钱都借给所谓的兄弟,那天我在停车场在等他过来还钱,可是一直等到晚上他都没过来。要不是你最后还给了我一百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吴语农说,他最终还是在第二日直接去了那个所谓的兄弟的单位终于把钱要了一半回来。

  “农哥,都过去了,不提了,不提了,再说我这房子不是你帮着租的嘛。”

  吴语农坐在车内拍了拍陈庭辉的肩膀说道:“兄弟,我永远记得那天你领我去旁边的快餐店吃的饭,还有临走的时候给我的一百块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