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无言的思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年2月,农哥的话(1)

无言的思绪 双人十四一心 2210 2019.12.06 15:37

  从旭日上城一期驱车往东走,也就一公里左右的路程就可以到达以明发滨江新城为主体的外滩广场。

  吴语农驾车经过江山路和柳州东路的四岔路口的时候,恰巧是红绿灯。

  “庭辉啊,你看,这就是柳州东路地铁站的出站口。”吴语农用手指了指右边对陈庭辉说道。

  新搞的南京地铁三号线柳州东路站就在这附近,因为三号线尚未开通,所以此时并没有什么人在这附近。

  按照绿灯向右拐,再有几百米就到了。

  此时的外滩广场已经恢复了些许繁华,或许是因为初八上班的原因吧。

  吴语农将车停好,就带着陈庭辉奔向了卖场。

  这里的手机店有不少,华为、oppo、vivo、苹果是应有尽有。虽然这里并不是专业卖手机的知识有几家店,不过吴语农要的就是这种店。

  在南京,有一句话叫做“买电脑,想死就去珠江路”。珠江路一条长街都是以电脑为生,去哪儿买电脑除非是懂行的,如果不是懂行的那么被宰都不知道个所以然。

  陈庭辉不打算买苹果,虽然公司里大部分都是苹果,他并不打算跟风。这几年国产手机也不错,所以他今天只想换一部国产机。

  吴语农陪着他在一个店里随意的逛了逛,这时候一个穿着得体,打扮漂亮的女推销员就微笑着上前。

  “两位,是想买手机吗?”她微笑着盯着吴语农问到。

  这个推销员还真不是盖的,男人只要望上一眼就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我这朋友买。”吴语农目不转睛的盯着女推销员微笑着说道。

  女推销员吃惊了片刻,当然这时间非常的短,很快她就恢复正常将目光瞄准了陈庭辉。

  “这位帅哥,您买手机是自己用还是给家人用?”依旧是职业的微笑问道。

  “哦,自己用。”陈庭辉脸红的拘谨的回答道。

  一看陈庭辉的反应,这女推销员却捂着嘴乐了,她望着陈庭辉说:“呵呵呵,小帅哥,你不要紧张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我是这家店的导购,可以给你推荐符合你要求的手机,不仅省钱还省时间呢。”

  吴语农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女推销员和陈庭辉的对话。

  “这个女人有些东西。”吴语农的心里说道。

  大概十分钟后,陈庭辉终于败下阵来,也不愧这女推销员销售功底扎实,陈庭辉最终听了他的建议,花了两千多块买了一部华为双卡双待手机。

  陈庭辉把手机卡从原来的三星手机移到新手机上之后,就把旧手机给还原恢复了出厂设置。

  “小帅哥还有这位帅哥,慢走啊,欢迎下次再来!”女推销员心情舒畅的送二人出了店就回去继续工作了。

  “不错啊,我本以为你会被忽悠卖更贵的呢。”出了店门口,吴语农一边走一边望着陈庭辉笑着说道。

  “农哥,你又不帮我,刚才紧张死我了!”陈庭辉到现在还脸红着呢。

  陈庭辉告诉吴语农,他一见到刚才的女人就不敢多看,那女的一看他,他就紧张。就这样慢慢的大脑一片空白,就买了。

  听陈庭辉讲完,吴语农笑了起来,他说:“哈哈哈,庭辉啊,咱们先去邮寄货物,然后再找个地方说。”

  。。。。。。

  桥北大澡堂,陈庭辉将手机邮寄之后,吴语农就带着他来到了这里。这座澡堂不知道开了多久,反正吴语农没事儿就喜欢来到这里。

  一进门口拿着钥匙换鞋之后就进入更衣室内。更衣室并不大,反正有足够的空间脱衣就是,那澡池也不大,躺下去之后也就刚好能没过脖子。

  冬天最适合泡澡,不仅能促进血液循环而且有时候还能治轻度的感冒。陈庭辉小时候就经常跟着爷爷一起去澡堂,记得有一年也就八九岁的时候吧,他从澡堂出来之后感冒就好了。

  澡堂子最大的特色在于休息室,休息室是一排排沙发一样的床椅,一般都是深蓝色的底布。床椅头部可以打开专门放衣服,不过后来就不用了,这家澡堂就因为已经有了更衣室所以就不必再存放衣服了。不过陈庭辉刚进来的时候还是注意到有几个老人习惯将衣服放在床头下。

  负责休息室的是一个东北老头,五十多岁,干瘦的脸上有些黝黑,他一看到吴语农就用东北话热情的打招呼道:“哎呀,小吴来了啊!”说完之后就给吴语农递了一热毛巾。

  “嗯,大叔,这是我兄弟”吴语农一边用毛巾擦身子一边笑着对老人说道。

  一听新来的陈庭辉是吴语农带过来的,老人也赶紧热情的打招呼,陈庭辉也礼貌的回应。

  吴语农和陈庭辉穿好秋衣秋裤之后就带着陈庭辉进了休息室。

  “大叔,来两杯茶!”吴语农招呼道。

  “放心,你带你兄弟先休息。茶一会儿就到,保证热热乎乎的。”老人竖了个手势说道。

  休息大厅其实不大,也就能容得下三十张的床椅,三三两两的排列一排,有的横放,有的竖放,最主要的就是能有效的利用这个有限的空间。

  两人进来发现已经有七八个人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床椅上。

  吴语农就近选了两个,两人一左一右分别躺下了。

  “怎么样,庭辉,洗过澡之后,舒服了吧!”吴语农双眼紧闭很享受的躺在床椅上问道。

  “嗯,舒服。不过说实话,农哥。想这样的澡堂子不多了!”陈庭辉环顾四周看了看,然后继续说道:“虽然这个澡堂子很小,而且设施老旧,不过还是很干净的!”

  “哈哈哈哈,庭辉啊,怎么样,有没有小时候的感觉。”吴语农好奇的问道。

  “小时候,我爷爷经常带我来澡堂子洗澡。”陈庭辉说道这里不免唏嘘。

  “你爷爷呢,孩子?”一个七十岁左右的白发老人操着一口南京话问道。

  “我爷爷去世十多年了!”陈庭辉回答道,心情不免有些哀伤。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我以前也经常带我孙子来,可能比你大一点,和他差不多大。”老人指了指吴语农,然后继续说道:“现在他大了,也成家了,儿子也三岁了,也不可能跟我一起洗澡了哦。”老人说完也和陈庭辉一样唏嘘不已。

  “刘老头,你别讲了哎,我们几个老弟兄陪着你不就够了嘛。”旁边一个胖胖的老人嗔怪道。

  “对不住,对不住,他年纪大了,头脑有些不好,你们讲你们的。”胖老人望着吴语农和陈庭辉陪笑道。

  ————————————————————

  先更新一章,等下班回去之后再更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