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无言的思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年2月,爱情本质(3)

无言的思绪 双人十四一心 2537 2019.12.08 12:21

  陈庭辉坐在床椅上看着吴语农,想听他讲讲自己有什么错误。

  “这女人都喜欢攀比,她们大部分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和同学比,和舍友比,和闺蜜比。。。其实女人的感觉都是和其他人比较着出来的。这点你同意嘛?”吴语农把眼镜摘下后说道。

  “对啊,自从她从深圳回来之后,整天一张嘴就是她闺蜜山羊的男朋友怎么样怎么样的。”

  萧雅娟的闺蜜山羊,本名杨珊,也是徐州人,和萧雅娟从小玩到大,那交情自然不用多说。陈庭辉从没见过她,不过萧雅娟曾经给陈庭辉看过山羊的照片。照片里长发及腰、身材极好、面容精致的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正是山羊。照片的背景,萧雅娟说过,那是前年也就是13年的夏天,暑假的时候两人游徐州云龙湖时候拍的。

  陈庭辉听萧雅娟说过,山羊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家里是开金店的。反正两人在一起之后,山羊可谓是衣食无忧过上了富人生活。听说已经和她男朋友在深圳一年多了,只是迟迟没有结婚的信号。

  萧雅娟毕业之后去了深圳两个月,九月初来的南京实习的。

  陈庭辉发现自从深圳之后,萧雅娟明显就对陈庭辉有所不满,动不动的就拿山羊的男朋友做比较。这搞得他有时候很烦躁。他把这些情况全部都给吴语农说了一遍。

  吴语农听完直摇头,“老弟啊,你看你,一旦有这种信号出现,那么说明她已经对你不满了,这就是你最大的错了。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吴语农问道。

  陈庭辉还是一样,直摇头。吴语农一看陈庭辉的样子就连连叹气。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如人家的男朋友,这人家的男朋友总是比自己家的男朋友好。所谓‘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拿来此处也是能用的。这碗就是你陈庭辉的碗,可以吃现成的,可那锅就不同了,是她注意到的却想吃而不能吃的锅。所以,她就希望你能成为那口锅,说那么多别人的男朋友,不就是希望你能成为那种的仅此而已。”吴语农一口气说完,都不带停顿的。

  “哎,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呢。”吴语农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陈庭辉刚想说点什么,一听老哥这么说也就只能闭口不言,静静聆听了。

  吴语农盯着陈庭辉,就好像想把他识破了一般。

  “农哥,这么看着我干嘛,怪吓人的!”陈庭辉皱了皱右脸颊说道。

  吴语农没有任何表情,他认真的看着陈庭辉问:“庭辉啊,你觉得你爱萧雅娟吗?你就没想过和萧雅娟提分手吗?当他给你发信息的时候,你就没想过挽留吗?”

  吴语农的三连问是彻底的问到了陈庭辉的心坎里。自己爱吗?爱吧,却没了之前的那种感觉;不爱吧,干嘛那么犯贱的照顾他呢?至于提分手,其实陈庭辉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想法的,只是一直深深的埋藏在心里不说出来而已。

  吴语农一边喝茶,一边盯着陈庭辉。他知道这三个问题看起来简单,可是实际上还是要斟酌斟酌的。

  陈庭辉大概想了有五分钟左右,然后望着吴语农说:“农哥,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其实爱还是有的,只是没以前那么热烈。完全就是习惯了的,只是因为角色在那里的原因吧。”

  “第二个问题呢?”吴语农兴致勃勃的问道。

  “想过,她从深圳回来之后我提过一次,可是看她搂着我大哭说离不开我之后,我就不敢了,虽然之后有不少次我都想,但是一想起那天晚上她伤心的样子我一直不敢。”陈庭辉如实的回答道。

  陈庭辉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说:“第三个问题,我曾经和她说过,事不过三,她在大学期间主动提了分手两次,在深圳跟我提了一次,我都哄过来了。这是第四次,我没那个精力了。”

  “你主动提了几次?就那一次?”吴语农问道。

  “嗯!”陈庭辉点了点头。

  “第一个问题,其实就是习惯性模式导致的。就比方你天天给我一百块钱,刚开始我会感恩戴德,可是第二天,第三天。。。这种感觉就会淡化,慢慢的从淡化变成了理所应当。你对她的好,她觉得是理所应当的,而她对你提分手,你觉得她能,理所应当她就不可以。”吴语农说完停顿了一下,一看陈庭辉不停的点头,似乎很认同自己的话。

  他从煊赫门的烟盒里取出了一根细细的香烟横着摆在了两人的桌子上,然后对陈庭辉说:“这是她第一次向你提出的分手。”然后继续取出第二根和第三根,把两只烟和之前横放的并列在了一起,“这是第二次和第三次的。”

  陈庭辉不理解农哥是什么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吴语农又掏出了另外一只,直接递给了陈庭辉,“来,这是你提的那次,来!把他给抽了!”说完直接给陈庭辉也同时递了打火机。

  随着烟点燃之后,陈庭辉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吐了一个烟圈,煊赫门的甘甜和柔滑是其他烟不能比的,烟丝随着火焰的燃烧不带任何杂质。(备注:不是打广告哦,哈哈。剧情需要。)

  “怎么样?感觉如何?”吴语农微笑着问道。

  “舒服,痛快!这抽的虽然是烟,可是吐出来的却是惆怅,此刻感觉畅快无比!”陈庭辉笑着说道。

  “哈哈哈,你主动提出来的就好像你抽的这支烟是一样的。最终是你选择了原谅,是你选择了不忍,不是吗!”吴语农指着陈庭辉嘴里的烟说道。

  陈庭辉点了点头,很认同农哥的话。一切都是自己选的,并没有任何人逼迫自己如此。

  吴语农将桌子上的三支烟一起放在嘴边,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农哥,你这是干嘛!”陈庭辉惊讶的问道。

  “别急啊,哥哥我可不敢这么抽!嘿嘿!”吴语农说完之后就依次的三根点燃的香烟丢进了瓷杯里。煊赫门的烟本来就细,一遇水很快就灭了,茶水顺着烟头很快就涌入过滤嘴。

  “庭辉,静静的看,咱们等!”

  陈庭辉盯着瓷杯,随着时间的推移,香烟之中的尼古丁混入了茶杯之中,这燃着的尼古丁是看起来最明显的,很快整个杯子里都是黑水,看起来好恶心。

  “这就是你的心情,虽然你主动哄好了,可是心情也随之变的浊了。当然,这三次你压根就感觉不到。不过,这男人就怕于心不忍,这女人就怕残忍不仁。一旦她残忍不仁提出分手的那一刻,这些心情就全出来了,你看你过年期间憋屈的,现在能明白了嘛!”吴语农语重心长的说道。

  陈庭辉深深的看着吴语农,他激动的说:“谢谢你,农哥!”

  “先别急着谢,这一根你还要么?”吴语农说完又掏出一根烟递给了陈庭辉。

  “不要了,不要了,过去了就过去了!这次真的放下了。”陈庭辉笑着说道。

  “哈哈,臭小子,很好,这烟现在可是咱俩的友情烟,你还要不要?”吴语农笑道。

  “要,必须要!我农哥的面子必须给!”陈庭辉说完就一把将香烟夺了回去,不过他并没有抽,毕竟刚才抽了一根了,这么连着抽很伤身体的。

  陈庭辉喝了一口水,然后问:“哎,农哥,你还喝水吗?”

  吴语农起身,然后说:“还喝个屁啊,都喝多了,我去撒泡尿!”

  ————————————————————

  本章金句:男人就怕于心不忍,女人就怕残忍不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