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无言的思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年2月,羊年春节(1)

无言的思绪 双人十四一心 2501 2019.12.02 19:44

  15年2月18日早上五点左右,陈庭辉就被一阵阵鞭炮声给吵醒了。一到这个时候,陈庭辉就觉得家家户户都会早起,然后放上鞭炮。你听,那噼里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能从早上五点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二点都不带个停的。这是新年的信号,是传统节日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唯一不变的一种形式之一。

  不过,近几年随着全球变暖,地球环境越来越恶化,国家出台了相关法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目前,城里已经落实的很到位,而农村地区还是有继续燃放的,当然这持续不了多久。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该项法律法规完全普及之后,那么以后在农村想听见鞭炮的声音也很难了。

  生在农村的孩子都知道,小时候一听见这鞭炮声就会兴奋的不得了。因为这是过年的味道,这是穿新衣、吃好的、喝好的信号。

  陈庭辉小时候也是如此,每年一到腊月三十和正月初一的那几个晚上,陈庭辉都会兴奋的睡不着觉。还记得小时候,只要一到这鞭炮齐鸣的时候,陈庭辉一早就很自觉的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然而随着陈庭辉慢慢的长大之后,这种新年的快乐越来越感受不到了,他自己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对于过年无非就是走一套流程而已。他清楚他已经过了那个童真的无忧无虑的时代。

  今天是三十儿,可是陈庭辉的心里还是藏着事儿呢。

  大概早上五点半的时候,母亲刘梅来到楼上敲响了陈庭辉的房门。“儿子,快起来,帮你爸收拾收拾,等会准备敬祖宗了。”

  “哦,知道了,妈!”陈庭辉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楼大厅,陈庭辉的父亲陈国福早就忙碌了好一会儿了。他50岁,相比于自己的二弟,略微胖了一些。当然了,这都是他经常应酬客户的原因。

  陈庭辉的父亲早年在东北贩皮草,那个年代是改革开放的前二十年,所有的东西尚待开发,市场并不像今天这么成熟,一切都等待着你去发现,所以在那个年代只要你敢闯且肯吃苦就能赚到钱。陈庭辉的父亲那时候的确是赚了不少,但是你说有多到不用再工作那也不至于。

  陈庭辉的母亲是东北沈阳人,也就是那时候和他父亲在东北认识的,虽然陈庭辉的姥姥和姥爷当时不同意,不过那时候陈庭辉已经出生了,这生米煮成熟饭,也就只能认了这门亲事。

  陈庭辉的父亲自从2000年之后就不再贩皮草了。2001年,父亲陈国福听从妻子的建议,安心的就固定的扎根在了南京老家,从此不再考虑在外奔波,虽然日子不如之前,不过两人相互扶持也过的去。

   05年的时候,陈国福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养殖场,这一开就是近10年的时间。而母亲刘梅自从91年来宁之后的二十五年时间,也慢慢的从一个东北娘们儿变成了南京妈妈。嘴里的东北大碴子味儿早就被南京的细语浓浓给替代了。

  “庭辉,赶紧去条几那儿拿钱纸,马上就敬祖宗。”父亲陈国福指了指条几说道。

  “知道了,爸。”陈庭辉赶紧直接就拿了两个袋子和一个箱子的。

  钱纸分草纸、冥币和元宝。草纸是那种黄色的,用于助燃的;冥币则是纸币,数额都出奇的大;至于元宝嘛,则是用银色和金色的锡箔纸折出来的元宝外形,这个大部分农村的都会折,包括陈庭辉也会。

  敬祖宗就是在家里的大堂,也就是客厅或者大厅里给列祖列宗烧钱纸。一般都是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准备敬祖宗所需要的菜。

  敬祖宗需要鱼、豆腐、红烧肉等。根据各个地区风俗的不同,这菜也有所变化。不过大体上都是鱼和豆腐为主。

  鱼同余,意指年年有余,连连有鱼的意思。

  豆腐,各地的寓意不同,陈庭辉他们这儿则指的是“全都有福”之意。

  至于红烧肉这一项其实并没啥寓意。不过之所以摆上只是希望列祖列宗能吃点好的。因为他们那个年代想吃肉实在是太难了,他们哪里能想到在这个时代中国人能顿顿大鱼大肉,哪怕农村也完全可以。

  这菜上完之后,就要上饭了。上饭是很有讲究的,在盛饭的时候一定要盛满,然后瞬间颠倒过来盖到另一个碗里,这样盛的饭就会圆润。

  敬祖宗用的是四四方方的八仙桌,要摆在大厅的正中央。除了靠近大门的这一面不用摆凳子外,其他三个方向都要摆凳子。长凳可以坐两人,每一边都要放两碗米饭。也就是一共要放六碗,米饭放好之后,在每一碗饭上都要插上三双筷子。

  这筷子的插法也很有讲究,就和敬三注香一样要插的整整齐齐的。陈庭辉的父亲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恭恭敬敬的去插筷。

  饭有了,菜也有了,接下来在靠近大门的这一面的不放长凳的桌子上就要摆上两只蜡烛和一个香炉,香炉夹在蜡烛之间。一到这个时候,陈庭辉的父亲会将两根蜡烛都点燃,然后焚香。

  这些步骤都完成之后,就要开始烧纸钱了。陈庭辉的父亲用拳头搓揉着黄色的草纸,不一会儿那些草纸就像扑克牌一样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圆弧。他把草纸用蜡烛点燃之后,快速的拿了一些冥币和元宝就跑到大门去了。

  他会在院子外的大门口烧钱纸,这个步骤叫敬门神,也就是说这些钱是给门神老爷用的,希望他们能放列祖列宗进来好上桌吃饭。当然了,每到这个时候,农村的笤帚都会收起来,按照历代传下来的规矩,笤帚出现的话,列祖列宗就不敢进家门了。

  “列祖列宗请上座,列祖列宗请拿钱!”陈庭辉的父亲喊完这一句之后就招呼陈庭辉烧纸钱了。

  他们家烧纸钱用的是以前的圆形的生火用的大锅,这个锅许多人估计都没见过。其实这种锅烧出来的饭反而好吃,而且那锅巴是脆的不得了。只可惜现在已经过了那种烧柴火做饭的年代,家家户户都用电饭煲了。如今这口锅早就生锈了,生火做饭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过年时候用来烧钱纸了。

  “庭辉,你什么情况?想什么呢,对祖宗可不能不敬!知道嘛!”一看陈庭辉发呆,好像有心事的样子,父亲陈国福赶紧拍了拍他提醒道。

  “哦,知道了爸,没什么,没什么。”陈庭辉赶紧解释道,然后继续跪在地上烧纸钱。

  按照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嫁过来的女性不能烧钱纸,只能跪拜。所以陈庭辉得妈妈只能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们父子俩,她必须等钱纸烧得差不多了之后行三跪九叩之礼,这就算她完成使命了。

  “列祖列宗保佑,保佑妈身体健康,保佑我们陈家的子孙出行顺利,保佑庭辉工作顺利。。。。。。”陈庭辉的父亲陈国福一边往大锅里放钱纸,一边虔诚的喊到。

  陈母刘梅一听乐了,她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国福,你的要求太多了,就让祖宗们好好吃饭吧。”

  “去去去,我这要求还多?”陈国福没好气的说道。

  “你看你,每年都是这几个愿望,能不能换几个新鲜的。”陈母看着他说道。

  “不换,就这几个就够。”

  “行了,这钱纸也烧得差不多了,赶紧叩头吧。。”母亲命令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