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Theopneustos默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Solitude.sometimes.is.best.society.

Theopneustos默示 MCILAL 2695 2021.05.04 19:54

  回到现在。

  公历1991年8月6日,B3,指挥室,第七研究所,伦敦,英格兰。

  “还真是一切都已经就绪了呢。”

  “是的,大家在离开前把所有能做的都做完了,我们只要确认数值,按下按钮,然后等待结果就行了。”

  “谢谢你,James。”

  (虚伪。)

  “谢我做什么?这是大。。。。。。”

  “谢谢你。”

  (令人作呕。)

  Eliza抬头凝视着面前巨大的屏幕,在脑内预演起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一遍又一遍的思考着可能存在的漏洞,又自嘲似的笑了出来,因为究竟会发生什么,她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这让他感到无比沮丧。

  对于自己无法掌握的东西,Eliza从来都是充满好奇心的,但远远没有到要赌上性命的程度。尽管有些不愿意承认,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确实是那个连存在都无法确认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恰恰又是另一个自己无法掌握的存在。

  (这难道不正是你所追求的吗?)

  “差不多了,开始吧。”

  “遵命。作战开始,所有设备电压稳定,预运行无异常,随时可以开始作业。”

  “扫描房间。”

  “房间内部探测开始,重复次数10,预计剩余时间9秒,8,7,6,5,4,3,2,1,0。探测完毕,gamma射线额外辐射量确认为理论值,房间内空气与大气一致,无任何其他物质存在的反应。”

  “确认机械臂信号及运作状态。”

  “机械臂纠错程序启动,预计剩余时间29秒,28,27。。。。。。2,1,0。无异常。”

  “重复protocol第3步至第10步,同时确认房间内部场及空间扭曲情况。”

  “收到,正在重复3到10,预计剩余时间3,2,1,0。未观测到任何场变化或能量反应,”

  “这就准备就绪了?”

  “毕竟对于肉眼无法观测也无法触碰的东西,我们能做的本来就不多。”

  “也是。。。作业开始,预设方向,速度0.1。”

  “作业开始,确认速度正常,命运之矛距离目标1,0.9,0.8,0.7。。。。。。”

  装带有圣枪的机械臂缓缓向Lin的方向移动刺去,远远通过视频监视着这一切的委员会在这一刻也屏住了呼吸,准备迎接他们制造的神的降临,而意料之外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原本他们用来剔除寄生在“容器”上“杂质”的郎吉努斯之枪,矛头一转,反而向他们引以为傲的第一个阶段5,“死亡”,刺了过去。

  一瞬间会议室里便炸开了锅,分散在世界各地,委员会势力下的黑客在下一秒便已经展开了反击,激烈的键盘声从无数电话里传来,仿佛整个会议室都开始随之颤抖。仅仅过去了5秒,主控权就已到手,但作为目标的两人已经凭空消失,禁闭室也犹如经历了大爆炸一般,变得残破不堪。

  ????_?_?-_???-_?_-?

  这是什么?

  “这是我,这是我作为大岛京子的一生,这是我的父母,老师,同学,朋友,恋人;这是我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吃过的美食,看过的电影;这是我的悲伤,愤怒,惊讶,恐惧,厌恶还有快乐。这就是我。”

  你真勇敢。

  否。

  “你也是。”

  嗯?

  “我认为,愿意真心去理解他人比允许他人来理解自己,更需要勇气,而且,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我才不会感到害怕。”

  但我却没有让你知道我的一切的勇气。

  是。

  “没关系的,这也是你到现在还是‘你’的原因,这样的Lin,我并不讨厌。”

  这样啊,这就是我无。。。。。。

  毫无预兆的,整个空间开始剧烈抽动,一瞬间无数个京子的声音在Lin的意识中响起,她们或是尖叫哀嚎,或是低声呻吟,或是说着“疼”,“痛”这样的字眼,而Lin却还是那样平静,没有任何情绪。

  嗯?怎么了?

  “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目标不是我,而是你吗?

  是。

  “是不完整的命运之矛,你必须要离开了。”

  我留下就可以成为你的一部分了,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否。

  “现在的你我,依旧是你和我,也只能是你和我。”

  10秒钟前,B3,指挥室,第七研究所,伦敦,英格兰。

  “0.6,0.5,0.4,紧急事态!系统被入侵!失去所有操作权限,机械臂水平转向90度,距离T0001,0.1。。。。。。”

  (对,对,就是这样。)

  Eliza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只是紧张的观察着“两个”房间以及B3“圣别”实验室中发生的变化。正如她所猜测的,在圣枪进入到禁闭室开始便已经撕裂了空间,而相对的,机械臂却做不到这一点,于是便在屏幕上出现了极其怪诞的影像:机械臂依旧在布满设备的房间中移动,而相对应的圣矛却以悬浮的形式在林和“容器”的房间中前进。

  “接触!等等!消失了!圣别实验室中检测到未知场,是质子,不对!是正电子!能量急剧上升!”

  “是狄拉克之海(Dirac sea)!不出所料,来了!”

  “正在实体化!有生命迹象!这是什么?Eliza!检测到空间坍缩!准备迎接冲击!”

  话音未落,整个设施开始剧烈摇晃,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指挥室的二人还是被甩了出去。有那么一瞬间,Eliza出现了强烈的失重感,而下一秒自己便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碎裂的肋骨刺穿了她的身体,让她的左肺开始充血,呼吸变得异常困难,就算如此,她还是蠕动扭曲着想要爬起来,想要向林存在的房间靠近。可是头部遭受到的重击令她完全失去了平衡,分不清究竟是自己的手脚已经派不上用场了,还是小脑出了什么问题,用尽浑身力气却不能移动半分。

  (都这样了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真是无可救药。)

  持续的震动将本就支离破碎的Eliza残存的最后一点希望化为乌有,就在她绝望的准备放弃这一切的时候,一个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静谧祥和,这是她昏厥前最后的意识。

  那是一位体态丰盈的少年,乌黑的齐肩长发微微有点自然卷,在洁白无瑕的皮肤映衬下,显得神圣庄严而又不失仁爱与怜悯。他一直眯着眼睛,嘴角轻轻上扬,温和的抚摸安慰着前来寻求庇护的生命,举手投足无不流露出和善的爱意。

  The Lord is my shepherd; I shall not want.

  He makes me lie down in green pastures.

  He leads me beside still waters.

  He restores my soul.

  He leads me in paths of righteousness for his name's sake.

  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will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they comfort me.

  You prepare a table before me in the presence of my enemies; you anoint my head with oil; my cup overflows.

  Surely goodness and mercy shall follow me all the days of my life, and I shall dwell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forever.

  Eliza的血肉像是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开始快速生长愈合并且蠕动搬运着破碎的骨头回到它们原本的位置,眨眼间,断裂处的缝隙便已消失不见,又很快被新生的血肉包裹,消除了这场灾难在Eliza身上留下的所有痕迹。

  “嗯?这是?”Raphael显得有些诧异。“Zaphkiel?”

  “怎么?”

  声音在Raphael的脑中响起。

  “是Gabriel啊,太好了,这是什么?‘第一类接触’留下的刻印吗?”

  “不知道,没有类似的先例,暂时保持原状就好。”

  Raphael回头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Eliza,在她气色渐渐转好,已经脱离危险之后,Raphael起身一边继续哼唱着《诗篇》,一边把James也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没有多做停留,他离开了指挥室,穿过了深邃的走廊,来到了早已破烂不堪的“圣别”实验室,小心翼翼的越过了破碎的隔断玻璃,停在了“容器”的面前。

  “你好,我是Raphael,负责守护第八质点,荣光(Hod)。”

  没有任何想要理睬Raphael的意思,京子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平躺在她面前的Lin。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成为神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过于傲慢了。”

  Raphael没有移动身体,只是朝着声音的方向,Lin的方向,瞥了一眼。

  “这里从一开始就只有人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